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这个人果然官大得很呢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021 2021-04-04 23:37

  后来她才听说了,这陆大妈是陆叔的妈,平日里喜欢絮叨小孩子。不止陆叔,费家的少爷小姐们没有一个逃得过她的嘴巴。

  墨兰从没有被老人家这么念叨过,一时半刻还觉得挺新鲜挺有趣的。一群傅家女儿中,属她最不爱说话最乖的样子,老太太不好说她。结果她长大了,变成女儿中最离经叛道的。

  女孩子书读得多不是不好,但读得多不会用,就是烂才。

  老太太最爱念叨这句话,却鼓励她好好念书。她对于老太太的深刻用意,在今天方是体会出来。早上起来,早餐未开,她走出去,见隔壁的书房开着门没人,便伸了个头进去望了一眼。

  高高大大的檀木书架,木架上一层层塞得满满的古今中外书籍,足以让人眼花缭乱。她爱书,但不能不经主人同意随意进入书房。刚想帮人把书房的门拉上,后面有人送来每天的报纸,礼貌地问:“小姐要看吗?”

  可能以为她是来问有没有早报的。大多富贵有教养的人家,都会习惯晨读一份报纸。财经学家读的是商报,政治家阅读的是大公报党报,普通百姓读的是普通市报。

  墨兰应道:“有什么?”

  那人抱着一摞的报纸,擦过她身旁进了书房,边在报纸架上用铁夹子夹起报纸,一边说:“小姐进来慢慢看吧。不是说是三少的同学吗?”说完,那人对她咧开白牙露出一笑。

  关于她的事,大概陆大妈已经传得这宅里人尽皆知了。

  墨兰想深一些,心里多少有些尴尬,脸上多少有些不自在,只得笑着。装作听不见对方的笑侃,随手捡起一份报纸遮掩,眼睛却犀利地扫过一系列报纸的名目:有中央政治部党报、香港的大公报、军事天地、美国的纽约时报、英国的泰晤士日报等等,也有本地的几份小市报。

  送报纸的,拾掇完后走出去,临走前不忘对她说:“卢小姐,早餐大概在半个小时后,三少晨跑回来。”

  墨兰点了下头,视线回到手里捏的这份小市报上。其中,第八版的广告版,下面有一小块黑色的讣告栏,写有:妹妹傅墨兰,因突发疾病,于公历20xx年xx月xx日晚上xx时在医院抢救无效,不幸与世长辞,享年xx岁。现定于20xx年xx月xx日上午xx时xx分在长青园墓地举行葬仪。——姐姐傅惠兰泣告。

  看来,她的死,父亲韩贵浩和后妈楚昭曼眼看瞒不住傅家,只得告知。也或许是,有人直接越过韩贵浩和楚昭曼告诉了傅家人。想到昨晚上在医院她假死的一刻,来医院认尸见她最后一面的人是楚昭曼。她其实也该怀疑,韩贵浩不知道她入狱并急病的事情。楚昭曼是巴不得她死,所以一手遮天。

  总之,自己的敌人,是明是暗都不少,刚好趁这个葬仪,都给揪出来。

  思定,墨兰把报纸合上,心平气爽。将报纸送回扁长的报纸筐里,刚好听门咔嗒一声。走进来的男人身强体壮,着的短袖衫露出强健的肌肉,用脖子上绕过的汗巾擦汗,抬头见是她,眼中忽地闪过一道光。

  “三少。”墨兰看见他孔武有力的身材,马上避开了视线。这个男人,无论怎么看,都是很危险。

  “去吃早餐吧。”这么毫不费力说着的费镇南,擦过她身旁,好像漫不经心地拾起她刚放入报纸筐里的市报,一翻,也就翻到了那则讣告。

  墨兰简直以为他早知道这回事的,才这么精准。

  “你如果要去,还差个伴吧。”他把报纸翻来覆去,只有那则讣告一直显在她面前。

  她怎不知道他故意的,嘴边微笑:“三少说的没错,还差个柴可夫斯基。”

  想让他当司机?费镇南瞅住报纸上的那行地址,点点头:“我让小陆载你去。”

  “小陆?”

  “陆叔的儿子,我的勤务兵。”

  这个人果然官大得很呢,连勤务兵都带到家里来了。墨兰清一声嗓子:“不知道三少在军中是何职位?”

  “无论是什么职位,暂时也是不在军队里做事了。”费镇南不停地翻报纸,好像被上面有趣的新闻给吸引住了般。

  墨兰看得出他有点儿心不在焉的,心里一时也想不到他是怎么回事。

  下面的人又上来喊老爷子有请。两人这才一块儿走出了书房下楼。

  食厅里,费老先生招呼他们两人入座,对墨兰特别亲切地说:“裕华啊,在这里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尽管和这里的人说。”

  “好的,费爷爷。”墨兰按着礼节,改了个比较亲切的称呼回答老人家。

  结果老爷子特别高兴起来,大笑着说:“我就喜欢多子多孙。镇南,过几天,带裕华上商场里挑几件像样的衣服。”

  因此,墨兰现在穿的衣服,是陆大妈不知从哪里搜刮来的。衣服款式一般不入流,这不是大问题,问题在于比较宽松不大合身。

  费镇南眉头绞了一下,应道:“我下午瞅个空,带她上商场看看。”

  墨兰并没有拒绝,因为要出席自己的葬仪,无路如何,不打扮得光鲜一点会对不起自己的。<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