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决定婚礼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149 2021-04-04 23:37

  离开研究楼的时候,还是安日晨带她。

  “有时间,得去看看关老爷子。”安日晨在送她到家门口时,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我恢复了身份,还得过去吗?”墨兰问。

  “关老爷子喜欢你,兜儿。”安日晨一只手伸出去,在她肩膀上按了下,有拜托的意味。

  墨兰轻描淡写地将他的手拿开,说:“可我没空。”

  “最后一次!”安日晨竖起一根指头,近乎哀求一样地望着她。

  也是。她上回把那老头吓得不轻,是该去看一下,答复老人家一声没事也好。这么一想,她点了头。

  回到家后,这回她联系上了aida。

  “你姐姐在我这里,这段时间会由我来照顾她。”aida站在摄像头另一边,未来得及换掉新郎礼服,说。

  墨兰回想起了今早,aida抱着姐姐的那一幕华美场面,不由笑意飞上了唇角,道:“有劳你了。如果姐姐愿意,我想让她在你那里多住几天,比较安全。”

  “我也这么想。”出其意料,aida不知是不是没洞察出她的调侃,一口答应了下来。

  摄像头对面一闪,出现了路米的身影:“姐。我到老哥这里来了。而且,我抓到了那个叛徒。”

  十几岁的少年,稚气未脱,说到自己的丰功伟绩马上夸夸其谈,洋洋得意。

  墨兰扬一扬眉,道:“卢家的叛徒?”

  “是。他在你们卢家人快被杀之前的一刻,找到我老爸,要求得到保护。可是,他没有说对方不止杀他一人。我老爸把他交给我老哥,他因此逃过一劫。”路米说出卢大队与他们十圣心的瓜葛是怎么来的。

  墨兰思索着这其中的蹊跷:“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被杀?”上次也是,在aida和对方双双要动手之前,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自己先逃掉了。害得aida中了对方的陷阱。只能说这人运气太好了吗?还是说,这人天生有预知能力?

  “虽然他说了很多理由,但我和老哥一直认为,他这人很特别。”路米挖着耳朵,又想到了那对父女哇哇大哭的场面,令他和老哥面面相觑。

  卢大队是个奇葩。平常里把官爷的样子装得有模有样,遇到比自己强的人,立即变成了软脚虾。变脸都没有他这么神速自如。

  “如果能在他口里取得一点线索,都是好的。”墨兰比较实事求是。卢大队不管性格为人如何肮脏,是否有预知的特异功能,既然被他们抓到了,肯定是要逼问出一些敌方的情报。

  “有关这个。”路米垮着脸,说,“我和老哥用了许多手段,但看他样子,确实不像撒谎。他好像除了运气好一点,很多事情都是不知情的。”

  “一点都不知情?有关我妈妈和卢家的事?”墨兰不信。

  “哦。这个啊。”路米恍悟,“这个他是知道一点的,毕竟他是卢家人嘛。”

  “说来听听。”

  于是,在接下来路米断断续续,主要是他自己喜欢添足画蛇的解说里面,墨兰大致对于卢家情况是这么一个了解:卢家人,基本都是从事间谍工作。比如卢大队自己,在刑警大队里面,相当于无间道的角色。不止抓刑警大队里面涉及纪检方面的犯人,也常扮演黑道人想安插进警队的间谍角色,试图反抓黑道案犯。

  但是,卢大队后来,因卢家人的关系,涉及到了a3集团。他确实是运气好,或者是直觉好,在卢家人通通被杀之前,主动找十圣心求助。所以,卢大队知道傅尚惠与十圣心的愚者关系密切。

  “他说,他是曾经劝过你妈妈投奔我爸爸的。可是,你妈妈拒绝了。因为无根无据,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和推断。”路米叹息着。

  这是不是说,人有时候活得别太自信,反而会有福气一点。

  墨兰突然对这一点有些感悟,眉尖蹙紧,指头敲打着台面,道:“我能和他说两句吗?”

  “可以啊。”路米马上把摄像画面转到了卢大队那里。

  卢大队在摄像头面前避开目光,咳咳两声说:“是裕华吗?”

  “裕华?”墨兰稍扬了声调,这个名字,不是费老先生给她起的名吗?

  “裕华是你母亲给你在卢家起的名字。你本来的名字叫卢裕华。”卢大队以卢家长辈的身份告诉她名字的来由,“所以,卢家女儿家的人,一般固定有两个名字,一是可能是随父姓的一个名,一是卢家人的名。”

  费老先生给她起的名字,不是平白无故了。无疑,费老先生知道的事情,比卢大队要多得多。只是,费老先生是不会告诉她的。

  “我想问,我妈放在傅家的遗物,你知道是在哪里吗?”墨兰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可能是白问的,必定aida他们是问过的,但是,终得再确定一次。

  “不知道。”卢大队说完马上加一句,恳切地说,“真的不知道!”

  “你觉得有谁可能知道?除了去世的老太太之外。”墨兰拧着眉尖,继续问。

  “与老太太关系最亲密的,不是你姐姐蕙兰吗?”卢大队反过来疑问她了,“你在傅家那么多年,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我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墨兰承认自己当年多迷糊。现在想重新抓回并改变失去的岁月,是不可能了。

  不过,因卢大队的这句话,她想和蕙兰再谈一谈。

  换做蕙兰交谈。

  “墨兰。”只能在摄像头对面看着自己的妹妹,傅蕙兰明显不大满意。

  “姐。这是暂时的。过两天,我就要回傅家去了。”墨兰道。这是安日晨的意思,或是说贝朗教授的意思。他们也是知道她母亲的另一本书,藏匿在傅家。所以,一定得回傅家那边,用尽手段让它显身才行。

  “老太太在昏迷之前,有跟我提过你妈妈在傅家的养女身份。”事到如今,傅蕙兰将老太太的遗言一五一十告诉妹妹,希望对于妹妹有帮助。

  “老太太的原话是什么?”

  “老太太是这么对我说的:蕙兰,傅家儿女多是从外面抱来的,但是,有好有坏。你小姨妈傅尚惠,就是一个让我从内心里疼到死的孩子。墨兰承袭了她妈妈的坚强,有我们家女儿的风格,只有墨兰,能帮我们把这个家撑下去。”傅蕙兰努力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尽可能描述地完善一些。

  墨兰从这话里,真的一时抓不到任何线索。

  “姐,aida是不是人很好?”墨兰对着姐姐,意味非常地嘴角一勾。

  傅蕙兰刹那一怔,继而莞尔:“你胡说什么?你这张嘴巴,什么时候听信人家喜欢胡说八道了。”嘴头这么否认,一张白皙的尖瓜子脸立马红成了一片。

  墨兰笑嘻嘻地看着,话到为止。老实说,如果不是aida今天出面抢亲,她从未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aida身为愚者愿意亲自出面为她姐姐做这个事,说明aida心里一直是关注她这个姐姐的,不是吗?

  这边刚切断通讯,有电话来了。墨兰拾起手机,一听,竟是费君臣那只货的声音。

  “我这里有人给我一张机票,说是要转交给你的。”费君臣边说话边咳嗽,像是掩盖声音里的情绪。

  “四少,几天没见,你居然感冒了。”墨兰马上以大惊小怪的语气打断他的戏码。

  “偶感风寒,不重。不需来探望了。”费君臣口头上不会认输。

  “谁的机票?”墨兰懒得与他多话。

  “你丈夫的。”

  太过突然和直接,墨兰有些怔。

  “我让书恬交给你。你近来与他接触比较多。”费君臣似乎能从电话里耳闻到她呼吸的波动,把正话说了,不与她拌嘴了。

  “有劳了。”墨兰这一句感谢,包括了对他和他的人近来所做的,哪怕是一些欠扁的行为和言语,通通包涵了。

  “能得到你的谅解,深感荣幸。”费君臣客气地说完这句话,“咔”果速挂掉电话。

  看来这只货自己也明白,自己有多遭人厌恶。

  墨兰把电话一扔,洗头洗衣洗澡,睡前喝了杯牛奶,便速速裹了被单睡觉。这段日子,她一直严律自己,为了孩子,需保持正常的生活作息。

  第二天,她终于挪到了奉书恬给她找的房子里头。

  吴梓阳的血已经到手了。接下来是一期治疗。奉书恬之前所说的就近照顾,其实是这个意思。确实,如果治疗中有任何反应,只要她马上打电话给他,他在这附近工作能马上赶过来。

  “我想问,治疗的时间要多长?”墨兰伏头,看着他递来的机票,写明了两天后的时间。

  “十天一个疗程。”奉书恬瞟过她沉思的侧脸,指尖捏了捏下巴颌,“如果你想提前走,我可以想想法子。”

  这人比费君臣好多了。不会一口气就说不行,绝对不行。

  墨兰寄望中稍带感激地望了望他,接着沉声问:“你跟贝朗教授多久了?”

  “几年时间了吧。”奉书恬语气似是回思着,“一直都抓不到他的把柄。他把我当做给他做研究的人,业务方面当然不会透露给我听的。唯一,就是你那本摩斯码通解,因为你的关系,我才能从安日晨那里套出一点话。他们似乎在找另一个同伴。可能是另一个巨头。”

  “那本摩斯码通解你看了后,有没有什么想法?”墨兰问最主要的。她相信,如果他都不能看出点端倪,不信那个贝朗老头能。

  “关于那本书,我和政委研究过,我们部队自己内部讨论过。得出的结论是,应该与分子式有点关系。”奉书恬说这个,多是与她探讨的倾向。看过她的研究资料,他很清楚她在研究领域里面的才华。因此是尊重她的。

  “你说的分子式,莫非是算术式?”墨兰思摸着。

  “类似于算术式,但是,因为我们部队有和我一样做基因图谱的,所以,我们有做过类似的假定,或许这是个基因的结构算术式。”奉书恬思索时喜欢捏着下巴颌,“当然,我想贝朗教授可能也是知道这点的。”

  “如果是基因的算术式,莫非,所谓的走私国宝是基因图谱?”墨兰进一步推断。

  “基因图谱现在在国际上的交易价格,几亿一个很正常。”奉书恬佐证她的推断,“说是国宝价值,我认为也不奇怪。”

  “我并不这么认为一定是。”墨兰这么想,是有一定根据的。想在那个时候,楚文东拍到的那块奇妙石头,现在应该是落到吴梓阳或女祭司手里。因为费君臣等人推断过,给主席和船上下手的是吴梓阳或是女祭司的人,但是贝朗教授没有能从吴梓阳手里拿到这块奇妙的石头。就是说,吴梓阳早就不是贝朗的人了。或许,吴梓阳属于另一个巨头的人?贝朗在找另一个巨头,这么说来,是不是这其中都有关联。说不定,这些分子式是与石头有关呢?

  分子式,分子式?墨兰读书众多,记忆力自称很好。在傅家的书馆里,她浏览过不少书,有关分子式这样奇妙符号的书籍,似乎有那么一本……。

  “我想,我大概知道另一本书在谁手里了。”墨兰忽然出声。

  奉书恬侧头看她一眼,但不会马上问她是谁。

  墨兰也不会马上告诉他,因为她自己都不能确定,不,是认为不大可能。而且,如果要把那个人引出来的话,没有大动作,是不可能的。毕竟上次老太太去世举行的葬礼,那人都没有出现。或许有葬礼举办太过匆忙的原因,但现在想想,或许那人有意不出现也有可能。

  在打上针后,墨兰下了决心,说:“希望奉教授能帮我,我想提前和丈夫一块回去。”

  肚子渐大,如果想举行婚礼,还是早日比较好。不想丈夫在费家长辈们的注目下难做人。

  奉书恬接到她这个回复,算是可以高高兴兴地向费镇南交差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