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见妻子一面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631 2021-04-04 23:37

  夜晚,熄灯。墨兰没能睡着,为了不让安日晨起疑心,一直闭着眼皮子。

  安日晨并没有在这个病房里过夜,熄灯后不久,墨兰就听着他的脚步声出了门外。想也是,以他养尊处优的生活,能受得了在护理病床呆一夜吗。即使这样,她还是会担心他突然杀个回马枪,措不及防,因此没敢拿出电话来打。

  不知道丈夫此刻心情怎么样,墨兰只能寄望费君臣等人能支撑住丈夫。望着黑黝黝的天花板,她深长的叹息声回荡在室内,许久没有停止。

  白烨和费君臣把老三费镇南送到了酒楼,三人与黎立桐夫妻吃了顿饭,喝了瓶酒。费镇南有借酒消愁的。兄弟们并不阻拦他,但他自己不敢喝多了。

  “老三的自制力真行,要是我,早喝得酩酊大醉了。”听说了事情原委的黎立桐,悄悄与老二白烨发牢骚。

  “你以为人家是你这种白痴吗?”白烨借机,训斥他那个猪脑袋,“人家,毕竟挂的省长之名。这次虽说告了假过来,也不能随意。被媒体一抓,就是不得了的事情。”

  黎立桐点巴着头,甘愿挨骂,只要兄弟心里能好过一点。

  一群人在酒楼里呆到店家快要打烊的时间。

  几个男人都喝了酒,有些微醉,由没有喝酒的费海楠开一辆车,分别把他们送回到各单位去。

  费海楠多了个心眼,自己也想着要见几个月没有见的嫂子,绕了个路,从解放军总医院前面的公路上驶过。

  费镇南见路面熟悉,得知妹妹的好心,降下了车窗故意看了看对面,也希望能不能瞟到一眼妻子和孩子。结果,老婆孩子没有见到,反倒是见到了那个让他怒火填膺的安日晨。

  安日晨走出了医院大楼,在外边的小卖部买香烟。

  白烨扫到了安日晨的影子,马上拍打前座的费海楠,要她加足马力离开。

  “怎么回事?”费海楠一条筋的性子,让她照做之前必须问一句。

  白烨往车前镜里给她一个白眼:“适得其反了。”

  听见老二这么说,黎立桐酒半醒没醒,替兄弟争气的怒火醒了:“是那个混蛋吗?海楠,把车开过去,我替老三揍他一顿。”

  “什么揍不揍的?你想是给老三舔乱吗?”白烨一记打在黎立桐的头顶上,希望能把他给打昏了,以防他惹是生非。

  费君臣寒气丝丝的话飘出了口:“揍人这种事,太小儿科了。得想个能让对方生不如死的主意。”

  费海楠听着只觉得他们一个比一个可怕,赶紧踩下油门。车呼啸着,刚好贴着走路的安日晨身边而过,安日晨一头打理得服服帖帖的头发被这阵猛风刮起,刹那变成了鸟窝。

  车内几个男人看见安日晨在车后面恼怒地跺脚痛骂,同时愣了一下:原来,最狠的,还是女人。心动不如行动。

  安日晨被莫名其妙的车子喷了一脸一身的烟土,自己本身就有洁癖,受不了,于是匆匆跑回家洗头冲凉。

  费海楠把车开过安日晨身边后,就一直慢吞吞地开。后来见到安日晨的车赶过来超过了自己,心想机会来了,刹住了车,转个方向盘。车子急速往总医院回奔。

  车停到了医院院子里,费镇南刚要跳下车,被白烨拉住。

  费君臣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妹妹,说:“让她用我的打。”

  知道兄长的电话不一样,是军用的秘密武器。费海楠接过这个电话往自己袋子里一兜,匆匆下了车。

  见费海楠的身影没入到了医院大楼里,费镇南向上仰望着妻子所在病房的那扇窗,一直没有挪开视线。

  “希望海楠能聪明一点。”黎立桐对于妻子与自己一样一根筋的脑袋,还是比较担心的。

  “我让她耳朵里塞了电话线,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系。”白烨也担心这点,所以做好了准备,“有我们给她支招,应该没有问题。”

  费海楠不是第一次做这种间谍活动,但她毕竟不是情报局的人,参与这种活动的机会渺小。何况今天是自己一人孤身杀入敌区作战!进入到作战区时,她的心马上像小鹿嘭嘭嘭跳个不停。

  “白大哥。”对着领子上装的手机对讲器,她开始做现场报告和申请指示。

  “怎么样?你现在到了嫂子的病区了吗?”白烨问。

  “我现在连该用什么身份去问都不知道!”费海楠开始后悔自己逞能了。真是所谓做贼心虚,她现在随便在医院里遇到个人,都避开眼光不敢直视。

  白烨心想,如果自己哪个手下敢这样向他汇报情况,他还不得一顿痛骂回去。忍了忍气,他尽可能放小了声音引导对方:“费海楠,你是个军人吗!”

  “我怎么不是军人了?”费海楠嘟囔。

  “如果你是个军人,你现在又不是在干可耻的事情,你马上给理直气壮抬起头来,向所有与你对上眼睛的人微笑!”白烨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一步步现场教导雏鸟怎么做间谍了。

  “可我心虚。”

  “你心虚个p!”白烨隐忍不了,粗话爆口了,失态也有稍微醉酒的原因。

  “来,电话给我!”费君臣向白烨伸出手,要电话。

  白烨终于意识到他刚刚那一口粗话,可是对着车内其他三个兄弟的老婆和妹妹骂的,顿时懊恼万分,乖乖交出电话。

  费君臣接过了手机后,代替白烨向费海楠指挥:“你先问她在哪个病区?是不是还在原来那个病区?”

  “我怎么问?去咨询台问吗?以什么身份?”费海楠一问三个问题。

  “去护士站问也行。咨询台应该晚上没人值班的。你先到急诊部的护士站问一问。至于身份嘛——”费君臣对于妹妹自然没有白烨粗暴,温柔加耐心地说,“你就说你是她以前的朋友,突然听说她住院了,很吃惊,过来探望。”

  “嫂子如今的名字是?”

  “兜儿。”

  有四哥一句一句的引导,费海楠不迷路了,咚咚咚跑到了护士站那里问:“请问兜儿是在这里住院吗?”

  “兜儿?她应该是转到耳鼻咽喉科去了。”

  “耳鼻咽喉科?”费海楠讶异,“可她不是孕妇吗?”

  “因为她的家人强烈要求要一间单人病房。只有耳鼻咽喉科有单独病房。”

  费海楠立马转战到耳鼻咽喉科病区,结果被护士给截住,道:“不行。病人现在在休息。病人家属离开前才慎重交代过,什么人都不能进去探病。”

  “怎么办,四哥?”费海楠走到角落里,对着电话跳脚,“那个护士进去和医生说了,他们好像开始怀疑我了!”

  费君臣的手放在眉心里揉了揉,没想到进个病房的门这么难,当然他可以理解医院里的人都是按照规定以病人为着想才这么做。

  “让王医生过来一趟,行吗?”白烨提议,“毕竟,她是病人的主治医生,去看一下病人应该没有问题。”

  “现在都几点了?让人家半夜三更爬起来到这里?只为了递个电话的话,明天也可以这么做,不是吗?”费君臣以不近情理驳了老二的议案。

  “如果明天再来,我们这不输了第一局,接着输第二局吗?”黎立桐咕哝着,不赞同让自己兄弟这样窝囊下去。

  黎立桐这话也说的没错。第一局是始料未及,无可奈何。第二局已经有了机会,如果放弃,不符合他们军人打仗的顽强风格。

  “我怀疑,安日晨在医院里有人,不然,不会这么快能帮她弄到单人病房。”费君臣认为这个事,还是必须谨慎行事一些。

  “说不定他在部队里都有人呢。”白烨接着他的话,长眉纤动,暗沉的眸子里露出隐忧与沉思的光。

  “让海楠先撤回来吗?”黎立桐担心自己老婆了。不是担心老婆被人怎样,是担心老婆接下来沉不住气把事情彻底搞砸了。

  一直默默的费镇南这时忽然打开车门,下了车。白烨慌忙跟着他跳下去,怕他按捺不住做出什么事。

  “我想,直接将电话扔到她病房窗台那里去。”费镇南仰头,目测楼下与楼上的距离。

  “兄弟!”白烨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但是,这样危险的事情,还是在众目下的部队医院里,摇摇头,“你扔到了,也不一定能逃过摄像头对不对?”

  费君臣同时下了车,道:“我让书恬过来了。让他以医生身份进去。称是王医生托他过来看就可以了。本来我也可以进去的,可我喝了酒,被里面的人闻到不好。”

  “也好,顺便问问他向十圣心那边的人了解到情况没有?”白烨点头附和他这个主意。

  所以,他们两人在公众未注意到前,强硬把费镇南重新拉上了车。

  费海楠听见四哥的指示,撤到了医院门口,等着奉书恬的人来到。

  大概等了约十五分钟,在费镇南又忍不住要跳下车时,载着奉书恬的军车在医院门口将奉书恬送下了车。

  费海楠冲下楼梯,来到大门侧边的暗处,与奉书恬做了交接。

  奉书恬没有接她手里的手机,说:“不用了。政委交代过了,我带了其它更好的通讯器材过来。”接着见她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他不免以向来温玉恬静的微笑安抚她:“不是只有我和你,有这么多人想主意,会有问题吗?”

  费海楠搔搔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就是感觉里担心。

  奉书恬带着众人期望走进了医院大楼,费海楠打算绕回老公的车子里。过大门口时,忽然前后两辆车冲了进来。她反应快,急速退后两步,才没有出事。

  在遥远的距离见老婆差点被车撞了,黎立桐当仁不让下车准备教训人。

  “等等!”白烨使劲儿拉住他,用力地喝道,“你等等!看清楚是什么人!”

  黎立桐被兄弟有些气急地接连喝了两声,脑子里猛然被冷水灌醒,站稳了脚。

  费海楠站在路边上,小脸上满是吃惊的神色。不是因为自己差点成了车下魂,而是与她冤家路窄的那两辆车,一辆是安日晨的,一辆是罗婷婷和关浩恩的。

  “shit!”难得费君臣骂人了,可见事情骤然间急转直下。

  “让书恬撤回来,还来得及。”白烨急忙发出指示。

  “迟了。”费君臣拨了下电话见奉书恬没有马上接,恼道,“他这会儿应该是进去病区和那里的医生交涉了。”

  在这个关头上,黎立桐远远的,给老婆费海楠使了个眼色。

  夫妻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费海楠望不清老公的表情,但是,感觉得到老公是要让自己做什么。对,这个时候就是得争取时间,把人给拦住。

  安日晨和罗婷婷关浩恩的两辆车让司机去停车,他们三人是直接在大楼门口下了车。

  费海楠冲了上去,对着罗婷婷的背后喊:“喂!你刚刚开车差点儿撞了我?!不道个歉吗?”

  听着一个很冲的女声,而且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罗婷婷转了身,见到是费海楠,讶然地闪了下睫毛,忽而银铃般的笑声飞扬起来:“我以为是谁呢?是海军基地里有一面之缘的费上尉,是不是?”

  关浩恩跟着妹妹回头看,发现了费海楠,也有点儿诧异的:“费上尉,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探望我爷爷的一个战友。他在这里住院。”费海楠出口这番谎话时,在心里祈祷着爷爷别怪罪,一边对这两个从来印象不好的人,扬着英秀的眉峰显出女军人的刚气,“哪知道刚探完病要走,便遇到你们的车又撞过来了。”

  “我们的车刚刚差点儿撞到你了吗?我怎么不知道?”罗婷婷一面像是惊诧地闪着眼睫毛,一面嗤嗤嗤笑个不停,仿佛费海楠说的每句话都是很好笑一样,“还是,像在海军基地那样,是你自己故意走过来被车撞的?”

  “那次车祸后来认定,肇事责任主要在你们身上!”不提过去还好,一提,费海楠火冒了起来,跺脚,上了两步台阶。

  对方忽然的怒气冲冲,让罗婷婷心有一丝惊惧地小退半步,然而很快她定住了脚,冷傲地撇着眉看着费海楠:“是你们海军的人做的肇事认定,能有公平可言吗?”

  “有没有公平,你自己清楚!”费海楠一只指头点到了她胸口前。

  这个动作,令人想起了墨兰在婚礼发布会上那句“扪心自问”。

  罗婷婷蓦地怒了,举起手,正要挥下。

  “婷婷!”关浩恩一声怒喝同时,用力扼住了妹妹差点犯下大错的手。

  “哥,这种人何必!”罗婷婷昂着头,与兄长怒目相对着。

  “你都长这么大了,不知道事情轻重大小吗?”关浩恩是不得已才训斥妹妹,眼看着这场争吵已经引来不少人围观。

  他们几个人都是在官场里有头有脸的人,如果在这时候被媒体抓到什么,吃亏的不都是他们自己吗?毕竟,费海楠不过是部队里的一个通讯兵。媒体抓费海楠没用,但抓他们就有用了。

  因而,站在暗处远观的黎立桐等人,没有过去给费海楠支援,只是站着,一脸严肃的表情待命。

  罗婷婷蹙着娇好的眉,心里头这股气一时平复不了,固然兄长的话没有错。忍,这段时间忍的太多了,尤其是对于49和费家。这要说到费镇南与她的婚事,因费镇南那次公布的婚礼发布会不了了之,导致她在社会圈里丢尽了脸面,这股气说什么都得找到49和费镇南狠狠报复不可。现在费海楠主动来找茬,她再忍,不是在费家面前变成了只乌龟吗?

  “婷婷。”本来持观立态度的安日晨突然开了口,低厚沉醇的男性嗓音在女友身边绵绵道,“别为难大哥了。有什么事儿,等会儿你和我说,我帮你想办法。”

  “安大哥?”罗婷婷对他的忽然殷勤,飞眨了下弯弯的睫毛,吃惊和欣喜在她眸子里流转着。

  安日晨木讷的脸温文地笑着,将她的手抓在自己掌心里,同时对关浩恩点个头:“大哥,这事由你处理。我和婷婷先进去。”

  “好。”关浩恩听见他的话,见妹妹口软了,不由松口气,向他首肯。

  费海楠看见罗婷婷和安日晨就此走掉了,不免心急:“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跟费上尉一样,来探望病人的。”关浩恩此时,是对于她形色于外的焦心,瞟过一眼时在心底里也有了份思索,问,“你自己一人来的吗?”

  费海楠抬起脸,在怔忪的一刻后方是答道:“是的。我一个人来。”

  但关浩恩已经对于她的这个反应再度疑惑在心了,眸里划过一抹又一抹的沉思,同时把目光放到了门口各处,意图寻觅到什么可疑线索。

  幸好,在关浩恩把目光扫过来之前,黎立桐等人已跳上了车,关上车门车窗,避开搜索的视线。

  “让海楠撤到门外去。她对付罗婷婷还行,对待关浩恩肯定不是对手。”白烨马不停歇地发出指令。

  费君臣是不用他说,也马上让妹妹在关浩恩这条狐狸面前撤了。

  可关浩恩这会儿反过来拿话套住费海楠不放了。

  “费爷爷的战友我有幸认识几个。是哪位长辈生病了?我也想去拜访一下。”关浩恩在费海楠的脚悄然挪了一寸时,关键时机关键出手。

  “我爷爷的战友——”费海楠悄悄地喘气,感觉到关浩恩像针一般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扎着,让她心跳加速简直快停了。

  费君臣在听话筒里似乎能估算到他们两人对话的内容,眸中神色一变,在通话里给妹妹支招:“爷爷有一位战友,应该在我们部队医院消化科住院,姓刘。”

  听见了四哥的回答,费海楠面色稍缓,向着关浩恩说:“刘爷爷在这里消化科住院。但是,现今这么晚了。我刚刚探完病房出来,病区就不让人探病了。关大哥呢?在这个时候来探望病人?”

  “是我一个朋友的表妹住院了。我朋友和这里的医生熟悉。所以,待会儿我顺便去探望刘爷爷应该没有问题。”关浩恩镇静的语气,表示她说的种种阻碍对于他而言不足为惧。

  费海楠撇一下眉,心里怒道:你以为只有你有人。我四哥在这里的关系更铁呢。只是现在不好出面。

  “那费上尉是要走了吗?”关浩恩看她郁闷着脸,也大概能猜到她所想的,冷酷的嘴角弯了弯,道。

  “是。”费海楠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冷冰冰应一声,走下台阶,直接走出了医院大门口。一切行动迹象,指明她现在是要单独去拦车离开。

  关浩恩在她没有迟疑的背影上掠过深沉的一目,掉头走进了医院里。

  医院大楼里,因为罗婷婷和安日晨一直在等电梯,或许是有意等的,直等到关浩恩走进来。

  罗婷婷向兄长招手:“这边。”

  关浩恩几步过去。

  罗婷婷立马挑起秀眉,骄慢的口气问:“那死丫头呢?为难大哥了吗?”

  “倒是没有。见你一走,口气就软了。”关浩恩实事求是,对于费海楠刚刚的表现疑惑众多。比如,她本是气汹汹地跑上来向他们问罪,并索要道歉赔偿。然而罗婷婷一走,她本人倒像是畏惧了他一样,急着要跑了。

  “哼。没有底气的丫头。是想着我好欺负吗?!”罗婷婷对于兄长的答案,愤怒地啃下朱红的唇瓣,“以为欺软怕硬吗?!下次被我遇到——”

  “婷婷。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安日晨将手安放在女友肩膀上,轻柔地拍一拍搂一搂。

  看来很温柔很体贴的举动,却是被罗婷婷冷漠地一甩肩头。

  安日晨的脸上顿然有丝冷,像是毫不在意地收起手,眸中仍盈盈地笑道:“婷婷是个小龙女啊。”

  关浩恩见此,忍不住又斥了句妹妹:“就你这个样子,费镇南才怕了你,不敢要你!”

  这话戳到罗婷婷的痛点了,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倏地冲了进去并立马关上门。

  幸亏了安日晨反应快,拿手在快要闭合的门缝里一搁,才阻止了闹剧的继续进展。随之,他和怒气未平的关浩恩一同进了电梯。比起一脸怒相的关浩恩,他一手插进裤袋,由始自终都是公子爷的潇洒,不见有任何情绪被左右。

  罗婷婷看着他面色自如,微眯了下眼睛,道:“安大哥,我从没有见过自家父母兄弟这般的漠不关心,反倒是你这个隔了一层亲的表哥,对一个表妹和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如此上心。这个事,说给外面的人,哪个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吧。”

  听得出女友刁难和质疑的口吻,安日晨若是早有预料的,轻松自如地按了按黑框眼镜,答:“婷婷,正是怕你这么想误会了,我不是才邀请你和关大哥一块来探望病人吗?”

  “不管怎么说,兜儿这个事爷爷也关心。”关浩恩插了话,表明自己不是像妹妹那样心胸狭窄。

  罗婷婷鼻子朝天,冷凝出一声哼。不过,安日晨的解释,听起来有些道理,让她心安不少。再有那个兜儿,即使是安日晨的小情妇,又能怎样?以安日晨的地位身份,都不可能明媒正娶一个风尘女子的。这么一想,她得以继续趾高气扬了。

  电梯上达到了耳鼻咽喉科病区。三人走进病区时,已是到了深夜十二点钟,病区里一片肃静。

  安日晨在护士站与护士打个招呼说:“我带我朋友过来,来探望我表妹。”

  “请稍等一下,安先生。现在医生正在给病人进行检查。”护士回答。

  “医生检查?”安日晨讶异地拿指头使劲儿按了按眼镜框,“我出去的时候,我表妹发生了什么事吗?”

  “好像是病人自己感觉到哪里不舒服,打电话给了她的主治医生。她的主治医生不方便过来,便委托了另一位医生给她检查。”护士对于病人家属的质问,当然不敢怠慢,一句句地耐心解释。因为病人毕竟是在医院的病区出状况的,家属有理由质疑医院有没有照顾好病人。

  “张医生在吗?”安日晨皱褶眉,几乎是要把黑框眼镜拉下来在桌上打一打。

  他这种生气的面貌,罗婷婷从未见过,不由不悦地蹙了眉尖。

  关浩恩可不想好事变坏事,在妹妹耳边悄然两句:“不要误会了。日晨他只是讨厌在他预设的计划里出现问题。”

  罗婷婷对于兄长的说法和解释,眯了下眼,看回安日晨那张木讷脸,眸子飞转。

  这边面对安日晨的声声逼问,护士紧张了,看得出这个病人家属不好惹。她立即跑进了医生办公室里,把张医生叫了出来。

  走出来的这个张医生,明显是与安日晨认得的。出来见到安日晨阴郁的脸,他的胖脸上掠过一丝紧张,继而走过来,向安日晨好言好语地说:“安先生不必担心。这样,到我办公室先坐坐。”

  “不能现在去见我表妹吗?”安日晨一只手放在了护士站台面上,眼睛隔着镜片对那些医务人员的脸冷厉地扫视着,“我要知道她有没有事,现在就要知道!”<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