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狱斗(上)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641 2021-04-04 23:37

  楚昭曼出现了,却不是楚昭曼使的毒计。墨兰心思着,究竟会是谁在主使?不管是谁,不仅陷害她,还连累了无辜。这个人绝对无法轻饶……

  层层的思虑,在栅栏的门咔一声再次打开而被打断。她眨一下眼皮,见是那个张队回来了。

  “刚刚来探监的人是你母亲?”张队站着,俯视她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带了丝无法解开的疑惑。无论是从她被逮捕,被提审,到现在,她的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话,都显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魄力。这种干净明亮的魄力,不应该是一个心理阴暗屠杀小孩子的杀人犯所拥有的。

  墨兰抿抿干裂的嘴唇:“法律上的母亲。”

  继母。张队若有所思。他正想坐下来继续问几个问题,审讯室的门打开。进来的协助干警急道:“张队,你干什么?卢大队那边的人等犯人等得急死了。”

  因此,张队刚站起来,门口随之冲进来的几名武警二话不说,直把墨兰拽了起来往外推。

  墨兰虽不能预料突如其来的又一个变故,但在出门口时努力地回了下头,向张队的方向努了努嘴:我是冤枉的。

  她信,信这个男人心里还是有一点正义感的,从这个男人一双纯净的眼睛里。

  只要有她被带走时留下的这一句话,肯定能让这个男人起疑心进一步调查这起案件。

  张队是读到了她的唇语,却只能干杵着,因为自己的权力远不及带走她的那帮人。

  墨兰被带出了这个地方公安局。这一回她睁眼辨认清楚公安局挂牌上的地市名。应该说这个地名很陌生,是个小地方的名字。她被送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昏迷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

  一切的局俨然是精心策划,让人惊悚。

  再次被带上了一辆来自外地的警车。墨兰蜷缩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闭着双眼。她必须养精蓄锐,不能硬拼。无论如何,她得活下来。为了亲人,为了她幼小的弟弟均世。

  警车的啸鸣尖利地穿越过街道、沙地、林木,从虹光十色的繁荣之地,到了寸草不生的不毛荒野。

  足足将近一天的行程之后,她被带到的地方是:一个早已被尘世抛弃的地方,一座暗藏在深山老林中的女子监狱。

  下车时,能听见在公安局里协助张队审问的干警质问着:不是和张队说好,要把犯人带到省里去吗?怎么到了这个监狱来?

  对方也毫不客气地驳话:这是大队里的意思,有什么问题,你够胆量就直接去质问大队?张队是个啥,在大队面前什么都不是!

  可是不能把嫌疑犯直接放入监狱里面,这是违法的!?

  什么违法?这是基本定了罪的嫌疑犯!而且,我们这也是出于保护犯人的目的着想。你是不知道,那些媒体都已经包围省部了。

  墨兰听他们两派人马争吵,可以肯定的是张队的人势单力薄,只有一个人哪能说得过这一批实枪核弹的武装人员。她进这个监狱是必定的了。为此她没有挣扎,服从地主动地步下警车,总比在有意无意中被人借故殴打几下要划算得多。下车后,感觉到日光有些刺眼。张队抓她的时候应该是近中午的时分,如今是隔日傍晚。

  一路的车程里,他们有给她东西吃,但一点泡面之类的就要弥补三餐,未免过于苛刻。经过长途颠簸,她早已饥肠辘辘,头重脚轻地往前走。

  女子监狱所的牢门打开,等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中年女警官。

  “江所长。人犯已带到。”负责押犯的干警将大队的一封信交给了女警官。

  江所长接过信件当即拆开,一目十行地扫了几眼,然后抬头打量眼前的女犯人,边问:“高级知识分子?”

  “是的。虽还未判刑,但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很大。”押犯的干警回答后,敬个礼离开。

  墨兰只是把眼睛睁开条缝,任着这个高大有点肥胖的江所长以她为中心绕了两圈。

  “嗯。把犯人带进去吧。”江所长最后说。

  两名女狱警立马走上来。墨兰夹在她们中间,往狱所深处走去。

  她这算是平生第一次进监狱。世上有多少人一生中能进一次监狱,虽然进监狱不是件好事。如此戏娱自己,也说明自己没有放弃希望,相反,走出这里的信心十足。

  换上牢犯的衣服后,狱警打开其中一间牢狱的门,墨兰走了进去。举目四望,共四张上下床铺即八个床位,狱友目中所及共六位。其中站着好像俯瞰她的有四个人,一个背对她坐着,一个躺在床上好像奄奄一息地喘气。

  墨兰走向其中一张床,想爬到上面的空铺位躺一会儿。

  有人在她的必经路上,忽然伸出了一条腿儿。

  墨兰在快要绊倒之前,停住了步,说:“你想被减分吗?减分,你就不能减刑了。还是你想一辈子在这监狱里面?”

  一句话,已足以让六位狱友全睁眼看向她。

  “这人,以前进过监狱?不然,怎么知道这儿的规矩?”

  狱友们针对她起了热烈的交流,墨兰只是迈过那条她人伸来的腿儿,爬上床,躺下先歇一阵。她没进过监狱,不表示她会不知道监狱里边的事。谁让她平常就爱读书,什么书都要看一看,所以,从书中博古通今。如蕙兰说的,论书呆子,没有一个比她更书呆子了。

  墨兰躺在床上打着盹儿,下面几名狱友们议论纷扰。

  “怎么办?谁先去试探一下她?”

  “听说她是杀了个小孩子耶。杀人犯,女杀人犯!我们全监狱可能就她一个犯的罪最重。”

  “我可不想和一个杀人犯打交道。”

  “可她还是留学生呢。可以帮我们写报告,加分减刑。”

  于是众人在是否“与一个杀人犯交往”还是“加分减刑”上犹豫。

  “方姐,你是我们的头儿,不如你去试探一下她?”<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