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费君臣这是来找女人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3095 2021-04-04 23:37

  六六在台上最少是傻了有三分钟。于是,底下的班长们新兵们,主席台上的费君臣、林队和奉书恬,都差点以为六六这是不是突然病了。

  林队重重地咳咳两声,提醒六六:这都最后一个了,赶紧结束,大家好去吃饭。

  听到林队这声咳嗽,赵班把脖子上掉下来的毛巾重新搭上肩头,随时准备提脚第一个冲出去,为大家开饭。今年这次新兵分班,又如自己所料的,没有一个新兵愿意填他的22班。本来没有希望,所以他并不失望。

  同时接到林队提示的六六,抖了抖牙齿后,从牙缝里挤了出来:“新兵徐、徐林凉,志愿是营养供应班。”

  六六的声音不大,以至于有人误以为听错了并不会奇怪。但是,林队手里拿的一叠扇风用的纸哗啦啦掉了地上,直觉里头不以为是听错。赶紧捡起来几张纸后,挨着费君臣问:“政委,你这是先和嫂子在火车上说好了,知道我们队里赵班长的班招兵最难,让嫂子牺牲自己发扬光大,是不是?”

  牺牲自我?费君臣的嘴角抽了抽。以他了解的,媳妇做事的方针原则,牺牲自我这个词绝对是搭不上边的。不过,他和林队一样,不以为是误听。由林队提醒的“在火车上”,他醍醐灌醒,原来媳妇那时贴着墙板不是要和他幽会,是听壁角。这个有迹可循了的推断绝不会错,令他一时心里不舒坦起来。但想想算了,这场美丽的误会终究还是让他和媳妇小幽会了一场。于是回到林队的这个问题上,他立马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插手这件事。

  那是,一般新兵也就算了,媳妇那样的人才,放营养供应班,只能用一句成语形容:暴殄天物。他费君臣哪怕有意让媳妇发扬自我牺牲精神,但如果真这样做了,他认为他作为队里领导的理智线肯定是不合格的。发扬精神不等于浪费人才!

  “不是你的主意?那是为什么?”林队拿起一张纸卷了卷,扇了扇,略焦急的,“嫂子是以为营养供应班是最好的班吗?”

  她确实认为是最好的班。费君臣点着头的时候,嘴角又抽了抽。因为那是个绝对让她可以偷懒的班。所以,对于林凉的这个抉择来说,没有所谓的自我牺牲精神,只有想偷懒。

  林队得到他的否认,不由在后面小声问六六:“第二个志愿呢?”

  “营养供应班。”六六挤了挤牙缝。

  林队一怔,不用问第三个志愿。

  奉书恬到这时候已经笑得不行了,对费君臣说:“政委,嫂子这是铁了心要发扬精神了。”

  费君臣想说:可也得人家班长愿意收。但是,一想,这老赵本来缺人,会不想收吗?哪怕来的是个残废的兵,老赵也会收的,收来帮着折叶子洗菜也成,营养供应班缺人的确是缺到了这种地步。

  不提他们三人,下面一排班长们,听到了有个新兵志愿进营养供应班,一个个愣怔了会儿后,不知情的,与老赵要好的,想着老赵赶紧招个新兵可以不用拉自己班里的兵填数,结果一半以上的班长催促起了老赵:赵班长,还不快举手要人!

  赵班长一时是懵住了,以为自己在做梦,他这个班是多少年没有人愿意进了?有九年了吧。

  那些班长们见他不动,有的心急地帮他抓起手举起来,帮着喊:收了收了。

  看到这乱糟糟的场面,那几个知道林凉的能力且私底下要林凉的班长,都不觉地用手捂住了眼睛:没眼看了。如果当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后,八成那些帮老赵收人的班长得悔得要拿刀子把自己割了。

  “哎——”小禄深深地叹长气,交代王子玉,“散会后,我去试试和老赵说一说。你也去试着做你姐的思想工作。”

  王子玉点点头,但不敢下保证:“班长,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怕,我在我姐面前无能为力。向来,只有她拿拳头教训我的份。”

  “那有谁能拿住你姐?”小禄讶道。

  “我姐夫,可能有时还成。”王子玉数来数去,家里老爸老妈从来管不了林凉的,林家那帮人不用提了,自己不成,幸好有个姐夫费君臣,偶尔能用一些阴招把姐姐给一时拿住。

  要求政委?小禄眼睛一亮,不急了,等所有班长悔得肠子青了,召集集体攻势围住费君臣抗议。

  所以,在暂时没人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林凉甩起帽子,心里喊“哦也”,作战胜利,直奔向老赵那里。去到那,她那手抓住老赵的手,不停地甩起来,幸福的笑容耀得整个帐篷里一片普光大照,让费君臣等人只觉得诡异地跳眼皮子。

  “赵班长,久闻不如一见。你是江西人吧?”

  这个新兵太过热情,热情得像七月里的太阳,让他快睁不开眼睛来。老赵一直想着是在做梦,迷迷糊糊地答应:“不是江西的。”

  “不是江西的?哇,那我们是老乡了。因为我也不是江西的。”林凉紧紧握住赵班长的手,说什么都不能放了这根能让她摆脱怪物们的救命草,为此两眼泪汪汪说,“赵班长,我来之前,就听说了,我们班是全队最好的班,赵班长是全队最好的班长,我做梦都想着和赵班长在一起。”

  营养供应班是全队最好的班?

  谭美丽不禁一拍额门:这丫的,说这话是自嘲吧?话说这丫的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不挑12班也算了,好歹挑个能干事的班,怎么挑了个倒数第一没有前途的炊事班呢?

  吴平安对于林凉倒是了解多一点,毕竟相处的时间有十几年了,拿下帽子甩一甩,道:“她这是想偷懒。”

  12班的毕班长听到吴平安这么说,才忽然察觉到事情风向不对,问:“你刚刚说你那朋友是怎么回事?”

  “班长。我这朋友说的句句是真心话。她的确是只想进炊事班。”吴平安向班长实话说,当然私底下也先给班长打了针安定针,道,“班长,你等会儿不需要后悔。”

  “我后悔什么?”小毕皱皱眉,不懂新兵说的这是什么话,他今天没有做什么事,有什么需要后悔的。

  “刚刚班长不是也鼓励赵班长收人吗?”

  “那是赵班长一直招不到人,我们一开始全部班长都说好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帮老赵招一个。只要新兵填了老赵那个班的志愿,我们不会动手抢的。”

  听自家班长说得这样理直气壮,吴平安当然不敢明面上驳斥班长的话,暗地里笑了笑。

  这边,赵班长拿起毛巾擦擦额头眼睛上的汗,感觉人清醒些了,然后,来来回回看着那个新兵坐在自己身边没有消失,他心里知道不是做梦了,不由咧开嘴一笑:今年终于抓到一个兵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兵是怎么回事,竟然以为他这个班是全队最好的班,莫非是队里领导们的有意安排?想到这点,他感到窝心,队里领导们经常是很光照他这个班的。所以他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新兵,把人给留住,不能再让人随意走了。

  “班长,我带了许多特产过来,打算分给我们自己班的战友们吃。”林凉为了稳定班长的心,拿出贿赂了。

  赵班长傻傻地笑了笑,觉得这个新兵有点傻气,其实他们营养供应班没人要,根本不需要贿赂。但是不好直言打击到这个新兵,他干涩地噎了噎口水。话说,这个新兵一开始就对自己和自己班这么热忱,热忱到让他感到心惊胆战的,总是担心会不会是黄粱一梦。

  “班长,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我们班看我们班的环境,见我们班的战友?”林凉和赵班一样担心中途发生问题,急着赶紧散会盖棺定论。

  “接下来要分队。”赵班耐心向她解释。

  “分队?”林凉眼皮子不由一跳,“不是分好班了吗?分队做什么?”

  分队这个事,基本上新兵都不知道的。她不知道,也很正常。老兵不告诉新兵这个事,是由于分队不是由任何人做主的,是由新兵考核的成绩决定。

  六六在台上开始宣布了:“我们454是常年要进行实战的部队。队里根据实战需要,分为八个机动分队,随时轮流上前线作战。按照惯例,新兵进分队,都是按照新兵考核的综合成绩,新兵成绩到达哪个分队水平线,自动划分进哪个分队。现在我从高到低宣读各个新兵所进分队。首先是1队。”

  “1队?”谭美丽和吴平安稀奇地问班长。

  “1队是队里最好的队,不是每次都有新兵能达到1队水平线的,而且1队是六六率队,里面集中的人不用说了,像1班长,5班长,7班长,13班长都是在1队。”小毕帮自己班两位新兵解说是队里的一些情况。

  “13班是骨科最好的班吧?”吴平安以前在学生时代曾经想进骨科的,所以对13班有兴趣地了解了一些。

  “是。13班长是全队骨科里头的学术领头人。”小毕点头。

  照这样的情况来看,1队应是全队最可怕的一群怪物集中地了。吴平安一想到这个,在肚子里不怀好意地笑:因为这样一来,无论如果某人费尽心思想逃,也是逃不掉的了。

  “班长,那我们俩进了你的班,还会被分到哪个队吗?”谭美丽问,想的是分班既然不能在一起了,或许分队能和死党继续凑一块了。

  “你们俩的成绩应该进不了1队。不过,不用担心,应该是和我在一个队,4队。”小毕说这话算是安慰和鼓励两个新兵,“今年能进1队的新兵,可能只有那个被5班长招了的王子玉。因此,他应该是新兵考核成绩第一,六六念的第一个名字应该是他了。”

  六六站在台上开始念名单了,第一个名字念得他的额头出了层细汗,因为念出来会有什么反应他很清楚,尤其是对于那些尚且不知道真相的人。清清两声嗓子,他有点豁出性命的感慨念出了第一个名字:“1队,徐林凉,王子玉。”

  场上,第一个被雷击中的是——老赵。在大部分人怔怔地没能反应过来时,老赵刷的站了起来,手指指着自己身边的新兵激动地嚷嚷,一把老脸激情地红了:“她,她是新兵考核成绩第一?”

  六六在台上点下头:“是的。这个成绩她自己考出来的,没有人能操纵,没有人能作弊。”

  老赵知道哪个新兵进队里都是绝不可能走后门的,这个事实让他两腿一软,跌回板凳上。

  林凉被班长这个样子吓到了,急忙表白自己坚定的立场:“班长,我不知道分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在你的班是定了的,不能反悔!”

  “你知道什么啊?!”老赵拉下脖子上的毛巾狠甩在大腿上,“我不知道别人告诉你什么让你误解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那个班是全队倒数第一的班,没人愿意进。你成绩这样好,到我那班上,是浪费,浪费!”

  “我管它什么浪费!我就喜欢赵班长你这个班,其它班我通通看不上眼!”林凉在关键上,学会了老公的那招——耍赖皮赖死你。

  老赵两目一圆,眼见她态度这般坚决,震惊不小,一会儿沉了眸色,接近她问:“你老实告诉我,小凉,你为什么看中我这个班?”

  “因为赵班长是全队最好的人。”

  这个,老赵扪心自问,自己脾气各方面来说,对待自己的兵可以算得上是个最好的班长。

  林凉见班长动摇了,马上把手搭班长肩头上套近乎,咧开嘴:“班长,我图的只是一个真心对我好的班长。”

  “小凉,你这话错了。我们队里哪个班长对自己的兵都很负责任都很好。而且,按照你的成绩这么好,我担心我不能像其他班长那样,帮你在学术上更进一层楼。”老赵真心是为每个兵的前途着想,不然不会常常招不到新人进来了。

  “班长。”林凉拍拍班长肩头,“这前途是每个人自己选的,我又不奔这个学术目标,我图安安稳稳。”

  炊事班是很安稳,没有内部竞争,日子过得清闲又安分。老赵哀叹口气,终于明白了这个新兵的想法:人家不是不知道炊事班的底细,是人没有志气,只看中了他们炊事班的三无。

  “班长,行行出状元。”林凉听到班长叹气声,眉头一皱,急忙说,“我既然能在综合成绩里考了第一,我不信不能在炊事班混出个名堂。”

  “你这志气——”老赵小心地想捂了她夸大其口的嘴,因为她这话出来,等于向其它21个班宣战了,而且还当着领导的面以及21个班长的面放这种狂妄的言辞。

  “班长,我都说了我其它班都看不上,只看中你这个班。”林凉打打班长的胸膛,给班长信心,“其它班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炊事班,不是都得饿死。”

  虽然她这话没有错,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是费君臣之前还对部下们耳提面命的,但是,现在哪怕是费君臣自己听来,也感受到刺激了。何况现在现场一片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老赵捂不了林凉的嘴,林凉说的每句话都清清楚楚地传进另外21个班长耳朵里头了。绝对地刺激到了那群怪物们超傲的自尊心。

  六六撇撇嘴,想到的是那晚上林凉放出考第一但不进454的宣言。所以,林凉现在说出的这句话,真是不算是什么。只不过对于第一次接触她并听她说话的怪物们来说,多少要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于是,王子玉、吴平安赶紧先安慰自家班长受伤的自尊心。

  王子玉对5班长小禄说:“班长,我姐那脾气是那样的,你别往心里去。”

  吴平安对12班班长小毕说:“班长,你刚才自己都说了绝对不会后悔了。所以班长,你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吧。”

  两个班长都摇摇头,表情像是淡淡地答:“没事。”但是,他们坐得到班长这个位置,脑子里肯定不是一般人的盘算,毕竟都是费君臣训出来的军官。一场战役,敌人在对面阵地里喧嚷,如果这个敌人俘虏了有利用价值,不是劝降更好吗,不然背后搞偷袭,何必当面拼个你死我活。

  因此,看着底下一片寂静,好像暴风雨前的大海,费君臣背脊上出了层冷汗。因为那些班长一个个望着他这个方向。恐怕,媳妇惹的这场局,得由他自己善后了。

  林队和奉书恬对他投以极大的同情心:“政委,我们爱莫能助。毕竟,嫂子那边,我们都说不上话。”

  费君臣痛楚地摸着眉宇:“我要是能说得上话就好了。”和媳妇认识到今天,他在媳妇面前,投降的机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以这个概率而言,他此次的赢面肯定不高。再说了,媳妇真是退出了老赵那个班,去哪个班好呢?哪个班都想要,他又不能变出21个媳妇来给21个班长每人分一个是不?

  不管怎样,六六一宣布散会,果然是这21个班长全冲到了费君臣前面,集体抗议:政委,你这是很不厚道,想发扬牺牲精神,也不带这样浪费人才的?!而且,这分明不是发扬牺牲精神,是让你女人趁机偷懒吧?

  费君臣百口莫辩,在21个班长的轮番攻击下,只好挺直腰背代替媳妇承受,提一提眼镜,从人缝里望出去,见媳妇跟赵班走时向他这边发了ok的手势:老公,接下来,一切由你帮我搞定了。我信任你!你绝不能辜负家里中央的精神指示。

  林凉一直以为,老公就是在这种时候发挥作用的。如果老公搞不定,她回家再抽打老公,老公非得帮她搞定不可。于是她一路乐呵呵的,一点都不担心,跟在赵班后面来到了炊事班。

  打开门,进去一看,抽油烟机,微波炉,搅拌器……新型的厨房设备一应俱全,环境也相当亮堂和干净。不愧是老公吹的全军最富有的部队,一个厨房都投资到这个水平。如果一句话概况,这是三有部队最三无的一个班,但又是全军最三有的一个炊事班了,除了人手不足这一点。

  看见新兵双眼亮晶晶的,俨然是对自己班和队里的环境感到满意,老赵自豪地说:“队里给我们班近年来拨的投资款项,只多不少。你们新兵刚刚进的那个帐篷,寒酸一些是由于那个帐篷是要拆了的,打算扩建一个更大的并分隔为几个厅,作为各队开会讨论用的教研室。”

  “赵班。”迎面走来一个男兵,抱着一大箩的土豆搁在厨房中间那张巨大的准备餐台上后,向他们走来。

  “这是小民。”赵班向新兵介绍队友,“他不是我们班的,是13班派来支援我们班的。”

  林凉仔细一看,这兵肩坎上标志是少校,而且这面孔长得和吴平安一样是平凡相,但认真点看,还是能辨出点熟悉的痕迹。

  “嫂子。”男兵小民呵呵一笑,提点她,“刚在操场上才见过。”

  哦,是那个和卫家鹏拌嘴的值星军官。林凉想了起来。

  同时,赵班因为他这句“嫂子”,发出疑问了:“你叫她嫂子?”

  “是啊。赵班,可能你不知道,不过我们班长知道。知道我要去带一下新兵,我们班长特意向我透露了,怕我犯错。她是我们政委的媳妇。”小民说。

  赵班又被雷击中了。你说他这苦苦九年来才招到的一个新兵,一是新兵考核第一的才女,二是全队最高指挥棒的老婆。哪怕是想找个来自己班充数的,招个残废兵也绝对比这种强啊。

  “班长。”林凉见自家班长又风云色变了,急忙抓下军帽给班长扇风减压,“你问小民就知道了。我这种货色,连进修生领队都看不上。所以班长尽管宽心,是我老公的品味比一般人怪了点。”

  赵班瞪眼:谁敢说费君臣挑女人的品味怪?那是不要命了!

  得知班长对老公的崇拜,林凉赶紧改口:“是我老公的品味与众不同。”

  这话还差不多。赵班叹出长长一口气,问:“小民,其他人呢?”

  “赵班,你们班长这会开的长了些。眼看开饭时间都到了,你知道我们队里的规矩,时间一到,管它天塌下来了,先准时开饭。人不能饿着,饿着不能干活。这不,都在食堂里给队友们开饭了。”小民答。

  赵班环顾一眼厨房,道:“煮点面,我们在这后面吃吧。等会儿其他班长回来,可能要上第二轮菜。”说完,他带点歉意对向林凉:“小凉,进队里这第一餐,委屈你了。下次我们班里自己给你做顿好吃的,给你接风洗尘。”

  瞧这班长多好人,多客气。林凉益发认为自己做了个英明的决定,笑道:“班长,瞧你说的,我们这炊事班还会缺吃的吗?我来这班,就是冲着这里可以随时随刻偷吃。”

  赵班被她这话乐得想笑,一听旁边小民先笑了,闭了口,心里想:首长果然好眼光,娶了这种媳妇,一辈子肯定不无聊。这样豁达的女人,天底下没有几个。

  只能让新兵第一餐窝在厨房里吃面,赵班心里已经过意不去了,无论如何要亲自下厨。赵班走到灶台那里煮面,不准许两个兵插手。林凉搬张椅子坐在一边,和小民侃了起来,顺便了解队里的其它情况。这叫知此知彼,时刻警惕,保命第一。

  小民是个性情开朗的,不会和她计较情报得失,有话直说:“我们班长知道你要来,一早和5班长等几个班长打牌赌嫂子进哪个班呢,都想抢嫂子。”

  “你们班很厉害吗?”林凉挑一挑眉,有内部情报想抢她的人,绝对是顶级怪物。

  “是,我们13班,骨科的学术领头。我们班长是1队的。”小民帮她倒了杯开水递到她手里。

  “你呢,哪个队的?”

  “1队。”小民笑一笑,嘴角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笃定地说,“嫂子也是1队的吧。”

  林凉吞了到嘴的这口水,拿袖子抹抹嘴角:“我说,你既然进得了1队,怎么会被派到这里支援?”

  “我和嫂子一样喜欢这里,可以随时随刻偷吃偷懒。”小民双手枕着后脑勺,随意地说,“我也想来炊事班,但又不能误了事业,这不两头跑,刚好。”

  一句话,让林凉警惕地挑了眉。绝不可小觑了这些怪物。

  叩叩。厨房后门两声敲打。

  “这会儿都开饭了,谁会来呢?”小民咕哝一句,走去开门。

  门一开,门口站的费君臣,让他举手敬礼,吼出一句:“政委!”

  领导突然来视察,作为尖头兵,发现敌情,当然要嚷得大大声让所有队员都知道。

  林凉两手捂住耳朵,表示受教了:以后见到老公,要像喊色狼一样保证全班都能听见。

  老赵赶忙先熄了火,走过来请示:“政委,是不是胃口不好想吃点别的,我这马上准备。”

  一般来说,队里无论官兵,都是在饭堂统一打饭的,不会搞特殊。偶尔费君臣他们在指挥所忙,没法去食堂,会打个电话让厨房送过去,但饭菜绝对与普通兵一模一样。除非有病号,可能会亲自来厨房交代两声。老赵熟悉首长们的习惯,才会问这句。

  费君臣这时闻到了面香,一下猜到他们三人是打算窝在这厨房里随便吃了,摆手道一句:“赵班,一样给我一碗面好了。”

  老赵与小民互对下眼睛,从费君臣这句话想得到费君臣这是来找女人,由是都一笑,让开了位子。

  林凉也想得到老公是来找自己的。你看离开时21个班长都往老公那里冲锋陷阵,老公哪怕能招架,也得来她这里一趟意思意思,给21个班长面子。而且,以她的了解,老公最会假公济私了。正好来和她面对面谈情说爱。

  老赵捞了四碗面后,放上了葱花和猪肉酱沫,两碗由小民端到他们夫妇俩那里,自己和小民各端一碗,撤到了厨房外头。

  关上门后的厨房,剩下了他们夫妇两人。费君臣拿筷子搅了搅面后,习惯性地想捡点菜放进媳妇碗里。哪知道媳妇先把几块肉送到了他碗面上,说:“你是男的,多吃点。”

  费君臣嘴角一抽:“你这是对我感觉到愧疚了?”

  “知道你辛苦。”林凉边喝着面汤,边与老公做思想工作,外带引诱抽打老公,“可你得想想,费政委,你我现在辛苦,未来你我的吃饭约会问题,绝对是没有问题了。”

  “约,约会?”费君臣嘴角又抽了抽。

  “对。如果你让我去了其它班,我还能在小河边边洗菜边和你约会吗?”林凉举起筷子,在空气中给老公描绘了一副未来美好图面,嘴角一勾。

  费君臣似有所思地看着她熠熠的双目,好像星辰一般的明亮,微低声音:“留在这个炊事班,你很高兴?”

  “废话。”林凉道。

  “我本以为你是在做实验时最高兴了。”费君臣突然的模糊感叹,表示自己对老婆了解不够深刻。

  林凉不得空出一根指头戳戳老公笨笨的脑袋壳:“人家都给你提醒了,我最喜欢吃零食。你认为我会喜欢做实验吗?老实告诉你,你那个上亿元的实验仪器,在我眼里比不上一杯哈根达斯。”

  都这样无心于事业的老婆,都能做出了一番让所有人震惊的成绩来。费君臣肃然:老婆这哪是天才,是天才里面的天才。怪不得会看不起天才了。

  “既然你都知道我想在小河边与你约会的心意了,费政委,你会帮我搞定的。”林凉给老公一个飞吻的poss。

  费君臣点着头:“我和他们说了,我没法分出21个给他们。因为我费君臣只爱一个女人。而且,反正最有能力最想抢你的那几个,都在1队。”

  老公前一句话说的好,后一句话欠扁。林凉在老公脸上亲一下又拍一下。<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