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姐夫,姐姐想给你个惊喜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306 2021-04-04 23:37

  孩子当然不可能那么快有,最快要两个月以后。但是房子先买下当未雨绸缪并没有错。于是,当天费君臣带了老婆和双方家长去看了那套号称全北京最贵的房子。去到那里,一如老婆所担心的,所有人轮次将费君臣批评了一顿:这种房子,哪怕是租,也是全球最不划算的。

  一个月内部价六百块,物业费全免,还叫做全球最不划算。费君臣感觉想跳大海。

  最终,费洋和金秀将一套装修好的房子当做聘金,送给了这对新婚夫妇,才算解决了儿子这个烦恼。然后两方家长将年轻人踢走,费洋和金秀给女方家长当导游,带了亲家玩够首都北京。

  林凉和老公并没有能在家里过一过两人世界。老公接到一通电话,临时出差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可以用老公日理万机来形容。不仅老公一人经常出差,队里另一个领导奉书恬和跟老公跟的最久的部下六六,都经常外出离队。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后来听说是由于老公的哥哥和嫂嫂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于这个堂兄和堂嫂,老公和她不提一个字,理由据说是为了她好,反正绝不让她和这对夫妇见面。

  这些都算了,两个月的时间,454没有再上前线,她被师兄给逮住,一直在作训基地搞研究。因为要赶着在国际刊物上刊登一篇论文,几天几夜忙着实验数据的统计,那天夜晚趴在实验室的电脑前睡了一夜,隔天醒来头昏脑胀,有点病的征兆了。

  像感冒,又不大像感冒,由于对很多抗生素有过敏的症状,不敢随便乱吃药。回到宿舍后先是睡了半天,起来竟是感觉反胃想吐。自己是医生,感觉这征兆完全不对。推算了下生理期,发觉迟了,汗滴滴地淌了三颗汗。思来想去,这事没有定下之前,还是先谁都别说。因谭美丽不在宿舍里,便打了个电话给死党,准备问死党这个休假打算几时结束回来。

  说到谭美丽,自从吴平安受伤后,这段暗恋单恋发展到明恋双恋的感情,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先是谭师长死活不答应。女儿条件这么好,要什么有什么,竟是去倒追一个穷小子。谭师长感觉女儿是自贱,竟是在女儿放假回家的时候把女儿囚禁在家里一个月。后来,还是队里的领导去到谭家亲自给谭师长做思想工作,才让谭美丽得以解放回到队里。队里领导给谭师长吹了些什么,林凉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当谭师长的思想像马桶抽水通了,反过来变成吴平安的爸妈吴爸吴妈堵塞了马桶。吴爸吴妈不同意儿子和一个师长的女儿在一起,原因和谭师长一样,感觉儿子是自贱。儿子要什么女人没有,非要一个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儿,跟过去被岳父看不起,作为男人一辈子不能在女人的家人面前抬起头来,不是自贱是什么。吴爸吴妈这马桶能通,还是靠了林队继续做思想工作。因为吴爸吴妈借着儿子回家养伤的时机,把儿子同样软禁在家里一个月。

  于是,谭美丽和吴平安的恋情被队里戏称为正宗的现代版的朱丽叶和罗密欧,梁山伯与祝英台。

  好不容易,这对苦命鸳鸯的双方家长被林队通了马桶,得以归队继续见面。但是,吴平安感到挺冤的,自己又没有说要接收谭美丽。结果先是谭师长和吴爸吴妈没有听他解释,就把他和谭美丽给予软禁,紧接一番折腾下来,别人都认定了他非谭美丽不收。穷小子也有志气的,归队后不和谭美丽说话,死活不承认这种关系。这不,现在这两人还在闹着。林凉于是劝死党出去散散心,代死党向队里要了休假出外旅行,另一方面她弟弟王子玉也劝吴平安出去散散心,也替吴平安向队里要了休假出外旅行。

  今天,是谭美丽和吴平安一块到香港旅行的第四天了,居然没有一个电话回来感激她和她弟弟的穿针引线。

  林凉并不是想打扰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只是顺便顺便八卦一下,自己和弟弟有没有手信。电话嘟嘟响了几声。接电话的是吴平安。

  林凉听见吴平安那声“喂”,窃笑了:“这不是谭美丽的电话吗?你是谁?”

  “她在洗手间,你等一等。”吴平安没有疑问地说完这话,才醒悟到对方的声音熟悉,继而像见鬼似地喊了一声,“林凉,你搞什么鬼?”

  “我才想问你搞什么鬼。你怎么会和谭美丽在一起呢?你们休假都能休到一块去了。”林凉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既是问又是道出现实:你小子逃不掉了。

  “你和子玉还好意思说我?!”吴平安听到脏水泼自己身上,跳脚大骂,“都是你们搞的鬼。”

  “我们能搞什么鬼?即使你们不喜欢我们的安排,完全可以各走各的路,为什么第四天了,还是在一起呢。”

  吴平安本来在这件事上理亏,向来说话又说不过她,手机一扔,扔进了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谭美丽手里。

  谭美丽看男朋友受欺负,抓过手机耍出历来的剽悍本色:“你这丫的,纯心找茬是不是?干了好事还想找茬,你这是积德还是积怨?或者是闲着没事做吃饱撑着没事干,羡慕我们?妒忌我们?有时间浪费在我们身上,还不如找你的费政委去!”

  听死党提起了老公,林凉被戳中了心头这要紧的大事,捂紧了手机低声问:“你什么时候过完二人世界回来?”

  “你想念我做什么?要想念也应该想念你老公吧。”谭美丽听着她这话就觉得奇怪。

  “哎,我这是找你帮忙,我这忙我老公帮不上。”林凉气息惆怅,宛如悲秋的意味,“如果你还是我的好姐妹,没有见色忘友,赶紧休完假回来。反正你们的两人世界,在队里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你这是什么大事,比我和我男朋友过两人世界还重要?”谭美丽摆出,女人想不见色忘友,也得有正当的重大理由。

  事到如今,林凉咳咳两声:“我想跟你借妇产科学课本。”

  谭美丽的嘴巴里刚要骂出“你这丫的你耍我啊,你想借课本不会去图书馆借,这点小事——”,紧接喉咙口一噎,脑子开窍了:“嗯。我明白了,我今天就回去。”

  还好死党的脑子没有因为谈恋爱而变成负智商,林凉挂了电话后,等着死党明天从外地杀回来。

  在死党没有来到之前,师兄杨科得知她病了,自知自己近来有点过分,让她过度操劳,赶紧拎了盒蓝罐曲奇过来探病。队里的人都知道,她一生病,都是属于零食缺乏症,只要送盒零食过去,生命力马上能恢复到九十以上。

  林凉从床上爬起来,给师兄开门,接过曲奇后,不打算让师兄进屋,说:“谢谢。”

  杨科见她完全不像往常,神情憔悴,倒是担上了几分心,挡住门不让关,道:“是感冒吗?有没有吃药?不然,我让一班长过来给你抽根血,化验一下,看用不用吊盐水。”

  “不用。”林凉摆摆手,为了让师兄放心自己没有半点事,打开曲奇盒张口咬了块曲奇,“有这东西,我这病马上好了一半。”

  “好吧。你休息两天。如果一盒不够,我帮你再拎几盒过来。”杨科走之前对她千叮嘱万叮嘱的,离开时却还是担着这份心。这小师妹不是平常人,是首长的媳妇,万一被他真的操出什么病来,他这个罪可就大了。心里越想越不安,急急忙忙跑去王子玉那里,督促做弟弟的去帮他去打探姐姐的病情。

  听说姐姐感冒了,王子玉午觉睡一半,套了双拖鞋跑到了姐姐的宿舍,反正才楼上楼下。

  咚咚咚——

  林凉刚挨着床不到十分钟,听见房门再次敲响,心里喊着“这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走过去打开门。

  “姐,你病了?”弟弟站在门口,衣衫不整,穿着拖鞋,张口就问,好像梦还没睡醒。

  “回去睡你的觉。”林凉将弟弟一推,门嘭一声关上。

  王子玉搔搔脑瓜,心想自己难道真没有睡醒,竖起耳朵贴着门板听一听,听见姐姐跑去洗手间里干呕的声音。他举起来敲门的手放了下来,犹豫地走回自己的宿舍房间。

  杨科没有走,正在等他回来回话,一见到他,问:“怎么样?”

  王子玉摇摇头:“很正常,没有什么事。杨师兄,你不用想太多了。我姐就是那个性。”

  杨科从他口里没有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抱着一肚子疑惑和愁虑走了。

  见了师兄离开,王子玉躺到床上,开始啪嗒啪嗒按着按键,给出门在外的姐夫发短信息:“姐夫,赶紧回来,我姐想给姐夫一个surprise。”重复发了三条,保证姐夫即便在执行任务期间关闭手机不能收到消息,也能在事后开机时能看见。

  没想到,半小时后,费君臣的短信马上发回来了:你姐她知道我的生日?

  王子玉的脑子整整为此当机了五分钟之久,后来想想,何不趁机给姐姐和姐夫再增添一点夫妻情趣呢,便回道:是的。

  费君臣接下来的短信自然表露出了自己内心里的喜悦:你姐有这份心就够了,让你姐别为我乱花钱,我会心疼。

  这心疼的,当然是人民币。

  对哦。王子玉被点醒,顺便提醒姐夫:姐夫,你这个月没有乱花钱吧?我姐好像说过,你和我一样,生日当个月买多少书,就得请她吃多少钱的大餐。

  费君臣那边绝对是被这条信息震得手忙脚乱了。王子玉在等了整整半个钟头后,才接到姐夫一句打肿脸充胖子的回话:这有什么?区区几本书才值几万块钱,最多再去吃顿马克西姆。

  姐夫这已是和他一样无药可救了。王子玉叹口气关掉了短信,心里想着如果姐姐的宝宝出世的话,是像姐姐多一点还是像姐夫多一点。照他看来,最好是宝宝与父母两个都不像,因为无论是像姐姐还是像姐夫,都很可怕,不像常人。

  第二天,见到被他支出去和女朋友度蜜月的吴平安突然回来,王子玉心里喊:宾果。姐这下怀孕的可能性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吴平安对这事也是略有猜想的,虽然谭美丽口风紧密,但是,他还是能猜到一二,所以才和谭美丽连夜乘坐班机赶了回来。

  谭美丽一到兵营,连班长那里都没有报道,先杀回到了宿舍。

  林凉躺在床上呼噜呼噜睡得正熟,硬是被回来的死党给摇醒了,爬起来抹下睡眼:“你急什么?孩子有又不能跑。”

  “你和你老公说了没有?”谭美丽问。

  “我和他说什么。我这还没有验呢。”林凉显得超级淡定,波澜不惊。或许之前刚开始,她是有点小慌张小惊吓。经过一晚上的调整,她已经心平气和了。这孩子来,还是不来,又不是她能决定的。而如果孩子来了,肯定要生,又不是她需要想的事情。所以根本不需要庸人自扰,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谭美丽总算见识到这世界上像猪一样的妈妈,叉着腰训道:“哪有你这样当妈妈的,快下来,我先给你验一下。”

  “我先刷个牙洗把脸。”林凉慢吞吞地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走两步后,转身警告死党,“别说出去。”

  “是,是。”谭美丽只以为她想给费君臣一个惊喜,答应着道。

  林凉想的可不是惊喜,而是炸弹。她有预感,如果她有孩子这事传到老公那里,必定马上变成炸弹引爆全场。

  刷牙,洗脸,吃完早餐,再留了尿液,交给死党去化验。躺在床上翻了半页书后,不无意外,谭美丽带回来了准确的消息:她有了应该有两个月了。

  林凉摸了摸下面的肚皮,那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个小生命在里面跳动了。

  “快起来,不要偷懒了。你现在得去医院做第一次产检,然后建立档案。”谭美丽催着她起床,准备带她去部队医院产检,“对了,你想去哪个医院进行产检,总医院吗?”

  林凉立马摇摇头:去解放军总医院,那不等于直接暴露了消息给老公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留在这里肯定很危险的。

  谭美丽给她出主意了:“如果你想把这个事在队里瞒得天衣无缝,真的很困难。首先,我觉得,你弟弟和吴平安可能知道了。”

  “他们两个,是最难瞒得住的,但是,没有关系,他们不会说出去的。”林凉对两个自小被她逗弄到大的玩伴,了解到透彻,所以并不担心他们两人会泄密,因为这两个人比谁都喜欢看戏。

  “其他人想瞒也不大好瞒。”谭美丽还是一副严重事态的口气说,“我相信,队里应该很多人如果知道你的好事,肯定会想第一时间去向费政委邀功。因此,你必须防范很多很多的小人,比如那些班长们。”

  林凉听着耸耸眉,勾勾嘴角:感觉死党这语气,已经完全进入了看好戏并且参与好戏的状态中。不然,也不会对她怀孕这事如此的热衷,一一为她出谋划策,并且乐此不疲。

  感受到了林凉射来的诡异目光,谭美丽咳咳清清嗓子,再次做出自己是专业人士的派头:“不管怎样,先去医院做个初次产检要紧。——你想去哪个医院?”

  “不去部队医院,也不想去名牌医院跟人一块挤。”林凉提出这两个要求,“你看着办。”

  “你这丫的!”谭美丽见她交代完话又躺下去闭目养神了,一摊子活全堆到自己身上,出口骂孕妇又不成,只能一边口发牢骚一边打电话给自己的导师,询问北京城内哪家医院的妇产科好。<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