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司令和政委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606 2021-04-04 23:37

  他的身份颇神秘。小陆同志称呼他为司令。司令这个词是相当模糊的一个概念,可以是军区司令、集团军司令、空军司令、警备区司令等等,诸如此类。因此,墨兰猜不到,费镇南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军官,军阶到了哪个级别。但是,他敢放话给店面经理,明着楚氏与对干,想必也有些来头。

  话说回来,他救她这条命是奉了费老先生的意思,终究,是他自己出力救了她。他的能力,也可见一斑。

  费镇南看她目不转睛望着自己,一只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墨兰才发觉自己想他想得出神了,急忙把视线收了回来。转身她回去试衣间,将身上这件昂贵的礼服先换了下来。出来时,她将礼服交还给店面经理,说:“帮我先留下,过几天我再来取。”这套礼服暂时还用不着,她用钱属于经济型,用不着的东西永远不会买。但是,她也不想让店面经理难堪,便想着怎么转手卖出去赚一笔。所以,得先联系上合适的买家再来取衣服。

  店面经理因为有了那通越洋电话,对于她的话深信不疑,便交代人先将礼服收起。

  墨兰在vip顾客厅的货架游荡了一圈,这回总算挑到了适合的衣物。见是一套及膝的黑稠百褶裙,配有一顶插了羽毛的圆礼帽,帽檐上垂有黑色头纱。这套礼服仿造的是英国十七八世纪的贵族女子服饰,充满了高贵神秘的风情。在试衣间试穿了一下,尺码也刚刚好。

  导购小姐又赞道:“小姐是模特儿身材,什么样的衣服都能穿。”

  费镇南双眼一直没有离开她,她比他想象中还要美,因而吴梓阳才没能认出脱胎换骨后的她。只是,她还在记挂那个吴梓阳吗?

  决定了要这套礼服,墨兰看到衣服上挂的标价后,已经有了主意,不愿意让费家再帮自己出这笔费用。

  结果,费镇南走上来,毫不犹豫地取出自己的银行卡为她付账。

  墨兰的手伸了出去,搭在他手背上,郑重说:“费先生,请您不要为我破费。”

  费镇南仍把卡递了出去给收银员,道:“这算借的,利息就算是银行贷款的利率。”

  “这样做,对我很不划算。”墨兰坚持。

  “很快,就需要你还债了。”费镇南听着收银员哗一声刷了自己的卡,嘴角微抿,似笑非笑。

  事到如今,墨兰只能认了。至多,回去马上联系蕙兰让她寄钱来。

  两人拎了购物袋走出dl店,直出商城。联系了小陆同志,不多久,破破烂烂的小本田开到了他们面前。费镇南帮墨兰打开车门时,发现几尺远的地方停靠了辆奶油白的法拉利。里面坐的楚雪虹和吴梓阳好像在守株待兔,眼尖尖地看着他们这边。见是辆破旧的小本田,楚雪虹似乎相当满意了,扬起只手像是向他们示威一样,司机降下了车窗,法拉利离开。

  墨兰一动不动的,望着法拉利里面坐的人。

  “你还在想他吗?”费镇南帮墨兰拎过购物袋时,低声问了一句。他鹰般的双目,在她清丽的容颜上一寸寸地盯视着。

  今天她戴了隐形眼镜,眼睛没有眼镜遮盖,比以往更亮了一些。仰头迎向他,她张合唇,清晰地吐出字体:“不想。应说,从他身上想的不是他,想的是另一个人,我奶奶。”

  他从她的话里听明白了,昨晚她背对着一切在暗地里是为什么而哭。

  车子开回费宅。

  路上,响了一次电话,是费老爷子打来的,说是费君臣刚好回来,要费镇南先把墨兰送回去看病。

  小陆同志加快车速,好像也很急迫地想看见费君臣,高兴地说:“四少难得回来一次,总是遇不到。”

  “四少也是军人吗?”墨兰以为小陆同志也是在军队里呆的时间多,不该和费君臣有太多接触才对,所以理由只有一个。

  “四少是政委同志,红方队的政委。”

  一个是司令,一个是政委。墨兰对费家人一点也不敢小看。

  小本田回到了费宅。小陆同志打开车门,墨兰走出车门时,看见了费镇南走过去与站在费家门口的费君臣说话。这么一眼望过去,这两个人长的真像,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却又是截然不同的气质。因此不难以辨认出来。

  “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墨兰小声问小陆。

  小陆同志“哦”了一声,对她不打谎的:“嫂子,司令还没和你说吧。政委与司令是亲堂兄弟,而且政委的母亲与司令的母亲又是亲姐妹。所以有人常常误会司令和政委是同个娘胎出生的兄弟,又有人常常认错了司令和政委,就是把司令错当成政委,或是把政委错认为司令。”

  墨兰想说:你不用解释这么长,而且根本不需叫我嫂子!

  “嫂子。”小陆同志在这方面尚未觉悟,殷勤地为她支招,“不要认错司令和政委其实很简单。司令爱吃辣的不爱甜的,政委爱喝甜汤不吃辣的。我奶奶每次捉他们两个,用吃的这一招绝对见效。”

  “小陆。”费镇南猛咳一声,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勤务兵在说他的坏话。

  小陆同志立马大声应道:“回三少,正在答卢小姐的问话。”

  墨兰头疼,发誓以后绝不再问小陆同志任何问题,就像以后绝不问陆大妈任何问题。

  “小陆——”费君臣微笑着,向费镇南的勤务兵招招手。

  小陆同志一溜小跑过去,嘿嘿笑着:“政委同志你找我?”感情他是畏惧三少多一点,因此对四少比较无拘无束。

  费君臣修长优雅的手指头伸到了他可爱的鼻子尖,忽然扭住他鼻梁狠揪了一把,酸得小陆差点儿掉眼泪。

  “政委——”小陆同志两只大眼睛可怜汪汪地望着费君臣。

  “我这是为你好,先代你司令惩罚你。你如果再私底下说你司令的坏话,小心你司令将你当枪靶。”费君臣笑容和蔼地拍拍小陆同志的脑袋瓜顶。

  墨兰看到这浑身打了个冷颤,这四少,明摆着就是一只戴了面具的恶魔。<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