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公,给你个机会帮我补习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145 2021-04-04 23:37

  这件事说起来,王子玉难以启齿,面带难色。

  “子玉?”费君臣感觉得到,这个事远比媳妇身上那些烙下来的疤,严重得多。

  “具体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的是,当我得知我姐被骗到山上等那个家伙时,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我和吴平安两人,顶着大雨,跑到山上找到我姐,是夜晚七点多将近八点。”王子玉说到这,嘴唇紧抿着,冰玉的眸子很冷。

  “你姐肯定被淋病了。”费君臣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点着桌面,“那些人事后有没有什么表态?”

  “没有。我姐不让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了不是更得意吗?”王子玉冷笑着。

  “谁骗你姐你知道吧?”

  “我姐不说,我自己猜的。”提及林家人,王子玉小声一些,给姐夫先提个醒,“那些人,都很会装模作样。你平常都看不出他们是好人坏人,然后只有到了某一天,突然间被背后阴了一把。”

  “处心积虑后,准备除掉时动手。如果后悔了,装傻之后,再找到时机捅一刀。”费君臣能想象得到,把眼镜撩一撩。有了今晚媳妇的表现,他不是很担心媳妇会再中圈套。

  “姐夫,你想继续隐藏吗?”王子玉问。

  费君臣问句小舅子的意见,毕竟小舅子比较了解敌情:“你认为呢?”

  “我听说姐夫不仅是了不起的医学专家,也是了不起的军事指挥员。”王子玉先恭维姐夫两句,再拿姐夫的话来佐证,“姐夫最擅长的是打偷袭吧。”

  费君臣打着桌面的指尖点住,斜斜地望一眼小舅子:“要打偷袭,可得学会藏掖。”

  “螳螂在前黄雀在后。”王子玉接上下句。

  “你爸妈是什么样的人?”费君臣其实很想早点到岳父岳母家里坐坐,这样隐婚很对不起长辈的。

  “我爸妈性子比我姐还直,尤其我妈,直肠子。”王子玉摇摇头,叹叹气。如果那个时候,不是母亲性子过直,上了林家人的圈套,姐姐林凉就不用这么辛苦被两家人埋怨了。

  “你姐与岳母大人的关系不好?”费君臣略有听闻,便是问问。

  “是。”王子玉点点头,“我妈那是真正的火爆脾气,对我姐一点儿都看不惯。你知道的,我姐比较偏向男孩子性格。”

  “你姐不是没有女人味。”费君臣想象着某一天媳妇穿上裙子的风格,因为太过美好无法想象具体,只得继续向小舅子打听,“你姐穿过裙子吗?”

  王子玉唇角弯弯,似笑非笑:“姐夫如果想看我姐上幼儿园时穿的裙子,可能还有一两张照片。但是,我姐自从上了小学以后,没有穿过裙子。她嫌裙子碍脚,不能跑。”

  费君臣听小舅子这么一说,很努力地挤出一句自我安慰话:“没事。办婚礼时,新娘子肯定要穿裙子的。”

  话虽这么说,但他和小舅子都清楚:以林凉那种非常嫌弃麻烦和讨厌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性子,这婚礼恐怕是遥遥无期。

  医院的手机响了起来,王子玉低头望了眼信息后,说:“我得回去了。值班房的人问我回不回去睡觉,要查房。”

  “行吧。”费君臣最后拍拍小舅子的肩膀,表示今晚小舅子辛苦了。

  王子玉离开后,费君臣与两个部下继续商议征兵的议程:“下周二普通兵征兵笔试,周三周四批改试卷,周五下午开个小会,周五傍晚公布成绩,周六下午开始提干考试。”

  “林队和参谋长应该是在周五到我们这边。我到时候开车去接他们。”六六说。

  “还有件事。”费君臣叮嘱他们两个,“你们小师妹是我媳妇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林队和参谋长。”

  “政委,可他们应该知道你娶了媳妇了。”杨科点出那天征兵宣传讲座上,费君臣自己当众宣布这个消息的。

  “但不知道具体是谁不是吗?”费君臣要他们保密的就是这一点,“我答应过你们小师妹,考试要公平起见。面试的分数,他们两人的评分占了一半比例。”

  杨科和六六互相望了两眼,一方面既是答应了费君臣,一方面是想:以那另两位首长的性子,能瞒得住这事吗?

  林凉回到宿舍,这回三个室友都在。

  “这么晚?”谭美丽这几天与林凉的感情快速升温,立马表示关心。

  “遇到了一个病人,医院里的麻醉师不够,就被人拉了过去帮忙。”林凉实话实说,抓了衣服和毛巾,打算赶紧冲个凉后睡大觉。

  “哪个医生主刀?竟然首肯你做手术麻醉?”作势翻着书本的刘雨烟头也不抬地问。

  “王子玉。”林凉今晚吃夜宵时喝了点菠萝啤,头有点晕,不经意说出了弟弟的名字。

  三个室友齐齐看向她:“王子玉?!”

  讶异完后,谭美丽想到那夜讲座上这两人之间已经好像挺亲近的,于是不怎么惊奇了。

  花安琪保持沉默状态。

  刘雨烟跳了起来,使劲儿捉住林凉质问:“有没有搞错?!你们一个两个都只是毕业生,能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承担主刀和麻醉师吗?”

  “刘雨烟。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王子玉的技术谁不知道?医院早就把他当成正式员工使用了。”谭美丽出来讲话,倒不是为了林凉和王子玉,只是以事论事,看不惯刘雨烟一向来的作风。

  “你这话什么意思?”刘雨烟这口气吞不下去,“你现在护着她干什么?”

  “我说你,你妈是咎由自取,你不要把这口怨气撒到林凉身上。”谭美丽的性子素来是野的,能容得下刘雨烟这样顶嘴吗。

  “你不提这事还好!”刘雨烟冒火时,把桌子上几本书全砸到了地上,包括铁杯子在地上翻滚着,“我妈是为了她好,才过去向费政委问人的下落!结果这人良心被狗咬了,竟然向费政委告状!”

  气到不行时,她蹲到地上,哇一声哭了出来。

  那哭声、闹声很快把左右宿舍的人都引了过来看热闹。

  为此,一向默默的花安琪感受到了丢脸,走过去站在刘雨烟面前一喝:“你哭什么?!这里谁欺负你了!”

  谭美丽走到门口,朝着那群看热闹的人扬起眉冷笑着:“你们看人家热闹,就不怕自己也有那么一天?”紧接门当着外面十几个人的面大力地嘭一声关上。

  所以说,这个宿舍的人都是不好惹的。刘雨烟,其实是这宿舍里面最次的一个。

  林凉在刘雨烟耍野的时候,已经把周围的事都当成耳边风,径直进了冲凉房洗刷一天的尘埃。等洗完澡出来,用干毛巾擦拭短发,听着刘雨烟躲在被窝里像在呜咽的哭声,走过去,拿起本书朝刘雨烟的屁股打了下。

  刘雨烟的头猛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并没有像哭声一样泪流满面,怒瞪着林凉:“你做什么?!”

  “我说,你这点把戏能对这里的人有用吗?你在这宿舍呆了多少年了?你别惹得三个人一块把你轰出去!”林凉最后一句话稍微用点劲头恫吓。

  刘雨烟咬牙切齿,又不得承认她的话一点都没有错。这宿舍里的人,不提林凉这个最没有家底的,其她两个人,还真是自己没法比的。她妈原先在这里做舍监,还可以帮她装腔作势吓唬吓唬人。但是,如果谭美丽和花安琪当真追究起来,她妈一样,会落得如此下场。费君臣只是把这里很多女生不屑对于她妈做的事,稍微派个人给解决了。

  因此林凉才说老公的冲动有点儿不上档次,不太清楚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基于老公此举是为了自己,林凉大量地饶恕了。

  谭美丽见林凉要爬上床睡觉,躺在自己那张床上,从对面扔了样东西。

  林凉爬上床,见谭美丽扔来的是份表格,问:“这是什么?”

  “你不是让我帮你找临床教学带教老师吗?你先填张表吧。听说这个新来的老师技术不错,给外科系需要补考的学生专门开了个免费补习班。”谭美丽解释。

  既然是好事,林凉笑道:“谢了!”

  “赶紧填,先到先得。”谭美丽嘱咐她,“你今晚填完,明天我帮你递上去。”

  听是这么说,林凉立马举起笔,开始在表格上认真书写,一边问:“知道这新来的老师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只听说很年轻,而且长的也不错。”谭美丽道。

  “这个补习班什么时候开始?”林凉问。

  “下周二三吧。”谭美丽答完,作为一个好朋友真情实感地提出切实建议,“不过说真的,如果你真想快一点进入手术室操刀过关。你最好找个外科系的同学带你,更快一些。”

  “你带我不行吗?”林凉睁着双大眼睛,乞求。

  谭美丽叹气时,给她一个白眼:“你别给我装可爱,我不上当。我不是不想带你,主要是我要应付454的征兵考试,已经忙不过来了。”

  “你要应付考试,不是一样得复习实践操作吗?”

  “如果你是以腹部大手术为目标,我肯定带你。可你这丫的,真是没志气,拿阑尾炎手术当目标?”谭美丽摇摇手,表示没眼看。

  林凉的肚子里,早已被这一个个天才气爆了。一不做二不休,她按着手机键盘,给老公发短信:要不要帮你老婆补习功课?我给你个机会。

  费君臣能在夜晚睡觉前接到老婆的短信,乐得不行,打开一看,又是老婆的主动邀约。不过他没有那么快上当,尤其是想到今晚那个可怜的吴平安,因此在仔细斟酌了语句后发回短信给老婆: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很高兴。但是,你要我帮你补习哪方面的功课?我得看看我成不成,因为我很久没有亲自带学生了。

  林凉的指头啪嗒啪嗒在键盘上敲打着,很快发回给老公:只是一个普通的阑尾炎手术,以你堂堂医学教授的声誉,应该不是问题。

  费君臣想了很久,自己多长时间没有接触阑尾炎手术了,好像最少有十五年以上。于是他捏着下巴颌,问同室的另外三个部下:“你们哪一个,最近给人做过阑尾炎手术?”

  “阑尾炎?”哪怕主业是麻醉师的杨科都摆出了不屑,“政委,这种手术,随便找个刚进外科的毕业生都能做。”

  六六比较善解人意,问:“政委,是不是你朋友哪个病了?我帮你找一下,军医院里哪个师弟技术好一点。”

  “子玉不行吗?”杨科好奇地问。

  “子玉他才不屑做呢。”六六立马摇摇头。

  费君臣只得把档次再提高一点来引诱人:“如果是我亲人呢?”

  “政委,如果是你亲人,我们哪个敢随便给你亲人开刀啊。最少,得参谋长或林队帮你吧。因为你肯定会在手术室里全程监控。”杨科瞪直着眼睛,直接道出事实。

  其他两人跟着附和:“政委,这阑尾炎手术可大可小。如果是腹部感染,手术肯定会扩大。”

  说到这里,三个人出于对首长的关心,问:“政委,你哪个亲人病了?”

  费君臣面对他们三人无话可说了,因为没有一个能帮得上忙。

  林凉在宿舍里等了许久,不见老公有短信发过来,就知道出问题了。她刚要愤愤地把手机扔床下,老公短信来了:媳妇,不然我们以另外一种手术作为目标吧,比如比较大型的肝胆结石手术,这样的话,你过关的成绩肯定能拿个第一。

  不要,我只要阑尾炎手术!——林凉啪嗒啪嗒打着键盘速速发回去,真的较上劲头了。

  费君臣坐在床上对着媳妇的短信深长地叹口气:莫非为了讨好媳妇,他还得找个时间,专门去温习一下这个刚进外科门槛的初级手术。

  杨科他们听着首长在夜间叹气,也都替首长担忧着:“政委,如果你真的是哪个亲人生病了,不然,我们跟你一块去探病,看能不能帮得上忙。”<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