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在孩子面前不能撒谎哦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4645 2021-04-04 23:37

  费君臣刚下飞机,接到了老婆的短信:我已经订好了马克西姆的位置和准备好了礼物,你直接坐车过来吧。

  同他搭乘同一趟飞机回来的奉书恬看到,一怔:“六六他们告诉嫂子了吗?”

  不见得是这么回事。费君臣心里的直觉认定后,打了电话给六六问这马克西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王子玉过来接了电话,告诉姐夫为了瞒住姐姐这事,将姐夫的生日当烟雾弹用了。

  结果就是,他想破了脑袋要避开去马克西姆,最终还是栽在马克西姆了。费君臣由此认定了自己与马克西姆天生有缘,第一次和老婆的初吻(除去那次人工呼吸)在马克西姆,这回庆祝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也在马克西姆。

  前往马克西姆的路上,经过一家花店,费君臣下车买了一束粉红色的康乃馨,用纯白的包装纸包裹,花束下方飘逸着两条粉色蝴蝶丝带。

  同时间,林凉在马克西姆吐得七晕八素的。谭美丽帮死党用力拍着背,问:“怎么办?你这样还能吃得下去吗?”

  “能。”林凉反握住死党的手,“我胃里都吐空了,马上能填进一头牛。”

  谭美丽挤着颗眼泪准备回头数自己的钱包。今天陪孕妇出来,一共请孕妇吃了十餐,还不包括中餐。她作为妇产科医生,接诊过的孕妇数不胜数,却极少见过林凉这样的。吃完再吐,吐完再吃。一般不都是吃的时候恶心要吐,接着什么都吃不下吗。

  吐完了,林凉摸摸胃,神清气爽:“继续吃吧。”

  谭美丽只得扶她回到餐桌。现在才下午五点半,她们提早了一个小时过来占位置。餐厅里的客人寥寥无几,门口进来的客人可以一览无遗。

  费君臣捧着康乃馨出现在餐厅门口,一身刚下飞机的风尘仆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一眼望穿众人,定眼在最爱的老婆身上。媳妇看起来没有变大样,苹果脸蛋红润润的,一双双眼皮大眼睛神采飞扬,尤其是当调皮的嘴角勾一勾时,将他的七魂六魄都给勾出来了。

  这会儿,和死党瞎掰的谭美丽发现了费君臣出现,急急忙忙撤退让出位置。林凉抬眼望去,见到了老公捧着的花是一束粉红色的康乃馨。康乃馨的花语是什么,林凉没有专门研究过花,不记得。不过,这算是老公第一次送花给她吧,而且是在他生日时送花给她?逻辑上是蛮怪异的,老公的思维真是不比常人。

  “喜欢吗?”费君臣完全是以讨好老婆的姿态,将手里的大捧康乃馨送到了老婆面前,只差半膝跪下。

  “美丽的花儿人人爱,我怎么会不爱呢?”林凉嘴角勾出一抹笑,接受了老公这束花,同时不忘嘲弄老公两句,“费政委,你这生日不是该由我来送花吗?”

  费君臣坐了下来,扶扶眼镜,手心因为紧张有点湿:“有规定说谁生日不能送花给别人吗?我就喜欢在我生日时送花给你。”

  “费政委,我该夸你与众不同。”林凉把花放到一边,有老公送花,心里当然还是很高兴的,因此真的是打算掏自己的腰包请老公吃这顿生日宴,于是大方地摊开菜单道,“费政委,今天你想吃什么尽管点,我来付款。”

  “不不不。这餐由我来付款。”费君臣果断地打断老婆的豪迈,老婆有身孕了,代表有儿子女儿也在吃饭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怎能在儿子女儿面前表明自己吃老婆的软饭呢,多没有男子气概。从口袋里当机立断拔出钱包,给老婆展示齐全的银行卡:“你想吃什么尽管吃,点五万块的红酒都行,生日宴本来就该我这个过生日的人来付款。”

  哎呦?今天老公是怎么回事?平常不是小气得要命吗?记得上次约会也是马克西姆,老公打肿脸充胖子,被她点瓶两万块的红酒马上破了相。今天又是送她花,又是要请她吃五万块以上的大餐,莫非,老公在外头受刺激了?老公中了两百万的彩票?林凉愈想愈是揪紧了眉头苦思冥想,眼见坐在对面的老公一双眼睛毫不掩盖色迷的光芒在她胸前身上横扫,那副贪婪的神态好比大款用钱勾女的程度。这大概是由于她为了维护老公的身体健康,提倡房事有节,老公又经常出差,两人自婚后的房事真的不多。可是,老公这回的目光真的有点不一样。林凉回望到椅子上放的粉红色康乃馨,心口某处漏跳了一拍。

  想要从老公口里套出口风,应该不难的。

  转身,林凉忽然拿手捂住嘴巴。

  从小舅子的电话里头,费君臣已经得知老婆孕吐很厉害。看见老婆这个样子,他像蚱蜢一样跳了起来,边帮老婆轻轻抚背,边在一向冷静的声音里失去了冷静:“你觉得怎么样?我扶你,先喝点开水。不了,不了,马上开车回去兵营。”

  伸出一只手往老公着急得汗湿的脖子上一搭,林凉抬起头,对着老公眼角一眯:“费政委,你送的康乃馨是什么意思?”

  见老婆忽然神情一变,一点都不吐了,还问他花的意思,费君臣刚做父亲,脑子里没法对老婆的突袭做出日常迅捷的反应,一直问:“你真的不难受了?”

  “费政委,我问的是你送的是什么花?”

  “康乃馨啊,送给母亲的花。”费君臣一边答老婆问,一边仍紧张地帮老婆抚背。

  “我又不是你妈,你送这花给我做什么?”

  “谁说你不是我孩子的妈了?”费君臣说完这话,一切豁出去了,将老婆扶起来,“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不!”林凉道,火速拦住老公,镇定地坐了下来。既然老公都知道了,这顿大餐不吃才怪。

  费君臣这回真的不是心疼钱,问:“你吃得下?可你刚刚不是吐得厉害?”

  “费政委,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有的吃绝对吃的下的那种人吗?还是你打算饿我们孩子的母亲?”

  老婆把话提到了饿孩子母亲的水平上,费君臣哪敢继续阻止老婆吃东西。何况,如果孕妇能吃得下,是好事。可没想到,老婆真的很能吃!怀孕后更能吃了!对吃的出手更大方了!他刚刚那句五万块红酒或许是随口一句话,但老婆完全听进去了,点了一瓶五万块红酒,举着酒杯对他恭祝道:“费政委,生日快乐!对了,你这个月共花了多少钱买书?”

  如果老婆知道他这些天刚订下了一套很有价值的国际学术刊物,一次性付了十万块书费。费君臣马上摇摇头:“不多,不多,几千块。”

  看着老公上下提拉眼镜,林凉嘴角一勾:“费政委,千万记住,你现在是父亲了,如果你在孩子的面前撒谎——”

  费君臣经老婆这话提醒,忽觉一只脚是踏进了地狱一只脚上了天堂,这难道是每个做了父亲的男人都会有的人生体验?

  一顿马克西姆吃下来,林凉又叫了打包,花费不少。费君臣却是头次刷卡不看钱的,急忙将老婆扶上了车。六六是在他们吃饭的时候,专程从队里将车开了过来。只可怜了谭美丽一个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两夫妇坐了军车先走,不敢当这个电灯泡,还得等下一趟车过来。

  林凉因为在晚餐里喝了两小杯红酒,有点微醉,一路把头靠在老公的肩膀上,眼睛微眯着,像只慵懒的猫,将准备好的生日礼物——一条帅气的格子领带从盒子里抛出来,绕搭上老公的脖子,两只手在老公的胸前抓着领带头,打绕着,嘴里微吐着酒气:“我说,费政委,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本来还不是问我要生日礼物吗?”

  “我们的孩子,不是你送我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吗?”轻轻捉住老婆的手,费君臣哑声,仿佛沉醉了的眼眸里只容得下摇晃着老婆的脸。

  “哎,你真白痴,我问问题,你总是答非所问。”林凉一只手往老公俊俏的脸上拍拍,紧接头又一歪,靠到了老公的肩窝里头,寻着个可靠的姿势,把半眯的眼皮闭上。

  为此,费君臣要六六停车,将车里准备的毛毯找过来,轻轻给老婆盖上。关上车门,六六重新开车,趁着夜色,是往兵营里赶,但是又不敢开太快。费君臣听着媳妇均匀的呼吸声,轻声地问六六:“不是说她孕吐的很厉害吗?”

  “子玉说的,说是听到嫂子在厕所里吐了很久。后来和谭美丽通过电话,也证实了嫂子吃完东西后就会吐。”六六道。

  这样?可是老婆刚刚在马克西姆吃了那么多,并没有感到要吐。难道是因为马克西姆比较贵?费君臣心里正琢磨着。靠在他肩膀上的林凉在毛毯里头缩了缩手脚,喃了一句:“这么贵的红酒,要是吐了,费政委,你心疼吗?”

  “心疼。心疼!”费君臣连道两句心疼,当然不是心疼昂贵的红酒,是想刺激老婆千万别别吐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