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求婚大作战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930 2021-04-04 23:37

  “别急。别急!”费君臣和吴平安赶紧都走过来,拦在两个女人中间。

  谭美丽见自家首长挡着,哪敢再进一步,顿在了原地,然后刹那激动过度的脑子渐渐冷静了下来。死党与自己情比金坚,不可能做出这种缺德的事。

  见女朋友不闹着打人了,吴平安忙把人拉到一边,小声提醒:“政委在这里呢,你说话注意点。”

  “还说呢?还不都是因为你!”男朋友又不是首长的媳妇,谭美丽不遗余力在男朋友胳膊上一拧。

  吴平安忍了。

  林凉倒是有点看不过眼高中同学的下场,招呼老公商谈接下来的计划。

  “你说让我的兵向白骨精求婚?”费君臣刚才因着被谭美丽打断,没能听清楚老婆的想法,扶着眼镜是有一点疑问,“如果白骨精答应了怎么办?”

  “她答应了更好,做亲子鉴定啊。做完以后不是,不就结不成婚了。”

  “如果是呢?”费君臣得保证他的兵的后路,不能一辈子被白骨精给坑了。

  “这事我可以跟你和你的兵打赌,费政委。”林凉早听说师兄杨科喜欢摆赌局的事,而且收获不少,为此早就心痒痒了,有个机会绝对不放过。

  费君臣挠挠下巴颌,苦口婆心劝老婆:“徐林凉同志,我不怀疑你的能力,我担心的是一旦你赢了,孩子会不安全。”

  啪!爽快地一巴打到老公肩上,林凉给老公一白眼:“你傻了吗?费政委,如果你的孩子知道妈妈赢了一百万,高兴都来不及,因为他出生以后就要成为富二代了,还会不想成为我们的孩子吗?”

  老婆的话,就是王道!费君臣服了,扶着眼镜点头:“我回头和所有人说,让他们下大一点注,这样能在我们孩子出生前存够我们孩子的学费。”

  老公果然是孺子可教。林凉笑眯眯地在老公脸上拍拍。

  眼见费君臣和林凉这对夫妇一边交流一边发出如此诡异的表情,谭美丽和吴平安两个看得浑身发着冷汗。

  于是,有关吴平安同志求婚大作战的赌局迅速地在454里面摆开了。

  “吴平安那傻小子要去跟白骨精求婚?”

  “吴平安的求婚能成功吗?”

  “白骨精能答应吗?”

  “求婚过程中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众人熙熙攘攘中,善于摆赌局的杨科看出了玄机,嚷道:“这个赌局不好下注啊!是谁摆的?”

  “不要废话了。”林队一掌打下还想反抗的众人,道,“这个赌局是政委媳妇摆的。人家想给孩子存点学费,但不好意思向我们要。”

  有人这样摆赌局的吗?直接说募捐不就完了!再说了,费君臣那个大富翁,有必要向队里募捐学费吗?

  杨科在众兄弟的督促下,顶着首长媳妇的同门师兄这个最亲的称号,往钱包里找了老半天,找出了一个一毛钱的硬币,道:“我赌一毛。”

  “我赌一块钱。”王子玉跟着上,作为还经常蹭着姐姐姐夫要钱花的小舅子名号,显示自己贫困的钱包。

  “哎。你们都误会了。人家是想给吴平安的孩子存点学费。”林队看着风向不对,急忙改了口风。

  听说是给454里面第一贫困户的吴平安募捐,众兄弟开始敞开自己的钱包。

  不久,吴平安收到了风声,队里给他孩子募捐的钱款达到了五十万。他鸭梨大了,要是林嘉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这五十万也就漂了,全进了林凉的口袋。

  “有这么摆赌局的吗?”吴平安抗议,这左右明摆着他都不划算。

  “这有什么?我是拿这五十万给你保驾不被白骨精坑一辈子。”林凉安慰高中同学,同时准备将这五十万拿得心安理得。五十万是算不了什么,第一年奶粉费+尿布费+玩具等等,都得十万了。

  听林凉这么一说,人家掏五十万保他一辈子平安,也还值得。吴平安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问:“你让我去求婚,可我对她没有感情,怎么求?”

  “不会假装求婚?不会看肥皂剧吗?演戏是要模仿的。”林凉早有准备,列了一张肥皂剧节目表,让高中同学熬夜补习。

  吴平安抱着节目表回去后,一看那些大妈大婶的肥皂剧,少则几十集,长则几百集,他看一年都看不完。最后,还是王子玉给他出了绝招:你不是看过我姐夫向我姐求婚吗?那一幕可是感动了很多人。你若能模仿,肯定能以假乱真。

  一切准备妥当。到了那天,454派出的狗仔队捕捉到林嘉方和云霞下午去了某家咖啡馆。吴平安被众人推上了车。临出发前,费君臣瞄到了吴平安的行装,一愣:“他学的是谁?挺像的。”

  “还能学谁?他是姐夫您的兵,当然学姐夫您了。”王子玉立马亮出这是自己的主意,向姐夫讨赏。

  “嗯。有觉悟。”没想到自己还能被人模仿,费君臣成就感很大,当面夸奖自己的兵。

  吴平安听到首长的夸奖,把向师兄借来的墨镜提了提,信心增加的同时压力倍增。若是等会儿的模仿搞砸了,是不是会被首长痛扁。

  车子来到咖啡馆门口。吴平安整整领子,深度呼吸,感觉要把领带勒到了喉咙口上。车上几个师兄防着他临阵退缩,错过好戏,迫不及待在他背后一推。他踉跄进了咖啡馆门口。同时间,为了显示赌局的公正。几名人员从各个方位持摄像机,暗藏在咖啡馆各处预备着全程拍摄,绝对不错过任何一个精彩镜头。其中,作为庄家的林凉和费君臣两夫妇,当然更得在场监控,防止孩子学费那五十万打漂了。

  “费政委,我高中同学那套行装是你借出去的?”林凉看到了高中同学出场的瞬间,怎么那么眼熟呢。

  “他那行装是各兄弟凑的。”费君臣急忙澄清,“你送我的西装,我装在衣箱最下面,作为博物馆第一珍藏品。”

  pia!林凉给老公肩膀一个栗子:“有你这样蠢的吗?送你衣服是让你穿给我看的。”

  原来老婆喜欢看他帅帅的样子。早说嘛。他也喜欢显摆。于是凑到老婆耳边表示绝对服从命令:“我回去,马上穿给你看。”

  “行了。”林凉推开老公借机抹油的头,注意赌局要紧,事关孩子学费大事。

  吴平安戴着墨镜,四望咖啡馆内,第一眼没有见到目标人物白骨精,却是看到了好多队里的人,这心里愈来愈紧张了。在这时候,激发他往前进的是,女朋友谭美丽在咖啡馆里举起了一个“加油,中国男足”的牌子。是啊,中国男足怎么踢都是输,他再怎么窝囊也不会比中国男足差。信心加满了油,埋头一个劲地往前走。

  前头,林嘉方和云霞是在十分钟前进了这家咖啡馆,选择了一张靠街道窗的餐桌。母女俩对于四周埋伏的兵毫无所觉,说明了完全不够格当军人或是军人家属。而林嘉方的确在上次打完仗后及时提出了提前退役的申请,并获得了批准。退出了部队的林嘉方,暂时在家休养,单位方面,父母也帮着筹划好了,准备生完孩子进一间学校做保健医生。但是,林嘉方真是这么安分就好了。事实说明,她能有这样好心白帮吴平安养孩子吗?

  上次云霞上吴爸吴妈那里闹了一通,吴爸吴妈的感觉是:这女人发神经了吧?来上门讨公道,既没有要求儿子吴平安娶她女儿,又没有要求孩子抚恤金之类,只要求让林嘉方生下孩子。

  云霞哭着说:我女儿爱你们儿子给你们儿子白生白养孩子,你们还不满意想杀掉一条小生命?你们是不是人!我女儿别无所求,只要生下这个孩子。

  吴爸吴妈当场被雷击中:这闺女和闺女她妈,是琼瑶剧看太多了吧,都成圣母了。

  所以对于对方的女儿怀上自己儿子骨肉的事情,吴爸吴妈始终也都不大信。因为对方上演的戏码太戏码了,让人没法信。于是在得知儿子也要以演技与对方对抗时,纷纷支持儿子:多看点琼瑶剧。

  吴平安看琼瑶是来不及了,现在都走到了云霞和林嘉方面前。老实说,他对林嘉方真的没有什么印象。当时在战场上救人,天昏地暗的,除了能辨认到对方穿的是我军军服以外,连是男是女都没有心思记。之后负伤,队里出于保护他的用心,没有让他和林嘉方接触。哪知道两个多月后,会闹出这样一个爆炸性绯闻。

  如今他总算是隔着墨镜能好好看一眼这个意图栽赃于他身上的白骨精长什么样。看了好几眼,将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发现这女的比队友拿给他的照片看时,姿色要逊色一点,完全比不上自己的大美女女朋友谭美丽。至于气质什么,还真的很有白骨精的范儿。在于在看到他出现的一瞬间,林嘉方的面部表情犹如妖精速变,变了三次,最终一次,终于变回到了肥皂剧里悲情女主角的生动演技:诧异、悲愤、哀痛。

  林凉和老公从摄像机镜头看着堂姐这一番的生动演出,也大表惊奇:莫非这林家人的演戏功夫是家传的。这林嘉方的演技和林艺璇有的一拼啊。

  “你,你怎么来了?”云霞没有女儿的演技生动,只能表示出惊诧一种表情。

  “伯母你认识我?”吴平安自认和云霞从没有见过面,对云霞能一眼通过墨镜看穿自己身份感到好奇。

  “怎么会不认得呢?”云霞接到女儿的眼色后,开始努力向女儿的演技靠拢,面部拧着拧出另一种夹杂了悲愤的情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伯母!”吴平安本来戏感不强,结果和这对母女一对上戏,被带动了,戏感倍增,膝盖当场嘭地跪到了地上,“我正是来给你认错的!”

  云霞一愣,林嘉方一愣。带着摄像机的众兄弟一呆。林凉直接将手在老公胳膊上拧一把:“哇!我从不知道他有影帝的天赋!”

  费君臣赶紧在老婆背后抚抚:老婆,看戏不能太兴奋了,记得你是孕妇。

  话是这么说,他和老婆一样对这场戏都看到欲罢不能了。尤其是,这上演戏剧的男主角,本是他队里最呆最不会演戏的一个兵,如今总算超过及格线了。他作为首长能不高兴吗?

  “这,这——”与吴平安对戏的云霞,突然意识到这个对戏的演员是自己压根不认识的,在对戏前也根本没有做任何交流过,而眼下上演的戏码是现场直播!四周的眼球,包括在落地窗外走过的路人,都在吴平安跪下的刹那,全部将视线集中在舞台场上,以她们母女为中心,足以燃烧整个片场。云霞在突然荣升为女主角母亲重要一角的这一刻时,未能及时反应过来,也属于正常的。

  体谅母亲的林嘉方,同样意识到这对戏若是一方过弱会被另一方压倒将会造成全场一边倒的后果,立马展开演技支援第一女配角了。

  “平安,你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呢?跪着多不好意思。”林嘉方像小女生略带局促地微低着头,向吴平安说。

  林凉再度激动了,在老公肩膀上拍着:怎么听,这台词都是很熟悉,应是肥皂剧里使用了n次的台词,才能有如此让人记忆犹新的效果。接下来,要看吴平安了。之前,我可是有先见之明,给他先恶补了一大串肥皂剧的节目单。

  可林凉给恶补的肥皂剧吴平安没有看,但没有看,并不意味他小时候在家没有陪过吴妈看肥皂剧,所以,只要是不太难的台词,他还是能做出反应的。

  “我不能起来,我有罪!”吴平安念着不知哪部肥皂剧的台词,以相当的演技再次惊憾了全场。

  云霞此时抹抹额头的细汗,冷静下来,拍下桌子:“是,你有罪。但是,你来做什么?”

  这个对戏的水平明显降了。众人对云霞失望地摇摇头。

  吴平安见对手弱了,气势再度增强,站起来,向云霞宣布:“我是来求婚的。”

  “什么?”云霞误以为听错了,直直地看着他。

  “伯母,把嘉方嫁给我吧。”吴平安已经完全投入戏里面了,配合台词表演出了天衣无缝的真挚表情。

  云霞两只眼珠子一动不动:这呆小子,这发神经的,真以为她会把女儿嫁给他吗?所以,上回她去了吴家一趟,已经彻底了解到吴家是个什么样的家底。以这种贫穷户的儿子,想娶自己女儿?分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吴家简直是给脸不给脸了,竟然以为她真是要把自己女儿嫁给他们儿子,居然敢让他们儿子过来求婚!

  这么说,是女儿看走眼了吗?本来女儿以为这种纯情的呆小子是绝不会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的,才选择了这么一个呆小子当烟雾弹。但事实说明,这个呆小子不是个呆小子,一看到有钱开始冲着来了。

  “我女儿嫁给你能做什么?”云霞毫不客气,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你没钱没车没房,还得供养没有养老金的父母,我女儿嫁给你只会是受苦。”

  “可嘉方怀了我的孩子。”吴平安演技没有因为云霞突涨的气势削弱半分,相反,表现得愈是激情了,将准爸爸的心态按照费君臣为模型模仿得惟妙惟肖,做出手摸胸口的心疼状,“我是这孩子的父亲,不能对孩子和孩子的母亲置之不理!伯母,给我将功赎罪的机会吧!至于钱,我不会跟你们家要半分的,我保证会以自己的辛勤努力,照顾好嘉方和孩子!”

  不无意外,看戏的林凉又把老公的肩膀拍拍:费政委,这动作也是你言传身教的?

  费君臣竖起领子扇扇风:我教的还行吧?

  大言不惭的老公。林凉勾勾嘴角。

  戏场中间,因为吴平安一番生动的表白,令云霞顿然陷入了无情无义的丈母娘角色困境。四周响起了一片嘘声: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真有不识相的长辈专做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

  看这形势完全不对。云霞与女儿对对眼:先撤吧。因此,林嘉方立马从包里掏出手机,以闪电般的按键速度打出了一封短信息。

  这剧情发展,貌似还有人来?林凉和老公也对对眼。作为战友吴平安的后援,这次作战,454是来了一半人观看赌局。首长一下令,马上有人四面八方去探查,究竟还有什么人会来?<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