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杀无赦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563 2021-04-04 23:37

  133指挥所里,庞云辉一夜听着雨声雷声不断,却睡了个安稳觉。睡觉之前,他拟好了任参谋和林嘉方的牺牲报告。林嘉方的尸体没有找到,但任参谋都死了,与任参谋同车的林嘉方下场不会好。现在,只等着凌晨起来,再打听一下454的消息,看费君臣是不是真死了的说。照他的推断,费君臣和他的兵死亡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如果费君臣没有死,早就来向他兴师问罪了。而不是等到现在,派出去问询的兵回来说,454像是挂了哀悼旗子一样,整个营区都阴气沉沉的。

  想和他作对的都不会有好下场。官场如战场,战场如官场。有潜规则可以潜,有漏子可以钻。他能战无不胜,在于他够狠,费君臣不够他狠,必输无疑。牺牲了个林嘉方是必要的,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费君臣没法牺牲其他人,哪怕是个兵,所以才会上了圈套。

  现在不止是把费君臣给歼灭了,而且借助费君臣这个饵,清晨部队反击的效果很不错。

  万事皆如自己计划的,庞云辉神清气爽,一个人在师部独自享用早餐。这刚喝完杯豆浆,818司令部来了个电话。

  “庞师长,你听说消息了吗?”818司令员亲自打的电话,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

  “消息?什么消息?”庞云辉装傻。

  “听说454的费君臣昨天在你师部开完会后,说是来我们和你们部队协同作战的b区视察,半路出事了。”818司令一边说一边应该是在擦热汗。

  “是吗?他是很热心,说是要亲自去慰问阵地里的兄弟们,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呢。你想他是谁,费君臣,454的费君臣,全军不敢惹的头号人物,会亲自去到阵地吗?我真当他是在开玩笑,他真的去了?”庞云辉以不可思议的语气说。

  “庞师长,你就别和我打官腔了。”818司令这急得要摔电话,“费政委出发来b区阵地视察,结果你和我突然做出联合移动部队的部署,费政委现在在b区失踪了,你说这个责任不是要我和一块负责吗?”

  “我想应该是不需要。”庞云辉淡定地道,“我们做出b区转移方案时,费政委不可能不知道。”

  “怎么说?”818司令追问。

  “费政委在我这里开会,我们133是定要负起一定责任的。这不,费政委出发时,我们师部派了一位参谋一块去的。这样一来,我们师部有任何自己部队的动静,肯定会通知这位参谋,所以费政委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临时变动的事。”庞云辉咬得十分肯定,包括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现在任参谋死了,死无对证。因此他费君臣想来兴师问罪,也根本没有证据可言。最多是,任参谋接到了通知仍是有意将费君臣带往死亡地带,责任绝不在133师部和师长。他把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连任参谋的牺牲报告都保留着。

  818司令听了后一阵默,接着长叹出一串气:“老庞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胡司令,你居然说我做手脚?”庞云辉笑,冷笑。

  “按照我们的计划,故意拉开防线的一角,诱敌深入,进行包围歼灭站,希望借此打开b区战区的转机。我们部队清早进行反击的时候,捉到了几个敌军俘虏,证实了昨天他们是在突击过程中,遇到了我方两辆指挥车,其中一辆,应该是你们部队的,一名军官被手雷当场炸死。另外一辆载的人比较多,逃离了追击。可是我们去到俘虏说的那个遭遇战战场的时候,没有找到出事的133指挥车,也没有找到那个牺牲的军官尸体,却是在俘虏称的追击路线上,找到了454的车掉进了山沟里面。454的车里面已经没有人。”818司令一条条道出自己部队搜索到的情况,继而带着质疑的语气道,“老庞,你说你知道是你的人带了费君臣走。你的人出了事时,你自己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吗?”

  “有。”庞云辉没有被一击就倒,益发从容,“但得到报告的时间,应该比你早不了多少。你知道我们两个部是一块反击的。我们的参谋都为此牺牲了,责任绝不会在我们这里。很有可能是,费君臣在得到消息后,仍执意要我部参谋继续带他前往阵地,才遭遇了此不幸事件。”

  818司令再叹口气:“老庞,你意思是,费君臣与他的人在战场上失踪了死了都与我们无关,是不是?”

  “他害死了我的参谋,你说我能对他有什么好感?”

  “我明白了。”818司令在挂电话之前,迟疑着小心瞄了瞄坐在他指挥部里磕茶盖的费君臣,捂着话筒口说了句,“老庞,我劝你好自为之。”

  铿,这电话挂了。

  庞云辉心里忽然起了阵毛。莫名其妙的躁意,让他扔下没有吃完的早餐,直奔到了指挥所外头,就近叫了个兵,指挥道:“你,马上驱车去454营地里看一看,看有什么动静没有。”

  那个兵接了命令马上出发。

  庞云辉折回指挥部,第二通电话来了。他听着突然感觉好像是催命符,迟迟动不了脚去接。一名军官擦过他身边接起了电话,应道:“是,是,我们师长——”见到庞云辉摆了下手,那名军官改了口:“我们师长不在师部,是去各个营地巡视了。——这样,好,我马上转告我们师长。”挂了电话,军官立正转身,向庞云辉转述上面的命令:“军委指示,要立即召开参加此次联合作战的各部队最高指挥员会议,要求各部队的司令和政委都必须准时参加。地点在818指挥部,时间是在一个小时后。”

  818指挥部?庞云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皱紧。

  参与这次边界保卫战的部队,共有五支部队,规模不是很大,主要目的是保卫国土,保住边界线,不是反击和侵略。所以,一开始军委采取的方式,并不打算特别设立一个临时的最高指挥部来统一指挥这次作战。毕竟这次作战的主要方式不是打出去,只要防得住,摆出阵势威吓到敌军,让谈判桌上的我方有利,就够了。可是,根据这几天的战况进展,明显情况有变,各部有争抢功劳混乱局面出现,导致了不止防,而且出击,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在这样的情况下,军委决定按照传统打战方式临时组建起最高指挥部,让指挥部直接到前线来,不再远距离遥控,有利于减少伤亡,避免五支部队之间的摩擦出现。

  这是军委关于这次突然的人事变动给出的正式书面理由。但是,真实原因,恐怕只有那些收到了风声的高级军官可以隐约地猜测,昨晚上,454的人直接跑到了军委面前告状去了。

  五支部队的司令政委按照军委的指示,集合在了818指挥部营地,其中,除了庞云辉,其他八个指挥官,都不免带了些同情看着庞云辉。因为在开战以来,无论明暗屡屡敢和454作对的人,庞云辉可以数第一个。

  庞云辉是来到818营地,才得知了454的人昨晚因为费君臣的失踪告状去了。但是,没有关系,454的人并没有证据能拿他怎样。哪怕是费君臣本人出现了——这么想着,踏进指挥部作战会议召开会议厅时,看见费君臣坐在一头精神烁烁地磕着茶盖子,他的脸忽地黑了下来,黑得不是一丁点。

  费君臣扶了下金丝眼镜,应该是看见他了,但是,马上把目光移开了去,将他当成了空气一般忽略。

  庞云辉完全摸不着费君臣在想什么。按理讲,费君臣如果想对他兴师问罪,不是应该对着他气得要死,更严重一点完全有可能冲上来将他一拳打倒在地。现在费君臣这一副没事人的状态,益发让人吃不消。一个对手最可怕的强大之处,在于当他是不可捉摸的时候。庞云辉谨慎地伴随另外几支部队的指挥官,一同落座在了会议桌的四周。在这时候,他才发觉费君臣是坐在了会议桌的主位上,心口某一处强烈的不安起来。

  “看来听到的消息是真的了。听说这次最高指挥部的任命,费政委要升上来当我们的头。”某部的政委同志摸着胸口处暗自叹幸,幸运自己部队没有和454以及费君臣本人起过什么实质性冲突。

  “费政委有能力当作战指挥部的最高头头吗?”不了解的人总是习惯于先发出质疑。

  “上次在133指挥所召开的协同作战会议上,费政委自己说了,自己不止当过454的官,好像还当过许多作战部队的官。”有人举出例子解答。

  于是在会议厅里,新进来的某位指挥官,应是某一支新调来支援的部队司令,之前接触过费君臣本人的,对于其他指挥官对费君臣的质疑感到吃惊:“你们不知道吗?一般来说,费政委出去执行前线军务,都是要到最高作战指挥部里坐镇的,各种职务都历任过。愈重的任务,军委益发信任于费政委。而且,如果费政委没有到最高指挥部里坐镇,那代表的更不是好事了。”

  “不是好事?”其他人联想到眼下处境,急着追问。

  “费政委又被称为后方的指挥官。因为我们部队的伤员都要送到他那里。他比谁,都更能清楚地洞察出战场上的千变万化和我军随时随刻的情况。也即使是说,费政委不出声地坐在前线幕后,其实是在当军委的间谍。你们不知道吗?454的头头里面,没有一个不是间谍的角色。因此才说454是最不好惹的。”

  818司令掏出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后,对坐在旁边的庞云辉说:“老庞啊,我们俩算是旧识了。实不相瞒,一早费政委在我这里坐着了。”

  “他说是我搞的鬼?”庞云辉冷冷地笑着。

  “没有。他没有这样说过。”818司令这说的是实话,“只是让我打个电话给你,问你那边有接到他的消息吗?”

  “他这不是故意的吗?”庞云辉面不改色,“胡司令,他这点小伎俩你不会是看不出来吧?他这就是想针对我和你先下手。因为我们这几支部队都在会议上为难过他。”

  818司令还想说什么,但会议现在开始了。

  先是军委派来的人,宣读临时最高指挥部的组建以及委任状:军委临时调来了576部队的张司令员担任最高指挥部的司令,政委一职由454部队的费君臣政委兼任。其他的指挥部军官,由新任的司令和政委商量后,从各部的军官中抽调上来组建。

  军委的人一走,新任的司令员和政委进行就任讲话。张司令先上台,简单说了两句。主要是说自己刚被调来,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需要大家的协助,因此可能更需要倚重的是费君臣政委的协助。张司令这话这么一说,基本定下了现在所有部队的最高指挥棒,握在费君臣手里。费君臣想让谁怎样,就能怎样。而且有人已见识过费君臣本人的口才,费君臣是真能想让谁怎样。

  轮到费君臣亲自上来说话,一群人都等着费君臣想怎么做。如果费君臣想拿他们开刀,他们不是好惹的,只要团结起来,以费君臣一个人的本事不可能拿他们怎样。因此庞云辉镇定是有镇定的理由。

  可费君臣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只是坐着,清了声嗓子:“大家都回去吧。有命令下来时会通知各位的。但是,各位要明白一点的是,现在你们不是受军委直接指挥了,有什么事必须先报到这里的指挥部来。”

  两句话言简意赅说完,费君臣起来,与张司令一块走出了会议厅,驱车前往最新指挥所。

  留下的众人仿佛没有能从费君臣的话里解脱出来,心惊胆战。无疑,费君臣这招,才真正地叫做什么是大将风度:我何必和你解释过多,军令下来压死你就得了。

  因此,庞云辉从818司令部回133时,一路的不安在于费君臣似乎比谁都清楚没有证据可以捉拿他,所以,费君臣接下来会对他怎样做,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刚回到自己部队,屁股没有坐热,费君臣的催命电话来了。

  “庞师长。昨天我本是受你邀请,要去b区观察前沿阵地,结果没能去成。我和张司令归结了下没有去成的原因,在于我不熟悉于阵地。”费君臣在电话里说的话相当客气。

  庞云辉听着句句是根刺,冷道:“如果费政委要我陪同前往参观,不过我自己昨天也有向费政委提过这个建议,只不过费政委自己并不接受。”

  “现在我接受教训了,认为该接受庞师长的好意。”费君臣无比“悔过”地道。

  “这样,费政委是来我这里,还是——”

  “不,你来我这,然后我们一同出发。”

  这小子看来昨晚上被雨淋醒了,聪明了点,知道不来他这里受他控制。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是在他部队扎营的b区,他有的是办法再变动,再把费君臣给擒了。庞云辉挂上电话后,徘徊两圈,才走出了指挥所上车,开往最高指挥部营地。

  来到最高指挥部时,费君臣已经坐上了另一辆指挥车,派人来让他移步。于是,他接下来上了费君臣的车。

  “开车吧。”费君臣坐在第二排,向前面开车的六六发出命令,接着向坐在旁边的庞云辉笑着说,“庞师长,开到b区的时候,如果我们走错了路,希望你能多指点。”

  庞云辉冷冷点下头:“为上级带路,这是我应尽的本分。”

  越野吉普一路往前开,走的是昨天任参谋走的那条路线。庞云辉在心底里冷笑,今早这块失地已经被他和818协同收复了,不会再重复昨天的危险。

  可六六是把车开到了任参谋昨天牺牲的地方时,停了下来。

  “庞师长,刚刚走的这条路没有错吧?”费君臣斯文地提了下眼镜,道。

  庞云辉直到现在,仍不以为他能拿自己怎样,淡定以对:“是。”

  “那下车吧,庞师长。”费君臣这话刚落,副驾驶座上的兵跳下车后绕到了后面,“啪”,为庞云辉打开了车门。

  庞云辉环顾四周,不见有异样,而且费君臣都自己开门先下车了,他只好也跟着下车。

  这时,前面的草丛里驶出了一辆越野车,和昨天任参谋驾驶的指挥车一模一样的外形。庞云辉疑惑着的时候,那车停了下来。

  “庞师长,请坐上那辆车。”按照费君臣的指示,六六走过来邀请庞云辉坐上那辆指挥车。

  “费政委,你这是什么意思?”庞云辉向走到一边摘花惹草的费君臣怒道。

  费君臣举起一只手指。

  站在庞云辉后面的兵拔出手枪顶在庞云辉的脑后:“上面的命令不服从,是违反军令,当场可以击毙。”

  “费君臣,你!你有本事把我毙了——你——”庞云辉叫道,压根不信费君臣敢这么做。然而,他身后的手枪突然咔嚓一声响。庞云辉叫到半截,听见扳机扣动的声音,紧接嘭的枪响,子弹擦过了他的脖颈。感觉到脖子流下来的热液,庞云辉额头冒出了大颗的汗:费君臣是来真的。

  “在你进入133部队以后,只要是你所在的连队营队团队师队,一共出了五百四十五名战争英雄。这个数字史无前例,尤其还是在和平时代。没有一个部队敢和你所在的133争英雄。庞师长,你功劳无限。这样把你送上军事法庭,在你等待的过程中,或许你又会钻空子。我怎么想都是不保险。所以决定向你现学现卖,你在这里牺牲吧。我给你在死后帮你打牺牲报告,但是能追加几等功勋,我费君臣不敢下保证。”

  庞云辉瞪着扶着轻巧眼镜微笑的费君臣,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似的,接着像疯了一样哈哈一笑:“你不怕你事后被人查出来?”

  “确实,这样做好像还不够偿还你欠下的545名人命。所以,庞师长,你怎么说都得尽力而为才行。”费君臣说的话完全牛头不接马尾,完全已把庞云辉当成不存在的人。

  如果费君臣坚持走正常法律程序,和自己胡搅蛮缠下去,他还能找出破绽来,可费君臣不是。庞云辉的心打起了寒战,眼看四周都是费君臣的人,而且费君臣真是要豁出命一样和他功归于尽了。而他本人,从没有打算和其他人同归于尽的念头。他自己这条命最宝贵了。一个反身,他夺了后面人的枪后玩命似地往前跑。冲出了草丛后,直奔自己部队阵地的方向。他是师长,自己部队布置在哪里他是很清楚的。只要他回到自己部队,把费君臣告上去。一面这么想,一面他耳边响的似乎都是费君臣的人在后面追赶的声音,一刻都不敢放松自己的步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跑着。前面,可以见到了自己部队挖出来的战壕,却是没有见到一个兵的影子?他心头一震,清楚自己上当了,面对对方喊的投降,他举起了双手。

  哒哒哒——

  机关枪,对方阵地射过来的十几颗子弹,将他的身体射成了马蜂窝。

  费君臣移开了手中的望远镜,登上军车。其实,像庞云辉这种超出人类常理的变态杀人魔,他处理过的不止一个了。只是,这一回费了点劲儿拿证据。

  这证据最终能到手,靠的还是岳母大人徐静。虽然由他通过继父王大为,将庞云辉的事告诉徐静的时候,徐静经历的内心挣扎和痛苦他们都可以想象得到。但是,徐静比他们想象中要坚强得多。经过徐静的回忆,庞云辉好像有一个特别的日记本,记载的都是一些英雄故事。545条人命,当然不止一本日记可以记下的。通过当地公安机关配合,来到庞云辉的家里面搜到了其中一本日记本。每一页,记载的都是庞云辉如何用他人的血制造出的“英雄”。

  处理这样的战犯费君臣的心情当然不会好,尤其是想到那些无辜牺牲的人。这时候如果能和媳妇说上话,情况又是截然不同了。

  “费政委,我和我妈商议后决定,鉴于你这次的出色表现,给你颁布一个特别奖。”

  “什么奖?”

  “以后我家过年包饺子的时候,由你负责切菜绞肉做饺子馅。”

  “……”

  “费政委,你该挺骄傲的,因为之前负责做饺子馅的男人,只有我那牺牲的老爸。我老爸牺牲后,我继父都没能接上手。”

  “感谢岳母大人。我费君臣一定不会辜负岳母大人的期望!”<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