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华儿,你不愿意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6433 2021-04-04 23:37

  “墨兰。”傅蕙兰在麻醉过后的微疼中睁开了眼。待看见自己的妹妹完好如初,她心里蓦地轻松之下,不禁泪盈满框。

  “姐。”墨兰牢牢地握紧她的手,轻声且坚定地安抚她,“没有事,以后由我来守着你。”

  “那个人,不知道什么人,要这么地折磨你!”傅蕙兰说到动情处,愤怒中气促,胸口的火怒无法平息。

  “我知道。”墨兰只轻轻地把她的手搁在被子里,道,“这个事我会处理的。你先安心养好伤。”

  傅蕙兰疲惫地闭上眼睛。墨兰且想着,肖庆生的事该怎么找机会告诉她。念到姐姐蕙兰的命运多沛,她起了身,走出海军基地医院的病房。

  走廊里头,费镇南正为了她,向费君臣了解傅蕙兰的伤况:“严重吗?”

  “不严重。枪弹没有擦过大血管。老实说,这样穿过胸口的轻微弹伤,近乎是奇迹了。”费君臣指尖挑着下巴颌,好像相比于病人的情况,对于枪手的关注度更高一些,“是谁开的枪?我猜猜,aida?”

  费镇南没有否认:“是的。”

  “他为什么开枪射击她,却不置于她死命?”费君臣抓住重点拷问。

  “你相信吗?他一枪将她体内的小型液体炸弹给打了出来。”费镇南对于对方堪称奇迹的枪技,并无妒忌的口吻。相反,他超于常人的冷静沉着,让偷听见他们对话的墨兰感到一股发冷。

  费君臣轻声笑了起来,或许是见到了墨兰的身影,算是替他解释了一句:“我相信,你相信,又能怎样。我们做指挥官的,要的是统筹大局。一两个神枪手,没有任何意思。就像你我手下,强兵不会多吗?当然,我相信aida的手下,强兵也不会少。”

  这个道理,墨兰是能懂的,就如自己指导金要招兵买马一样。

  费镇南这时转身发现了她,关切地问:“蕙兰睡了吗?”

  “刚刚醒过一次,我让她继续睡。”墨兰道,语声模模糊糊的。老实说,她不是怕费镇南,是怕费君臣。所以她尽可能地站在费镇南身边。

  仿佛能察觉到她微小的哆颤,费镇南将她的肩膀轻轻一搂,向堂弟说:“我带她去休息。”

  费君臣点了下头,言简意赅的:“如果有什么需要,马上打电话给我。我会24小时开机。”

  墨兰只是挨在费镇南的肩头上,自动忽略掉费君臣的话。她打心底里害怕费君臣这个人,原因是什么,她其实还记不起来。费镇南当时问:她记起了49没有?

  她不是不愿意答他,是压根没能记起任何东西。只是身体,触摸到枪后的身体,自动自觉地记忆起身体曾经的感觉。脑子中的记忆没有,但记忆的神经有,记忆的肢体有,所以她没有记忆却能呈现出来的动作,令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经过这样激烈的一个晚上,开着军车离开海军基地医院,见海边风浪未平。夜色未褪去,反而正浓。费镇南感到喉咙里头干涩,见着她坐在驾驶座旁边的位子上,蜷缩着肩头,细哆的身体像是被风刮的,但其实不是。

  送她来到军人招待所的房间,他帮她拧开了浴室的热水放满桶,说:“洗个澡,才好睡觉。”然而,当他从浴室出来时,发现她整个人坐在了床角,头埋在屈起的双膝里,像只可怜的猫。

  “华儿。”他心里头一涩,走近。

  “我记不起来。”她咬了咬唇,接着吁出口长气,好像烦恼自己这副庸人自扰的模样,“没有意思啊。纠结这些根本记不起来的东西。或许,是不想我记起来呢,老天爷。明明,我还有许多许多事情需要去做,不能一心惦记过去。”

  他听着她这番话,更不知如何说起。其实有关她的事情,除了知道那个接受军训时的49,其它也是一概不知的。

  她跳下了床,在床脚的行李袋里翻找着换洗的衣物。待她找到衣物正要进浴室里,发现他还杵在房间里头,不由地问了声:“三少,你不回房休息吗?”

  “我今晚留在这里。”费镇南面无改色地说。

  墨兰真的是一怔,手里的衣物落在了地上。接着,她急匆匆地捡起了地上的衣物,低头擦过他身边,走进了浴室里,刚要反手关上门,他人已经啪地一声挤了进来。一时,她一退再退,直至背部贴紧了冰凉的墙砖而无论可退。水雾弥漫的浴室内,他步步逼近她,双手扶起了她尖下巴的小脸,在她哆颤的唇上开始烙下了吻。挑逗的辗转,加上室内的热气,令她双颊很快浮现出了炙热的绯红。她双手按在他强有力的臂膊上,喉咙里低吟着:不——

  他在解扣子,却不是解她的衣物,是先解掉了自己的衬衣。眼前一块块结实的肌肉,让她羞涩地闭上眼睛,呼吸气促起来:三少,为什么——

  其实,在那夜酒店里,她已经略感到他的急躁了。但是,他不像是婚前便会强要了她的人,为什么?

  “婚礼我会给你。不用担心。但是,华儿,你不愿意吗?”他低低的醇厚的带了迷醉的声音,在她耳际抚弄着。

  她知道自己会嫁给他,这种事肯定少不了的。可是在她预想中,他不该对她有这么大的占有欲,不是吗?他不是不对任何女人带上真正的感情吗?

  她的身体在他灵活的指头中闪避着,然青涩的她岂是能逃得过他娴熟的指间。她根本离不开墙砖半步,在一挣一扎之间,身上的衣物如自由落体般一件件落到了她的脚下。剩余的那件薄薄的内衣,透着她奶油色的玲珑的躯体,在水雾下,呈现出诱人的欲让人一口咬下的气息。他一口咬住了她欲抗议的唇,把她拦腰抱起。水汽弥漫,热浪充斥……

  早晨满室阳光进来时,他已是在站立在床边,戴上腕表,对准时刻:“我得出发了。海楠会过来带你去用餐。”

  她有些疲惫地拉了下被子头,睡得迷迷糊糊的,哑着声音问:“几点了?”

  他听她声音疲惫,俯下腰在她额头上摸了摸,柔声又宠溺地说:“再睡会儿吧。昨晚你都睡不到两个钟头。”

  她模糊地半睁着眼看他,回想了很久,忽然才像是记起了昨晚的事。蓦地,她整个头缩到了被子里面去,脸蛋火辣辣地烧,眼看自己周身一丝不挂的。

  “我去一下指挥所。办完事会去基地医院再看看蕙兰,你不用太担心。”他对于她的家人也是照顾周到的,说。

  感觉到隔着被子他的手离开,她忽地掀开被头坐了起来,却见着他已大步走出了房门。嘭的一声轻响,室内回荡他离去的回音,她心头一片空落落的。

  他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一点。

  过了半小时后,依照费镇南的嘱咐,费海楠带了均世过来,与她一块吃早餐。

  “昨晚三哥在三嫂你那里过夜了?”费海楠调皮地用指头撩开她的衣领子,见到她白皙的脖子上面一片淤青未退的痕迹,发出诡异的笑声。

  墨兰佯装带怒地打开她的手,道:“你三哥昨晚没能回宿舍,所以在我那里睡。”

  “三哥心急吧。当然,如果他不心急可不成,奶奶可心急了。”费海楠扮个鬼脸,“奶奶一直说,三哥再不把媳妇带来给她看,她就要把三哥直接许给人家了。”

  墨兰听着这话,联想起昨晚上的事,忽然心里头一个咔嗒,起了个奇怪的念头:不会他想的是要奉子结婚吧?

  基地指挥所里,白烨有点幸灾乐祸想要看热闹的语气告诉费镇南:“你打的结婚报告在上头被卡住了。”

  费镇南静静地嗯了一声。

  “不能不说,你家老奶奶比老爷子脾气更大。”白烨吹一下指头,“当然了,她中意的女人,哪个不是部长千金就是局长闺秀。”

  “不对。老奶奶中意的是,一品官员千金,大富大贵的局长行长闺秀。”黎立桐扶着药效未过仍作疼的头,进来补充详细。

  费君臣最后进来,见到黎立桐这副模样儿,算是关切地问:“别人药效早就过了。你怎么还没过?或许该找个女人解决一下。”

  “你——”黎立桐瞪白眼,指住他,“我是什么人,正义的男子汉,能去那种地方找不三不四的女人吗?”

  “找个媳妇不就解决了。”白烨插话,依然慢吞吞的语调不惊死人的。

  “不和你们说了!”黎立桐拍板,向他们背身,气嘟嘟的。天知道,当时在游轮上中招时,他是花费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对身边的费海楠动手。不然,这药哪会这么大地伤他身体。

  费镇南倒是挺羡慕黎立桐的。怎么说都好,最少,黎立桐的父亲对自己的儿子很宽容,思想也很开放。不像费家,他自己的双亲去世的早,造成他的事,有许多长辈都可以插上一脚去管。他混得不错,使得他的婚事,变成了长辈们争抢的物品。是的,是交易物品。不会这么想的,只有老爷子一个人。但是,以老爷子一人的微薄之力,能不能扛得住这么多人口,难说!这不,第一个攻坚战,就没能马上打下来。白烨的揶揄,对他来说,只能是心口尖上的一道苦涩。

  让她怀孕,是最快占据堡垒的捷径。所以,他这么做了,不会有犹豫。

  另外三个人,大概都还没有知道他昨晚在墨兰房间里过夜,以为他这么沉默是由于49的事。白烨便提起来,像是安抚他:“她想起,不一定是件坏事儿。最少如你想的,保全了自己不是吗?”

  “她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费镇南道,一道冰凉的目光扫向了费君臣的脸。

  费君臣笑吟吟地扶扶眼镜:“她没有想起来,这样最好,不是吗?”

  费镇南像是有意的,略沉下眼色,道:“我昨晚与她一块过的。”

  他这一句话放出来,屋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黎立桐张大口:“老三你,行动力果然是神舟七号,一飞冲天!”

  白烨把军帽取下戴上,戴上又取下,又把军帽顶在指头上旋转,因为无话可说。想道声恭喜,在费家这么复杂的局面下,貌似不大合适。想打击老三的积极性,会变得他不是兄弟。

  费君臣将眼镜架一撩,道:“这样啊。如果你想要孕检报告,到时候我让人马上给你拟一份对付奶奶。”

  费镇南觉得再对他们说话会被他们三人气死,竟然没有一个准备恭喜他的。为了平复胸口这股气,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质问白烨:“昨晚上的事,应该弄清楚了,与aida可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路米的助理报案了,称路米在游轮上失踪,该不会是被aida带走了吧?老二,你不要瞒我,我知道你与路米有关系。只是想不明白,路米与aida是怎么回事?”

  白烨没有答腔的时候,费君臣插了一句:“他昨晚报销了三个人。”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去的都不是我的部下,是死刑犯。我只是给他们一条生路走,哪知道他们自己还是没能逃脱恢恢法网啊。”白烨像是轻松的自辩,其实语气中的郁闷明明白白泄露出来了。

  “路米是——”费镇南眯眯眼。

  “aida的弟弟。路米自己说的,可信度不清楚。”白烨搁下军帽,开始磕茶,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你怎么会与aida的弟弟打上交道了呢?”黎立桐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信息,大惊小怪在所难免。

  “这个说来话长了。”白烨磕茶,磕茶,就是没有接着把那个话长说下去。

  费镇南不像黎立桐那么傻去追问事情原始,问的是今后:“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拍卖会主席和船长都逮住了。但是,最重要的证据逃之夭夭。可以说,我们功亏了一篑。虽然可以暂时将这两个人扣押,但是,他们表明了什么话都不会交代。只因为如果他们一说,马上就会死。你知道的,像肖庆生和傅蕙兰那样,有杀手时刻盯着他们两个。”白烨长吁气短,苍白的脸因苦恼快成了透明的颜色,“所以我这不在找君臣商量应付的法子。”

  “法子我不是没有帮你在想。”费君臣抚摸着手里的钢笔,“但是,现在仪器没有办法帮我们检测出他们体内是否已被人安置了什么。只能说,对方在这方面的研究属于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你真的没有办法?”白烨长眉挑衅,“老四,你不是故意为难我吧。”

  “我不是为难你。”费君臣面向他们三个笑吟吟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他们的这个情况,和肖庆生一样,也和49的母亲一样。”

  白烨手里的茶杯落在了桌案上。黎立桐的手在桌子上握成了拳头。费镇南微皱眉:“你详细点怎么说?”

  “就是,不用查。查也查不出来,因为如果他们用的是某种近似于人体组织的东西。我们的仪器永远都查不出来,又不可能打开他们的身体搜查。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他们在某一天肯定会猝死。想截断这种联系,只能杀了操纵的人。”费君臣道。

  “这谈何容易——”白烨长吁。

  黎立桐能理解情报局同事的苦衷:“我们这些年派出去搜查的人会少吗?影是摸到了一点,但没近身就会被杀了。”

  “所以——”费君臣抚摸抚摸钢笔,“我给你们的建议是,不妨尝试与aida合作。”

  黎立桐刚要站起来骂句“你疯了吗”,旁边费镇南突然出声:“我同意。”听到一个两个说同意,黎立桐识相地闭上了嘴巴,抱起手,等待他们怎么掰。

  “据说昨晚aida的表现惊人。”费君臣开始分析理由,“惊人在,一他出手救了傅蕙兰。二他一颗子弹就能把仪器都检查不出来,整个军部研究部门都无法解决的难题迎刃而解。”

  “我知道你说他技艺超人,但是,你不要忘了他是个杀人犯。”黎立桐瞪白眼说。

  “我觉得他还好,比起那个杀人魔来说。”费君臣实事论事。

  费镇南听出他话里涵盖了另一层意思,投去一个疑问。

  费君臣是想告诉他的,说:“我可以百分之百告诉你们,九年前伤了49的人绝不是aida。”

  “是教皇吗?”白烨又开始颤抖地磕茶了。

  “是。所以说,昨晚aida的表现给了我们一个契机。他救了傅蕙兰,打灭了教皇的主意,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内部起争战了呢?”费君臣意味深长的话,将黎立桐反对的声音灭在了喉咙里头。

  “我同意你的看法,我相信老二也同意。”费镇南口气沉重的,“而且,我以为,在这世上能阻止教皇的,也可能只有aida。”

  “所以能诱使aida出来的,也只有49。”白烨接着他的话,“aida在我们基地有人,不然不会突然来k城来开一场演唱会,并且登上游轮。”

  “你说我们这里有内奸!”黎立桐大叫。

  “这个内奸会是谁,真是值得推敲啊。”白烨揉着额头,苦恼得快要变成老公公了。

  早上,六六过来,带均世继续学习。

  墨兰见这样下去,弟弟跟费君臣那只货是跟定了,不由一声长一声短的。

  费海楠好奇她的长短声,问:“裕华,你很怕我四哥?”

  “你四哥过于狡诈。”墨兰口吐肺腑之言。

  “四哥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费海楠对于自家费君臣的评价,倒是不像他人那般苛刻,说,“但心肠很好。”

  “是心地冷血吧。”墨兰冷冰冰地驳。

  “四哥的人生名言是:如果救一个人,会使这个人恨你,你还救不救?”费海楠悠长地念着。

  这是一个永远没有正确答案的难题。墨兰眉头拢着,问:“你三哥呢?”

  “三哥的座右铭是:人无对错,事有对错,因此永远不会恨一个人。”费海楠乐于笑眯眯地告诉她有关费镇南的所有事情。

  所以费镇南才能时时刻刻保持住了可怕的冷静。像是昨晚,明明看见了aida拿枪射人,依然波澜不惊像是没看见一样。话说,aida不是天皇巨星吗?怎么会有超乎寻常的枪技?

  “裕华。昨晚上,你看见aida了吗?”

  费海楠突然的话题一转,与她的思维巧妙地联系在一起。一下子,墨兰真是怕了费海楠是不是从她脸上瞅出了什么,小小地一惊:“哎?为什么这么说?”

  “被送下游轮的宾客里头,我没有看见aida。”费海楠纠结着道,“本想跟他要签名的。”

  “那么多人,你能全部一个个看清楚吗?”墨兰一口咬定。

  因为走私的货品没能现场抓获,上船的宾客无一不能立案处理,只是略微询问便都放走了。

  两个女人伴随走出军人招待所,费海楠兴致冲冲是想带墨兰去射击训练场玩玩,问:“三嫂,你的枪法莫非是我三哥教的?”

  “是。”墨兰既然道不清楚来由,顺着她的话掩掩盖盖地说。

  “我三哥以前年年是军队手枪射击赛的冠军,怪不得你拿手枪这么厉害!”费海楠拉着她袖子撒娇,“你得教教我。当年我想让我三哥教,可他总是说没空。哎,现在想想,确实是媳妇比妹妹重要啊!”

  墨兰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也不能这么说。”却是没想到费镇南的枪法是了得的,就不知为何不露手。

  “我们坐车去吧。去完射击场,顺便去探望你姐姐。”费海楠决定,跳上了吉普军车,结果一看自己的右手,皱了眉头。昨晚被凯斯拍了一掌,稍微扭伤,因此手腕处裹着带药的绷带,根本不能灵活操作。

  墨兰道:“我来吧。”代替她坐在军车的驾驶位子上,问:“可你受了伤,能打枪吗?”

  “看你打枪也好啊。”费海楠不打算放过她,“你是女人,与我三哥拿枪肯定有区别。我向你学习比向三哥学习,肯定效果更好。”

  “海楠,你那么喜欢枪吗?”墨兰踩动油门让军车慢慢地开始启动,问。

  “喜欢啊。哪有军人不喜欢枪的。”费海楠说到这,想到一个疑问,“对了。你不是军人,我三哥让你拿枪有没有问题?”

  中国现有法律是不允许普通百姓拥有武器弹药的。哪怕是军人离开军区时,也必须交出枪支。墨兰一方面疑虑自己以前学枪是来自于哪里,一方面敷衍海楠说:“哪里是真枪,是仿真度极高的模型枪,是打气球的气枪。不过你三哥说我有天赋,哪怕气枪换成了真枪拿在手里,照射不误。”

  “我也觉得你很有天赋耶!”费海楠回忆她昨夜的精湛表现,露出由衷的赞美。

  军车到达射击场的大道,会经过基地的指挥所。因为是第一次开军车,在未熟手之前,以墨兰稳重的性格,当然是让手下的车像蜗牛一般在公路上慢吞吞地爬行。费海楠又不好催她,坐着坐着竟是打起瞌睡来了。墨兰双手抓紧方向盘,全神贯注于前面的路面。其实,基地里来往车辆与人比起城市的交通大道已是甚少,开了上百米都不见有一辆车或人在他们的车旁边经过。

  到了一个红绿灯口。墨兰踩住刹车,等红灯转绿。这时,从右边的车前镜里看见一辆黑色路虎从大道的尽头出现。在海军基地里面,基本出现的是越野军车。像这样时髦酷黑的路虎,费海楠也从没见过。因此,费海楠打跑了瞌睡虫,坐直了腰身,攀在车门上看着。

  路虎从她们的军车身边,不等红灯转绿,直接冲过了十字路口。

  费海楠呀一声讶叫,喊道:“哪里来的王八羔啊!我们军区上头的领导过来视察,也必须遵守交通规则。”

  红灯转了绿灯。墨兰踩下加油阀,嘟嘟嘟,军车过了路口。费海楠在她旁边催促她:“快!追上他们!看看是哪里来的王八羔子!”

  墨兰聚精会神地开车,没有听见她叫什么。结果,车速也不算慢。快到指挥所门前时,见酷黑的路虎就停在指挥所的大门。路虎的车门打开后,前后共走下来三个白制服黑色警帽的人,看起来也不大像是公安人员。

  “原来是海关总署的人。怪不得骄纵成这样。”费海楠摇头晃脑的。

  海关总署的人到海军基地做什么?其实一想昨夜捉走私的事,似乎答案便是迎刃而解。

  白烨听说海关总署有人来了,头疼地摸住额头:“哎,这关老头肯定又派他孙子来了。”

  关老头指的是海关总署的现任署长,大孙子叫关浩恩,今海关总署缉私部门的一个头。

  “他来做什么?”黎立桐问,紧接一想想了起来,“不会是,昨夜那个行动,是与海关打过招呼的吧?”

  “废话。”白烨如果是平常,绝不会脱口说出失礼的气话来,但如今是要应付某个来人,脾气不禁变得急躁,“如果不是海关同意放长线钓大鱼,这些走私货能集中到一艘船上来吗?”

  “这么照你一说,莫非,狸猫换太子的戏码也有可能发生?我和镇南上那艘游轮,其实为的有可能是一批不值钱的货?”黎立桐能坐到现在这个位子上,脑子当然也是不傻的,只是比较喜欢一个肠子通到底。

  白烨对于他频频的质问,避而不答的:“这个我不清楚。或许你可以亲自去问关老头的孙子。”

  “我和他又不熟悉。”黎立桐咕哝,“我们中有谁和他熟悉的。”

  其余两人全摇头。费君臣或许对此之前有过打探,道:“关浩恩这人,貌似也是去年才升任上来的。作风什么的,只有老二打过交道,可能比较清楚。”

  “我和他这也才是首次合作。”白烨委屈地说,“不比你们了解他多少。但是,唯一敢肯定的是,这人,绝不让自己吃亏!哪怕是与自己人合作,也斤斤计较!我猜他上市场买菜,一毛钱也能计较!”

  从他接二连三的“计较”,席上的另外三个人明白老二遇到棋逢对手了。说起来,老二白烨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喜欢计较的人。

  “不是说来了吗?”白烨扶着额头走出去,来到接待客人的二楼茶水厅,却不见宾客到,揪着来报的人审问。

  “车是来了。但人好像在门口站着。”属下报告白烨情况。

  白烨一听,莫非在门口发生了什么事,马上推开窗门向楼下探望。

  楼下,大门前面,军车刹车不及,挨上了前头酷黑路虎的屁股。费海楠坐在前座里头,被惊到的同时双手不禁举成投降状。墨兰呆呆地看着脚下,一时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踩刹车为什么踩成了加油了。不过,这不能全怪她。她今天开车是格外小心了。哪知道前头的路虎放下领导同志后,司机居然要倒车准备不知到哪里去。结果那司机要倒车没有先响喇叭,又没有开倒车灯,应是忽然踩下油门,如费海楠说的目中无人的王八羔子一样,大刺刺直线退到了大路中央。军车当然会刹车不及,碰上了路虎的屁股。幸好的是,路虎的车尾没有冒烟,应该只是轻微擦伤。

  只是,即使这样一点小擦伤,也足以让那个开车的王八羔子司机火冒三丈,跳下驾驶座直接对着军车上的两个女人喷火:“驾驶证呢?!哪里的人?!你们家长官呢?!都给我下来!”

  妈呀,这口气怎么比她当基地司令的三哥还凶啊!费海楠大眼瞪小眼,心想这场面如果被她老哥知道了,是会站在她这边呢,还是站在对方那边呢?话说,这车虽然给撞上了,但理应该是各自占了一边。因此,她倒是不畏惧的,跳下车门,把头顶的军帽摘下来一甩,啪一声响亮地打在车前盖上,指着对方司机的鼻子:“咋了?!你凶什么凶!没看见我的军服吗!我是什么人?我是这里的人,就凭我是这里的人,都比你强!”

  那司机被她一个指头指到自己鼻子尖上,吃惊地两只眼珠子都快滚到中间来了,哆嗦的嘴唇怒道:“你,你——你撞了我家领导的车,你还有理了呢你!”

  “我——”费海楠一手叉腰,仍指着骂,“我当然有理了啊!哪有你这样倒车的!刚刚,就刚刚过那个十字路口,我都看见了,你看着红灯就冲了过去!”

  “你没有看见这是谁的车吗!我们关领导的车,就凭这个,谁敢拦!”

  “关领导,看来还是个王八羔子领导呢!”费海楠一抹鼻子,哼。

  墨兰在费海楠跳下车与人争吵时,一直在察言观色,准备随时后援。现,见到那三个本来是要走进指挥所的海关官员,不知是听到了哪句话,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忽然折了回来。于是,她赶紧也跳下了驾驶座。

  “关领导!”见到自己的头儿突然走回来,司机忙着鞠躬解释情况,“这两个女兵,明显就是没有驾驶证的,在公路上横冲直撞,还占着是这里的人,想做地头蛇,为虎作伥。”

  费海楠听司机这个说法,再看来的男人派头,不禁心底里一丝发虚。墨兰与她齐肩并站,一双毫不客气的眼睛打量这位貌似来者不善的关领导。这男人看来比费镇南略年轻一些,白色的制服上戴有肩章,看来官阶不低。一张英俊却不苟言笑的脸,凉冰冰的眼珠子蛮挑剔的,最可怕的是,即使这副样貌不像和蔼可亲的,他却是主动伸出手与她们两个说:“我叫关浩恩,两位海军军官士兵同志。都是我的司机的错,请你们不要过意不去。修车费,由我来承担。”

  “关,关领导——”见自己的领导临阵倒戈,司机差点儿崩溃。

  “够了,小江。”跟随关浩恩来的一名女海关官员也折到了事发现场,向要叫屈的自家司机训骂,“念你今天是第一天送我们到海军基地,不知基地里面人家的规矩。回去后就这件事先记一次大过,写一份自我检讨。”

  女官员几句话,费海楠尚没有听出什么。墨兰倒是听出曲折来了。这人,是在借骂自己的人来讽刺她们。墨兰就此微微地眉头一皱,说:“两位领导同志。咱惩罚人不能不分青红皂白。这样吧,我也不想占人家便宜。打电话让基地里的纠察队过来吧,看究竟这个交通事故责任者是谁。”

  “你——”女官员如柳的细眉向上一挑,疑问的目光打量她身上的军装。

  墨兰坦坦荡荡的:“我不是这个基地里的人,更不是海军士兵,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但我想,现今是个法治社会,再说事故发生在海军基地里,让海军的人来处理,也算公平,对不对?”

  站在办公楼二楼俯瞰热闹的白烨,看见费海楠墨兰与海关官员纠结上了,倒不急着折身下去救驾。直到费镇南他们等老半天没有动静,跟随来看,发现了他在看热闹却不帮自家兄弟的妹妹和媳妇解困。费镇南站在他身边,先沉稳地开口:“那个海关女官员同志是谁?”

  “你说那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吧。瓜子脸,苗条身材,一米七的模特儿高度,人家是关浩恩的秘书吧,叫罗婷婷。——老三,你竟然会对海关的女同志感兴趣,不担心你家媳妇吃醋啊?”白烨正看得津津有味,悠哉着侃他。

  “是。我是忽然发现原来自家兄弟是这样的德行,如果有一天我家媳妇和我妹妹中枪了,我相信是我这个自家兄弟拿她们给自己挡枪。”费镇南顺口溜地吐出来。

  白烨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大错了,大彻大悟时,急忙戴上军帽蹬蹬蹬折身下楼。

  “关处长。好久没有见啊!”

  听着这么一句熟悉苍白的喊声,关浩恩浑身起了鸡皮栗子,转回身,正好是见到白烨犹如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冲过来。为此,他急退两步之遥,将自己的秘书罗婷婷挡在了面前。

  “哎,关处长,这么生疏怎么行呢?咱海关和海军,就一字之别,与自家兄弟一样的亲。”白烨老道地将挡前面的罗婷婷一推,径直站到了关浩恩面前剔牙缝地说,“撞车这种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大撞老二的车,天经地义,因为向来老二就是得给老大让路的嘛。”

  罗婷婷被他一推,趔趄了两步站稳,再听见他这话,怒红了脸蛋,向关浩恩说:“处长,这人说话怎么?!”

  “罗秘书。这位是安全局的,你叫白局长行了。”关浩恩打断她的话,免得被白烨再抓住口舌。

  “白局长好。”罗婷婷马上反应过来,向白烨行礼。

  “免礼。女同志免礼!”白烨一句话将她不客气地遣退三尺远,在这种兄弟较量的事儿上头,女同志插手,就好比妻子参入到丈夫家谈事,只会显得这事不伦不类。紧接着,他这回真是走到了无路可逃的关浩恩面前,用力地抓起关浩恩的手握紧,小声说:“不瞒你,关处长。我家司令在二楼窗口看着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撞你宝贝车的人,是我家司令的媳妇。”

  “其实这车不是我的。”关浩恩一眼能扫到二楼窗口那个气势压人的男人,回了话。

  “谁的?你们海关有这样的官车吗?”白烨早就料到的,眯眯小眼珠子问。

  “其实这车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突然觉得这车撞的挺好的,让我知道了她是你们家司令的媳妇。”关浩恩低声道。

  “看来关处长有听说什么了?”白烨眼中闪过一抹犀利。

  “那是。我今天说是来见你,其实是来见她,也不过为。”<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