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费君臣宣布敌人!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283 2021-04-04 23:37

  听见有男人当众喊老婆的名字。

  费君臣英挺的眉宇之间,瞬间划过了一道利气。

  林凉这时候比他先一步上车,但那男人已经追了过来。这是个长得眉清目秀的男人,皮肤甚至有点儿细皮嫩肉的,但不见得一定是个温和的男士,飞扬的眉梢与时常紧抿的嘴唇表明了他充分的傲慢与固执。

  男人隔着夏利的车窗,是再仔细地瞧清楚了林凉故意的侧脸,说:“林凉,我是紫东哥,还记得吗?”

  费君臣走回到驾驶座那里,低下头能看见老婆一脸的漠漠冷色。

  “林凉,不管你装傻不装傻都好,我现在要借用你的车送个病人走。”周紫东刚硬的声线充分表态了执拗,对车窗里的林凉说话。

  林凉冷冷的:“这车不是我的。”

  周紫东一愣,抬头方是发现站在驾驶座边的费君臣,秀气的眉间闪过一抹疑问,“林凉,这人是?”

  他不认得费君臣?也是,老公虽然名气很大,但是见过老公真人的很少。可有了先前的那场对话,林凉不会启口要求老公继续演戏。

  费君臣倒是斯斯文文地一笑,模棱两可地说:“我是林凉的朋友,姓费。”

  “麻烦你了。我是这附近军医院里刚调过来的医生,需要借你的车一用。”

  “可以。”

  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干净利落,如抹刀子一样爽快。林凉左右晃个头,他们两人已经做完交易了。周紫东跑去抱病人过来,费君臣坐进了驾驶座里先给车子打火。

  “你旧情人。”费君臣已经判定完。

  “我都说了,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林凉有些恼了,“他喜欢的是我姐!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我姐!”

  “你因为他喜欢你姐,所以你讨厌你姐?”

  “不是!因为我讨厌我姐,连带讨厌喜欢我姐的他。”

  费君臣因为老婆这个不符合常理的逻辑,撩了撩金丝眼镜:“你姐对你做了些什么事吗?”

  “所以我说你全想歪了。我不是因为他才心情不好!”林凉发泄完,把脸一侧,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费君臣听出老婆这话里有几分真,眉宇间一抹思虑沉淀着。前面周紫东抱着孩子跑了回来,费君臣走下车去帮他们拉开后座的车门。

  周紫东把孩子抱进车座后,叮嘱他一句:“麻烦,把车速控制一下,情愿慢一点。”

  “放心吧。”费君臣淡淡道,不与他多说一句话。

  林凉侧耳聆听他们的对话,只觉得诡异。自然是因为老公没有表明自己身份,衬得周紫东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在指挥。

  但是,他们夫妇身为医生,不可能不关心伤者。

  费君臣透过车前镜,一路开车,一路以他人不能察觉的微细角度去观察伤者的情况。所以,周紫东说控制车速,怕车速过快加重伤口流血,他是不赞成的。在他第一眼的判断里,这孩子显著的呼吸起伏幅度和呼吸滞慢,表明有内伤了,只能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去。

  林凉看老公一路飙车,便知道伤者情况不像周紫东所说的那样只是腿外伤了。

  夏利冲进军医院里停在急诊室门口。周紫东抱起孩子冲进急诊室里头。

  “你先下车。我去停车。”费君臣对老婆说。

  林凉反问:“你不是说不凑热闹吗?”

  “是我们送来的,至少要看到是有人帮他正确处理了。”费君臣斟酌着口气。

  林凉想想他这话也有道理,至少回去不用惦记着这孩子有救没救的。她下了车后,先一步走进急诊室去,免得和老公一块出现时被熟人撞见。这里是军校的附属医院,紧挨着军校,很容易撞到熟人的。

  不过,现在夜晚九点十点钟,恰好是急诊就诊的高峰期。急诊室里头忙成了一团乱,可不止那个孩子需要救治。

  周紫东把孩子放在一张病床上后,只有一个护士过来帮忙,说是抽不出人手。两人给孩子上了监护设施,显示出来的心电图和血压都不正常。护士赶忙打电话到住院部夜值的心外科医生下来急诊。

  林凉见周紫东在病床旁边站着,不能做什么事。因为他现在没有完成调职,暂且不能算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能对这里的患者进行进一步有创伤的医疗行为。于是他秀气的眉紧紧地蹙着,刀削般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像是僧佛一样极度地隐忍。

  这一副神态,让林凉回想起了多年以前。一个秀气的少年第一次踏入林家,同样这般,双唇紧抿,漂亮的眉宇些微地紧蹙,像是个忧愁的江南美人。

  比起儒雅内敛的他,她林凉一直是个假小子,与他完全不搭调。偏偏,林家老爷子大做主张,非要把他指给她当未婚夫。那时她初中还未毕业呢。不过这桩婚事后来老爷子后悔了,不止老爷子,林家很多本来看不起周紫东的长辈都后悔了。周紫东不是个无用的小子。随着他在学业事业上的节节高升,这个乘龙快婿多的是人想巴结。因此有了后来那件事的发生。

  护士打完电话后不久,林凉看见弟弟王子玉匆匆忙忙从楼梯口跑了出来。一见到弟弟,再想到林家人,她忽地想笑:如果林家人知道他们一直不屑的继父一家,有个这么出色的孩子,是不是得气得跳脚。

  周紫东知道她有个弟弟,但不知道她的弟弟叫王子玉,更不知道王子玉是这里军校的第一才子。

  王子玉却是知道周紫东的,这其中的缘故不需多说。乍见到周紫东出现,王子玉俊俏的脸刷地变成了冰颜。

  周紫东没有察觉,只当他是普通的值班医生,问:“你能开刀吗?这孩子恐怕得开刀。”

  王子玉这会儿越过他,看见了三米开外的姐姐林凉,再往后面看,发现了伫立在大门口的费君臣,一口气凉凉地径直倒抽到肺里面去了。他不敢往下想,这是神马状况?姐姐,姐夫,周紫东无意中撞见在一起了吗?姐夫知道周紫东和姐姐以前的关系吗?

  一边这么想,当走近到病床见那个孩子真的情况不好,他急忙收起了心神,集中精力检查眼前的伤患。

  周紫东看着他一连串娴熟的动作,再看他年纪很轻,有点讶异的:“你是这里正式的外科医生?”

  王子玉因为姐姐的关系,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于是旁边的护士帮他回答:“我们军校外科的第一才子,王子玉。这里医院想留他,都留不住人。今晚他是帮他老师值班。你放心,别说能不能执刀,他的技术都能做主刀了。”

  周紫东听得津津有味的,一边微蹙着秀气的眉:“军校培养了你,你为什么不留在军校里?”

  “你是什么人?”王子玉实在被他唠叨地不行了,不客气道。

  “我是要调来这边军校和军医院担任教学方面的人。按照大学毕业生培养方案,一般本校培养出来的最优秀人才,都应该优先留在母校为母校服务。”周紫东说话的口吻带有做政治思想工作人员的刚柔并济,又坚不可摧。

  林凉听了这话,真是想扶额头了,如果周紫东的话被老公听见。

  费君臣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这里,当然聆听到了,金丝眼镜后面闪过一抹利光:这男人不仅是想抢他老婆,连他小舅子也想抢?

  “我没有欠学校什么。再说,我的档案已经被部队抽档了。”王子玉在检查完病人,并书写完第一串医嘱后,见周紫东没有离开,毫不客气地遣客,“还有,我不管你是不是即将到这里上任的领导,现在你还不是我的领导,以后我要走了,你也做不了我的领导。这里在抢救病人,你出去在外面等着。”

  周紫东没有和王子玉当面硬顶,好脾气地嘴角微弯,一抹平心静气的微笑使得他风度不凡。

  弟弟可能不知道,但林凉知道,周紫东暗地里被人叫做玉面狐狸,当老师的,在适时要忍耐的气度是不能与常人相比。

  护士拨完手术室的电话,回来同王子玉说:“手术室的麻醉师不能下来。说今晚值班的两个麻醉师都忙着几台急诊手术呢。”

  没有麻醉师?这没有关系,王子玉看到了姐姐在这里。姐姐的本事自己是知道的,也绝对是信得过的。只不过,姐姐一向来喜欢隐秘行事。现在周紫东和姐夫也都在这里,姐姐愿意出手吗?

  可周紫东听见护士这么说,秀气的眉宇往上一扬,转身先对林凉发话了:“你今年毕业了吧?怎么样?能进手术室帮忙吗?我记得你和艺璇一样是麻醉系的。”

  这个完全小看了他姐姐的语气,让王子玉极为不满地抿了抿嘴,欲开声。

  林凉故意把语气捏了捏:“我是毕业了,但是,比起艺璇差的不是一丁点。”

  周紫东听了她这话,自然眉宇皱成了一团。

  “不过看在王医生的面子上,我可以帮帮忙。”林凉道完这话,径直越过他,直接去到弟弟身边。

  立在门口的费君臣一直按兵不动,现在见到老婆要出手了,金丝眼镜后面频闪精光。他走到角落里,急拨电话给两个部下:“六六,你叫上杨科一块过来附属医院找我。”

  “出什么事了吗,政委?”六六在电话里露出担忧。

  “告诉杨科,想看他小师妹的技术,现在是时候了。”

  费君臣刚透了点苗头,两个部下比他还急,咔断了电话后应该是往这边跑来了。

  这边,小病人照完了床边照片,确定必须开刀,立即送上了手术室。而在这个时候,林凉已经给小病人在底下先做完初步的镇定剂使用,避免上了手术室把孩子吓得有心理阴影。

  为小孩子做麻醉是十分讲究的,比大人无论在剂量上和用药上都要更考究一个麻醉师的本事。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周紫东在见完林凉给孩子配的一针针剂后,忽然自告奋勇,要给王子玉当助手。

  “不是现在外科抽不出人吗?与其等你老师回来你才能给孩子开刀。我给你当助手,让你直接当主刀,不是更好?”提出建议的周紫东,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心外科外科主任和院长那里得到了许可。

  林凉与王子玉在私底下交流眼神:明摆着,这人是想看我们的技术吧?

  因此,不无意外,当这对姐弟警惕地往急诊室门口瞟眼,看见不止费君臣一个人了。

  杨科和六六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从招待所跑过来的,跑到这里不气喘,也取下了军帽甩着扇风。

  见到崇拜的师兄要过来观战,林凉心里开始有了压力。王子玉压力更重了,眼见自己崇拜的姐夫和师兄打定主意是要来旁观他这场战役了。

  “今晚刮邪风吗?”林凉给弟弟开玩笑,顺便帮弟弟减轻压力。

  王子玉毕竟是王子玉,悠悠地说:“姐,你没有亲眼看过我进手术室吧?”

  “你意思是说你很威风!”林凉把接下来的安稳话全扔垃圾桶里,就知道她这个弟弟眼高过天,怎么会需要自己担心呢。

  周紫东见着他们两个一直窃窃私语,疑惑上了眉头,问:“你们认识吗?”

  “认得。”林凉比弟弟会撒谎,抢先弟弟答话,“他是我们军校第一才子,谁会不认识啊?”

  “林凉,你——”周紫东秀气的眉又紧紧地蹙了起来,“其实你也不差。”

  言外之意,是说她自卑。

  王子玉冷冷地睨着他:他姐姐要是自卑,全世界的人都是自卑了。他姐姐那叫做与世无争,不喜欢争。

  “谢了。”林凉扬一扬眉,洒脱地转身,比他先一步迈进手术室里。

  周紫东有点怪异地看着她的背影。几年没有见,感觉她没有变,又觉得她好像变了点。完全讲不清的感觉。

  林凉坐在病人床头麻醉师专属的位置上,一边开始调剂麻醉剂用量,一边往上望,能望到屋角里的摄像头。

  见到老婆清澈的乌目从镜头那边射过来,费君臣有些怯意。可以说,今晚这个事,还真的是他把老婆给拉下水了,如果他当时不提议让老婆进去看情况的话。结果变成现在他一个人独善其身?

  “政委,话说,你和嫂子不是去吃哈根达斯吗,怎么——”杨科也发觉小师妹的眼神不善,低声求教。

  “我本想出声的,可是你知道,你嫂子不大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为了避免以后更大的麻烦。”费君臣费力地辩解着,其实是心虚。

  “政委,那个周紫东是谁?”六六比较关心技术问题,在见到手术开始后,周紫东做一助的技术表现似乎不差。

  “敌人!”费君臣马上先给两个部下灌输敌我概念。避免敌我不请的部下到时候做出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要拉拢敌人进入自己阵营。

  “敌人?”杨科和六六同时刷的掉头,看着首长。

  费君臣很少从口里说出敌人两个字,因为如果一旦他正式宣布为敌人的人,说明这人就是454全体官兵需要同仇敌忾的对象。

  “是的。他是来和我们抢人的。”费君臣撩撩眼镜,正式宣布。

  于是杨科和六六再看向镜头里的周紫东,都在眼底里面抹上了一层深色。

  “不过,政委,今年要和我们部队抢人的单位并不少。”杨科因为费君臣的话,想到眼下的形势,不由忧心。

  那是,最优秀的人才,哪个单位不抢着要。尤其是缺口专业的高技术人才。

  “不然,队里也不会派出总参提前我们几个月,到处跑着先抽档了。”费君臣振振有词,“王子玉的档案,在还没有毕业,就让书恬先给盯住了。”

  “总参辛苦。”六六和杨科一致点头附和。

  三个人在一问一答间,并没有放过对于手术室里面情况的监察。

  费君臣对于麻醉学知道一点,但毕竟没有杨科读这个专业的精深,见到老婆那些复杂的药剂静脉点滴,又上麻醉机,问:“她这是混合麻醉吗?”

  “不是普通的混合麻醉。”杨科对于小师妹除去政委媳妇身份,能以技术得到首长的注意力深感得意,故作神秘的口气说,“政委,不是我夸我师妹拍你屁股。如果我师妹来到我们队里,以她的技术助我一臂之力,你那个想病人开胸时意识清醒的手术,我想会有希望了。”

  费君臣眼镜后乌亮精光的双目不禁笑眯成条线:看来这个拐来的老婆真的很有价值!

  手术室里,因为人员不足,林凉不仅做麻醉师,还得自己代替护士观察尿量等体征。可也因着这样子,她往往比手术医生更清楚病人的情况,并提出建议:“尿量不足,需要打利尿剂可以吗?”

  “可以。你看着办。”王子玉信赖姐姐到达无与伦比的程度,全部授权。

  “血压有些低,我想再给他输点血。加一个单位红细胞。”林凉见弟弟这么信赖,也全部放开了手脚。

  周紫东见他们两个一唱一和,完全插不上嘴。而且,他们不是普通的配合,是像天衣无缝心有灵犀的完美配合,把在病人可能出现的情况之前,一下子灭了所有可能出现险情的迹象。于是在他心里边突然浮现了一个令他心头不大舒服的疑惑,并且立马出口:“你们俩个是男女朋友吗?”

  林凉和王子玉两姐弟额头爆出连串黑线:这个人,怎么能歪想到这个地步?

  杨科和六六想笑又不敢笑,当着首长的面实在不敢失态。费君臣蛮无语的,摘下眼镜擦擦。然后突然心里冒出个苗头,今后自己和老婆在同一个手术室里也来场天衣无缝的配合,是不是能气死这个情敌。<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