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淡定一点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953 2021-04-04 23:37

  遇到敌兵了吗?

  六六站到与程永生并肩,两双眼通过灌木丛林紧密观察数十米外的距离。耳边可以听见河流淌过的淙淙水声,在绿叶子间看不大清楚晃动的影子是敌是我。

  “现在是到了818阵地吗?”陆隶毅凑到研究地图的小禄那里问。

  小禄接过程永生负责勘察地图的重任后,一路走一路不停用指南针矫正方向和位置。现在他用指南针对在地图上等着指针定下,指尖在地图上画了画后,摇摇头:“好像没有到818。我们应该是在这个山沟口出来,如果133撤退了,我们还是在敌占区。”

  所有人听了这话,都在等费君臣决策。可费君臣却一边牵着老婆的手,一边折下就近树丛里的一支叶子,向老婆说:“送给你,你闻闻。”

  “你有完没完?”林凉瞪眼。这一路走出山沟,老公在她口袋里塞了不止一把叶子。当然,老公虽然美其名曰说是送她鲜花绿叶,实际上是看着稀奇,要她兜回去给杨科当药草研究材料。

  费君臣硬是把叶子搁到老婆面前:“你闻一闻,心情轻松了,就知道这附近没有敌兵。”

  “政委!”除了六六一个,其他人全怒了,包括老婆林凉。有哪个指挥官带兵是像费君臣这样吊儿郎当的,一路玩笑不断,没有一点紧迫感。

  “淡定一点,淡定一点。”六六马上给其他人做思想工作。那是由于其他人从没有真正被费君臣带过,只有他一个在年轻时,是费君臣亲自带出来的兵,挺了解费君臣带兵时的情况。所以,不要看费君臣好像吊儿郎当的,其实比谁都清楚部队的每一步现状,随时能洞察出危机和机会。只是,不在危险的时候,费君臣都是喜欢捉弄部下多一点。

  费君臣咳了声:“小禄说的没有错。现在我们分不清敌我状况,需要派出尖兵靠近去侦查。”

  “派谁?”众人问,接着每个人都举手,准备接下这个危险的重任。

  “派——”费君臣在每个人脸上浏览过去后,扶着眼镜片,“小九和徐林凉。”

  众人皆愣了下,怎么派两个几乎没有实战经验的新兵?接着林凉忽地站了起来,第一个往小河边冲了过去。其他人见她连枪都没有拔出来,都心惊胆战的,担心地跟了上去,也不管费君臣完全不合情理的命令了。

  一行人猫腰来到小河边,一看,林凉悄悄过去后忽然一个猛扑,将坐在小河边掬水洗脸的兵扑倒在地打滚。然后,嘻嘻哈哈两个女人的笑声响起。林凉扶起那个扑倒的女兵,众人在夕阳底下看清楚了女兵的正面,不正是自己队里的谭美丽。在捏了把汗继而松了口气后,众人再回头一瞧,费君臣是扶着眼镜片站在离他们有十米远的地方,已经和这次带队支援b区作战的四分队队长小毕说上了话。众人一面埋怨费君臣将这个高深演练到了极点,一面是团团围了上去,与四分队的人汇合。

  “政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小毕吃惊地问。

  “这个一言难尽了。”费君臣简略两句省略掉之前那场劫难,只问小毕的情况,“我们这次从队里出来,主要是来看看你们支援前线的情况。”

  小毕一听这话,疑窦顿生。如费君臣和六六他们评价的,他是个心思十分谨慎的人,可以堪称队里最谨慎的一个了。据他自己本人进454后的经历来看,没有见过哪个454首长会带着这么多干部亲临前线视察机动分队情况。何况费君臣还是454最高首长,亲临前线是绝对不允许的,费君臣一旦有个闪失,关系的重大是不可估量的。可是费君臣现在亲自到最前线来了是为了他们,他作为被派出的机动分队队长,感到了沉重的责任。心里甸了块石头,小毕向首长敬礼,忒严肃地说:“政委,请放心回去,我们四分队没有任何问题,绝对能应付一切艰难险阻,成功完成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

  “小毕。”费君臣一掌拍在这个过于年少老成的12班班长肩膀上,接着揽着他肩头走到一边,像好哥儿们谈心似地说,“实不相瞒,我觉得我现在的情况和你的情况应该差不多。”

  小毕面色一晃:“我,我们——”

  “你们很久和队里联系了,不是因为任务开展顺利,而是走失了,对不对?”

  听到费君臣这句完全没有批评责难的话,小毕眼眶涩了起来:“政委,其实,我们感觉应该快能和133汇合上了。”

  “是不是你们在818的时候临时接到了通知,要你们支援133,结果你们一路寻133的阵地过来,却突然发现人去楼空。告诉我,这事发生多久了?”费君臣问。

  小毕敛住了泪点,一五一十向首长报告详细情况:“快一天了。我们整整在这片林子里像无头苍蝇完全迷失了方向。无论去找133还是818,根据原先他们部队给的地图,走到哪里,都是人去楼空。所以我想,上面一定是在突然临时改变了作战部署,但是没有联系上我们通知我们。我只好个人去猜测上面部队的部署,希望尽快在避免与敌兵发生遭遇的情况下找到我们的兄弟部队。”

  即是说,在四分队被派出来时,庞云辉同时开始策划了。无论庞云辉在之后召开的协同作战会议上是否得胜,庞云辉已经先决定拿四分队开刀,全力对付454和他费君臣。双眼射出犀利的光,费君臣用力搂着部下的肩膀说:“小毕,你的想法是对的。”一方面肯定了部下就代表了责任不在部下身上,一方面继续问,“818让你们转移阵地时,没有给你们派带路的人吗?”

  “没有。818的人说对133的阵地不熟悉,这很正常。让133的人来带我们过去,但133那边说兵员紧张,没有办法抽出人带我们过去。我们想着困难是有的,但军令如山,因此独自前往133,却没有想到在突然之间变化会这么快——”即使首长给了肯定,小毕仍认为自己对这次自己队伍的走失事件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能及时估计到战时的千变万化,做足准备,“政委,我——”

  “小毕,责任不在你身上。”费君臣一句话止住了部下的自责,“你想想,我刚刚说了,连我们都走失了。”

  小毕一愣之后,面色这下真的白了:“政委不是带人亲自来找我们?”

  “818可能是不知道你们走失,133关于你们在向我们队里汇报的是,你们作战优秀,任务开展良好。”费君臣点了点小毕的肩膀,眼睛危险地眯起,“不过,照你这样说来,我想,就是现在我们再按照原先地图原先计划去找818阵地,也是相当困难了。”

  小毕微捏了拳头,低下头。

  “小毕,我刚数了下,你这次出来带了共九个兵,现在我只见到八个。”费君臣在点自己的兵员人数时面色很严峻。

  “对不起,政委,有个新兵半路和我们大队走失了。”小毕说到这时,忍不住心底的悲戚,眼眶通红。

  “谁?”费君臣沉声问。

  “吴平安。”

  林凉在小河边和谭美丽互挽着胳膊,坐到草地上,相互问起对方的情况。

  “这么说来,你们和我们一样,都中了133师长设的战术。”林凉望望夜幕逐渐降临的天,心里却是越来越明朗。这一下,如果走失的吴平安有个闪失,她绝对和老公一样无法饶恕庞云辉!

  谭美丽则低着头,久久没有出声。

  望到死党这副沉默得可怕的样子,林凉往死党手上抓一抓,挑了下眉,道:“不过,这回能和13班长在一块行军了,算是因祸得福吧?”

  “你这丫的,吴平安都失踪了,我还有心情——?!”谭美丽一个激动甩开她的手,又低下头,“你都不担心你的高中同学吗?亏他和你的关系一直都那么铁,像哥们一样,羡慕死我了。”

  “像哥们又不是像情侣,你有什么好羡慕的?”林凉拿手指头顶了下帽檐,迷惑不解。

  “走吧。”但谭美丽看起来完全不打算和她详细辩论这个问题,拉了她起来,向其他队员聚集的地方走过去。

  十几个兵聚集在一块,老实说,大家看到有自己部队的最高首长在,心里踏实了。

  费君臣让众人围了个圈,简单说了几句话:“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是艰难的,但是,要想到的是,队里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困境。所以,并不需要灰心,我们现在要走回我们自己的营地。”

  不去找818了,不去找133了,因为全都陷入了庞云辉的局。现在能靠的,只能是自己和自己的队友。

  夜幕降落,454指挥所

  一群人等着,等到最后,七点钟,奉书恬搭的军车从外面回来。

  “怎么样,总参?”杨科和其他人一块涌了上去。

  自小禄打的那最后一通电话,本该两个钟头后费君臣回返自己部队营地,但是,等到现在将近五个钟头,一直不见费君臣的人影和消息。期间林队打了数个电话去133师部问,133师部坚称费君臣已经按时离开师部返回454。于是,又再耐心等了一个钟头后,奉书恬亲自搭车前往133探问究竟。没想到,不到两个钟头,奉书恬回来了。

  “半路上截到了个人,133师部的,我就问了情况,不直接去到133师部。”奉书恬口干,却是连口水都不敢喝,面色铁青,直奔到指挥所后,将军帽掀了砸到桌上。他很气,怒火烧天,但是很明白现在不是气的时候,而是该维持理智。

  “怎么说?”林队年纪大,沉着气,给他专门倒了杯水。

  “那人说,我想他说的是实话,政委本来是带着人,跟133的人去了前沿阵地做视察。好像是因为在协同作战会议上,各部队希望我们政委能提出更切实可行的方针,向政委提出的这项邀请。政委接受了。但是,据闻,不到十分钟后,133和818临时要改变作战部署,于是通知了政委直接返回454营地。”

  “这个小曲折,我没有在电话里听到133的师长提起。”林队听完这番话,与奉书恬一样感受到了事态严重。

  “所以,林队,我想政委和我们的人,应该是在交火线上走失了,而且这是对方有意设下的圈套。”奉书恬这话,不仅是对林队说,而且是对着杨科一批留守的干部说。

  杨科坐了下来,一拳砸下桌子。其他干部,有一些已经耐不住焦心往外走,有一些垂下头的,是恨不得杀人。

  “都冷静下来。”林队将出去的人都喝住,让那些垂下头的都昂起头来,意味深长地说,“总参选择把实情现在全部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做愤怒的抗议还是报复,当务之急,是要救人!”

  “是的。我们别无选择了,现在我们的战友要靠我们自己救回来!”奉书恬接上林队的话,面对着每一个看向自己的兵,审视着他们每一个的眼神是不是足够冷静接下更严峻的情况,“据我们从818部队得到的消息和133给我们的信息,失踪的恐怕不止是政委和六六他们,还有小毕带领的四分队。”

  “总参?!”

  “预谋,是很可怕的预谋。我们最害怕的情况发生了,有人想在我们的阵营里面在我们部队背后捅我们一刀。”奉书恬对这点毫无置疑,以自己多年的谍战经验来判断,“我只能说,我们遇到了最棘手的敌人,因为他是个战场上的杀人魔。”

  所有人被奉书恬这句话震住了,听着军帐外,雷声鸣响,轰轰如是炮声在山里震动天地。有兵快速跑过来向营帐里面的首长和自己的班长汇报:“报告,外面好像要下雨了。”

  天气骤变,风云涌起,看这阵势,怕是要下场大暴雨。事不宜迟,两位留守的454首长短暂商议后,立马决定一方面派出救援分队,一方面另一人马上亲自前往上级指挥部报告情况。

  “杨科,你留下,代替我和林队负责留守营地。”奉书恬交代,并且开始抽出最有力的干将准备前往救援。因此由他带兵前往支援,而由林队前去上面军部沟通。

  “总参,让我也去吧。”杨科请求,留下的人必定是最痛苦的,因为只能无奈地等。

  “杨科。不要以为留守就不是个艰巨的任务。”林队代替奉书恬向杨科进行解释并交代,“因为,我们要时刻有人在这里给我们通风报信,随时随刻知道敌人的动静,这要靠你的试探。”

  在杨科还想争辩的时候,林队低了声音:“这是军令!”

  有了这句军令如山,杨科抓着军帽耷拉下头。

  奉书恬拨了电话,一部直升飞机赶在大雨来临之前赶到了山脚,林队上了飞机,冒着雷电击中的危险往后方赶。奉书恬这边已经召集了约二十个兵,带上齐全装备,分别坐上四部军车,在夜路里赶往前线。<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