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有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877 2021-04-04 23:37

  事实证明,454的狗熊称号有点名副其实。至少,当撤军的命令一下,454是最先撤走的一支部队。为此,林凉情愿在这前线里多呆一阵。在部队里多好,有赵班长罩着,在炊事班里自由自在,想钓鱼就钓鱼,想捉鸡就捉鸡,想学母猪爬树都可以。一旦撤军,根据454的福利政策,在前线作战的战士都可以休假回家,有几天的探亲假告慰家中父母。问题就出在这里。部队没有撤军呢,家里老妈子的电话打来了两通,都是要她赶紧回家看看有没有缺胳膊断腿的。说来说去,都是吴平安那小子的错,听说头被打了个洞,吴爸吴妈忧心死了,消息传到她家,徐静和王大为这不担心起他们两姐弟。

  撤军时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回到首都北京。454在这里有个驻扎地,作为平常没有被派往前线时的作训基地。部队刚拉回基地,第一批批准回家探亲的名单下来了,每人三到五天的探亲假期。林凉被老妈子催得紧,一方面也觉得让父母为自己担心不大好,和弟弟王子玉匆匆收拾完行李,准备回老家。结果老妈子一通电话打来,说是亲自来北京看他们了。

  “姐。我们不用回家了吧。”王子玉接完父亲王大为的电话,才知道父母在前几天就从老家出发了,比他们先到了北京,现在在故宫游玩。

  林凉一条腿踩在了压衣服的行李箱上,这口气还没咽下去。来探亲顺便旅游,不,主要目的是来北京旅游的馊主意,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自己老妈子徐静想出来的。

  “姐,爸妈说是让我们到西单吃饭。”王子玉看得出姐姐在气头上,将吃的话题提出来给姐姐消消气。

  “去西单吃什么?肯德基吗?”林凉简直以为父母两个都是猪脑袋,西单那是什么地方,只有肯德基还算得上便宜的地方。去那里吃饭,还不如把钱直接扔进大海里面。

  “那——怎么办?”王子玉问。

  “让他们来兵营。告诉他们,我现在在炊事班,他们想吃多少,都没有问题。”一家人都刚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去哪里吃,都得吃亏,被人坑,不如在兵营里吃经济划算,最主要是免费。林凉拍下桌子,决定了。

  王子玉内心里痛楚,本来想着去外面蹭顿好吃的,就因为姐姐的经济计划,蹭没了。可他说不过姐姐的拳头,只好准备转身出去重新给爸妈打电话,门口迎面走来了姐夫费君臣。救星!王子玉脑子里灵光一闪,蹦出这两个字,马上向姐夫说起自己爸妈来到了北京并且想吃顿大餐的愿望。

  费君臣听完后,拍拍小舅子的肩膀,信誓旦旦:“没有问题,我派人开车去接爸妈过来。中午,我让老赵多弄几个菜,摆满一桌,我给爸妈敬酒。”

  王子玉眼睛眨眨,当终于记起姐夫比姐姐还要更小气时,二话不说,走出去老老实实给爸妈打电话了。

  接下来费君臣走进媳妇的房间里,问:“环境怎么样?”

  454一共才两个女兵,所以,一间本该四个人住的豪华套房,给了她和谭美丽两个人住,怎么会不好呢。而且,有网线有电视,有冰箱有热水,应有尽有。林凉给了老公一个标准答案:“和电视里特种兵的营房差不多。”

  费君臣一听这话当然不高兴了,开始喋喋咻咻地告诉老婆,这作训基地里不止有这些基础生活设施,还有许多昂贵的研究设施,和一个大大的游泳池。

  直接把老公的脑袋一推,林凉严正警告老公:“我现在是回来休息的,不是来帮你做研究的。”想想,师兄杨科布置下来的那一堆任务,都可以把她砸死了。

  费君臣咳咳两声,没有被老婆这一推而气馁,而是继续贴到老婆耳边说:“我在这里买了套房子,要不要去看看?”

  “费政委,你打算落户在北京?”林凉问。

  听老婆语气不是很善,费君臣小心斟酌着备战了:“是这样的。我们作训基地在这里,如果到其它地方买房子,可能不太划算,因为不会经常回去。”

  “如果是因为工作的关系非得在北京落户,那也没有办法。”林凉表现出通情达理,转而又发出一连串的实际问题,“你买的房子在几环?多贵一平方?我们要做多长时间的房奴?”

  “每平方米四到五万。我其实不想买的。但是人家非要我去那里住。”费君臣又咳了两声嗓子,道出难处,“我盛情难却。”

  “费政委,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每平方米四到五万的房子,你买来当棺材吗?”林凉听到如此之高的房价,当然得对着老公跳脚,“人家推销,你照单接收?!”

  “不是的。”费君臣挠了挠额头,“这房子,还不是有钱能买到的。”

  “就因为不是有钱便能买到的房子,你这是追求奢华,追求潮流,追求!”林凉为了纠正老公的错误买房观念,将意识提升到批评党内同志的高度。

  费君臣一听老婆是打算上大刑了,严肃地否决道:“不,你错了,徐林凉同志,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这不是买房子,是租房子。别人告诉我,必须租那里,因为安全。”

  林凉在眨了两下眼皮后,意识到:“费政委,你这是打算租一辈子房子?”

  “是。有钱也不做房奴。”费君臣铁一般的宣誓。

  林凉终于体会到了老公的消费观念是属于有钱人有的吃也得选择饿着的。在考虑到国家领导人一直提倡的刺激消费,林凉搭搭老公的肩膀:“其实有能力的话,买一套房子,也不算是。只要在我们经济能力允许的范围之内,比如一平方造价不超过两千。如果能拿到一套经济房的名额,就更好不过了。”

  “可是来不及啊。”费君臣着急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买房子,有钱还能来不及?林凉怪异地扭扭脸上的肉,问:“费政委,有什么来不及的?”

  “你买房,看房,再加上装修,这没有半年一年的,能折腾下来一套房子吗?”费君臣向老婆讲道理了。

  “那就半年一年啊。”林凉没有疑问地接着道。

  费君臣一急,这内心里藏了很久的话着急出了口:“可我们的孩子出生的话,就赶不及了。”

  “啊?”林凉经老公提醒,才记起自从和老公有了洞房后,两人都从来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没错,老公这说的是实际问题,可是这样坦白地说出来,还是挺让她感到难为情的。头埋了下来,嘴角勾勾:“这种事,说中能中吗?”

  “我答应我妈,今明年要让她抱上孙子的。”

  “你这种事怎么能瞎答应你妈?”林凉依旧埋着头说话。这婆婆的面,除了那天相亲,都没有再见上一次。

  “我爸妈也在北京。”费君臣这会儿想起这个大事了,道,“我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正好两方家长正式见个面。然后,吃完饭,带上家长们都去看新房子。

  眼见老公开始拨打手机了,林凉冲上去按住老公的手,喊道:“费政委,你急也得等我先缓一缓气,好不好?”

  “我爸妈你不是都见过了吗?”费君臣不解地瞅瞅老婆。按理说,这丑媳妇见公婆,要尴尬,也就第一次面吧。况且,他爸妈向来认为,哪个女人愿意接收他,只要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都乐意之至,管这个媳妇长得漂亮还是丑陋。

  “是,是的。”林凉吸着气。倒不是像老公担心的丑媳妇见公婆的问题,而是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让自己的老妈子继父和公公婆婆见上面,会不会擦出什么异样的火光。但这事对于结婚的男女是个程序,迟早都得面对的。林凉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于是,费君臣这通电话打了过去。中午,两家人都来到了兵营。

  徐静和王大为搭的是女婿的夏利,由儿子王子玉亲自接送。金秀和费洋在接到儿子电话后,打听清楚是要见女方家长,在家里团团转了半天,换衣服换鞋子,都是全新的,金秀赶紧上美发店做了头发,费洋同时跑去银行取钱。记得,儿子娶这媳妇连聘金都没有下呢。

  当他们一路开着自己的小车到儿子的兵营时,金秀在电话里边问儿子:“怎么不约在酒楼里吃饭呢?”

  费君臣这才意识到失礼了,因为本来没有想到让双方家长见面的,于是向老妈子解释说:“是想让岳父岳母安心,告诉他们我们部队的设施很好很安全。”

  儿子是自己生出来的,儿子肚子里有几条蛔虫金秀心里还不清楚吗。咳一声,金秀道:“别怪妈不提醒你,你想怎么筹划你那几本银行存折,也千万不能让你岳父岳母看出来。”

  “妈,这点你放心好了。我有一本存折,是专门给岳父岳母使用的。”费君臣立马给母亲打包票,自己已经知错能改。

  金秀听了这话并没有宽心,继续问:“有给你媳妇准备一本存折吗?”

  费君臣在迟疑了下后,道:“那倒没有。”

  金秀扶着额头,当即把儿子这个话讲给老公费洋听,一边讲一边说教:“你们爷俩一个样,一个模子出来的。”

  “那是我们认为,我们的钱就是你们的钱,根本没有必要另外单开一本存折。”费洋为儿子和自己辩护。

  “你怎么不说你现在是已经学会油嘴滑舌了,不像你儿子那么坦白了。”结婚这么多年了,金秀对自己老公肚子里有几条蛔虫也一清二楚。

  “好了,好了。”费洋赶忙安慰老婆,“到了那里,小凉有什么苦要向我们诉,我们通通接受到时候教训儿子就是了。”

  金秀点着脑瓜,打的主意是,借助儿媳的气势,顺便打这爷俩的抠门。

  相比之下,王子玉开着夏利车去接自己父母的路上。徐静非要先回自己下榻的酒店一趟,拎了一大袋的东西上车。王子玉看都是好吃的东西,这嘴巴都馋得流口水了,赞道:“妈,你这回和往常不一样,居然给我和我姐带了这么多好吃的。”

  “什么给你和你姐的?”徐静打开儿子想抓鸭爪的手,更正道,“这都是给你姐夫的。”

  “给我姐夫?”王子玉听到这话,第一时间没有想到自己吃不上,而是想到了要是姐姐林凉知道,是不是又得气得炸毛。

  “是的。”徐静很肯定地说,“小玉。来,你和我说说,你姐近些天来,有没有为难你姐夫,有没有给你姐夫舔很多麻烦,最主要的是,你姐有没有对你姐夫使用不正当的家教?”

  王子玉突然很能理解并同情起姐姐了,老妈子徐静向女婿偏的这心,当真不是一丁点,可以说是整颗心了。

  费君臣和林凉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各自的父母在路上都想了什么盘算了什么。夫妇两人都窝在了队里的厨房,为两方家长准备丰盛的午餐。当家长们的车嘟嘟嘟来到的时候,他们两个还在厨房里忙着,没有空出来迎接。代替他们去接两方家长的,是队里的元老林队。

  “林队长。好久不见。”费洋和金秀对于林队是十分熟悉的,一下车和林队握手,顺便打听女方家长的最新情况。

  “刚到。他们刚到。我先请了他们到队里的办公室里喝茶,有他们的儿子,也是我们队里的一名尉官王子玉陪着。”林队笑着解说,给费洋夫妇宽心,有费君臣的交代,队里没人敢怠慢这个事。

  “是什么样的人?”费洋和金秀在被林队领着去和女方家长见面前,一路不停地打听。

  “我也是第一次见他们。不过听政委提过好几次,都是挺通情达理的人。”林队确实不大了解徐静和王大为,没法给费洋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就这样,费洋和金秀惴惴不安地来到了办公室,见上了女方家长徐静和王大为。

  林凉擦完桌子,摆上碗筷,吩咐老公:“去叫人来吃饭吧。”

  费君臣洗了手,打了个电话到办公室,把老婆吩咐的重任交给林队和小舅子。

  林凉看着老公洗刷刷就把责任都推别人身上了,一个拳头打到老公肩膀上:“有你这样的吗?”

  “我担心你端锅的时候烫到手。”费君臣赶着在老婆之前进了厨房,帮老婆端菜端汤。

  费洋、金秀、徐静、王大为等人,提步来到队里的小食厅,见到的正好是这对年轻夫妇打打闹闹的一幕。

  徐静看到女儿对女婿抡拳头,立马涨红了脸,对男方家长说:“我女儿,性格直率了些。”

  “没事。这孩子有穆桂英的风范,我们喜欢。”费洋在被金秀捏了把胳膊后,匆忙拿出自己的口才。

  王大为感觉到气氛的尴尬,自己也尴尬,走到前面:“我看两个孩子都准备好了,两位,一块入座吧。”

  王子玉和林队瞅着这里随时可能变成战区,决定先溜。林队老奸巨猾,要溜不难。王子玉惨了点,被老爸喝住:“小玉,还不快过来帮忙开瓶子,给叔叔阿姨倒酒。”

  “不不不,不用客气。”费洋紧张得都快大舌头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相比而言,他老婆金秀公关能力好一些,已经抓着亲家母徐静的手一块入座,像对闺蜜一样私语起来。

  王大为一看这情况不对,老婆被对方拿住了,马上要儿子接手继续倒酒,自己拉了费洋的胳膊,宛如难兄难弟地道:“咳咳,不瞒你说,我这是第一次嫁女儿。”

  “兄弟。我也是只有这个儿子,他第一次娶媳妇。”费洋接着对方的话说,说完感觉不对,马上自打两个嘴巴,“我说错了,我这是说我儿子一辈子就娶这个媳妇。”

  王大为哈哈两声,拍拍费洋的肩膀:“是,我女儿也是一辈子嫁一个人。”

  王子玉拿着酒瓶子,一顺溜地给桌上的每个酒杯都盛满了酒。看着两对家长叽里呱啦,好像多少年没有见到人说话一样,哗哗哗自顾讲个不停。他都傻眼了,不知道倒完酒该做什么。接着,意识到重大问题,作为主角的姐姐和姐夫呢?怎么一直不见人影了?

  林凉和费君臣两个人是躲在了厨房里头,偷偷伸着脑瓜观察外面的动静。两个人都紧张得手心冒汗了。

  “费政委,你妈好像和我妈一见如故。”林凉抽一下鼻子,从没见过能和母亲谈得这么来的阿姨,如今这阿姨还是自己的婆婆,真不知道是好现象还是坏现象。

  “我爸和你爸,好像也是一见如故。”费君臣看着岳父和父亲两人,在没开饭前已经互相敬了三杯酒,然后揽着肩头说话,好像连体婴儿一样,让他浑身毛毛的。

  “我很怕。”林凉摸着胸口,终于道出自己忧虑的。

  “我也很怕。”费君臣在这时候显出狗熊的本色,抓紧老婆的手,要死一块死。

  “你怕什么?”林凉皱着眉头问老公。要怕,也应该是她怕吧。天知道她老妈子会对她婆婆说些什么,大概又是她自小到大的丑事,然后要婆婆一定严加教育她该怎么做好一个媳妇的样子。因为她老妈子徐静这只胳膊,早已拐到她老公那边阵营去了。

  “我怕——”费君臣不好说,怕老妈子将他自小到大在部队大院里发生的种种丢人的事情,都说给岳母大人听了。耳听在徐静那边传来一阵阵欢畅的笑声,基本可以确定都是老妈子金秀的杰作了。想到在岳母大人心里的形象会一落千丈,费君臣就后悔,刚才在电话里应该先贿赂金秀。

  “哎。”林凉再叹口气,“你说,我们还出去吗?”

  “当然得出去。”费君臣道,如果不是拉着老婆的手,其实想走向厨房的后门。

  林凉反握一下老公的手,头一次和老公同仇敌忾:我愿意和你走后门——溜。

  关键时刻上,作为最无辜的被牵连的王子玉杀到了他们两夫妇面前,耸着眉毛严重警告:“姐,姐夫,你们想清楚了,你们这会儿敢溜,绝对会被四个家伙大卸八块的。”

  “不用你说——我们有这么逊吗?”林凉一只手拨了下刘海,面对弟弟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

  “小玉,菜都炒好了,你帮着端出去。”费君臣整整衣袖领子,事到如今豁出去了。

  然而,当他们两个人战战兢兢走进了饭桌,走到了两对家长面前,叫道:爸,妈。

  结果,费洋和王大为因是空腹喝酒,加上紧张,都有点微醉了,根本听不清他们在叫什么。而金秀直接打断儿子献殷勤的一声妈,道:“正说到关键上呢,你插什么嘴?”

  林凉和老公只得面面相觑,无可奈何地默默坐下来。费君臣举起筷子,先给老婆夹了条青菜放进碗里。林凉给老公使个眼色,指指手腕上的表针:家长们想联络感情是可以,头一回谈得热烈些,将我们的丑事爆出去我们也认了,但不能都让家长们饿肚子吧。

  费君臣知道老婆说的有理,思来想去,足以撼动家长们回来关注他们这对新人的,唯有这招杀手锏了,清咳一声:“爸,妈,如果没有意外,这吃完饭,我们还得赶紧去看我们的新房子。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未来的儿女你们未来的孙子孙女。”

  林凉猛一翻白眼:老公这说的是什么杀手锏呢?简直是拿她来挡驾。

  但是,事实证明,老公这招的确是平地里雷声起,效果震撼。四个大人猛地都抬头回头,看向这对新人:“有了?!”

  紧接,金秀和徐静四目对望,四眼泪汪汪,互相道着:“恭喜!”

  王大为和费洋一时找不到纸笔,都举起一只筷子,蘸着酒水在桌子上画了起来:“这孩子的名字得好好取,关系到孩子的一辈子。”

  林凉无奈地撇了老公一眼:你看你这杀手锏?这可好,不用吃饭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