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夜宿热吻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6404 2021-04-04 23:37

  “这不是让老三的媳妇当诱饵是什么?”黎立桐听了白烨的提案后,马上嚷嚷出来。

  其实白烨只不过说了一句:近来k城有个慈善拍卖会,想让老三带他媳妇一块出席。

  费镇南走进了小会议厅,并没有急着插进话,静悄悄地在门边伫立。白烨见到他,费君臣看到他,两人都不出声,余下那个没有发现他的黎立桐,自个儿低着脑袋在纠结。

  “你怎么会觉得我是让老三的媳妇当诱饵?”白烨问,纤细的长眉在他略显苍白的脸上一动一动的。

  “因为你说了,aida可能会来。而且我从老三媳妇身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想到我们知道的人里边,落入aida手里却没有死掉的人,只有47还是49。所以,说不定老三媳妇是47,是49?”黎立桐结结巴巴,一五一十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话说得费君臣咳,正在喝水呛到了喉咙。紧接三人不约而同地对黎立桐的话产生抚摸眉毛的动作:为什么这家伙能想到47呢?墨兰哪一点和47像了?

  费镇南走几步拉开一张椅子,在黎立桐身边的位置坐下。

  黎立桐见他来到,掏心掏肺地说:“白烨的提案我和他说了,不能同意。说什么都不能同意,因为她是你媳妇。不能让你的女人随你去冒生命危险。”

  费镇南不像他那么快下结论,与白烨眼对眼。两个人相对的刹那,电光火石,可以说是兄弟间肝胆相照,费镇南便是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清晰的消息:这是一道军事行动,不由你做主。

  白烨被费镇南看着,还是有压力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夹在手上。

  费君臣扶扶眼镜,“特意”地提醒他:“在我这里可不准有烟味。”

  白烨只好把烟条扔到桌子上,长眉往上挑,带了点挑衅地向着费镇南:“怎么?你没有把握能保护你的女人?”

  “我自己无所谓。但我不能强迫她决定。我会先问她的意见。她如果不愿意去,组织也拿她没有办法,她毕竟不是个军人,不是吗?”费镇南沉稳地一句一字的,掐住了白烨的死穴说话。

  49既然是官方决定让她失去记忆的,就是被部队除籍了,不应该再有部队管制。

  黎立桐几乎要为他拍掌叫好:“就是,就是。老三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白烨被费镇南这么一说,按在桌面的指头似乎没有把握地一颤,道:“好吧。你问她是怎么想。”

  “我会问她。”费镇南信誓道,他尊重她,不会隐瞒她,一切得由她自己决定。

  白烨这才站了起来,哈哈干笑两声,道:“我让岳涛去传话了,说你要给她在城里买件新衣服。放心,这钱我来掏,不管她同意不同意。作为兄弟,给嫂子一份见面礼也是应该的。”

  众人完全没有料到白烨来了这么一招先斩后奏。费镇南霍地站了起来,戴上军帽往外走。黎立桐急忙哎哎两声追上他。费君臣无可奈何地摇着头。白烨知道关键时刻能与两位老粗对抗的只有这个政委,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一块去,我请你吃饭。”

  “我对带有目的的饭局没有兴趣。”费君臣拒绝。

  白烨紧接使出了杀招:“你不想知道,我什么时候知道49的?”

  费君臣微微仰起了头,微微扶着眼镜看着他。

  岳涛带着墨兰和费海楠的军车从基地开到城里,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刚好赶上了晚餐的时刻。

  两个穿着军装的女人相伴走进百货大厦衣服专区时,所有人向她们俩投注目礼。

  “在这个时候,我可以感到我能特别的骄傲。”费海楠挺挺军装,一表自己对于军人职业的喜爱。墨兰些微惭愧的,因为自己不是军人,只不过借了身军装穿。

  百货大厦的营业员为她们介绍衣服,问她们想寻找什么样款式的衣服。

  想到岳涛送她们下车时特别叮嘱:三少要的是礼服,晚礼服。貌似是要出席什么比较重大的场合。

  墨兰对衣服的品味之前已经有提过,是由dl首席时装设计师的姨妈亲自调教出来的。关于晚礼服,她清楚什么样的款式最符合自己的气质与身材。只是,偶尔见着这些鲜艳多姿的衣服,她心里头还是会比较想念那段无拘无束牛仔裤配t恤衫的日子。

  费海楠在旁边向营业员交代:“要,要这里最好的,不用担心钱!”看来这个姑娘是很少买衣服的人,不懂得衣服不是昂贵就是好,只嚷嚷品牌效应。

  墨兰只得拉住她的手,对营业员摇头:“我们自己慢慢挑。你给我指明几个专柜的地方就行了。”

  费海楠被她拉着走,以为她是担心钱的问题,说:“我三哥在部队的工资虽然比起白领金领不算高,但是,他不是穷光蛋,这点钱还是花得起的。”

  墨兰没有解释,反而好奇:“三少在部队是拿工资的吗?”

  “是啊。”费海楠以为她仍在担心老公能不能养活自己的问题,继续唠叨,“你不用担心啦。部队就一点好,福利好。比如生病了,房子,养老,孩子教育,或许别人要花很多钱,我们这里部队自己能解决的都是自己解决。”

  墨兰是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之前都不知道费镇南是用什么养活自己的。貌似,自己也从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本身经济方面绰绰有余,没指意过要他在经济方面支援。因而再想下去,费镇南整天担心她不依赖他,或许她真的是没有想到需要依赖他什么。

  费海楠见她忽然怔怔地像是在想问题,在她面前摇摇手:“裕华,你想我三哥了?”

  墨兰蓦地微红了脸,被猜中了。

  费海楠嗤嗤嗤窃笑不已,边笑边问:你和我三哥进行到哪里了?吻了吗?

  墨兰果断地背过身,在一排衣架子上挑选衣服,这样能掩盖住脸上火辣辣的热气。待吸上几口气,脸蛋的火热稍减下来,她清清两声嗓子,道:“还是这件好了。”把衣服从衣架子上捡下来,准备试衣。回身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背后竟是已站了一排军人。自然,是费镇南、费君臣他们四个带了一群部下前来。他们来了后,并不开声,只是四个人都在衣服架子上左挑挑右捡捡的,致使她和费海楠两个人有些懵,不清楚是突发了什么状况。

  话说,对于这群突然出现的英俊潇洒的军官,四周围踮起脚尖关注的人真不少。因此墨兰以为自己和费海楠两个,在这一时刻插在这群军官中间,简直是格格不入破坏帅哥整体形象。固然她们也是穿着军装,也被许多非军人的男士远观着。

  黎立桐拿了一件露肩的黑色晚礼服,往费海楠身上比划:“就这件好。你就穿这件。”

  费海楠脸蛋默默地飞起了两朵云彩,道:“参谋长,我不用穿礼服。”

  “不。你需要穿!”黎立桐说这话一本正经的。那是他自己在路上向白烨提了意见,不能让老三的媳妇一个女的去冒险,至少得配个女兵伴随,因此第一人选就是与墨兰比较熟悉的费海楠了。

  费海楠被他这样看着,好像要自己在他面前试衣,于是局促地动动嘴:“我并不需要出席什么宴会,穿这个做什么?”

  “谁说你不需要?”黎立桐干脆把衣服塞进她怀里,挥挥手,“时间紧迫,赶紧进去试衣。”

  费海楠的脸蛋红成了个柿子:真是要在他面前试穿礼服吗?

  看她在自己面前傻站,黎立桐讶异:“哎,你这是——”所以这老兄真是当事人糊涂,其余人都看得明明白白是怎么一回事,偏偏只有他瞧不出费姑娘的心。白烨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阻止他继续说糊涂话,对费海楠说:“费上尉,进去换完衣服,我再向你详细解释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白烨神秘的身份,费海楠是略知一二的。她稍显惊讶地看向两个堂哥,接到两个哥哥首肯的眼色,她心里头蓦地气恼:原来是任务安排啊。一跺脚,她把晚礼服塞回黎立桐手里,自己从衣架子上随手拿了一件,便是拉了墨兰的手一块进试衣区里了。

  黎立桐见自己挑的衣服被塞了回来,一会儿半刻有些怔:“我的眼光有这么差吗?”

  其余三人将他的话自动过滤成空气。对于这种由始自终的傻子,他们无话可说。

  试衣室里,费海楠又在气恼了。气恼自己刚才因为赌气,随意挑了一件就进来。结果这一件穿在身上看起来很一般,压根不能穿出去后让黎立桐“后悔”。墨兰听着隔壁试衣间里费海楠不断的叹息声,掀了帘子进去,问:“需要帮忙吗?”

  “裕华。”费海楠揪住她的指头,张口难言。

  墨兰见她表情,马上就意会到是怎么回事,笑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改改这衣服。”

  “怎么改?”费海楠苦恼的,“你不是裁缝,这里又没有工具。”

  墨兰让她缓慢地转个身,从各个角度观察晚礼服的贴身度,接着叫来了营业员,提供几样东西。比如设计师常用的别针,以及胸花,网纱等。于是费海楠本来皱褶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目光中带出不可思议的惊叹:“裕华,你真的是什么都懂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专门做衣服的。”墨兰只是微笑着,并不多说,应该是不能说,将最后一根别针在她裙尾处别上,推着她走出去给男士们评足。

  试衣区的帘子掀起来,从里面走出来的漂亮姑娘,让黎立桐退后一大步撞翻了衣架子。直面及膝的荔枝红礼裙,将费海楠健康丰腴的身材包裹得玲珑有致。大v领显出的两条低沟中间配上了一颗绯红的宝石,让此刻的费镇南平添了丝诱惑的魅感。一双精巧的红色高跟鞋,再有亮红的蕾丝长袜拉长了腿部的修长,裙式看似简单,平凡无奇,但经过一番贴身比例的调整穿着,加上饰物的巧妙搭配,雕琢出了一个不平凡的费海楠。

  在现在这个费海楠身上,黎立桐看不出平常那个大大咧咧费上尉的半点影子。这个他向来不当做女人的女人,忽然变身后的惊艳,让他恍然大悟:“原来人要衣装这句话不是假的。”

  费海楠听见他这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赞词,差点儿气炸,脸色蓦地一黑。

  不过,墨兰以为,黎立桐的意见完全是可以不作为参考的。从他之前给费海楠挑的那件完全不合身的晚礼服已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个老粗,和费镇南在衣服领域上的空白或许可以一较高低。至于费君臣,站在有距离的地方远观,貌似不想参与进来随意说话。说不定是考量了费海楠是自己妹妹的尴尬身份。说得太好,违背良心。说得不好,伤自家妹妹的心。因此,最后只有白烨一个人,秉持工作上的本分责任,走了出来。

  “鞋子可以挑那种带链子的,跟要再高一公分。”白烨蹲下身,先挑剔鞋子,接下来在费海楠的裙子上看一下,“这裙子颜色可以,但是,需要再稍微剪裁,把腰部再收紧,衣领可以多一圈蕾丝边。钻石的颜色可以,不过如果要掩盖她本人过于直率的性格,不要用这种六面体,而要用到六十四面体的花样假钻比较合适。”

  这人?墨兰听他十分“专业”的解说,心头一丝疑惑泛开了去。好像这人,不可能是什么时装界的人,毕竟他是个打战的少将,但是他能这样对衣饰做出富有感性的专业评价,只能说是他对这方面绝对有不一般的经验和研究。那么,他在部队里究竟是什么任职?

  费海楠经过白烨一番细心的指导调整之后,对着镜子感觉自己是施了魔法的仙度瑞拉,激动地捂着嘴巴说:“我要去照相,留影!”

  白烨站在她旁边,点着头:“这个不难办到。当晚的慈善拍卖会,你可以给自己用手机留影。”

  “什么慈善拍卖会?”费海楠掉个头,与墨兰双双发出疑问。

  费镇南这时望下表,说:“先去吃饭吧。我们可以无所谓,但不能让两个女士饿肚子。”

  因此当费海楠不大甘心地回去换掉这身漂亮的衣服时,黎立桐终于找回了舌头:“卢同志还没有试衣服呢。”

  “她的不需要担心。”费镇南对于墨兰在衣饰上的品味完全信得过,仅凭她当时在dl专卖店头次出场的惊艳,震倒了楚雪虹吴梓阳以及他。

  对此白烨和费君臣都没有异议,仅凭墨兰刚刚为费海楠做的一番衣饰搭配,浑然是首席时装设计师的范儿。

  黎立桐叹可惜,不是由于信不信得过墨兰,是想一睹老三媳妇经打扮后惊世骇俗的芳容。

  接下来,白烨派出的人在酒楼帮他们先订下了位子。去到那里,马上可以入座。

  天气炎热,又是出行公务,不能喝酒,就此准备清炒几个菜,加上几碗米饭了事。然而,白烨在他们点菜单时,摆摆手,对酒店的服务员说:“上这里的招牌菜,要鲍鱼,龙虾,螃蟹,要一瓶好的红酒。我来付款。”

  对于他的大手笔,费海楠愣了一下:“白大哥,你升职请客啊。”

  “我是请你们两个女士,不请他们三个。”白烨悠悠慢慢地说。

  黎立桐当即将菜单子一扔,不屑道:“重色轻友。”

  费海楠可高兴了,笑呵呵的:“谢谢白大哥,我就不客气了。哈。”

  “你不用和我客气。如果你今晚答不出我出的题目,这顿晚餐还是得由你自己的工资来垫上。”白烨语不惊不死人的本色露了出来。

  费海楠吓得马上要把刚才那句“谢谢”转成“骗子”。

  “费上尉,你先回答我,鸡尾酒有几种?”白烨开始出题了,在上菜之前就务必要让费海楠自己掏出昂贵的伙食费。

  眼看费海楠面色哗地一下变得惨不忍睹,墨兰不忍心,提醒她:“具体几种要按不同方式来分。”

  白烨听到她的插话,苍细的眉微动,说:“卢小姐对于鸡尾酒好像很在行。”

  “不算在行。短饮浓度太高,喝不了。长饮喝过几次。”墨兰面对他,平静地一笑,尽显出富有底蕴的含蓄。

  “认识酒保吗?”白烨以为自己终于遇到棋逢对手了,一向平直的唇线微弯起个弧度。

  “去过酒吧,如果不认识酒保,就不叫做进酒吧的人吧。”墨兰淡淡的,撇着眉,似是听一个无趣话题的样子。

  费海楠仅听他们两句像是内行人才能听懂的对话,表露惊相:“裕华,你是什么职业?”

  “艺人经纪人,杂七杂八的事都要懂一点。”墨兰语气谦虚,毕竟一个通俗的艺人经纪人,自然不能与军人这个庄严的职业相比。

  “你是哪个艺人的经纪人?”对于费海楠来说,考虑的角度完全不一样。艺人经纪人这个职业能与她崇拜的影星接触,她当然要追着墨兰问,看能不能顺水楼台先得月,搞几张艺人签名海报。

  “路米,你听说过吗?”墨兰仍旧淡淡的,讲到那个爱粘人的小鬼,撇眉。

  白烨手里握杯的水,便要洒出去一点。

  “路米。你说那个天使男孩路米?”费海楠激动万分,紧抓墨兰的手,“你回去,一定要帮我搞到他的签名海报!”

  墨兰怪异地拧了拧嘴角:如果自己向那个小屁孩要签名海报,不是给那小屁孩机会得瑟?当然她会答应费海楠,不过要用坑、蒙、拐、骗。

  费镇南一直在她说话时留意白烨的一丝一毫。见白烨听见路米两个字有摇动的迹象时,他想到了上次在陆军总医院门前,一个少年坐在皇后的传媒车上与墨兰在一起。看来,少年就是叫做影星路米了。如果他没有记错,某一次他旁听见白烨与下属通话,喊了一声:路米。莫非,这两个路米是同一人?那么,白烨能很快注意到墨兰并寻到了他这里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服务员端菜上桌。依照白烨的嘱咐,厨房准备了冰镇龙虾,光是这一盘菜,就得刷的花去两千多块。费海楠鸡冻了,由于自己的腰包被掏空。墨兰从与她刚才的谈话,大致知道她的工资水平只到什么水平线,慰抚她说:“这顿饭我来付款吧。”

  “裕华?”费海楠既是惊讶,又是惭愧的。

  “路米支付给我的工资,还是蛮高的。”墨兰拿的是提成,所以路米效益好,她的工资水平不会低,每个月几万是有的。而且,即使路米给的工资不高,她手下两家公司在运转呢。

  桌子上几个男人见她出手如此宽绰大方,脸上表情都微有变动。黎立桐不得拿胳膊肘暗地里蹭蹭费镇南,耳语:你媳妇这么有钱?

  费镇南英挺的眉略是往上一提,没有言语,只低下头喝茶。

  这顿晚饭吃下来,只有费海楠一个人对龙虾情有独钟,因为确实是从未吃过这样奢侈的菜肴。墨兰从中可以探出,费家人的节俭观念恐怕是渗透到每个子孙的骨子里了。却是不知道,这个白上将突然间让她们品尝昂贵的菜式,目的何在?只是为了捉弄费海楠?不可能吧。

  男人们都看着费海楠大鱼大肉地往口里塞,就是平常口若悬河的黎立桐此刻也变得默然无声胜有声。费镇南往墨兰碗里塞了几条青菜和鱼肉,知道她不喜欢肥腻的东西,说:“多吃点米饭,多喝点汤,把身体养胖一点。”

  白烨咳了一声,慢吞吞接上话:“那是的,结婚后生孩子,胖一点的女人比瘦点的女人要少吃点苦头。你们什么时候打结婚报告呢?”

  军人结婚是需要在部队里进行审核的,尤其是费镇南这种高级将领,就更需要对结婚对方的背景身世都做一番仔细的政审,不通过还不能结婚。费镇南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老爷子说了,会帮他搞定一切手续。

  墨兰对部队的事情的确了解不多,头一次听费海楠讲到这么复杂的程序,不免心中有忐忑。自己是进过监狱有不良记录的人,若是被上头查出来,这婚能结成吗?想到这里,她心里边倒是为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真的很想和他结婚。

  “报告已经在今早递上去。”费镇南的回答流利胸有成竹,想必这报告早在多少天前就拟好了,只等她一答应,马上往上头交递。

  墨兰不禁又想多了。这个报告一递,批下来会怎样,不批下来会怎样。如此把米饭夹了几颗塞进肚子里,忽然觉得肚子很饱,被想法塞饱了。当然,出于礼节,她还是得做做样子,陪他们把饭吃完。

  用完餐在收银台付款,墨兰递上一张银行卡。费海楠嘴里嘀咕道:“三哥,你还真让嫂子付款啊?”

  “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一个人把龙虾消灭了。”费镇南毫不客气地在她没有愧疚的脸上审视。

  费海楠瘪嘴:知道自己想让他付款的小心思被他抓住了,岂知道他不上当。反正回头她就把钱还给三嫂。

  墨兰划了账号后,与费镇南并肩往外走。白烨走到了最后,压低军帽,狭长的双目在帽檐下对收银员迅捷地使了个眼色,道:“把我的钱划到她账户上。”

  “是。”收银员不留声迹地拉开底下的抽屉,从里面摸索出一只电话按了几个键子。

  墨兰等人走出了酒楼门外。费君臣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他只是听对方讲,最后挂了对他们几个说:“医院里那个女人的手术动完了。我和白烨必须先赶回去。你们四个,在这边找家酒店过夜吧。”

  白烨出来,赞同地点头,吩咐几个跟来的兵:“岳涛,你的车跟我们走。六六留在这里。”

  于是四部车兵分两路。黎立桐对于这个突然的划分感到不大适应,见费君臣和白烨都上了车,追喊:“我跟你们一块回去吧。”

  白烨将军帽抬起条缝,慢吞吞磨了磨苍白的嘴唇:“老三要照顾他媳妇。你让费上尉一个人怎么办?”

  “她不是普通的女人,是个兵。”黎立桐将心里话“实话实说”,“歹徒要找上她,肯定自讨苦吃。”

  费海楠这会儿不气了,默默地转身。墨兰看情况不对,赶紧去追她。前面费海楠推门进了一家音像店,见到aida的宣传海报和新唱片,马上走过去看。墨兰跟在她后面,看得出她这是在借其它事情掩盖自己心事,再往后看到窗外头,发现黎立桐终究是留了下来。

  “酒店我已经帮你们订好了。”白烨将手里的几张房卡一扔,费镇南准确接住。紧接,由费君臣开车与他离开。

  费镇南翻过来房卡看正面标识的酒店名。黎立桐凑过来看见星级,发出惊叹:“这老二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敢花钱,竟然是五星级旅馆。平常他比我们还吝啬的,只允许住军人招待所。”

  在音像店里,费海楠无比沮丧的,捶着收银台:“aida的演唱会门票真的卖光了吗?”

  “你如果想看aida,虽然他行踪很神秘,但是在演唱会过后,听说他会参观一个什么慈善拍卖会。因为你知道的,他向来对于慈善事业十分关注。”老板为了安慰费海楠,提供aida的最新八卦消息。

  提到“慈善拍卖会”,费海楠与墨兰又面面相觑起来。不会是,与白烨口中的那个慈善拍卖会是同一个吧?

  拎了aida的新唱片,两个女人走出了音像店。见黎立桐伴着费镇南一直在门口等待她们,费海楠一刻忧郁的情绪,犹如被夜风一吹,又明亮了些。墨兰觉得她变化多端的情绪与自己当年暗恋吴梓阳时一模一样,不禁若有所思。

  几个人去到了白烨订下的五星级酒店,才发现了白烨设下的圈套。原来白烨给他们两对人,订的是两套双人床的房间。

  “我就知道老二没安好心。”黎立桐抓下头顶的军帽,碎碎念。

  费镇南与柜台小姐交涉,希望能换房或是退房。

  然而,近来k城有不少盛典,比如aida为期一天的演唱会,与慈善拍卖会。不少大人物光临k城,酒店客房住满,无法帮他们立即换房或再开两间新房。如果他们要退房,不是不可以,只是白烨下的订金必须白费了。想到白烨的钱不能冤屈,墨兰他们只得将就。

  这时候费海楠忽然表现出了大义,站到了黎立桐身边,主动说:“黎参谋,我们说什么都不能辜负白大哥的好意吧。这样,三哥和三嫂自然要一间房。我们睡另一间,我在军中的等级比你低,我睡地板。”

  黎立桐立即瞪个白眼给她:“你是女人,当然是睡床。”

  听完他这句话,费海楠更心甘情愿睡地板了。两个人就不管费镇南和墨兰答应,一边争执地板和床的问题,先拿着房卡去开房。

  费镇南手里握着房卡,对于眼前这个稍显尴尬的境况,沉稳地说:“我可以在军人招待所那边找个床位。”

  墨兰哪能让他一个人睡招待所然后自己享福,摇头道:“不用麻烦了。既然费上尉可以睡地板,我也可以睡沙发。”

  于是费镇南如果非要住外面,倒是显得冷落女方了。一时两人便只得效仿另一对人的做法,一块上了酒店的电梯。白烨给他们安排的客房是在二十二层,宽敞的落地窗刚好能望见对面的海景。见着乌夜下的港口星光灿烂,五光十色的游艇在海面上畅游,时而船坞的鸣声从远处传来,悠远而深长。这样的美景,这样的时刻,让人觉得是喝了一杯口感芳醇的香槟,如醉如梦的。

  既是五星级酒家,客房内设施物品应有尽有。费镇南打开了电视机,让喧哗声在房间里充斥,自己坐在靠窗的沙发椅上,默默地翻起报架上的杂志。墨兰是先进浴室里梳洗去了。劳累了一天,还泡过海水,不洗洗怎能行。哗哗哗的水声从浴室里飘出来,幸好是被电视机响声给盖住了。

  估摸是过了有半个钟头,浴室的玻璃门咔的一开。费镇南从杂志里抬起头来,看见她衣着酒店提供的白色浴袍,不到膝盖的袍摆衬得她两条长长的嫩腿婀娜多姿。他不禁感到心神晃荡,马上再低下头。

  墨兰拿毛巾擦拭着湿漉的头发,问他:“三少洗澡吗?”

  “咳。洗。”费镇南合起杂志,起来,擦过她身边时步子略急。

  墨兰倒是没有多加注意,是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坐在床上看起了电视。转个频道,发现正在播送k城的本市新闻,里面谈及了就近k城最热门的话题,即是aida在本市为期仅有一天的演唱会,门票价格高达五万块钱一张。屏幕里一闪,有关电视台制作节目组放出了aida的照片。aida在各个场合里,都喜欢用墨镜或是面具来遮盖住双目。曾有人传,这是由于他的眼睛早年因车祸意外留下了后遗症,这才使得他十分关注于残疾人的慈善事业,因此更多的粉丝不止景仰于他的歌声。

  若不是费海楠的关系,哪怕自己拿这个天皇巨星当借口混日子,墨兰对于aida压根不会去关注。现在重新翻开当天报纸,发现娱乐记者捕捉到的aida行程,似乎真有慈善拍卖会这一项。只是,为什么各报纸各电视台,却没有一个提起这个慈善拍卖会。貌似这个拍卖会很隐秘。

  手机电话嘟嘟嘟响了起来。见是金的来电,她眉头略一皱。之前她已有交代过金,非十分重大的紧急事件,这段日子不要主动与她联系。现在金打了电话过来,肯定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了。接起手机,她先是迅速瞄一眼浴室方向。见费镇南像是一时半会儿没能从里面出来,她便是走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对着窗以最小的声音与金交谈。

  “头儿,傅家的蕙兰小姐让我传个口信给头儿。”金道。

  蕙兰姐?自从葬仪那一次会面后,怕遭人发现,许久没有联系了。不过,并没有完全断了联系。比如有了金后,她就开始委托金与蕙兰接触。所以上次均世被金救走之后,因有提前与蕙兰打过招呼,蕙兰才能放下一颗心。今蕙兰是在葬仪后第一次主动留话给她,墨兰心里头便是稍紧的,问:“什么话?”

  “问说头儿如果有空,时而惦记一下老太太,因为她这几天要和丈夫到k城参加拍卖会,家中无人留守。”金转述道。

  原来是这样。墨兰心里盘思着,说:“我去肯定不合适,暂时也没法去。你帮我留意一下老太太的医院。”

  “这个没有问题。”金爽口答应,接着问,“头儿,有关女祭司那个线头,真的不调查了?”

  “暂时不要轻易暴露自己!”墨兰很肯定的,警告她千万不要一个人鲁莽行事。说罢,她心事重重地挂了手机,转回身,一只手不觉地抚摸在了胸口上。

  费镇南不知几时从浴室里出来了,默默地站在那里,用一双缄默的眼睛看着她打电话。

  她将手机搁在了背后,忽然像个做虚心事的孩子,咬了咬嘴唇。

  他见着她这样的神色,眼神略是一暗,忽然几步走过来,抓起她的下巴颌,一个激烈的吻便是咬住了她的唇瓣。这个吻不同于上次的浅尝,急促的,剧烈的,宛如飓风一般的,在她青涩的口里搅拌着。她浑身便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哆嗦起来,往后趔趄着,软到了沙发椅里。他压着她到了长沙发上,赤膊的腿磨蹭着她浴袍下方娇嫩的脚踝,没有停止那吻,双手插进她的发丝里轻揉着她的头皮,固定她的头,使得他在她的牙龈与牙齿间细细地抚弄挑逗着。她是如此的未经人事,被他这样熟练的挑拨,很快地感到浑身的燥热,竟是眼眶里微微地泛起了星光。

  “华儿。”他轻喃着她的名,含着她的青涩,放在舌尖上宠爱着。

  她颤抖着,像只不知所措的猫儿,在他的体下几乎要蜷缩成一团,睁着眼珠子。

  他激情难抑的吻,便是在落到她胸前时停顿了下来。

  感觉是有什么东西,使得他身体僵硬起来。她的双手轻轻按着他肩膀,喃:“三少?”

  疤,那道疤,君臣说已经经过细心的处理了,但是仍在,摸在他掌心里是如此的怵目惊心。

  墨兰这时意识到他是看自己胸前那道浅疤,以为他是嫌弃难看,一时微红了脸蛋,说:“小时候不知道怎么磕伤的。”

  “疼吗?”他抬起头,望着她的目光像是带了愤怒的。

  墨兰一下不知道他气什么,语气里便含了不解:“过了这么久,早已不知道疼痛了。”

  听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他蓦地双手把她抱在了怀里,紧紧地像是要掐在自己心里边搂着。她不知道他这突然反复的情绪从何而来,只能是靠在他身上,感受他激动的情感从他体内涌出来。

  一时间,他是要伏低下来继续吻她,只要吻到自己都窒息了,或许这个痛能稍微减轻些。

  哒哒,房门有人敲打。紧接,是响铃。再有,是黎立桐痛楚的叫嚷:老三,老三——

  费镇南狠狠在眉头打一个结:这家伙,不是说给他机会吗?结果,竟是截然相反,就是到关头上搅他好事。

  “三少,好像出了什么事。”墨兰人清醒了,果断地将他推开,赤着脚跑过去开门。

  费镇南郁闷地坐在沙发上,反复地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将体内的躁火压下去。

  房门打开,黎立桐急匆匆进来。他这会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还能注意到房间里刚刚发生的火热,只一个劲儿地催问费镇南:“你知不知道六六那边的电话,快点给我!”

  “怎么了,这是?”费镇南仰起头,问。

  “我哪知道你家妹子酒品这么差的。跟我喝了两杯酒,这会儿在房间里唱义勇军进行曲,非要拉我一块进浴室里洗澡。我推开她,她就在房间里四处呕吐。”黎立桐抓着头发,像是要疯了一样咆哮,“快给我六六电话,得让六六先给她打针镇定的。不然她等会儿得拉我一块跳楼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