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婆我喜欢你的狗熊本色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800 2021-04-04 23:37

  奉书恬带的队离开营地一小时后,方是有人发现了王子玉混在了队员里面。发现的军官想一脚把王子玉踢回营地里,但是太迟了,现在的情况绝对耗不起再丢一个新兵,无奈中将这事报告给了奉书恬。

  奉书恬看着脸上没有一点悔过的王子玉走到自己面前。要是照平常,对待这种违反军令的兵,他会学他师兄费君臣,决不轻饶。可是,他终究比费君臣宽容多了,虽然他的这种宽容经常建在比费君臣更狡黠的基础上。

  “有什么话和我说的?”

  “有!”王子玉咧开了嘴儿,就知道总参英明过人,不会轻易责罚他回去。接下来敬个礼道:“我知道我违反了命令。队里想罚我,我愿意挨罚。”

  “罚不罚你,等队里领导回来再说。”奉书恬打了个太极,好歹这人是政委的小舅子,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谢谢总参!”王子玉真心感激,掏出黑色砖块手机献宝似地递到了奉书恬手里,一五一十解说它的奇异功能。

  此时雨已经下了。奉书恬重新上了车,没有着急下令车队继续出发,而是握着王子玉这个手机等待。有了王子玉献的这个宝,按照他对于师兄费君臣的了解,肯定会在最恰当的时刻发出求助信号。他要做的,就是等着天时地利的一刻。

  轰轰轰,雷声在山里再度响起,这回气势更强更大。手机伴随雷声接收到了第一串干扰波,奉书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绝对是费君臣发出来的,于是在对照了地图后确定了对方位置,急令全队冒雨出发。同时间,站在山洞口的费君臣接到了回来的干扰波,立即返回山洞内着急干部开会:“总参带的人,已经从我们的营地出发,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约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众人一听这个消息,高兴非常。

  “政委,我们是不是也出发,和总参尽快汇合。”

  “我是有这个打算,我们不能停留于一个地方,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危险的一件事。而且,现在趁着雨大,敌方部队我方部队应该都在养精蓄锐,这雨最少能下三个小时整。”费君臣很有把握,奉书恬会想方设法让这场雨延迟到一夜整,而这个需要运用到气象武器。气象武器是把双刃剑,因为以人类现有的技术来看,要完全控制天气,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小范围的催雨,应该是不难办到的。眼下,他们需要做的,是在敌方未发现之前,冒雨前行。

  命令下去后,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在雨中急行军,绝对是项很考验士兵体力的项目。平日里的训练虽然有过,但是,现在的条件比平常的训练艰苦多了。环境完全陌生,大雨滂沱,雨路泥泞,山体会随时滑坡变成泥石流,老兵都要步步惊心,体现在新兵身上,体力心理承受力都随时可能崩溃。

  比谁都清楚这一点的费君臣,无论如何一路是要把媳妇紧紧牵在自己手心里看着。

  雨水不停地从帽檐上像柱子垂下来,林凉有时两只手都嫌不够用,既要抓支撑的东西,又要不停地抹掉阻碍视线的雨水,可老公非要握紧她的一只手。她提醒老公:“费政委,你这是想摔跤的时候,拉着我当垫背是不是?”

  费君臣早把在雨中显得碍事的眼镜摘掉了,听到媳妇这话,回头,乌亮的眼珠子坚定无比:“如果摔了下去,我们两个人一定要抱着一块摔下去。”这样一来,他可以在媳妇面前当一回英雄,当媳妇感动时五体投地时,热吻告白肯定一个都缺不了。

  林凉当然知道老公满脑子胡思乱想什么,勾了勾唇:“费政委,你确定摔下去时,绝对是你当垫背不是我当垫背?”

  这就是怎么当英雄的本事了。费君臣点巴着头:“你放心,我学过救人时怎么当垫背。”

  “你告诉我怎么当垫背?”林凉带着诱惑的眼神和口吻突然靠到老公面前问。

  费君臣抵挡住老婆十足的诱惑力,这当垫背绝不能让老婆学的,老婆学了以后自己就当不了英雄了,当不了英雄事小,老婆若是当了英雄,他一辈子不是得打光棍了。“徐林凉同志,英雄不是人人可以当的,像你,就不可以。”费君臣以无比严肃的口吻向老婆慎重说明这个问题,一面继续拉着老婆的手在雨中前行,说出一句很实际的告白,“我喜欢你的地方,是狗熊本色,不是英雄本色。”

  狗熊部队,狗熊老公,娶她这个狗熊老婆……林凉晃晃脑袋。

  正说到摔跤的问题,走在她后头的谭美丽还真一个脚滑,不稳地要栽跟头。林凉手忙脚乱去拉死党一把,结果有人比她手脚更快,一手拎起谭美丽的领子,像拎小鸡一般将谭美丽从泥潭里拎了起来。林凉望清楚了是13班长陆隶毅的作为后,把伸出去的手迅捷地收了回来。

  谭美丽戴着满脸的雨水,看不清是谁救了自己,嘴里喃喃:“谢谢,谢谢!”

  “不要说谢谢,如果走不了就出声,这里有人可以抬你。”陆隶毅个人认为,让娇滴滴女兵在雨中自己行军,还不如用抬的走,才能加快行军速度。

  谭美丽咬了下唇,一如既往飚了起来:“你这是歧视女兵吗?!——费政委!”死党的老公在场刚好也能听见,谭美丽打小报告不需吹灰之力。

  老婆在场,费君臣多少先看了眼老婆的眼色再来做决定。林凉倒没有被陆隶毅的话煽到火,只是想,死党不是喜欢13班长吗?这难道是装着气要与13班长打情俏骂?老公询问的眼色过来,林凉马上回给老公咳咳两声:什么都装做听不见好了。

  费君臣在这点上是很妻管严的,绝对听从老婆的话,装成了雨声太大没有听见,和老婆一块溜了。

  陆隶毅本来被告状的时候还心惊胆战的,没想到嫂子会怂恿首长放自己一马,未免惊讶自己是不是太好运了。相反,谭美丽这可给气的,匆匆蹭上去到死党身边,气冲冲怒问:“你这丫的,他没见他欺负我吗,你居然维护他不维护我?!你胳膊往外拐了是不是?果然嫁了人见色忘友了。”

  死党一连串炮轰,林凉只觉得被炸得冤枉,在谭美丽耳边为自己进行辩护:“你不是说你喜欢他吗?你喜欢他还要我帮着惩罚他?我明白了,你是喜欢做那种拿着鞭子虐的才是爱是不是?”

  “你——”谭美丽哑了口。

  眼瞧这前后,费君臣和陆隶毅都好奇林凉向她说了什么,明目张胆竖起耳朵贴过来听。

  谭美丽此刻真有种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的痛楚。

  死党不出声了,自己辩护胜利了,林凉想挪出一只手安抚死党,可惜一只手始终还被老公死死拉着。只得继续一路谨慎地走着,避免让老公当垫背。

  这走了大概有一个钟头,费君臣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命令全体停下待命。不会儿,听见了军车的声音。两束车灯照过来后,啪,车上的奉书恬等人跳了下来,在看见费君臣的时候,一个个激动地喊:政委——

  林凉终于有了机会挣开老公的手了。眼看着汇合的兵一个个围上来,很快在老公四周筑成了水泄不通的坚实人墙。在这时候,老公不是她一个人的,是属于太多人了。林凉摘下军帽,拧了拧军帽上的水,看见自己的弟弟从第二辆车上跳下来后,直奔到她这里。

  “姐。”王子玉一方面见她平安无事高兴,一方面更担心吴平安。姐姐的命格一直不好,但好在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尤其在上次的绑架案后,他和姐夫费君臣都更确定了这点。相比之下,吴平安这回真是生平头一次独自遇险,不由令人忧心。

  费君臣向来主张不能丢任何一个兵,一直在希望吴平安能接到他们之前发出的那个干扰波,主动给予回信。但是,如果吴平安迟迟没有回复,他们不得不考虑吴平安已经牺牲的可能性。

  让所有人都上了军车,费君臣坐在奉书恬的指挥车上,摊开奉书恬拿到的最新各部队阵地地图,因此看清楚了133和818之前临时做出的战略部署。

  “政委,我看,凶多吉少。”奉书恬没有用王子玉给的手机干扰波与费君臣取得联系前,对这次的救援也是几乎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因为133和818的这次突然转移,使得中间一块区域骤然变成了一块毫无防线的空白地带,敌人可以说是长驱而入。这样一两个连队的临时调动,属于底下灵活作战的范畴,133和818是可以选择先不向上头打报告。但是,绝对惨在了他们454。不管怎么说,从这件事已经可以看出,庞云辉对于军事战略还是颇有了解的,是个在战术上属于优秀的指挥官,而且很能钻自己部队潜规则里的漏洞。

  “我不认为吴平安会轻易放弃。”费君臣举出了林队对于吴平安最终考核的那句评价,这句中肯的评价也是他们一直看好这个小伙子并且召见队里的原因,“他的毅力非同小可。”

  “政委的意思是——”

  “他应该还在这个区域里面,而我们有时间等他回来。”费君臣望了下时刻表,今是快到了十一点钟,“等到凌晨。”

  本是担心就此打道回府了,或许出于安全考虑不会再派人找吴平安,林凉想找老公私底下走第一次后门。没想到发布下来的命令是全员待命,要在这里等吴平安的消息。众人听见费君臣的这个命令,欢呼声比汇合时的喜庆更大。林凉在众人中间哪止是红了眼眶,是想把老公狠狠激动地抱一把。她爱的男人,像她英雄老爸,绝不会放弃一个兵,在这一刻老公不容置疑成为了她心目中的英雄。

  指针一分一秒地划过,彻夜雨声雷声,每个人都没有睡,眼睛张巴巴地等着。

  看着时针走到了四点,奉书恬必须给部队做善后的打算,如果再这样下去等不到吴平安。见师弟要抓对讲器,费君臣按住,冷静卓然:“五点。等五点再做打算。”

  “政委,你知道我的职责。”奉书恬没有立马放下对讲器,说。他的职责就是在最后关头做好全队的保险丝,哪怕充当黑角,也不能让大部分人为了一个兵牺牲在这里。

  费君臣知道他的职责所在,松开了他的手。奉书恬开始部署一些干部的任务,以便随时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情况,包括准备返回营地的准备。费君臣推开了车门,将手机天线对准外面的天,这是放手一搏了,如果这一次真的还是接不到吴平安的回复,他们有理由相信,吴平安真的是没能逃过这次劫难。

  一声雷响,发出最后一串干扰波,啲一声,不到两秒钟回来。费君臣迅速回了车内,在地图上定位,一边发出命令:“往南,是——三百米远——”

  “三百米?”奉书恬和同在车上的六六发出了讶异。

  如果吴平安离他们真是这么近,不可能没有发现他们在这里。于是有了几个可能性,一是吴平安的手机被别人捡到了,这是别人发出来的,是不是敌人不好说。二是,费君臣他们认为这后面的可能性比较大,吴平安处境不好……

  “六六。你带几个人,准备好枪械和担架。”费君臣发出命令,同时准备下车亲自去看。

  奉书恬将他死死拉住,对六六说:“你带队。”

  “是,总参。”事不宜迟,六六跳下了车,叫人。

  六六叫的当然是老兵,林凉知道这时候自己去凑热闹不合适,但是,接到消息的谭美丽无论如何要去,并且跑到了首长那里主动请缨。林凉跟在死党后面跑到了老公的指挥车。谭美丽向首长们敬礼的手一直没有放下,说:“请无论如何允许我去,不然我一辈子会后悔的!”

  听到了死党这话,林凉可谓是把之前的疑惑迎刃而解了。死党喜欢的压根不是13班长那个怪物,而是她的高中同学吴平安。13班长,不过是死党拿来放的烟雾弹,而且由于吴平安喜欢颅脑外,可能死党想着给吴平安制造观摩13班长技术的机会,才给她放出了那句话,如果受伤了送到13班长那里。即使事实很有可能是她现在所想的这样了,但是,她依然挺惊讶的。谭美丽虽然不是眼高于天,也是个师长的女儿,怎么会瞧中吴平安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呢?

  不止林凉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费君臣算是对这种事傻巴一点,也能听出谭美丽这话里带了其它意思。他就此望向奉书恬求证,奉书恬挠了下额头。队里从没有禁止战友之间的自由恋爱,何况费君臣娶的老婆是自己队里的人。奉书恬叹口气,向六六道:“带她一块去吧,注意安全。”

  谭美丽接到允许的命令,马上飞也似地冲进了雨里。

  三百米的距离并不远,救人的小分队却是经过了将近半小时的搜索,才发现了滑坡下面一个很小很小的山洞。所以吴平安没有能发现他们,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吴平安是躺在这里昏迷很久了,最后终于找到吴平安的那只神秘手机并且发出干扰波的,是——林嘉方。

  本来救到了丢失的战友,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由于吴平安的重伤与林嘉方的出现,令整件事往复杂方向发展了。

  车队以最快一个多小时在雨中的狂飙,回到了454营地。

  吴平安因受伤的脑内压急速增加,被急送进了手术室。林嘉方被带进了指挥所里提审。经过了审问,林嘉方道出了那天敌兵丢向133指挥车的手雷,炸死了任参谋,自己同时被俘。然后,在她被敌兵带回敌区的时候,半路被吴平安发现并且救了下来。吴平安头上的伤,是在和她一块逃命的时候,为了救她被滑石砸中造成的。

  “我别无所求,他救了我的命,请让我留在这里直到他伤好为止!”林嘉方请求。

  得到了吴平安做完急救手术没有危险以后,林凉伴着谭美丽走到指挥所时,听见了林嘉方这句话。谭美丽浑身抖了下后,一转身跑了。林凉担心死党追了上去。

  “没事。”雨停了,谭美丽坐在野外,低着头,不想任何人来打扰。

  “是不会有事,你放心,首长不会答应她这个荒唐的请求。”林凉说。

  “你知道什么?!”谭美丽双手抱住头。

  林凉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去救人的兵一个个神情怪异,没有一个人肯说详细。她蹲下来问:“她对吴平安做了什么吗?是不是趁吴平安昏迷的时候,对吴平安使坏了?”

  “你这丫的!”谭美丽被她缠得想发疯,但又得赞扬她一猜就中,把下嘴唇给咬出了血,“我们进去的时候,看她脱了衣服抱着他,她说,这是因为下了雨,他受伤失血过多,体温下降太快。”

  虽然知道林嘉方向来的自卑是装的,但没想到会开放到这个程度。林凉眨了眨巴眼,死党的感受她完全能理解,如果是自己看见老公受伤时被另一个女人借口抱着,她绝对会火冒三丈拆了那女人的骨头!

  看见林凉气汹汹起来,谭美丽拉住她:“你想怎样?”

  “还能怎样?告她趁人之危意图强奸!”林凉撸撸袖子,当仁不让,不能让高中同学的清白毁在林家妖精手里。

  强奸?谭美丽额一声:“女的上男的,叫强奸吗?”

  “当然,吴平安他那么笨,怎么上一个女的都不懂,只有被强的份。”林凉对自幼一块长大的同伴非常了解,信誓旦旦地道。

  谭美丽受她这句话的怂恿,信心突增百倍,起来:“我和你一块去。”

  林凉趁机打听死党这个师长之女怎么会喜欢上穷小子吴平安了:“我告诉你,他家里真的很穷的,房子虽说是几年前刚买的,但一直在还房贷,听说要还上五十年。他爸妈都不是退休职工,是个体户,没有什么国家的退休金,未来得靠吴平安养的。”

  “这有什么?我家里那么富,多他们一家三口吃饭,也绝不是问题。”谭美丽夸夸其谈,完全没有受挫。

  “你喜欢他什么了?”林凉心痒痒的,快好奇死了。

  “像你说的,他那么老实,他那么笨,怎么上一个女的都不懂,只有被强的份。”谭美丽羞羞答答道。

  看不出来,死党居然是那种女王型的。林凉不敢继续想那个画面,推着死党往前走。

  指挥所里,林嘉方已经不在了。费君臣当然不可能让与庞云辉有关系的林嘉方照顾他的人,一口拒绝之后,暂且将林嘉方软禁起来,同时封锁所有消息,包括自己回来的事。

  老婆带着朋友气势汹汹闯进来时,费君臣没有马上把拒绝了林嘉方请求的真相说出来,因为他看着老婆脸上有戏,就故意说:“理由呢?我需要一个明确的理由。毕竟,她是想报恩,没有其它企图心,而且也算是救了我的兵。”

  “费政委。”林凉为了两个朋友两肋插刀,话也豁了出去说,“她这不是报恩,是在蹂躏一个无辜的可怜人。”

  “什么?蹂躏?”不止费君臣听得津津有味,奉书恬凑近来一块听。

  “她意图猥琐。”林凉说完以后给死党一个眼色,你得跟着上,人多力量大。

  谭美丽醒悟过来,点点头,接上话:“是的,我亲眼看见的,她想强上了他。”

  老实说,费君臣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向他告状说女人想强上男人。在他身边的奉书恬手里捏的笔直接掉地上了。

  “行。当我们调查清楚后,绝不会饶恕罪犯。”费君臣打从心里面赞美老婆,老婆竟然很维护他们男性的性福。

  接下来,林凉为死党继续争取接近恋爱对象的机会:“费政委,你知道的,照顾人,女兵都比较悉心体贴。我推荐一个最好的人选。”说着将死党推出去。

  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费君臣和奉书恬都懂的,竟然有外面的女人想抢自己部队的兵,当然要更优惠于自己部队的女兵。

  “这样吧。”费君臣为了更讨好老婆和老婆的朋友,道,“今后,指定你一个照顾吴平安。”

  老公对这事的通情达理让林凉另眼相看。等谭美丽幸福地跑了出去,林凉当着面夸了老公一句:“有进步。”

  费君臣得意地接受了老婆的真心褒奖,另一方面奉书恬接到了林队的电话和他说:“政委,上面马上会有调令下来。”<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