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媳妇,我保证我会努力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233 2021-04-04 23:37

  讲座是十点钟左右结束的,历时两个钟头,让人感到十分短促。主要是因为一开场被江茹雪的闹场,去掉了将近一个钟头。王子玉和汪天龙第一第二的重头戏,占据了半个钟。余下的半个钟头,费君臣说不了多少话。不,他简直是没有再说任何话了,可能是接下来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能吸引他往下继续说了,结果只在结束前特意留了一句:“请那位勾写不愿意的同学留下来。”

  林凉头疼:怎么老公单就记得这件事呢。

  为此,她本来想趁着人多的时候,偷偷挤在人群里头逃出去的。然而,守门的兵那叫做与老公一样的火眼金睛,立马就把她给拎出来了,结实的手臂拦住她,一脸笑眯眯地说:“这位同学。我们政委说了,请您留下来谈话。”

  于是她一下子出名了。

  谭美丽一个回头,指着她讶叫:“林凉,填写不愿意的人是你啊?!”

  林凉只得故作潇洒地回她一个笑:“是我。当然,我现在很后悔,即使心里头不愿意,也该写成愿意。”

  谭美丽听了她这话,不得不挪到她身边好心提醒她:“你这不欠扁吗?当着454的人这么说?!”

  “没事儿。费政委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哪怕我把454骂个狗血淋头,他也不会拿我怎样的。”林凉百分百咬定老公不会拿自己怎样,他要是敢,等着她再拿铁板收拾他。今晚她已经是一肚子火了。

  谭美丽戳戳她肩膀。林凉打开她手时回了头,一见,老公站在她背后。

  门口那盏灯光打在费君臣斯文的脸膛上,衬着他那双金丝眼镜片闪闪发光,让人看不清他底下的神情,低沉带有礼貌的声音几乎是降到了她耳畔边上才响起:“林凉同学,我们谈一谈吧。”

  一道温热的男人气息就此拂过林凉的耳垂。

  林凉肩膀一抖:“在这里谈吗?”紧接她往回走,迫不及待的姿势等于避开祸端。

  费君臣巍然不动,挺拔的身材宛如铜墙铁壁挡在她面前:“到我们住的地方去。这个课室要还给学校的。”

  “军人招待所是不是?”林凉立马再回身,大踏步往前走,不用人带路,反正上回她光临过他的寒舍了。彪悍地走了几步后,又被人拦住了。

  她老公的兵拦着她,指向反方向:“请往侧门出去。”

  正门与侧门有什么区别?不都是门吗?林凉心有疑虑,然而,既然是被拦着了,她只能掉头。

  视而不见再次擦过老公面前,她直窜出门口。

  迎面凉风习习,一辆吉普军车打着了火,发出嗡嗡嗡发动机的声响,回荡在校园道内。

  “啪”,有士兵为她打开门,道:“嫂子,请上车。”

  现在四周都是自己人了,便是直呼她嫂子。

  林凉在吸口长气后,吐了出来:“有必要吗?”

  军人招待所在学校门口,距离这里走路不到二十分钟。

  老公的兵在首长的目光扫来的刹那,理直气壮:“有。”

  林凉嘎吱咬了下牙,见左右前后都是老公的人:这还是不让人逃了呢?

  四周耳目睽睽。远处,似有看热闹的喧哗声逼近。

  左右衡量之下,林凉最终如被逼上梁山的英雄好汉,跃上了军车。

  另一边车门“啪”,她老公也上车了,挨坐在她旁边。

  军车嘟嘟嘟往前开,两面车窗映着校园内的街景。

  林凉浑身绷成条待发的弓弦,旁边男人身上的温热如山一般压近。到了车子拐弯的刹那,她身体顺势倾到门上,一只大手往她肩膀上一搂,她稳当地坐直了腰身。

  不敢动……

  林凉毛发竖立,如只小刺猬。

  费君臣低下眼,清楚地看见她左手拧起的拳头。

  如果他敢动一下,恐怕拳头会如天马流星拳向他狠扫。

  为此,他很不厚道地从肺腑里发出:呵呵呵……

  前面给他们夫妻开车的杨科,听见自家首长发出从地狱里出来的笑声,方向盘一扭,差点儿车毁人亡。

  于是林凉因这个始料未及的急转盘,头猛地一冲,撞到了某人的胸口上。

  嘭、嘭、嘭

  这是谁的心跳声?

  林凉抬起眼皮子,见着一只修长优雅的指头轻轻地拂过自己额前的刘海。

  “没有被吓到吧?”费君臣向来斯文的含着微笑的声音吐出来。

  在林凉听起来,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声音。

  林凉马上坐正,继而眉头一撇:自己有必要在他面前怎样吗?

  看着媳妇的神态在瞬间发生改变,费君臣自认很不厚道的——又想笑了。

  “费政委,你这车不错啊。”林凉把手撑在下巴颌上,龇龇牙。

  “你喜欢的话,我们在外面兜兜风再回去。”费君臣素以绅士态度答话。

  “我是说,你有军部给你匹配的军车,为什么还要开那辆夏利?”林凉挑着眉,今晚的火开始喷了:你装三无把我当傻子是不是?

  “我喜欢夏利品牌。”费君臣照旧不怕欠揍的安然表情。

  “喜欢可以当饭吃吗?”林凉怒目,扬了声调。

  在前面开车的杨科早已汗涔涔了,向同样汗涔涔的六六征询主意:“怎么办?好像夫妻吵架了。”

  六六比起杨科还是稍微淡定些:“不怕。这叫做拌嘴,感情升温的迹象。”

  但是,很快他们两人就没法淡定了,眼看嫂子一只手揪起了他们首长的领子,再举起了一只拳头。

  杨科踩了急刹车。

  六六转身,大声报告:“到了!”

  林凉这才收回一手拳头,另一手在老公胸前狠狠一戳:“算你走运。”

  紧接,她自个儿踢开车门,跳下去,在一排兵面前若无其事地拍拍两袖。

  “政委,你还好吧?”杨科刚刚被小师妹那举起的一拳,吓得心脏快蹦出胸口。

  费君臣给两个不够淡定的部下一个扫眼:“没事。她那拳头最多给我一个乌青,不会要了我的命。”

  这叫做什么?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一排人,以林凉走在最前面,进了军人招待所。

  房门,推开,她进来后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看着随后进来的费君臣与他的一群兵,问:“你们为什么不坐?”

  费君臣咳咳两声。

  六六立马把多余的人清场。

  “政委,王子玉带到。”迟来的兵在门口报道。

  费君臣马上招呼小舅子进来。

  这是一场多人围攻一人的战役。

  费君臣知道自己不厚道,但是,为了得到媳妇,这点伎俩算不了什么。

  林凉本是随手拿了本杂志扇着风,听是弟弟来了,眉头一簇:“小玉,你来做什么?”

  “姐夫说找我谈话。”王子玉能在这里自如地叫姐夫,叫得特别开心和亲密。

  林凉蹙起的眉头就此没有松开:“你这吃里爬外的,我一再警告你了——”

  “是姐自己说的,等姐找到有钱有势有权的姐夫,我就得叫。”王子玉举出她的话。

  这确实是自己说过的话。然林凉指着弟弟的指头没有放下,一转,指到了老公的方向,接而一垂,哼哼:“他有钱,就不会只开夏利。他有势有权,就不会娶不到老婆来诓我。”

  王子玉到此不得不为姐姐恶补知识了,为此他亲近地坐到姐姐一边,悄声说:“姐。我告诉你,费政委是红四代。如果费政委算不上有钱有权有权有势,我还真找不到有谁可以和政委比一比的?”

  “不管怎么样,我明天就和他去办离婚。”林凉才不管弟弟怎么扯淡。

  “你能离得了吗?”王子玉勾起了嘴角,笃定主意她离不了。再说了,这个姐夫多威风,他会让她离吗。

  “为什么离不了?”林凉随便举起一份报纸,同样勾着嘴角,“你看见没有,现在离婚手续多简单,今天结婚明天离婚的一大把。”

  “可你结的是军婚。军婚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王子玉淡定从容地一句话一句话把她驳了。

  “军婚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个军人。”林凉“呵呵”,两声扯笑加嘲笑。

  “姐。你也知道姐夫是受到军婚保护的。你知道姐夫的军衔多高吗?”王子玉抖出料子,将军。

  “他这么年轻,最多是个校级。虽然我出了学校,最多只能拿个尉官。”林凉被弟弟这一提,忽然意识到自己踩的这个陷阱不是普通的深。

  而弟弟已经有计划将她一举推入深坑了,洋洋得意地炫耀道:“姐,你都知道凭你一个尉官想和一个校官离婚有多难。何况,姐夫他那是少将。”

  林凉感觉是被一枪射中,一手摸到了胸窝口上:你诓人的吧。话没能吐出口,是因为她看得出来,弟弟不是撒谎。

  “喝杯茶。”斯文醇厚的嗓音,似笑非笑的语调,伴随一杯清香的茶水搁在她震惊未复的脸蛋前面。

  林凉急速回身,在脑子里快速闪过两秒钟的决定之后,握住了对方拿杯的手,宛如个苦悲的小弃妇泪眼婆娑:“亲爱的,我们离婚吧。”

  离婚?

  他刚刚才到手的媳妇,怎么可能?!

  结婚离婚同一天,还不得上央视广告了?

  费君臣没有被老婆一句离婚震飞,非常镇定地对答:“今早你都看见了,我爸妈都指望你生孙子了。也就是说,你想离可以,最少得给我妈抱上孙子。”

  “这有孩子的婚,还能离吗?!”林凉杏目圆瞪,龇牙咧嘴。

  “是不能。”费君臣另一只手握着她肩膀,与她四目相对,“我很高兴你和我是一样的想法。有了孩子如果离婚,就太不人道了。我们都是军人,不能做这么不人道的事情。”

  “你别说得我好像怀上你的孩子一样!”林凉没有受到他蛊惑,直奔话题关键点,指头点着他胸口。

  媳妇哪怕再用力也是女人柔软的玉指点在心窝口上,费君臣再吸口气,压下喉咙里滚烫的:“没事儿。这种事,做一次马上就会有。我保证我会努力。”

  林凉的怒血快要飚到巅峰时,忽然罢了工。

  不对,遇到这种狡诈的,得耍更阴的。

  极左思想拧回到极右思想,她迅速坐回到椅子上。先喝口水,然后指头放在茶杯上,指尖在杯子上优雅地摸,呈淑女沉思状。

  屋里的每个人,除了王子玉,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她突然的安静。

  “子玉,你姐怎么了?”六六在其他兄弟的催促下,问小师弟。

  “她在重新组织进攻。”王子玉提供自己的经验,苦恼着说,“每次这样的情况之后,我都会败的一塌糊地。”

  费君臣收听小舅子免费提供的军情,也拉了张椅子坐到了媳妇的另一边上。他的手枕着脸颊,提着眼镜左看右看媳妇的脸。发现,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媳妇无论从哪方面怎么看,都是诱人的,固然不够完美。

  所以他刚刚对媳妇说的话没有半句撒谎。

  他是很想爬上她的床,而且是天天想爬。

  总归到底,他平生第一次做的这口人工呼吸害他不浅。

  “那个——”林凉低着小脑袋瓜子,从唇间吐出的碎碎语声,没有她之前的英勇作风,反倒带了点江南少妇忧愁的韵味。

  费君臣的心口被吊了起来,道:“我不介意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不,夫妻间本来就该亲密些的。”

  叫他名字?岂不让他得瑟?林凉暗藏在阴影里的嘴角一勾,语声仍低低地问:“你了解我吗?”

  “我想了解你。”费君臣斯斯文文吐道,以不变应付万变的策略保守阵地。

  “你知道我为什么特别讨厌你欺骗我进454吗?”

  问题忽然一转,一本正经,不止屋里其他人感到吃惊,使得费君臣本人态度不得不表率得严肃一些。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对于我的部队有意见。”费君臣枕着脸颊的手放下了,十指交叉,呈领导倾听状。

  “我不是对你的部队有意见。你的部队很好,不是吗?个个都这么说。我很高兴不是像你之前说的三无部队。”

  “那你愿意进入454了吗?”

  “不愿意。”

  听到媳妇这句果断的不愿意,费君臣承认,咚,心口还是被炮弹打中了。肃穆之中,他吸口气平复心中的重创,扶一扶眼镜,表白道:“我想知道确切的原因。请给我一个明白的解释。不然,我和我的部队是无法对你死心的。”

  “因为,你的部队太有钱太有权太有势,不是我能高攀得起的。”林凉始终低着头,双手在台面上握杯,语声低绵,悲哀的神态不似是装的。

  费君臣不自主的,安慰话全部吐出了口:“你不需要看低你自己。你的成绩有目共睹。你的师兄也是欣赏你的学业成绩,主动向我推荐了你。”

  杨科看着小师妹这样子,也是于心不忍,马上插进来说:“林凉师妹。你能考到我那个导师的博士生,本身很了不起了。在政委和我遇到你之前,在我确实没有见到你本人之前,我是向政委推荐了你。与你和政委现今的夫妻关系没有半点关系。”

  林凉缓缓地抬起了头,稍显苍白的脸蛋似是染上了层淡淡的哀愁说:“你们不懂什么叫做高攀的结果。”

  费君臣撩了下眼镜,是由于见着小舅子因媳妇这句话,刷的脸色变了。

  其他人不是没有注意到王子玉突然低下的头,都不明所以。

  然后,林凉忽然唰一下,卷起了裤管。

  媳妇突然暴露出一条秀色可餐的小腿,如果是想引诱自己的话,费君臣当仁不让扑上去,满足媳妇的,也顺便满足自己的。

  可是,在这条白嫩的小腿内侧,赫然出现了个疤。

  “我可以帮你把这个疤痕完美地去掉。”费君臣扶着眼镜,用专业的语气道出结论。

  林凉眼睛一眯:我说东,你说西,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费君臣是不敢揭露媳妇心里头的那条疤,于是手伸了过去,想帮媳妇把裤管拉下来。

  林凉打开他的手,以司令员口气喝道:“看着!”

  费君臣在媳妇面前像个兵低着头,专注地看着媳妇腿上那个疤。

  “看见没有?知道它怎么来的吗?”媳妇的手指头在他的眼前举着,教训着,“这是我高中二年级那时候烙下的,而且是因为我结交了一个女性朋友,还不是男性朋友。”

  应说,林凉的故事从来就是与众不同的。所有人都痴痴地听着她演讲。

  “她是我们班的班花,父亲是公安局局长,一个待我和她都很好的叔叔。但是,就因为有人看不惯我和她走近,把我围打了一顿。”

  “那赶紧告诉老师啊!”

  林凉甩头,对着那个叫告诉老师的兵,气愤填膺地点个头:“废话!我马上带着伤去到老师办公室里告罪!老师一看惊了,把那些围打我的学生和他们的父母,通通叫到学校里训话加惩罚。结果呢,一个月后,我和我弟弟遭到疯狂的报复。”

  费君臣其实已经不敢听下去了,感觉胸口某处在疼痛。可是媳妇一只指头又指在了自己面前:“你告诉我,这是什么造成的伤?”

  “汽油弹。”

  林凉“额”:这老公还真不是盖的,一眼就能看出是汽油弹留下的疤。<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