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公,以你道行想和我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098 2021-04-04 23:37

  比诚意,有他诚心吗?都把自己献给老婆了。费君臣提眼镜,稍微思考要在什么时候在胡志修面前摆出结婚证这招杀手锏。

  知道实情的奉书恬微笑不语。可以说,胡志修这招,是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看来,暂时隐瞒结婚这个真相,有利无弊。

  胡志修本来放了大话,想镇镇他们,结果见他们两人纹风不动,不由像猴子抓不住蚂蚁有些急,老眼瞟向了周紫东:“周老师,你认为呢?”

  周紫东温和地笑一笑。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师长,向学生提出正确的指导意见是很关键的。所以,要看这位师长对学生关心到哪个程度,了解到哪个程度。”

  “这么说来,周老师的意见与胡教授的提议貌似并不一致。”奉书恬接到费君臣递来的眼色后,绝不能给敌人任何有机可乘的机会,“周老师的话语里面,未免不是隐含了完全替学生做主分配就业的意思。胡教授是让学生自由选择未来。”

  周紫东秀气的长眉轻蹙,第一次发现,这两个大人物好像对他有敌意。为什么?因为他和他们抢胡志修的学生吗?

  胡老头再懵,也同样听得出454在贬低周紫东,同时却不与他胡老头为敌。这本是符合他放下鱼钩,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策略。问题在于,他刚在书房里听说了周紫东让他把学生留下当老师的提议,有了动心的倾向。

  一方面,周紫东基于自己对林凉实力的了解,始终认为454或许对自己有误解,道:“不知道贵方是对胡教授的哪位学生有兴趣?”

  “周老师这话真是爱说笑。胡教授近八年来只收了一个正式的学生,这你我都清楚。”奉书恬回道。

  林凉?还真是林凉?!周紫东眉宇深皱,想起了昨晚上林艺璇在面试后急急忙忙找上他……

  昨晚

  “林凉在笔试里面考了第一。”林艺璇摸着水杯的两只手在夏夜里打了似抖。

  这事他在她打来的电话里面听说了,便是惊奇她如此在意使得此事一提再提,笑道:“你是提干,她是普通兵,不能相比。”

  “可我在提干里面并没有拿到第一。”林艺璇听他安慰的话,喝了口水后并没有安下心。

  “王子玉是吗?”周紫东早有所料似的,于是不像她深受打击。

  “紫东哥,你认得这人?”林艺璇见他风轻云淡的,轻拧着眉追问。

  “见过一次面,而且有幸见他操刀。”周紫东从来不畏惧天才这类人,论学业,比他优秀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在事业上不是才华斐然便可,更重要的是讲究交际手腕,因此他才能在几年之内远远反超对手,温文地笑着将一只手搭在林艺璇肩上,“即使他真的是454内定要录取的考生,你和他并不同科,况且454今年重点招麻醉师。你的条件比他有利多了。”

  林艺璇赞成他这番话,因此并不怎么介意王子玉考第一这事,让她内心受到震惊的,是林凉。虽然五年前在最后一次见面时,林凉已经不同以往,对她和她的家人忽然冷漠到了极点。以致她和她父亲都怀疑,林凉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或是探究到他们的秘密。为此,她妈妈还很生气地说:“早知道不邀请她过来小住!”

  她父亲当即甩了她妈妈一巴掌:“你要知道事情轻重!”

  不管怎样,林凉走的时候,彼此是维持了客气的表面。况且谁都知道林凉的继父一家根本不能与林家相比,林凉作为一个女孩子未来想找个稳定的公职,肯定需要回头寻求林家的扶持。哪怕混到了现在的周紫东,也必须多少依赖林家的人脉。因此林家上上下下一直等着这个小丫头回来跪着哭着说自己错了。

  可一等等了五年,林凉没有回头。固然表面客气还在,但若不是她和柯怡这次亲自过来找林凉,并且在454征兵考试中碰上,再过些时候,她和林家可能根本认不出林凉了。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脾气执拗,非要想方设法让林凉回来低头认错。”林艺璇猛地灌上口水,情绪起伏气息微喘,“可今天的林凉,我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向林家回头了。”

  周紫东疑虑顿生:“林凉惹了两个老人家生气吗?我记得五年前,林凉不过是当了老人的面说取消和我的婚约而已。”

  “你是听人家转述而已。当时,林凉拒绝这桩婚事时,是把林家所有人都讽刺了一顿。”

  “脾气暴躁,没大没小,偏偏自己能力不足,谁能受得了这样的女孩子?”周紫东点着头说,因上次林凉向他发话说要在454考试中超过林艺璇。

  林艺璇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眼睛里立马打了个警惕:“林凉和你说了什么吗?”

  “不要放在心上,她想超越你,八辈子后的事呢。”

  周紫东记得,昨晚上自己是这么笑着与林艺璇说,林凉始终是只没用的跟屁虫。可是仅过了一天,到了今天晚上,454正式上胡志修这里指明要林凉的档案。他不是不知道林凉这几年可能有所进步,但还是认为林凉考上了胡志修的博士生只是走了狗屎运,现在454的两名大人物亲自上门要人这个结果,还能只是林凉的狗屎运吗?

  扶着额眉处,一时冷静不下,心里烦躁地浮现出:如果林凉打败了林艺璇,林家人和自己的面子会被往哪里搁?林艺璇的顾虑不无道理。林艺璇昨晚急着找他的缘故,他如今也想到了七八分。

  当务之急,是要让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保证绝不发生。幸好今晚自己先一步来找胡志修了,胡志修应该是被他说动了。优势在他这一边,只要他坚持。

  对。454可能只是被林凉的笔试第一和胡志修学生这个名头给迷惑住,并不了解林凉的实力远远不及林艺璇。只要他再三引导,告诉他们真相。

  可惜,当他刚要把自己是自小为林凉长辈这个身份亮出来喝人时,奉书恬又是先他一步,搁了茶杯,说:“听闻周老师与胡志修教授的学生是旧识啊。”

  “啊?”胡志修没有听说过这个事,疑问的目光扫向了周紫东。

  周紫东勉强接住这一招,道:“刚在书房其实想和教授提起的,我是陪着林凉自小一块长大的,算是干哥哥一样亲切的关系。”

  “原来如此。”胡志修摸着下巴的胡茬,点头。

  奉书恬却是咦一声:“是吗?”

  “怎么了?”胡志修听他口气不善,问。

  “我听说的是,林凉与周老师关系很不好,多少年没有见面了。”奉书恬微微笑着说,“至于我们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胡教授,您知道我们队里的杨科吧?”

  “废话,那小子当年背着我与你们勾结!”提到八年前自己的宝贝弟子被454挖走的心疼,胡志修粗话破口而出。

  “因为两人是同门师兄妹关系,杨科作为同门长辈,多少会关心小师妹的生活学习上的忧愁烦恼。我想,周老师到了胡老这里,肯定不是想对胡老提出让林凉进我们的部队。但事实是,林凉参加了我们部队的征兵考试。这点胡老知道吗?”

  胡志修的确对此事毫不知情!林凉不告诉他的原因很简单,她根本不想进454,拿考试气林艺璇等人而已。可胡志修不知道学生的真实目的!一看,奉书恬将林凉在面试中的录音亮出来,mp3录音器里面播放出林凉述说自己想进454的原因。不管这理由是真是假,林凉这个行动表现出了她是要进454的意图。

  胡志修震惊过度,坐在沙发里两只老眼像小孩子眨个不停。

  周紫东是防不胜防,干杵了至少半分钟。

  奉书恬笑眯眯地总结:“按照胡老一开始的意思,要由学生自己选择。明显,林凉本人认为,我们454邀请她的诚意更能打动她的心。”

  费君臣扶着眼镜上闪过的亮光,满意地看着奉书恬打出这张王牌震得对方无话可说:自己和自己的人是阴险了点。如果媳妇之后知道,难保会不把他抽打一顿。只是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媳妇也无可奈何吧。好比今晚上这个强吻,媳妇气归气,心里头还不是偏向他了默许他了?

  嘟——手机上突然来了短信,而且寄信人写明了是媳妇,莫非媳妇与他心灵相通洞察到他正在做什么事?费君臣一表严肃地摁下短信展开,见上面写着:睡了没有?

  媳妇此话含义?一要么是洞察到他的诡计了?二要么是今晚突然睡不着想找他谈情说爱?看来今晚这个钢琴演奏会和强吻把媳妇的心给勾住了。费君臣摸摸下巴颌,情愿相信后者,媳妇今晚被自己撼动了,终于愿意把心交出来了给他看一看。

  指头在键盘上敲打几个键后,媳妇竟然等不及了,又发来一条短信。

  费君臣再打开来一看:我知道你在装睡,心虚了对吧?

  心虚?两个字如一桶冷水泼到了他头顶。媳妇不是要谈情说爱,是洞察到自己的阴谋诡计!

  装死!挺尸!删删删,马上把写了一半的回信删掉。

  于是接下来媳妇哪怕再来十条短信,他也能装着躺着中枪已亡。

  林凉坐在写字台边,对着没有回信的手机屏幕缓慢地蹙起了额眉:老公今晚喝了几杯酒?说是因为要开车,其实是心疼两万块一瓶的红酒,滴酒未沾。既然没有喝酒,能醉成这样?怪,怪,怪!太怪了,只能证明老公心里边有鬼!

  没关系,再去一条短信,肯定能把装死的老公从棺材里骗出来!

  嘟——再来一条,费君臣不动声色打开,媳妇写着:今晚听你的录音,发现其中有一个手术环节操作不大理解,本想再问问你。

  这什么意思?媳妇这是解释自己为什么找他吗?还是引诱他现身,再打他个措手不及?以媳妇的智慧判定,应该是后者居多。

  眼下费君臣防心大于一开始燃烧的火焰了,决定:继续装死吧。

  林凉瞪足了手机屏幕一分钟:没回信?!没天理!这样都震不出来?!什么原因?

  撇着眉毛,把手撑足在额眉上抚慰思虑。想她今晚是好心了,事后没有责怪他欺骗她,当然同时怀了小心思,是想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报复回去。但现在她是给他机会套近乎了,他不会又犯了蠢劲吧?不知道她这是主动向他邀约进一步联络感情?这是多少年前的恋爱招数了,他再out也应该知道的。不对!整件事十分不对头!

  指头摸到手机键盘,这回来一招惊天动地的,对待弟弟装死时屡试不爽的,绝对有效的必杀技!

  在手机沉默了三分钟后,费君臣本以为总算从媳妇那里瞒天过海了。哪知道,突然的嘟一声,差点把他惊飞。

  默闭两秒钟后,只能继续煎熬,打开媳妇的催命符:如果你在一分钟内给我继续装死,下次,你就得请我吃十万块的大餐!以我发出这条短信为证据,任何辩护无效!

  果然是能把他的魂都震飞的短信,要不是在胡老头这里,他都要摸起胸口了。这是在挖他心头肉啊。今晚的两万块红酒已经让他够心疼了,再来个十万大餐,他不是得吐血。纵使如此,见着周紫东这个大敌坐在对面对自己媳妇的未来虎视眈眈,哪怕媳妇再要他请个百万大餐,也绝不能泄密。

  闭眼,装死,十万百万都不能撼动他此刻钢铁般的意志。十万,百万,有什么了不起的,把媳妇拐进部队后,能滋生不止百万,而且最主要的是,媳妇是用钱都换不来的。

  这一边,林凉注视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钟分钟数跳过了整整十分钟。

  老公没有回信……。

  以老公那种两万块都心疼的小气性子,十万块都撼动不了的事件,会是什么……

  胸口里的心跳嘭嘭嘭起来,从开始的笃定不疑老公在装死,到现在悄悄弥漫开的不安。当然,她不以为老公在今晚得到她一个吻后立马会找上别的女人,但是,出意外呢?生病?车祸?

  心口跳得厉害。举起手机,在一个电话号码上果断地摁了下去。

  在大排档为了打点好以后单位关系的王子玉,与一群454官兵在联络进队前感情的过程中突然接到了姐姐林凉的电话。

  “我姐的电话。”王子玉在接起电话前,先对454的师兄们和首长禀报最新情报。始因今晚之后,他姐姐在454里的地位节节高升,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454的首长大人们对他有交代,有关林凉的任何动态,希望他能以诚实的态度进行间谍工作,当然,每泄密一条都有嘉奖。王子玉何乐而不为呢,可以一方面促成姐姐的好事,又可以一方面拿奖赏,公私双赢。

  林队向他满意地点下头,发出指示:“千万别透露了你姐夫的消息。”

  王子玉接到命令后,方接起了姐姐的电话。

  “很好。你没有和你姐夫一样装死呢。”林凉担心老公,但是尚未失去理智,先打电话给弟弟打探情况。

  听见姐姐凉拨拨的调子,王子玉心头有点打虚,姐姐的口气愈是像姐姐的名字一样冰凉,意味如果事后得知他被暴打的程度会与之成正比的。可是,四周一群454官兵们也是不好惹的。如果他在这里当众泄露454最高首长的机密,可能在被姐姐暴打之前,先在这里被枪毙了。

  “姐,姐夫不是送你回去吗?什么装死?”王子玉如今经过了姐夫费君臣与一群454师兄们的调教,装起糊涂来,一板一眼,没有破绽。

  “你不知道你姐夫去了哪里?你没有见到你姐夫?”林凉前所未有地把眉头簇到了中间,表明事态严重。

  “姐。我真不知道!今晚你把吴平安叫走后,我才知道你和姐夫在一块。”王子玉叫屈,“而且,如果你想知道姐夫在哪里,你直接打个电话给姐夫不是更清楚吗?你找我干嘛?”

  如果之前对于老公是不是装死还有疑问的话,弟弟随口抛出的这句让她自己打电话给老公,立马揭穿了两个人都在装死的阴谋。因为如果老公是在公务中,弟弟一定让她先安心而不是让她自己打电话。如果是老公出意外,弟弟肯定比她更着急。

  技高一筹魔高一丈。给弟弟打电话这步棋果然是没有错的。林凉小巫婆的呵呵呵笑声通过手机先传给了弟弟:“小玉,我和平安回去的时候,鉴于平安的表现有忏悔的诚意,我决定饶恕他了。所以,这今晚你还欠我的一万多玫瑰,记得两天后给我补齐了。如果你认为你姐夫比我疼你,没有关系,你可以去向你姐夫要买花钱。”

  道完,爽快地“啪”,断了线。

  之后弟弟如何向454官兵和老公哭诉,她才不管了呢。现在第一要事是,收拾装死的老公。

  好啊,想装死是不是,看谁装得更像!

  哒哒哒,短信急速发过去,必须赶在弟弟和454那群滑头给老公发出敌情到来的信号弹之前。

  费君臣在胡老头家里,翘着一条腿吃胡太太切的西瓜。媳妇已经整整二十分钟没有电话过来了。同时间,他的得力助手奉书恬使出的王牌,震得现在胡老头和周紫东两人快一个钟头了,都没能想出反击的策略。只能证明,今晚他不止实力雄厚,运气也特别好。在马克西姆耍够了威风后,继续在胡老头家里将以前情敌打倒在地,犹如战无不胜的将军威风凛凛。或许,他今晚回去后,得去彩票站买个彩刮刮,说不定中了百万大奖,可以阔气地请老婆吃百万大餐。

  这会儿,嘟——手机版面跳出媳妇来信的信号。

  媳妇竟然还不死心?!与自己一样是打不死的小强!

  可谓英雄夫妇之间惺惺相惜。不过,他是枭雄,在关键时候更喜欢装狗熊。只要装死能逃过生天,他凭什么要去撞枪口当英雄。反正之后再耍赖皮,他脸皮够厚,不怕。老婆再来几巴掌他都不怕。照常镇定以对,装死。

  啃完的西瓜皮搁回桌台上,慢条斯理抽出条纸巾仔细擦拭完手指,宛如批阅公文一般拿起手机,打开媳妇来信:请问是林凉的朋友吗?急事儿!我是林凉的室友谭美丽,林凉她现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在厕所里面上吐下泻。我要带她去看病,她不让,非要我发条短信给你,说你有办法。

  唰——

  正在胡家客厅就坐的四个人,看费君臣突然间一个人站了起来,都不由一愣。

  “出什么事了吗?”唯一的女士胡太太最受不了惊吓,第一个问。因着这一刻的费君臣,仿佛受到了什么极大的震动,面色犹如铁一般的青色,嘴唇甚至有点儿泛白。

  胡太太的声音将费君臣的理智稍微拉了回来,立马给旁边的奉书恬一个撤退的指示。

  奉书恬只能猜测是有大事发生了,而且看起来这个突发事件不是好事,以费君臣受到撼动的面色来看。

  “胡教授。今晚我们还有些事,只能先告辞了。”奉书恬起身,向胡志修说,“但是我们相信有了今晚这次交谈,您应该会支持您学生对于我们的选择。”

  胡志修没想到他们撤退前继续发出胜利宣言,自是很不高兴地哼着:“行吧。这事我会看着办的。我胡志修,也不是不近情理的人。”

  奉书恬于是和费君臣一块向胡老头敬了个军礼后,果速撤出了胡家。

  费君臣在下楼梯时,已经开始拨打媳妇的电话号码。

  奉书恬在他后面追着问:“政委,是不是谁出事了?”如果是队里出事,应该他本人也会接到通知。显然不是,剩下的可能是费君臣的私人关系里有人出事了。但是,在这时候,林队忽然一条短信发到了他手机上,令他诧异地打开,见上面写着:不好,333发现了敌情,叫政委千万别上当!

  来不及了,费君臣本人在嘟嘟嘟十几声手机长鸣对方都没有接电话的情况下,自己突然醒悟过来。啪!断了电话,刹住脚。

  林凉坐在宿舍里头,拿凳子架着腿儿,抽出前几天买在宿舍里头搁着的薯片,一片片放进嘴里嚼着,顺便欣赏老公来电嘟嘟嘟地震响,最后咔一声突然断了,证明老公知道自己中计了。她乐得勾了勾嘴角:想和她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