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均世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262 2021-04-04 23:37

  傅鸿烈说得激情昂扬,底下人却一片死寂。除了他几个同家的养兄弟在为他拼命鼓掌喝彩。傅鸿烈倒是很会做戏,向那群先用钱买好的人鞠躬道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今后会更加努力的。”

  这副样子很像相声片里的牛群。

  真的傅家人只为他感到丢脸。连楚文东都感觉无聊,然想到卢裕华可能会迟来,他方才按捺住性子坐了下来。

  楚昭曼轻声问他:“侄子,你到这里来干嘛呢?我记得你手中没有风华佳人的股票。”

  “你呢,小姨妈,你想选谁为董事长?”楚文东不会与她提卢裕华,巧妙地岔开话题。

  “金。”

  “为什么?”楚文东直觉卢裕华与金可能有关系,所以对于楚昭曼的答案显出了一丝意外。

  “金是盈安首席金融分析师,数学系博士生,满脑子的赚钱主意,又有胆量抢老太太的家产。”楚昭曼交叉起双腿,分析的头头是道。

  “你认为傅家人会支持她吗?”楚文东觉得楚昭曼说的有理,只要这不是有人设的局。因此傅家人支持不支持金,变成了判定是不是有人设局的关键。

  “傅家人不支持她没有关系。她手里握有的股票,大部分来自于昨天的股市波动,来自于傅家人自相残杀后的结果。”楚昭曼眯起笑眼。昨天股市的波动,她是目不转睛从头看到了尾声。

  这么一说,金与卢裕华与傅家都有没有关系。楚文东拿指头敲打起椅背,哒哒哒,继而哒的一声长划上终止。台下,许多大小股东正异口同声联合起来,向傅鸿烈发出强烈的抗议:“算了吧,你们傅家人,昨天自己抛售自己的股票,玩弄我们这些股东,还好意思说你们自己爱风华佳人。”

  傅鸿烈一张口辩不过底下上百个人的口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司仪台上团团转。这时候忽然几个人冲上了司仪台,向傅鸿烈一顿拳打脚踢。场面一时混乱不堪。女人尖叫。

  楚文东稍有思索的,眉毛一撇尖利的眼神放到楚昭曼身上:“你干的?”

  楚昭曼摇摇头,低头修理朱红的指甲:“是金干的吧。”

  一个眼神,楚文东已经料定是她派人干的了。

  股东大会闹成这般热闹。金在对讲器里担心询问墨兰有什么主意应付。墨兰要她按兵不动。这样的意外早在她意料之中。毕竟这些人即使对付傅鸿烈,也只会对她和金有利无弊。

  果然,傅鸿烈被人打了几下就不行了,踉踉跄跄下了司仪台。莫氏扑上去抱着自家老公哭丧。但是,太多在昨天股市中吃亏的股东不会同情傅家人。傅鸿烈这回覆水难收。金走上司仪台准备发表就任宣言。

  风华佳人既然握到手里了,傅家供养几个孩子的资金等于有了保底。现在,是该去把弟弟均世接回来的时候了。

  墨兰这么想着,趁几个楚家人尚在股东大会逗留,迅速在酒店门口外招了辆的士,前往蕙兰的住宅。

  蕙兰住的地方位于市内一片干部公寓区,是肖庆生的房子。肖庆生不是入门女婿。蕙兰作为一个供奉公公婆婆的居家媳妇,艰难境况可想而知。好在,肖庆生对待自己的老婆不错。傅老太太方才安心将蕙兰交给了肖庆生。然而,墨兰一直对蕙兰几次不明原因的流产耿耿于怀。

  墨兰有时候会想,老太太临昏迷前叮嘱蕙兰要她掌管傅家,是不是对在夫家难做的蕙兰同样不放心。可惜老太太如今是病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有多层的眼线把守,她近身不得,无法求问老太太的答案。

  径直来到了蕙兰的住所,墨兰预备按下门铃,心里计划以培训老师的身份与蕙兰见面,然后立马接均世接走。还有,肖庆生说蕙兰病了,究竟姐这个病病得怎么样了?

  密封的高级公寓铁栅门,忽然从里面咔嗒一响。墨兰的眼皮子飞速地跳起来,貌似有什么人要出来。她转身便下了台阶,疾走过马路,藏进对面的巷子里,窥探着门口。

  门打开后走出来的是肖庆生,似乎要出门开车去哪里。在他后面急匆匆追出来的是蕙兰。

  蕙兰扑上去,紧抓他的衣服,声嘶力竭地怒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均世他只是个孩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听到提及自己弟弟的名,墨兰的心慌地噗通噗通的,宛如一块石子跌入了海底,掀起惊涛骇浪。

  “你说我怎么了!”肖庆生拽开妻子扒过来的手,一张斯文的脸这时怒气冲冠的,显露出了隐藏在内的暴戾,“均世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把他送回他父母身边有什么错!”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他后妈对他不好!他是个可怜的聋哑孩子,你把他送回去不是把他重新推进火炕里吗?”蕙兰与他极力抗争起来,为了可怜的表弟,反抗自己的丈夫。

  “他可怜!我还可怜呢?你看他在我们家住这么久,一句话都不会叫,又不是真的不会说话。看着就让人嫌,以为人家欠他的。老实说,我爸妈受不了他。”肖庆生当街对妻子发着火,和善的形象几乎破坏殆尽,不少路人向他这边望过来,他心一想不对,收起了怒气,变得和颜悦色地安抚妻子:“蕙兰,不要这样。好歹韩贵浩是他亲爸,不会让楚昭曼对他怎样的。”

  “你不懂,你不懂!”蕙兰声音沙哑地哭着,“他是我妹子交给我的,至少我得把他——”说到这儿,想到墨兰在世的事只有她一人知道,她果断地收住口摇了摇头。

  肖庆生以为她是妥协了,赶紧将她推回家门里。刚刚这一闹,街坊们已经听见了不少,他的脸几乎丢尽了。所以在把妻子推回门后,立马把门窗紧闭起来。

  墨兰抓着自己的胸口,使劲儿要抓到肉里面去,她弟弟均世被送回到后妈身边了。这个没人性的肖庆生,要不是看在他是蕙兰丈夫的面子上……<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