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媳妇对自己发火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710 2021-04-04 23:37

  大难临头,最能表现出一个人的本质,哪怕是夫妻。

  林凉在努力吸上空气里稀少到几乎无的氧气时,忽然想起的是自己与老公相遇的那一天,老公站在游泳池边姿态悠闲地看着她往下沉。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要不是这只白眼狼近期对她表现的太好了,她都差点忘了他的本质。他妈的!她这回总算记起了当初发的誓言,总有一天非拉着他一块下地狱。

  再来个组员上来扯病人的氧气管,触到她的眼神。她的眼神活生生是从地狱爬出来的贞子,要拼个你死我活。那人反倒被她这一吓,浑身冒了冷汗,两腿一软,趴坐在了地上。

  不过得感谢老公,令她在这个危急关头上茅塞顿开,倒是想出了个办法。趴到了病人床头,向着病人:“李阿姨,我和你商量件事,行不?”

  李阿姨一直全身绷紧了神经,是谨记那个454首长之前对她叮嘱过的话,不敢向林凉他们主动说话。现在听林凉主动开这个口,她反而是终于可以大松口气了。毕竟眼睁睁看着这些年轻人饱受折磨,她心里也如刀绞般难受。轻松一笑,启口:“林医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配合就是了。”

  “李阿姨会游泳吧?”

  “会。”

  “好。”林凉在得到这个肯定的答复以后,眼皮撑一撑,招呼其他组员全过来。

  等所有人都围坐在了病人床头四周,林凉开始提出了自己的办法:“每个人从氧罩吸一口长气后,像游泳一样慢慢地吐气。”

  众人听取她这个建议后,都忐忑地看向了病人。

  李阿姨一笑:“如果你们都死了,独留我一个病人动惮不得,又没人医治,不是一样得死吗?”

  一语醍醐灌醒。压在众人心头上的心结当即化解开了。

  监控室指挥所里,相比其它各组的兵荒马乱,3组的骤然转变,令人眼前一亮。

  “这个3组组长是谁?真是不简单!”军校里过来观战的领导发出赞美声之后,听到是自己军校里培养出来的学生,沾沾自喜起来,“胡教授教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费政委,你们可不能一而再把我们的好苗子都拐到你们部队里。”

  费君臣漫不经心地瞟过那个见风使舵的胖领导,连做声都懒。除了这点,媳妇的表现,别说能让他本人感到骄傲,从部队里赶来观摩这场最终考核的班长们都在他后面明言要抢人了。

  “3组这几棵苗子不错,尤其那两个女兵,叫什么名字?”几个班长揪住先一步来的人询问。

  杨科和六六等人不敢吭声,现在外人在场,不好透露林凉的真正身份。

  几个班长倒也不急,除了3组,1组的动静也令许多人关注。

  有人死到临头是惊慌失措,没有惊慌的人,不一定就一定是临危不惧的英雄,在1组的各组员行动上表现的特别明显。

  方书山和李阿姨一样,有费君臣的命令,躺在病床上不敢动不敢出声,不敢向这些考生主动提出援助。

  可是,林艺璇突然按住了向外求救的呼叫铃,称病人需要急救药物,需要到外面取。

  “政委?”接到林艺璇讲话的兵向费君臣等人征求如何回答。

  费君臣与454另两个头儿奉书恬、林队对对眼。林队率先摆起了头:“到这个关头上还想耍诡计。这是模拟生死战场的考试,怎么可能放她出去。”

  “林队说对了一点。”奉书恬微微一笑,斜倚在椅子里,“她是想一个人出去,还是想让大伙儿都摆脱困境呢?”

  费君臣砸吧砸吧嘴,赞同他这话,给出指示:“告诉她,只能一个人出去取药。”

  接到这个只能一人脱身回复的林艺璇,迅速对其他组员说:“我出去后,帮大家拎氧气罐回来。”

  其实,即使她不提议自己出去,其他四个小伙子也会让她一个女兵先脱身的。然而,她这话出口,其余四个人对她的眼神全变了。王子玉和吴平安对她本来的面目就了解,所以没有意外她这个举措,冷冷地噙了抹嘲笑而已。另两个组员则是仿佛第一天认识她一样,惊讶之后,对于她的眼眼里占满了厌恶。

  可林艺璇在这个关头上已经顾不得维持形象了,手术室门一打开,她冲了出去。当遥控的手术室门在她背后关上,她才骤然发觉,不止手术间内缺氧,是整个手术层区都在缺氧。而且,按照费君臣的指示,他们并没有放开手术区域的门让她出去,相反,她是连回去自己手术间的机会都断失了。一个人如孤魂野鬼般游荡在手术间外头的走廊里,孤独无助,再加上缺氧,她仅存的理智逐渐丧失,虚伪的面具掉落下来,开始如其它发疯的人一样砸门,跪倒在地上哭叫着救命。

  周紫东看到这一刻后,一只手捂紧了眼睛,感觉眼眶里液体要滚落下来。林凉和林艺璇两姐妹的表现成了鲜明对比,在他心中像光明与黑暗交叉着。他什么都看不清了,记忆全部模糊了。抖动的身体是在不自觉中想往外走。

  454守在门口的哨岗拦住了他,铁声道:“在考试期间各单位不准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

  周紫东垂下捂眼的左手,微微捏了拳头。但是,这里是454的地盘,只有454能做主。他想出去救人,是不可能的。

  瞥得见周紫东那一身不甘愿的背影,费君臣齿间扯出一丝叹气,望望表,是差不多时间了。眼观手术室内的考生们,该倒的都倒下了。他举起一只手,比了个手势。依照他这个手势代表的命令,身后待命的人迅捷地按下供氧阀门,重新向手术区域供氧,同时间,一批急救队员从打开的手术室门冲进去,对倒下的考生们施行救护。

  只要重新给养,一般人都能很快解除症状。所以,当手术室恢复如常后,到处可见垂头丧气的考生们。就是3组,除了林凉以外,也都个个像揣了只小兔子惴惴不安。

  之后,等病人们被送下去病区,考生们集中在了会议厅,接受最终的审判。

  “你说评审会是谁?”谭美丽暗地里蹭蹭死党的胳膊,眼神儿往四处溜过去,仅见前面一排会议桌坐的是454的首长,左侧坐的一些人应该是来观摩的学校领导,右侧站立的是一排454的兵,“不是说不是454自己人评审吗?”

  “无所谓。”林凉抛出一句,低着头,心情和其他人一样挺郁闷的。没错,那个与病人共存的主意是她想出来的,只是,一想到这种苟且偷生的法子是被老公激发出来的,她恨不得切齿。抬一抬眼,看见老公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与自己正好对了个眼神。

  费君臣向着媳妇抬一抬眼镜,镜片后的眼睛似乎已弯成了条弧线,笑意盈盈。

  心知这种刁钻的最终考核试题必定是他出的馊主意,林凉不打算领他的情,冷冷地垂下眼。明知他这样做身为部队首长和出题者没有错,可是,考验人心,也得有个限度。

  对每个考生最终考核的评议开始。主持的军官阐述了此次评议的程序:“请各位考生对自己在最终考核的表现给予自我评价。这次考核,按照我们之前发出的公告,评委也即是你们自己。”

  切。林凉咬了咬牙齿。评委是考生自己,话说的漂亮,但是考生的表现是所有人有目共睹,实际上谁输谁赢,在缺氧倒下的那一刻已经落下了帷幔。

  有人本来还寄望一个仁慈的评委给自己打分,接到这无比残酷的宣布后,当即痛哭。忍受不了自取其辱的人,高举手先喊:“弃权。”

  30个考生,光是弃权,一下子走掉了三分之一。留下来的考生们,你看看你,我看看你,都捉摸不定主意。应说都没有勇气。

  见过了将近二十分钟还是没有人愿意主动出来自我评价,费君臣只得点名了:“吴平安。”

  “到!”吴平安唰地站起来,敬礼后走了出来。

  林凉看着自己的高中同学被钦点为第一个可能当炮灰的,不禁眉头一皱。虽然并不知道吴平安在这次考核中的表现怎么样,但以她对于吴平安这么多年的了解,吴平安不可能当狗熊。

  “你在整个空间缺氧的期间都坚持着没有倒下,也没有和病人抢输氧管,有什么秘诀?”费君臣道这话,是引诱脸部表情傻傻的吴平安自己踏进圈套里。

  吴平安感觉考试时紧张的余韵并没有离开,身板一直绷得挺直,机械式地答:“报告长官,没有秘诀,可能就平常身体锻炼得多,耐受力比其他人好一点。”

  这个话一落,四周的笑声浮起。

  吴平安涨红了脸,垂下的头想蹲到地上找个洞钻。

  就在所有的笑声似乎都认定了吴平安是个傻小子愣头青时,一个领导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别小瞧了愣头青,愣头青的意志力是一般人无法比得上的。”

  吴平安抬头一看,是454年纪最大的长官为自己说的好话,脸蛋不禁又一红,羞愧。

  “吴平安。”接到三位首长的首肯,主持军官咳一声,唤道。

  “到!”吴平安依旧双腿并立挺得直直的,等待最后宣判。无论是好是坏,反正他拼了全力也没有遗憾。

  “过来取454的臂章吧。”

  啊——惊喜的尖叫声、鼓掌声从后面一排考生里面中的死党们传出来。吴平安在一刻的愣呆之后,被其他人推到了主持军官那里,接过梦寐以求的454臂章,他一双眼睛湿了。

  有了第一个被454接纳了的考生,一扫了考生们中间的阴郁气氛。

  “王子玉。”

  “到!”

  王子玉被454接纳就没有什么好质疑的。不过,费君臣还是道了一句:“你那个面试答案,有空我们私下聊。”

  王子玉向姐夫点点头,脚步不紧不慢,一派淡定从容接过了颁发的454臂章。

  眼见两个录取名额被占了,大家也不知道这一次454打算录取多少个,以以往的454历史来看,反正不会多。林凉听到坐在自己身边的死党谭美丽不停地唉声叹气,像是要死不成要活也难的样子。一撇嘴,干脆帮死党举高手。

  “你干什么你?”谭美丽着急地收回手朝室友瞪眼的刹那,却也迟了。

  “谭美丽,你可以出来讲了。”主持军官喝道。

  谭美丽悻悻然地走出了行列,立在考官面前蔫蔫的,没有底气。说到底3组能有这样傲人的成绩,全是林凉的功劳,她只是沾了林凉的光。所以要她自己评价自己多有能耐,她自我感觉挺虚伪的,说不出口。

  她妞妞捏捏的别扭样子,在费君臣等人眼里看来,却是不禁一笑。

  林队温声开了口:“考生谭美丽,你认为参加这次考核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听首长的口音,貌似自己也不差,感觉有戏,谭美丽立正后昂起胸,正正当当地答:“能和战友们并肩作战,团结一致战胜困难,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过了。”林队慈爱地向她挥挥手。

  谭美丽惊叫一声后,跳了起来,没有马上去接454的臂章,而是冲回去先和每个组员拍一下掌心:“听到没有?这样都能过,加油!”

  因此,本来论全组综合技术实力,可能排在车尾的3组成员们,一下子大放光芒。除了谭美丽,另外三名组员也都进了。只有林凉,坐在一排侯审的考生里,不打算急着出来。

  费君臣暗地里挠着眉头,眼看这些考生们一个个刷的刷,进的进,最终落下的唯有自己媳妇和林艺璇两个人。

  林艺璇整张脸黑得不成样子了,然而在来参加评议之前,不知从哪里借了把梳子,将散乱的头发梳理好了,坐在侯审人员中一直是昂头挺胸,没有丝毫败将的颓丧。

  她这副像是虽败犹荣的神态,在周紫东和一部分旁观的领导眼中,使得她依然美丽光彩照人,令人尊敬。

  相比之下,林凉一直甩着军帽,翘着不雅的二郎腿,貌似赢了也没有赢了的风姿。周紫东对着林凉吊儿郎当的神态,没有皱眉,心里矛盾着纠结着,成了团解不开的乱麻。

  见时间差不多了,费君臣碍着考生是自己媳妇不好开口。奉书恬代他开了这个口,道:“最后的两名考生,一起上来回话吧。”

  “是!”林艺璇笔直军姿竖立,迈着军步走上前。

  林凉懒洋洋地搁下腿,像是随意地在大街上走路那样走上来,手里捏着军帽。

  一看媳妇这样子,就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情不愿的,费君臣叹气似地抚摩起了眉宇。

  “考生林艺璇,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的吗?”奉书恬问时,嘴角噙的笑生冷的,并没有进到眼睛里。

  林艺璇嘴唇哆了哆,看着费君臣和林队拿了水杯喝水,像是对她的话不大感兴趣。自她出生一来,这是她受到的最大的耻辱。若不是还有那林家大小姐傲人的自尊在,她早就泪流满面了。

  “我自认在这次最终考核中或许有不能令主考方满意的表现,但是,我尽力了。”说完,她挺直胸板,脸上没有一丝悔恨的样子。

  林凉听着她这话,在旁呼哧呼哧甩着军帽,嘴角一勾,并不觉奇怪。如果坏人都承认自己有罪,那才是怪了呢。

  可惜林艺璇错估了一点。454的人忒讨厌的就是她这种人。

  费君臣将水杯盖子一盖,懒得开声,免得媳妇以为自己假公济私在替媳妇出气,回去还得挨媳妇一顿骂。

  林队敲着笔杠,与奉书恬对对眼。

  奉书恬拉开抽屉,把一份牛皮纸档案袋搬上了台面。

  林艺璇见那份档案是自己的,终于感到了惊慌。

  “当着各位老师的面,我们454把这份有关我们454对林艺璇同志的政审意见做一个公布,并且将对她个人的处分决定上交给上面,上面的人也给我们第一时间批复了下来了。违纪处分以及开除党籍的决定应该是不变的了。至于公安机关是否立案,我们已向公安部门交递了材料,由公安机关人员跟进。”奉书恬这一大段话说完,除了454的人,考生们和学校领导们都露出了惊诧非常的目色。

  林艺璇撑不住了。林凉捏着军帽的手一顿,看着身边的堂姐身体一倾,软倒在地,而且,林艺璇这下晕倒绝对不是装的。

  最悲凉的是,林艺璇倒下的时候,没有人想伸出手去扶她,包括周紫东在内。林艺璇倒在地上之后,才有负责现场急救的队友上来,摸了摸她脉搏后,确认无大碍将她抬了下去。纵使林艺璇这样一倒了,当事人不在了,454对于林艺璇公布的惩处并没有撤销。

  林凉和许多人一样,其实不知道林艺璇究竟是犯了什么大错,才在一群考生中唯独被454给制裁了。按理说,只是缺氧发疯想砸门逃生的考生,并不止林艺璇一人,不应该只是林艺璇一人单独受罚。

  很快,走上来的她的师兄杨科,解决了公众的疑惑。

  “林艺璇私下偷换了其她考生给3组病人配备的麻醉剂。”杨科将证据确凿的罪证——一根注射剂,亮在了众人的面前。

  谭美丽当场面色一白,自己代替林凉始终守在3组病人旁边,都没有能发觉这个偷梁换柱的事情。

  “其实她的技术各方面都很不错,但是,作为一个军人一个医生的最基本道德素质不及格,因此哪怕她的技术再好,都没有用。我们454要不起这样的人。如果这样的人跟我们一块上战场,不知什么时候在背后捅我们一刀,比敌人更可怕。”杨科道完这话,厌恶地将罪证交给手下,移交法律部门。

  可以说,林艺璇作为军人的生涯,到此可以宣告结束了。

  林凉想过堂姐千万种下场,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她捏起军帽重新甩了甩,大概是想的有些神游,不经意那帽子在指间一转,脱离了手指头飞到了老公那边。费君臣见媳妇的军帽忽然飞过来,反射性地一闪,方才躲过了被砸上脸的悲剧。同时心口上一惊一吓的,不由想摸起心口:莫非对林艺璇这个处理媳妇还不满意,向他发火了?

  对于这顶无意中飞出去砸老公的军帽,林凉同样是一怔,恍过神来,见全部人都注视到她一人身上。知情的,都以为她在对费君臣发火。不知情的,都惊诧她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帽子砸454的最高首长。众目睽睽的聚光灯照过来,林凉眉头一撇,真想学林艺璇来个晕倒算数了呢。不过还是算了,免得一晕,老公先冲上来,那到时候惊呼的人更多了,可以多到她绝对是跳下黄河洗不清。

  “对不起,长官,我不是有意的,我手滑。”林凉戴着厚厚的脸皮嬉皮笑脸的,当众解释这一突发事件,其实纯粹无心。

  相信她这话的人,一半一半的。

  林凉无奈地嘴角一勾,没有军帽可以甩了,只得换条腿站着。

  “咳咳。”林队替代受到惊吓的费君臣赶紧履行奉书恬提出的策略,关键时刻上来硬的,“林凉同学,可以过去拿454的臂章了。”

  “等等。”林凉一听这话,急忙摆出阻止的手姿,“我自认我不够格进你们的部队。”

  听见她这句当众拒绝454的话,只要不知情的人都瞪直了眼。费君臣等一帮知情的,自然都是愁云上了眉头,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耳听接下来她一番解说,才真正让人哭笑不得了。

  “我承认我在你们部队刚刚的最终考核里面,我贪生怕死!”林凉拍着胸口一副扪心自问,宛如忏悔的罪人来个痛哭疾首状,“其实,在缺氧的时候,我比谁都想扯掉病人输氧的面罩自己戴。所以,才能想出那么个馊主意。还请长官们大人大量饶了我。”

  费君臣听得出来,媳妇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饶了她吧。她不想进454。

  嚓!媳妇这样的人才,不进454,那是不可能的了,已经不是他一人能做主的了。

  费君臣厚着脸皮坐在原位,不顾媳妇频频递过来的眼神。然后这种对媳妇说不出口的狠心话,自然由他的师弟代他出马了。

  “实际上,林凉同学,不管你过不过得了我们的考试,你肯定是进454的。”奉书恬公布。

  “啊?”林凉瞪了瞪眼,忽觉落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圈套。

  “你是我们454这一次征兵的唯一内定人员。”

  “不是王子玉吗?!”林凉怒指向自己的弟弟这根救命草。

  “我们从没有说过王子玉同学是内定人员,虽然他也很优秀。”奉书恬悠悠笑着道。

  林凉一股怒火熊熊扫向老公那处。<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