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后妈的女儿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4383 2021-04-04 23:37

  “路米。”墨兰指一指在旁边张牙舞爪的美玲,提醒自己即将服务的艺人,“aida身边的经纪人,如果失去风度,也就有被aida借口炒掉的机会。”

  路米迅速站起来:“美玲,我不要你了。”

  美玲面色一变,继而嚎啕大哭:“路米,我跟了你两年了,自进公司开始时,就一直服侍你。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接着她要死要活地跪下来,像是一个遭人践踏的弃妇哭冤。

  墨兰都被她哭得想叹气,走过去,捐献一样递给她一张纸巾,免得她鼻涕流到地板上为难清洁工阿姨,再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别怪我提醒你一句。一个经纪人助理最重要的本分就是不能和自己的明星闹出绯闻。你刚刚那些不干净的话,被外面的人听了会有什么后果?我都替你担心啊!”

  美玲吸住了泪花,脑门蹦出几颗冷汗,这种事如果传出去,别说路米了,恐怕其他艺人都不会接受她了。

  墨兰这一仗,打得沸沸扬扬,在化妆间外翘首旁观的人群达到了数百人。见到美玲被墨兰一口气三振出局,有人喜有人忧。包括在监视屏幕上看见墨兰教训美玲的楚昭曼,也不由地露出讶异,这女人,非同小可,手段火辣,但是对极了自己的胃口。

  众人议论纷纷:“看来真是aida的经纪人,气势就是不同。”

  路米要听的就是这句赞美的话,关上门后像只百依百顺的小狗粘到了墨兰的膝下,两条漂亮的卷睫毛仿佛鸟羽一般飘着:“姐,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把我捧红了?”

  这小鬼,长得真诱人。稀薄的嘴唇,透明得像玻璃球的眼睛,长长的卷睫毛,油墨的黑发好比小恶魔的略卷刘海,说是天使下凡,又有点儿像诱惑天使的恶魔。墨兰伸出手,把一顶棒球帽戴上他头顶遮住他那张无邪的天使脸蛋:“先上通告。想成为红遍天下的艺人第一要诀,不能违抗经纪人安排的工作。”

  路米像小狗一样捣蒜似地点头。

  墨兰翻开他的日程表,这才发现他下午上的通告是为楚氏公司做代言活动。

  下午三点,公司的车将他们两人送到了楚氏的一家化妆公司。当她护送路米下车的时候,发现了楚家的大少楚文东。

  “哎,是楚大少。”路米一边走出车外,一边眺望着门口的男人说。

  “既然你知道是谁,路过时打个招呼。”墨兰指导他礼仪。

  路米转过头,打着娃娃的问号:“你不和他打招呼吗?”

  楚文东也发现他们两人了,竟是主动迎向他们。在公司旋转门门口,三人碰上。路米没有开声打招呼,为此墨兰简直想拧起这小鬼的耳朵了。

  “路米,这位是——”楚文东好像并不在意路米没有先打招呼,双眼看着墨兰。

  墨兰察觉他的目光有丝异样,不由更加戒备。

  “她现在是我的经纪人。”路米见他一直只望着墨兰,压了压棒球帽说。

  墨兰这时清醒过来了,现在不能露馅,于是她开始恭谨地对楚文东说话:“你好,楚董事长,我是路米的经纪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我们之前见过。”楚文东把手拨过自己西服上的领子。

  这个举动明显是提醒她上次她泼他衣服果汁的事情。墨兰眼中闪过一道恼色之后,鞠躬歉意:“楚先生,请不要介意上次的事情。因为当时我没有弄清所有情况,对楚先生似乎有些误解。”

  楚文东对于她的这个答案深感意外,才几天之间,她那时对他的那股深仇大恨到哪里去了。他在她脸上的笑容注目良久:“卢小姐,实在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墨兰仿若不解。

  楚文东为她一时露出的小孩子神气给吸住了神,慢声细语的:“卢小姐是路米的经纪人,感觉卢小姐应是多才多艺。”

  “楚先生过奖了。我不过是个讨口饭吃的人。”墨兰答话,边把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路米推进门里。

  路米进了楚氏公司里头,双眼冒出星星状:“裕华姐,你很酷。你知不知道,以前跟我的助理,从来没有人敢和楚大少说一句话。”

  “为什么?”

  “因为当她们想上去和楚大少说话的时候,楚大少咳一声,她们就都变成哑巴了。私底下,她们都说楚大少是能把女人吃光抹净只剩一把骨头的白骨精。”

  墨兰拍拍他的棒球帽:“你知道什么叫吃光抹净吗?”小鬼一个,别的不学,尽是学坏的。

  “我今年满十八了。”路米骄傲地说,“是成年人的年龄了,可以结婚了。”

  “结婚的念头,等你和aida一样老再考虑吧。”墨兰毫不可怜地打断他不切实际的念头。

  虽然自己不可以结婚,但路米可以尽管八卦别人的:“她们虽然这么说楚大少,但是我没有听过楚大少与女人开房间。”

  “路米。很荣幸能得到你的夸奖。”楚文东的声音笑融融地在他们两人背后响起。

  路米被吓一跳,抓紧了墨兰的手臂。

  楚文东对他的动作些感意外:“路米,你不是有洁癖吗?”

  “洁癖?”这个墨兰没有听说过。

  路米是躲着楚文东,直躲到墨兰身后去。

  “美玲跟了他两年,他让美玲碰一下手都不让。”楚文东说,“当然这个事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所以这小子从不举办粉丝见面会之类的活动。”

  墨兰指着路米抓自己的手,这叫做洁癖吗?

  路米瘪瘪嘴巴,好像小狗一样叫屈:“姐不一样。”

  楚文东耸耸肩,手伸过她旁边,按下了电梯按钮。

  电梯叮咚一响,门打开,空无一人。墨兰他们三人走进去,升到二楼的时候,门敞开后出现一个有着洋娃娃面孔的女生。看见楚文东,这女生高兴地喊道:“文东哥,我正想去找你。”

  “娇娇。”楚文东招呼女生进来,带着宠溺的口吻道,“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我是来上我妈妈公司承担的广告。”娇娇说。

  娇娇,是楚昭曼的亲生女儿。唯一的掌上明珠,而且抢了她弟弟的命根子钢琴。

  “你一个人来,你爸不是一个人在家了?”楚文东过问。

  “家里还有那个哑巴。为了哑巴,我和我妈妈都搬回哑巴的家。可是,哑巴每天不给我们好脸色。我和我妈妈决定,也不会给他好脸色。”娇娇直接称呼傅均世为哑巴。

  原来均世现是住回老家了。

  “他是你弟弟吧。”楚文东知道韩贵浩与楚昭曼的私情不止几年,是很多年很多年前的事了,所以楚娇娇和傅均世实际上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他不可能是我弟弟。”楚娇娇绝对不承认这个关系,“这家里,只有我爸爸妈妈和我是一家人。像他这种废物,死了最好。”

  楚文东对于小表妹这种爽快的粗话,眯笑着并不加以阻止。

  墨兰看着他们两人,眼中闪过一抹利光。<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