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收拾掉窥他女人的男人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3695 2021-04-04 23:37

  刘妈抱了束花进客厅。淡淡的丁香花气四散在空气里。

  罗婷婷闻及香气,笑问:“楚总经理好性情,是自家种的花?”

  楚昭曼的笑容里带了丝僵硬,道:“是。”

  只有墨兰明白:这花是母亲傅尚慧亲手从北方剪了枝条,嫁接在自家园子里慢慢栽培起来的。

  因此楚昭曼那阴狠的目光向着刘妈直瞪了一目:话说,这刘妈是怎么了?平常她客人来,都从没见过她这么殷勤,又是奉茶又是插花。

  墨兰静静地喝着茶,感觉着罗婷婷的视线偶尔扫到自己的身上。是,她怎么不知道。罗婷婷大概怀疑她是没有死的傅墨兰才过来打探虚实的。不过,罗婷婷是怎么怀疑到这条线的,值得斟酌。

  罗婷婷把茶杯搁下,淡淡地道:“我怎么听说,韩先生的前妻很喜欢这种白丁香。没想到楚总经理与前夫人喜好相同啊。”

  楚昭曼嘴角抽了抽:她调查这么清楚,究竟是想查找什么?

  墨兰在她们一问一答之间,摸清了她们两人还没有结成同盟。那么当务之急,必须是破坏她们成为同盟的可能性。毕竟楚文东服务的主子,似乎和罗婷婷服务的主子不是同一个的样子。

  “罗关长,你这就不明白了。韩先生并不喜欢这种白丁香。楚总经理对于前夫人尚是尊重,才将花保留了下来。”墨兰微微嗪着抹笑,插话进来。

  这个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胡掐的,因罗婷婷还没有查到韩贵浩的这个喜好。楚昭曼的眼睫毛吃惊地扬起,她从未听丈夫说过这事。刘妈则惊得一个转身,马上把花抱出了门,心头咚咚咚跳:真的是墨兰。只有墨兰知道韩贵浩与傅尚慧因为这个花争吵过。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罗婷婷被人反将了一军脸色自然不大好过了,暗地里咬着贝齿,仍故作优雅地起身:“我也该告辞了。”

  楚昭曼今天吃了她几招憋,心里头不爽快,也就没有一开始迎客那般的尊敬,轻轻地挥挥手:“刘妈,送送客人。”

  好啊,你这个楚昭曼,是想如今我调到了总署没有办法为难你们楚氏了,是不是?罗婷婷收敛声气,肚子里则是一股火,没有等刘妈来自己径直走出了大门。

  听路虎的车声离开,墨兰这才把茶杯搁下来,向楚昭曼像是抱怨地说:“这罗关长身为官员,怎么没有官员的气质,言语之间都是来势汹汹,对于楚总经理多有不敬。”

  楚昭曼听她这句话甚是安慰,于她的信赖又多了一分,道:“罗关长这人,我们楚氏之前对她不薄,可能是贪念所致,今日出口才如此鲁莽。”

  “莫非现今与楚氏已经没有合作?”墨兰轻声打探。

  “没有。”楚昭曼说,“不知是谁的主意,将她从地方调到了总署。明着说是升迁,其实捞钱的机会大大减少。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她的家人体恤她身为一个女孩子,不该为工作太过奔波。在总署名头好,又舒服,不比地方实权大,风险相对也大。”

  墨兰嗯嗯地像是虚心请教地应着,心里头一步步盘算:看来,楚氏里头掌握了不少官员的贪污内幕。罗婷婷想动楚氏,恐怕也得想一想后果。

  “卢小姐,我听说了我侄子的推荐,对于你这人经过多方面观察,甚是满意。不知道一开始你对于我说的话,还能承诺吗?”

  墨兰马上装作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躬身道:“能为楚总经理效劳,是我多年的目标。现在能如愿,怎么会不愿意?”

  这话,却是答得不卑不亢的。不像有些人得了上司的赏识马上称呼要做牛做马,没有太过的阿谀奉承,反而露出了几分真诚之意。楚昭曼这么一想,对于她更是满意,亲自将她带到书房,开始让她接触楚氏的内部文件,并嘱咐:“希望卢小姐能在短时间内看完这些资料,尽快熟悉,辅助于我。”

  楚昭曼也是雄心勃勃的,一代替楚文东处理事务,马上要干出一番事业的劲头,不想让底下人小窥。所以她这回把目标订在了政府公开招标的桥梁工程上。这个一旦打出成绩来,楚氏绝对是名利双收,在这个城市里标志出楚氏自己的名誉。

  墨兰心思一转,立马想到了容吉阳对费镇南说的什么工程。

  离开之前,楚昭曼还将一串钥匙交给她,说:“这是我侄子交代给你的。他办公室的钥匙。因为我和他都繁忙,没有办法天天回去楚氏。里面有些重要文件,恐怕还得由你帮我们多看着点。”

  墨兰明白这是楚文东答应自己的事,里面说不定有有关傅家的资料。因此,楚文东是真正地感觉到自身难保了。

  “我不知道她给我下的是什么药,才让我吐了那么多秘密出来。”楚文东对白烨说,“他们想杀我,这是很肯定了。我认为贵军恐怕也不能保我这条命。”

  “他们选择的是用子弹射杀你。说明你体内可能没有植入一些伤害性物品。”白烨说这话,是想给他点信心,然后能完全招供。

  “可是你们不能帮我保住楚氏,是不是?能帮我保住楚氏的,只有三少。”楚文东在几重考虑之后,决定能给予托付的人选还是费镇南。

  费镇南,外界对于他的评价都是奇奇怪怪的。主要是,费镇南所表现出来的,除了军人固有的铁汉性质,其它都掩盖在沉默寡言的表层下方。楚文东看不透这个男人,同理,他所在的组织,也都看不透费镇南。他们想杀费镇南,正是由于这种看不透。越是看不透的武器越是极具威胁,这个是普遍真理,叫做杀人不眨眼。现在,楚文东托付费镇南,也是由于看不透的力量。

  白烨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后,打电话让费镇南过来一趟。

  费镇南当时被容吉阳召了回去后,与容书记在办公厅交谈。

  容书记拍拍他肩膀,说:“对不起啊。我刚才听吉阳说,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你媳妇呢?今晚一块吃顿饭吧。人不多,就我们几个。”

  是容书记开的口,暗藏了组织的命令,费镇南不好推拒,答应道:“我等会儿去接她。”

  “卢同志是个有勇有谋的女同志,与你又是夫妻关系,值得信赖。如今她是一步步打进楚氏中心了,接下来很有可能开始接触到敌人的心脏。”容书记语气里充满了意味深长,“给予她一切支持是必要的。”

  “我明白。”费镇南既是充满了骄傲又是带了苦涩,模糊地应道。也就是说,墨兰到今日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看着,在审查着。接下来,如果墨兰表现的好,组织对于墨兰的定位会更明确,说不定会让她……

  或许能体会到他矛盾的心理,容书记只是将手在他肩膀上使劲按了按,没有继续说。

  紧接白烨的来电,让他赶到了楚文东那里。

  “三少。”楚文东见他进来,目不斜视,甚至带了点傲气说,“不,应该现在是称呼费省长了。”

  “我很高兴能听到你说要改变主意。你知道我们政府惯来的原则是,只要你愿意自首和与我们配合,就能争取到宽大处理。”费镇南坐下来,依然是不卑不亢的,好像没有什么领导脾气。

  “费省长,我们可不可以抛弃这些官场上面的话,作为男人谈一场关于女人的话题。”楚文东在跟他进来的人身上扫过去。

  费镇南点点头,示意其他人暂时都可以退出去了。

  勤务兵给他们两个人分别斟上一杯茶水,最后出去时关上了门和灯。

  小房间里,就只剩下一盏搁在他们两人中间的台灯,让彼此能见到对方脸部的表情。

  楚文东把茶杯盖子磕磕,对于这种老式的政府部门办公专用的茶杯,好像很有兴致地欣赏了一番后,说:“你爱着她吗?”

  “我爱着她,她也爱着我。”费镇南毫不犹豫地答道。

  楚文东眉梢间便飞起了一抹鄙夷:“她这么一个狡诈的诡计多端的女人,没想到三少能轻易信了她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之前我还让她故意在你身边打探你的情报。只是她可能认为情况不利于我,马上又投奔了你。不然,现在我们两人的位置已经调转过来了。”

  “我爱她,当然信任她。”费镇南语气淡淡的,似乎觉得与他谈这种事情是对牛弹琴。

  也确实是对牛弹琴,楚文东立马又冷哼:“就凭爱这种玩意儿?”

  “不。凭的是了解。你不了解她,可我了解她。”费镇南该出手的时候还是会出手的,“你或许认为你派她在我身边为你打探情报是一招精明的棋步,而实际上,她自己身上的情报,或许比我的更有价值。”

  “她?!”楚文东被他这一将,确实很怔。她能是什么人?能有费镇南的官权大吗?

  “所以说你一点都不了解她。”费镇南很是无奈地叹口气。每个人都认为她是攀附于他,为什么没有人能看清她的性子,以她那种性子,他想让她依靠自己都很难。何况,她本身就很有能力很有来头的。不是她攀附他,他甚至以为,老爷子安排这个婚事,表面说是将她纳入保护底下,说不定是让他攀附于她。

  楚文东默了下来。从一开始见到她,就被她神秘的气息所吸引。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魅力。这种含有深藏的魅力,你很难说是完全天生的,如果有着后天的哺育,只能说明她的来历真的不浅!所以,是他后知后觉吗?!

  “你找我谈话,说是想保住楚氏?”对于墨兰的问题,费镇南就此打住。

  “是。我有绝对正当的理由。”楚文东嘴角嗪着自信,头头是道,“你们可以抓我,逮捕我,但不能弄垮楚氏。首先楚氏是一个大集团公司,虽然说是我们家族投资的股份占了大部分,但是一个正经经营的公司,涉及了多个行业的生意,员工超过百万。如果一垮,社会影响力不可想象。”

  “正经经营的公司。”费镇南只揪住他话里的一个重点。

  楚文东翘起的嘴角平了下来,举着茶杯的手也开始有了不安。

  “楚文东,政府一直强调商业界要遵纪守法。如果楚氏确实是正当经营的公司,没有人能动的了它。如果不是,没有人能保得住它。我费镇南,没有那个天大的本事。你用什么情报来跟我交换,都没有用处。”费镇南指头在桌板上敲打着,用力不大,每一个字却都是重如千钧,压得楚文东透不过气来。

  “我,我招。”到了这个关卡上,楚文东用赴死的决心出口。

  “那要看你招的,能不能证明你所做的肮脏事与楚氏没有半点关系。”费镇南的指头按住在桌板上,口气仍淡淡的,无所谓的。

  楚文东心里头骂:费镇南你这个yy的。想必看着我现在中枪也肯定是笑容灿烂。果然是超级腹黑的一只。

  “a3集团。我父亲所在的组织。或许有关这个组织你们已经掌握了不少情报。我所办的事情,只与我父亲接触。所以,我父亲说是从楚氏退休,其实一直在a3集团内活动。他是a3的三大巨头之一r,但因为他是十年前那场事变后升迁上来的巨头,其实远比另外两个巨头的势力要小的多。表现在,我受到另一个巨头监视,甚至对方可以不顾我和我父亲的关系,私下处理掉我。”

  “我们知道的a3集团是一个走私集团。你父亲不是走私军火吧?”

  “不是。他负责的业务是最底层的,走私的是一般物品。军火和药品掌控在巨头k手里,至于,称为国宝级的走私,都在巨头q手里。”

  “也就是说,你父亲做的是打杂的职务。”

  楚文东阴森地瞪着他,不过他说的都没有错。他父亲确实是打杂的,但即使是打杂的,本身a3集团牵涉的地方势力已经不可小看。想动他父亲是很难的。

  “最后作为一句奉告,让我告诉你。我一开始和你说是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原因也在这里。我对她很感兴趣,所以不得不提醒你。我妹妹楚雪虹应该是向我父母求助了。或许我父母现在不会插手楚氏的事,但要插手你和她之间的婚事,应该绰绰有余。”

  对于此威胁,费镇南倒是早有所料的,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今早已经和她领证了。她肚子里应该也有我的孩子了。”

  楚文东这一下真是被电击中了,半天哑口无言。

  费镇南仍是沉默寡言地起来,悠悠地出去:“我会帮你争取宽大处理的。在此期间,会保住你性命。至于你说的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我也奉劝你一句,对于女人,你动作太慢。像你这样的龟速,你一辈子都捞不到女人。”

  墨兰今早在费镇南那里受了点打击,因此想,今天肯定没能与他见面了,便一个心思都投注在工作上。得到了贵重的钥匙,她兴致冲冲来到楚氏公司楚文东的办公处。当时是傍晚接近七八点钟的时刻。公司里的人,大都已经下班。有楚昭曼的交代,她进入公司并不难。况且避开了职员上班的高峰期,少了许多耳目,她可以更爽快地查找资料。

  结果,在她刚要用钥匙和密码打开楚文东的办公室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她接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他的号码,心里惊疑着贴近耳边:“三少?”

  “是。你在哪里?我现在开车去接你。要一块回家吃饭。”费镇南在电话里声音十分愉悦,听起来心情很不错。也是,他刚刚才收拾掉一个窥探他女人的男人,心情当然大好。

  墨兰便是停步在办公室的门口,踌躇地咬了咬唇:“我在楚氏公司。”

  “那在附近的地铁站口见面。”费镇南没有给她犹豫的时间,挂掉了电话。

  墨兰眨了眨眼,心里是有一丁点的恼,在于好像自己是被他呼来唤去的。今早她留他不住,现在他一句话要她赶到他身边。这婚刚结,他就使唤起自己了?然而,心里恼虽恼,口头埋怨虽埋怨,仍是掉身走了出去。谁让以她对他的了解,这个饭局,恐还是不简单,不然不会不征求她的意见就自作主张了。

  墨兰前脚离开公司,后脚一辆路虎停在了楚氏公司门口。从车门里走出来的罗婷婷远眺着墨兰匆匆离去的身影,咬了咬唇:49,为什么接近楚氏?楚氏里面有秘密吗?本来今天想去打探那个已去世的傅墨兰小姐与49有没有关系,结果又被49撞上了,无功而回。但可以肯定的是,49对于楚氏很感兴趣,难道49是与楚氏有关系而不是与傅氏关系吗?那么,那通向她告密49是傅墨兰的匿名电话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的迷云,不如亲手拨开。只要进入楚氏,看49在查找什么就知道了。

  “关长是要进楚氏公司吗?”司机见她立定在楚氏门口,询问。

  “你在这里等我。或许在这附近兜一圈,等我电话再来接我。”罗婷婷关上车门,吩咐,继而进入楚氏公司。要查49刚刚在公司里去了哪里并不难,只要亮出自己的工作证,说是官员调查需要,没有一个敢阻拦她的。只要速度快,在公关部门出动之前,她完全可以窥视到49刚刚在楚氏的动静。

  费镇南的小本田停在地铁门口,看着她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间,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愉悦。墨兰一眼就看到他那辆破烂的小本田,心想:这样一辆破车,谁敢相信是现今省长的车子。果然是侦察兵出身啊!

  坐进了车内,她拉着安全带的时候,边问:“要去见什么人?我现在这样一身打扮合适吗?”

  “都是亲切的人。他们不会介意这个。”费镇南从车里面翻出了一把梳子,递给她。

  “我有。”墨兰在手拎包里能取出一整套的化妆用具,当然包括梳子,吃惊的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也会备有。

  “陆妈说我,需要注意公众形象,要跟你学一点。”费镇南像是很认真地说,“或许,你该帮我同样准备一个化妆包。”

  知道他是故意引逗自己笑,墨兰倒是大方地给他一个,继而恼道:“你今早说走就走,现在说要我来我就得来,你不觉得有点儿过分吗?”

  费镇南张了张口,有点讶于她这么直接,一只手便是挠了挠头:“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应该和你解释清楚,但是又想给你个惊喜。”

  墨兰指着前面:“开车吧。后面的人都在按喇叭了。”

  他只好匆匆忙忙让车子上了路,一路操纵方向盘,一路眼角小心瞄着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墨兰不是真的生气,是想,这会儿不先挫挫他的傲气不行。她可不愿意一直发生这样的状况。

  费镇南便是一路小心谨慎地看她脸色,从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让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儿过分了。虽然说,工作是工作,但之后容书记得知他撇下媳妇没有半句话就走,也批评过他:同志,我们不是只要工作不要家庭的人。公众形象很重要,家人支持也很重要。

  “华儿,以后我保证不会发生今早那样的事了。”

  墨兰回头,瞥他一目:“什么事?”

  “会和你好好解释。”

  “我是担心你。”

  因为她这句简单明了却是真情实感的话,费镇南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过分了。刹住车,他掰过她的下巴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我错了。”

  从他看过来的眼睛里,她读到他目中那丝明显的愧意,心里头某处逐渐地软了下来。谁让她是终究对他有深情的?他一低头,她不心软就怪了。

  两人在车厢里默默地对望着,车窗被人使劲儿地敲了两下。两人才如蚱蜢一样错开视线。墨兰回过头一看,见费海楠整张脸贴在窗玻璃上对她做鬼脸。因此她不得不捂着受惊的心跳,打开车门,面对这活泼可爱的小姑子说:“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和三哥这杯喜酒,是想瞒着所有人都不请吗?”费海楠嘟着嘴巴,像是对她有股怨气的。

  “不是。只是还未到时候。”墨兰忙安抚她。她没有傻到新婚第一天,就得罪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小姑子。

  “走吧。奶奶都来了。”费海楠挽着她的手,忽的又眉开眼笑的,眼角闪着诡异的光。

  墨兰得知曼青来,才惊恐今晚见的怕都是资格不浅的长辈。

  费海楠感觉到她脚步迟疑,在她耳边轻声安慰她:“别担心。就来几个人。年轻的,除了三哥几个老校友,只有我。”

  也就是说,来了四将和费海楠,还有呢?

  费海楠掰着手指头数着:“长辈的,爷爷在医院没能来,所以奶奶代替爷爷来了。然后有黎叔,容书记,白爷爷,陆叔。”

  黎叔是指黎立桐的父亲黎少卿,早耳闻其在军中的大名。容书记就是费镇南现在跟的领导班子第一把手,可以说是费镇南的现任上司。白爷爷是白烨的爷爷,现在已是退休了,据闻退休前也是军中要人。陆叔,她认得,小陆的爸爸,跟了费老先生很久的人。

  这些人虽然说都算是不陌生的人,有些见过,没有见过也听说过。隐隐约约向她透露出来的消息是,这些人之间的关系都很密切。要不然,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这些做长辈的还要赶来看望他们这对新人。

  她推想的果然没有错。

  “费家、黎家、白家、容家、陆家,我们五个家族,一直是很要好的家族。这要追溯到以前,几家人的祖辈都是一个连队出来的兵。”费海楠解说,“当时的连队连长,老爷子说过,说是姓卢,看,与你现在同姓,对不对?”

  费海楠说到最后为这个同姓的巧合,向她挤眉弄眼的。

  墨兰听得眼皮一眨一眨的,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今晚订的是某家酒楼的包厢,由白烨订的。她们两个女人走在前面,费镇南与一段日子没见的黎立桐在后面叙旧。

  费镇南就向兄弟问起妹妹的婚事了:“结婚报告给批下来没有?”

  “我的事哪有你麻烦。当天呈递上去,第二天就批下来了。”黎立桐这话得躲着新媳妇说,絮絮叨叨的,也不清楚是不是埋怨话,“我闻到阴谋的味道。可能上面的人早就等着我递上去了。”

  费镇南把手搭在他肩头上,说了句实在的:“我妹妹也不差吧。”

  “是不差。”黎立桐说。

  费镇南感觉意外,兄弟不是一向埋怨他妹妹是男人婆吗?

  “身材不差。”黎立桐也回了句实在的。

  费镇南在笑时,捣了他肩膀一拳:“我和老爷子说说,一同举行婚礼怎么样?”

  “不行!”黎立桐摇头兼摇手,“海楠肯定也不同意!你们两个的婚礼,是世纪婚礼。我们的,只想摆几张酒席,其它时间都留给自己。”

  费镇南郁闷的:“我也这么想。”

  黎立桐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你这么想,有用吗?

  费镇南叹气:确实是身不由己。

  前面电梯叮咚一声打开,走进去的女士们向他们招手:上来啊。

  几人很快来到了包厢。

  进去后,见到一排长辈。墨兰对于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是行个礼。然后自己与费海楠,马上坐到了曼青身边。刚坐下来,曼青的手就在酒席下面伸过来,捏了下她的手背,小声说:“这几个长辈,都是自己家的人。”

  墨兰仔细聆听着:知道是很重要的教诲。

  “第一个黎叔,你应该熟悉的。”曼青道。

  墨兰的目光扫过去,看见坐在黎立桐身边的黎少卿。49失去的那段记忆回来后,关于黎少卿,她自然也是记起来的。母亲死的那一天,如果不是黎少卿赶来抱住她和她弟弟,在医生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是用尽真情全心全力地抱着他们安抚他们。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两个孩子可能当天就发疯了。在受训场的时候,面对老爷子的发飙,面对那些谣言,这个中年男人都忍受了下来,默默地关怀她。她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宛如父亲一般的深情,所以,才会有那些谣言吧。想到了韩贵浩自曝不是她的父亲,那么,她的父亲是谁?有可能是黎少卿吗?

  黎少卿接触到她的目光,回头时,眼睛深遂,却是流溢出温柔的慈爱,好像多年以来她一直在他眼里就是那个49的孩子,到了现今仍没有变。

  墨兰心里头某处,咚咚咚犹如打鼓。

  见到他们两个的表情,白烨的爷爷首先笑开了说:“少卿,你认个干女儿怎么样?”

  “早就想认了的。”黎少卿温温笑着答话,“只是怕她爸爸不依。当时她妈妈就这么说的,她爸爸独占欲大的很,只准女儿有一个父亲。”

  墨兰心头忽起忽落:不是。还真的不是,唉。

  这么多年之后才得知内幕,黎立桐率先表示出不满:“我本也以为会有个妹妹了。”

  “你爸爸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曼青嗔笑着说教胡思乱想的晚辈。

  “不是。我妈离开的早,所以我才会这么想。”黎立桐立马为自己辩解。

  提到黎立桐的母亲,几个长辈又都默了。

  都过了这么多年,黎立桐也不想再提。哪怕母亲真的是与父亲发生了感情裂痕才走掉的。所以,他真是后悔刚刚提这些话了,便站起来打哈哈说:“我先罚酒三杯。”

  然而,他这杯酒未下肚呢,某人的手机就响了。

  众人一看,见是费君臣起立,走到一边去接听。

  “君臣,我是罗叔。”电话里另一边传出的是罗铮焦急的嗓子。

  费君臣再镇定,这会儿还是会被小小的惊了下,心思:难道罗铮听说了什么?

  岂料罗铮接下来说:“我知道你在这个城市里。你能不能马上到陆军总医院来一下?”

  “出了什么事吗?”

  “婷婷把人给弄伤了。哎!”<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