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登上军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5227 2021-04-04 23:37

  “大队,为什么要命令我放人?本来可以借此机会马上拘捕楚家人,将犯人绳之于法……”张士浩想到上次好不容易把楚昭曼抓回来,半截忽然被老首长喝令放人,简直就是放虎归山,怎么不气。

  “你坐下,张队。有话慢慢说。”相对于张士浩进来的气势汹汹,卢大队一脸和气,仿佛不知道张士浩是生什么气。

  “我没有办法慢慢说,大队长。”张士浩取下警官帽,压抑不住怒气。

  “好吧。我问张队,你凭什么一口咬定人家就是绑架案的主谋?”卢大队绕回自己的位子坐下,笑容和蔼,苦口婆心,犹如一个爱护体贴部下的老首长。

  “当然是有证据,再进一步的推断。”张士浩双手拍下桌面,英俊的容貌呈现出一身的正气凛然。

  “如果有确凿的证据可以抓人立案,你现在可以继续去抓。”卢大队摆摆手:你张士浩现在想去就去吧。

  现在去,还怎么能抓人?张士浩本来打的主意是,先逮捕再拷问得到证据治人,结果进行到半路,被你卢大队一句话给坏了计划。张士浩英挺的眉毛上浮现出一抹无奈,面对非常了解他的老首长,他的确是无可奈何。

  “怎么?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就证明你思想主观臆断了。”轮到卢大队底气十足了,站起来教训部下,“我从以前就告诉过你,干我们这行做什么事都必须摒除私心杂念。你肯定是受什么影响了,才会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我忽略了什么?”张士浩在这个关头上秉持己见,据理力争。

  卢大队拉开抽屉,将一张照片甩到了桌面上:“士浩,你看看这个人是谁?认得吗?”

  张士浩狐疑着,低下了头凑近去,见照片里的女人似曾相识,却应是自己未曾见过的人。照片底下标注的人名,更是自己未曾听说过的——卢裕华?他英挺的眉毛微微蹙起,一丝疑云凝结在心里边无法释然。

  “这个女人,我在让人跟踪她。”卢大队从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料对了,一丝狡猾滑过眉角,“怎么样,士浩,你也加入我们跟踪搜查的队伍?”

  “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她?”张士浩反诘,“有搜捕令吗?”

  “这个人,据我们调查,近期一直出现在楚氏集团和费镇南司令身边。”卢大队两只手交叉着,显得老成持重地说,“以你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难道也不以为这其中有问题吗?”

  “费镇南司令?”张士浩疑窦顿生。

  “我们海军部队的一名少将,是海军副大军区的一名军官。”卢大队长长地吁口气,类似感慨,“这个人,我们刑警大队一直有对他进行秘密侦查。因为近期从海关部门那边有传来相关消息,称几宗走私案似乎与他服役的海军基地有关系。”

  张士浩从老首长甩来的另一张照片上看到了费镇南的人头像,这一看,勾起了他不久前的记忆。那一天,他连夜赶到傅墨兰去世的医院时,撞遇到的男人似乎就是这个人——费镇南?当时那个男人称自己搀扶的女人是自己的太太。但是,费镇南在现实中尚未娶妻,这其中又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卢大队仔细地观察他的神态,瞧出一点儿破绽的样子。

  张士浩摇头,立正,答复:“大队长,我愿意主动请缨,加入这次勘察行动。”

  “好。”卢大队眉毛展开,拍拍他肩膀。

  “但是我想一个人行动。”

  张士浩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卢大队的眉头又皱起,紧接松开:“行,我信得过你。”

  拉开窗帘,往下望,还是能看见有人在招待所四周徘徊,等着自己。

  墨兰拨打小安的电话。嘟嘟嘟几个长声之后,小安接起:“是裕华姐吗?”

  “我暂时回不去。路米的事你多看着点。”墨兰盖住窗帘,走到了床边。躺在床上的均世还没醒,打着轻声的呼噜,向上微翘的睫毛飞呀飞的。

  “可路米天天喊着要裕华姐陪自己。”小安真情实意的话语从嘴头上不留意地流露出来,“公司里的人都没有见过路米这个样子。路米真是把裕华姐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小安,我的弟弟永远只有一个。”对此,墨兰轻而无憾地回答她。

  咔。对方的电话被人粗鲁地挂掉了。

  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挂的,只因听见了刚刚她那句话。

  墨兰把手机搁在了一边,帮均世拉拉被子。

  费镇南走进来的时候,见到她这个温柔的动作,心里想:她真的把弟弟当成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三少?”墨兰转身见他出现,眨眨眼,“你今天不是有事吗?”

  费镇南擦过她身边,拉开窗帘,一个犀利的扫眼便捕捉到跟踪她的人,语气淡淡地说:“没来得及坐上车,只好回来了。”

  看来他是发现了。也是,他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这样显而易见的跟踪监察,不被发现才怪了。

  “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只可能是刑警支队的人。”费镇南把窗帘重新拉上,“目的有时候不是为了追踪,是为了警告。”

  “不管怎样,他们抓不到任何证据的。”墨兰只担心声音会吵醒熟睡的弟弟,将语声放到了最低,“三少,你没有必要让我再涉险,不然,把我和我弟弟送出国——”话说到一半,撞遇了他的眼睛,微低下了头。

  费镇南的双目缓缓从她微低的脸上移开,好像不舍得她有半点为难一样。

  一刻屋子里静静的,只有均世均匀的呼吸和红润的脸色,小家伙应该与往常不一样,因做到了美梦,睡得十分酣甜。

  费镇南走到了她背后,将一件外衣轻轻披裹到她的短袖衬衫上,说:“我让岳涛派了人留在这里。你今天就不要出去了。”

  墨兰轻“嗯”了声。背后传来他阔步走出房间的脚步声,咔的开门轻轻地嘭一声关上。

  “姐。”均世睁开了双眼,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此刻挣扎的表情。

  “均世,你一定要听话。这个大哥哥,别看他很温柔,但是,不是我们能去爱的人。”

  “?”

  是的。他不是自己能去爱的人。他的内心那么宽广,犹如大海,装有伟大的理想,不会只想着一个女人。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会很苦的,会比爱上吴梓阳可怕上千倍万倍。墨兰闭上了眼睛。她的人生,只会剩下最爱的亲人,而不会有最爱的爱人。

  “看这个情况,尽快进入军区躲一阵风头比较好。”费君臣站在费镇南在军人招待所的房间里,从窗口俯瞰下面,当然也一眼看到了那些行迹可疑的人。

  “我比较担心的是她自己一个人再跑出去了。”费镇南想到自己昨天派的那个兵被她甩掉,就不免担心她一人独行的处境。

  “岳涛。”费君臣这时候比他爽快,替他做决定,“我们两个预定的行程本来就是今天或明天,现在决定提早到今天下午出发。特种大队和343侦查营,以及军部卫生队,都随我们提前出发,其它部队按照原计划安排。出发时,你先把均世带到我的车上。”

  “是,政委。”岳涛接受命令,敬礼,急匆匆出去完成任务。

  费君臣见岳涛去办事了,离开窗户,扶着眼镜像是研究起费镇南此刻脸上的表情。

  费镇南双手撑着额头,这样能使自己的面孔掩盖在阴影底下:“老爷子这一辈子唯一只对过一个人这么上心,你知道的。近来,老爷子病后,我忽然总是想起那个孩子。”

  “所以你认为她可能是那个孩子?”费君臣摘下眼镜,用块眼镜布精细地擦着镜片。

  那个孩子……

  费镇南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那张白皙瘦削的小脸蛋,上面镶着的那双乌亮黑白分明的眼瞳,好像能一眼望进任何人的心里边去。

  那个孩子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给他们,只有一个代号49,也不知道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他最记得那个孩子一副纤弱的骨头,与他那晚抱着她的时候,是一样的感觉。

  “你有可能知道她是或者不是。”费镇南深深地吸了口气后,说。

  “也需要你配合,要么剥拉光她的衣服,看她身上有没有以前留下的疤痕,要么用力拔她5根头发或者是抽她的血,验明dna。”

  费镇南听他说得把她不当人一回事的,抬头把他狠狠地瞪一眼:“老爷子说你就是因你这个性格。”

  “行啊。咱们别照这个事讨论下去了。你再问我,我也只会惹你生气。”费君臣重新戴上眼镜,阻止他继续说教,“这是我的原则。”

  费君臣的原则没有人能说动。但就是费君臣的原则,成就了全军中费君臣独一无二的地位。在费君臣的原则面前,哪怕是他费镇南,哪怕是首长,也是没有办法的。军有军规,费君臣的原则就是建立在军规上面。

  “除去普通的男女关系,如果她是个兵,在你费镇南的军队里面,你一样会像我这么做的。”费君臣一点也不感到自己有任何问题,以研究者的口气说,“你会这么说我,我看是因为她在你心里边不一样。”

  “我一直以为不止是我,那孩子在老爷子、你、立桐等人的心里面也都是不一样的。”费镇南意味深长地回应他的说辞。

  “你错了。我对待任何人一直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受过个人生存训练的人,残酷地进行过淘汰赛的人。我们只要穿上军装,眼里只有完成任务这个命令。因为军人,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费君臣犹如顺口溜一样背诵军事指挥官准则。

  费镇南没有再说了。有些事,对他们军官来说就是这样,口硬心软。

  房门外面,墨兰的手举在门板上面,迟迟敲不下去。他们口中的那个人是谁?费镇南在她身上看到了另一人的影子吗?就算看到了,他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不是吗?他口里说的是“那个孩子”并不是个女人……。

  掌心里微微地潮湿起来,她深感莫名其妙。为什么自己会和一个孩子重影呢?

  “镇南。”费君臣朝门的方向打了个眼色。

  刚刚他们两人谈得太投入,没有及时发现外面有人。因他们住的这几间房属于首长房,在拐角处,一般人不能经过,且设有哨兵把守。因此是谁无意中听了他们的对话,稍微一想就知道。

  “裕华,进来吧。”费镇南稍微提高了音量,唤道。

  墨兰听他语气这么如常,好像她刚才听到的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显得自己多疑了。她果断地推开门进去,面带微笑:“三少,我听岳涛说要让均世先走。”

  “均世先和君臣出发。你不用担心,你坐我的车在后面跟着。到了火车站后,是坐同一趟军列。”费镇南站起来,微微一笑希望能安慰她安心,“收拾行李吧。我们要去赶下午两点钟的军列走。”

  “为什么这么急?不是说好明天吗?”墨兰见他这么温声说话,不免也和气地发出疑问。

  费君臣双手插着裤袋,站在旁边道上一句:“这是因为,本来明早出发的军列改成了今天下午。在军事行动上,常有这样突然的应急变更。”

  对于堂弟的谎言,费镇南微蹙着眉头似是不赞成,但没有出口澄清。

  “那就没有办法了。一切以你们指挥官的命令执行,不是吗?”墨兰把语气捏得似是无可奈何的,其实是暗地里责备他们霸道的样子。这使得费家两个男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结果她还没有准备就此放过他们,转回身走到门口突然一个回头:“我可不可以再问一句,这种军令不会因为指挥官忽然一个不高兴,又改成明天出发了吧?”

  “不会。”费君臣接到费镇南使来的不悦眼色,只得自己负起责任来,“如果会,你尽可找我算账!”

  难得这四少会做出这样的重诺。墨兰轻哼一声,出了房间后一个跺脚。要不是看在费镇南的面上,她不把费君臣这张伪装的笑脸给撕了才怪。

  简单收拾了行李,应说在军人招待所的随身行李也就几套衣服。拎了这个小行李包,出了门口,见费镇南的军车在门前等着她了。她往四边望一眼,仍能见到一个伪装的跟踪者立在报摊前看着她。费镇南向她伸出一只手,面含笑意的。她扶住他的手,光明正大地坐上了军车。当着那些跟踪者的脸,军车吐了一泡黑烟潇洒离开。

  于是那些倒霉的警员抹着脸上的黑烟,打回报告给卢大队长。

  这些没用的东西!卢大队心里郁闷着,但是有用能干的干警,他不大敢拿来用,怕被内部人探知他的秘密。

  在家里的书房徘徊了两圈后,卢大队走回办公桌边,心浮气躁地拉开右边下角的抽屉,取出了一个隐藏的卫星电话。电话屏幕嚓嚓嚓之后,在黑屏中闪出一张男人的下半个脸。应说这个男人的脸长得十分有特色,仅是半张脸,完美的弧线已足以让人揣测其真人的倾国倾城。电话扩音器里传出来男人华丽而富具美感的声线,音调凝固了一种类似于教堂内神职人员的庄重,说:“卢,找我有什么事吗?”

  卢大队一听他说话,脑门就开始泌汗。听见男人身边似乎传来小狗欢快的吠叫,他猜想男人的心情不错,才敢继续说话:“aida,我是有件事要向你汇报。”

  “你想向我汇报的事,我想我已经知道,费镇南他们是进军区了。只能说可惜,你慢了一步。”

  听对方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卢大队趁热打铁继续诉苦:“aida,进了军区,想追踪就没有办法了。因为军区不是我能插手的领域。你对那个叫卢裕华的女人,不是真的有兴趣吧?”

  “我为什么不能对她有兴趣。我就是对她有兴趣。”aida的声音沙沙沙地从电话中传出去,带着他特有的缓慢的庄重。

  卢大队一句话也不敢反驳他,卑微着请示:“aida,你想要我怎么做?”

  “她进入了军区,我们却要探知她的秘密。因为她和费镇南有关系。费镇南这次的人事调动,说不定会与我们有关。所以我的意思是,必须让人潜入军区,看能不能继续跟踪她。”aida说,从电话里传出一只小狗呜呜呜的叫声。

  卢大队觉得自己就是他手里那只被捉弄的小狗,却只能继续申诉:“aida,你想的太天真了。军区是什么地方?或许他国的军队能让你的人潜入,中队的军区是不可能的。”

  “你不可能,但我会试。”aida轻轻慢慢地道出自己的决定。

  “可是——”卢大队道出了另一个疑问,“听闻楚文东与她在接触。aida,你不怕那边的人不知道你在派人暗中调查她?”

  “这是我们内部人的问题,与你无关。”说着这话的aida,在视频里转过了脸,微微笑起来的性感嘴唇,薄而美丽,焕发着一种让人不觉敬仰的光辉,“不要忘了,当年卢家一百多条性命只有你一条人命留下。你这条命从此就是我的了。”

  军车驶入火车站的时候,墨兰听见了火车的长鸣像刀子一样,撕裂着风与空气。炎炎的夏日下,绿色的长条铁皮车蓄势待发地卧在轨道上,如海里的一条长龙反耀着冰绿的磷光。一条条军列满载着重装甲快速擦过车站。卡擦卡擦的火车轮轴,与军人哒哒哒节奏有力的步伐,形成一幅恢宏的交响曲。在这如同完美风暴的喧声中,墨兰看见了乌亮的枪械,看见那些训练有素的军人。每一个列车门像是标准的开核器,吞噬着一个个虎跃的士兵。军列满员后,哨兵上车,门关,一切都在安静无声中以铁的秩序进行着。这里,只要有军人的地方,讲求的只有一个词:命令!

  记得她才听过费君臣的话不久: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其余都是虚的。

  “司令!”

  费镇南刚走下军车,两名校官已经在等候,敬礼。

  墨兰在费家的书房恶补过军队的知识,依稀能从这些军官的袖章或是肩章辨认其军衔。深藏青色肩章底版上,有几颗星星,是几条杠杠,有没有金色的枝叶。比如上尉是三颗星中间一个杠,大校是四颗星星两条杠杠。

  费镇南与等候的军官简单交流两句后,带着墨兰往其中一列车厢走。在这个几乎充满了军人的环境里,墨兰注意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她普通的老百姓衣服,普通的白色球鞋,没有戴军帽的飘逸长发,惹来军人们的注目并不奇怪。

  “我听说是司令的太太。”

  “那就太好了。咱们司令终于不是光棍蛋了。”

  “小子,放小声点。被司令知道你说他光棍蛋,看司令不扒了你的皮。”

  墨兰渐渐习惯了费镇南的兵这样议论她,便给他们通通一个文静大方的微笑。

  那些军人们看见她回了礼,立马肃立,担心自己的话被她抓到小辫子告到费镇南那里。

  做费镇南的兵其实蛮可怜的,看一看就知道,费镇南在军队里绝对是个说一不二的阎罗王。

  她跟随费镇南进入了军列的车厢,见是一个四人间的高级软卧包厢,有液晶电视、沙发、淋浴器、衣柜,铺了洁白餐布的餐桌上放了一尊玫瑰花,几条红的黄的玫瑰娇展着鲜嫩的花瓣。一名美丽的列车员小姐提着一个电热水壶,给一排绿色的军壶加满开水。所以在这个舒适本应享受极乐的豪华车厢里,由于住客的不同,呈现出另一派的景象。最少在现在,墨兰看到的,环境是高雅,却有哨兵严密把守。两张狭小的办公桌拼在了一块,以方便几个文职军干在上面摆放手提电脑。文干埋头苦干,指挥员们说个不停,头一个进来的军人一声“报告”,话没说完,后面又来一个“报告”。

  本来四人走动宽敞的空间,今挤了是十几个人。唯一显得比较绰余的一条长沙发上面,坐了她的弟弟均世和费君臣。费镇南一进去,就有好几个人围上来办事的。墨兰走向弟弟那边,其实担心那只恶魔把弟弟给欺负了。结果,去到那里,她发现费君臣在教她弟弟在电脑上玩钢琴,不免在心里想:这货,偶尔也有点良心嘛。

  “均世。”坐下来挨近弟弟的身旁,墨兰摸摸弟弟的小脑袋瓜,问,“玩得开心吗?”

  均世抬起头,在姐姐的眉角梢上看一眼,又在费君臣金光闪闪的眼镜片上望一眼,紧接低下头,没有说话。

  没有人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从他这样沉默的表态来看,貌似也不是很开心。

  果然,费君臣这货,明摆着就是没安好心。墨兰微微暗下脸,凑到弟弟脸边,再问:“是不是大哥哥跟你说了什么?”

  傅均世微缩着两边肩头,甩头再甩头。他这样一幅样子,就像受了某人的威吓,不得已才装作不亦乐乎地在电脑上玩钢琴。

  于是,向来自称潇洒自如的费君臣在心底里忽起了一道寒嗖嗖的风:这个小鬼……。

  “别怕,均世。告诉姐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墨兰这话爆出来,屋里的十几个军人全往她这边看了,而且都一眼锁定了他们家的政委。虽然知道政委同志喜欢捉弄人,没有一个人能逃过政委同志费君臣的手掌心。但没想到,咱家政委居然狠心到这个地步,连一个可怜无辜的少年也不放过。

  费君臣挺无奈的:平生自己第一次想做好事,反而被对方给整蛊了。于是,他心底涌起的一股愉悦,让他面向了车窗,拳头捂着嘴,一阵高高低低的笑声便从他肺腑里传了出来。

  众人听着他笑声,一点也不像他平日里那种没有声音的微笑,分分钟钟的毛骨悚然爬上众人的脊梁骨。莫非,费君臣是要怎样了?

  墨兰立马把弟弟搂进怀里,远离恶魔。

  “姐。”均世在她怀抱里抬起小脑袋瓜,眨巴乌黑的眼珠子。

  “怎么了?”墨兰两只手指爱抚地摸着弟弟的脸颊,问道。

  “姐不怕。”

  咦?

  均世咧开嘴,朝她露出两颗微笑的小虎牙,接着从她怀里挣出来,继续玩电脑钢琴。

  费君臣这时回过了脸,眯着眼睛说了一句:“你弟弟比你聪明。”

  墨兰抱起双手,毫不客气地反诘他:“四少,我之前和你说过了。你要对我弟弟做什么时,我都必须在场。”

  “我有虐待他吗?”费君臣相当的一派无辜相,把双手摊开来表明自己完全无罪。

  所有人包括墨兰,根据刚刚均世的表现,对他的上诉给予了眼神上的否决。

  费君臣便是十分忍不住地再度微笑,边笑他边揉揉少年的头发,说:“把你弟弟交给我吧。我保证会把他培养成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墨兰指住他的手,义正言辞的:“你给我放手。我不会答应的。”

  “你可以问问镇南。我从不收学生的。你弟弟会是第一个或许是唯一的学生。”费君臣亲切地将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宣告此人以后就是他的了。

  费镇南听此事牵涉到自己了,急急忙忙从一堆杂事中抬起头来,澄明:“这个不关我的事。”

  “三少?”墨兰微讶,稍拧了眉头,不敢相信费镇南竟然会开口为自己脱责。

  “卢同志。”岳涛这时候不得已为两个首长说话了,走上来与她解释,“司令是怕开了口让你误以为他是为政委说话。其实政委是说的没错,政委从不收学生的,但想拜政委为师的学生数不胜数。”

  对此驳言,墨兰显出大度的理解:“我看,是没人想做你们家政委的学生,才不知道做了你们家政委的学生有多惨痛。”

  “如果你想知道后果,让你弟弟当我的学生就行了。”费君臣说起这话毫不费力的。

  “让我弟弟当你的小白鼠?”墨兰眉毛一挑:你这货,也不看看是和谁说话。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你弟弟既是我的学生,我作为师父,收下你弟弟这条命。以后,没人能从我手里得到你弟弟这条命。”费君臣继续揉着均世小朋友的头发,流露出一股真切的师傅情感。

  因他这个出乎意外的提议,墨兰心里头不由一点动摇起来。没错,固然费君臣性格是不怎样,但是,有一点是绝对的,如老爷子说的,这个男人的“专业”是非常的,是那种他想救的人绝对不会死的“专业人”。

  “看来你是明白我的意思了。”费君臣见她一时不答声,马上将小均世正式纳入自己的旌旗下,对均世小朋友说,“均世,你以后跟了我,就不能再依赖你姐姐了。”

  傅均世抬起头,表示自己听到他的话了。对此,小少年是摇摇头后,又点了点头。

  面对傅均世的这个答案,费君臣斯文的脸挣扎了一会儿,才憋忍住没有破功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

  周边的人看着他们无声的一问一答,都二丈摸不着头脑:这对师徒是怎么了?因此唯有师徒俩彼此心照不宣,小均世摇头点头的意思是说:切,我什么时候依赖我姐了?!

  也是,如果他只能依赖姐姐,在姐姐离开家里的期间,他早就被恶毒的后妈给生吞活剥了,哪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

  费君臣在终于收住笑声后,清清嗓子在一群军官中唤道:“六六。”

  “到,政委。”校官六六从一列军官中走了出来,是个像大姑娘漂漂亮亮的小伙子,笑起来两只眼睛能眯成一条线,眼角弯弯的,与费君臣一样的狡猾本色。

  墨兰一看就很不放心。可是费君臣已经把均世推到部下手里边,吩咐:“他要玩钢琴可以,但必须先完成每天的功课。我会每天给他批改作业。”

  “是,政委。”六六立马把均世带走,开始履行家教任务。

  墨兰目送弟弟被送出了这个包厢,心里蓦然浮起了种悲壮:好像雏鹰离开鸟巢,终于要自己展翅雄飞了。

  “你弟弟离开你妈妈时几岁?”费君臣看着她此刻的表情,若有所思地问了声。

  “不到两岁。”墨兰答话时没有戒心。

  费君臣琢磨着。费镇南边与军官们谈话,边也是听见她的这句回答。

  弟弟不在,不能逗小孩子玩。他们都在谈公事,自己又不能插话。而且,最好是不能发出半点声音,打扰到他们谈公事的严肃氛围。幸好,费君臣在上车时带了一大包的书本。墨兰趁费君臣走开,从里面偷偷捡起了一本翻开来看。一看,她心里不得叹声:这货,不赖嘛。研究的专业真是十分的专业,看他带来的这些手术解剖图集,以及多国的学术杂志,明显他在外伤科学中应该是首屈一指的专家。

  说起来,墨兰本来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一个典型的书呆子,不然以前就不会经常被人叫做不会说话的小萝卜头了。所以如果不需要她说话,她可以几天几年都不开口说一句话。她被吴梓阳抛弃后流露出的与人辩驳时的口舌伶俐,只是种需要,不是她的本性。在平常的日子里,她是个素喜欢安静的人。

  时间在列车轮子的咔咔声中飞快地流逝着。仅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在她身旁擂起了三本已阅完的书本,厚度达一指高。

  “司令,该开饭了。”岳涛走进来,提醒经常办公就忘记时间的首长。

  费镇南看看表钟,遣走围在自己身边的一帮军官:“都去开饭吧。有事填饱肚子再说。”接着,他自己起来时,发现费君臣早已溜到不知哪里去了。一眼寻到墨兰,见她静静地一个人呆在僻角里。若不是有人故意去寻找,以她的安静无息简直是遁入了无形变成了空气。

  岳涛见之,喟叹一声:“卢同志适合当侦察兵。”

  费镇南并不赞成他的话,以专业角度评价:“不。她比较适合当狙击手。”是的,她看书都能流露出的刀尖目光,简直是一颗子弹命中一个目标的精确度。

  墨兰不是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合上书,说:“可惜,我不是女兵。”

  “女兵很少有当狙击手的。”岳涛就事论事,“文职的或是技术类的居多。”

  墨兰真有点惋惜地在军列里眺望了一周,道:“没有看见女兵。哪怕是个女军医也好。听说女兵都很帅气。四少不带女医护兵吗?”

  “前线部队很少有女兵的。跟连队作战的卫生兵也不可能是女兵。政委的部下里,有女兵,但是都在后方。”岳涛做军事解释,“卢同志想看女兵,应该下了军列就能看到的。”

  “哎?”墨兰对于岳涛后面这句说辞,抱有追问的兴趣。

  “我没有说错吧,司令?费海楠同志应该这次也被派来参加演习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