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敢质疑他挑女人的眼光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184 2021-04-04 23:37

  林家二房林薄温,在林艺璇那晚订婚宴的隔天,找到老婆云霞说:“妈有交代,让嘉方跟艺璇一块去。”

  “嘉方去做什么?”云霞不同意,那晚上在酒会门口看见林凉和她老公高调出场时,她作为二房媳妇有自知之明,清楚整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林家两老想搞死这对新人,恐怕不会容易。干嘛让她的宝贝女儿掺和。

  可林嘉方知道了这件事后,向母亲坦承:“我想去。我是外科医生,当然想去好地方进修。”

  “嘉方,你在部队医院不是干得好好的吗?工作稳定工资又高,领导看重你。你千万别学艺璇那种傻劲,出了301现在想回去,没有门路了。”云霞猜也猜得出,林家两老让林艺璇再冒一次险,其实是别无他法曲线救国。林艺璇出了301,现在想回去这块肥缺,人家不会要的了。哪怕林家两老关系再硬,如果林艺璇不能到前线混出点名堂,拿功抵过,林艺璇因那个政治污点可以说一辈子完了。

  “我们的女儿凭什么为长房牺牲?!”云霞怒的是这个。不知道林薄辛耍了什么诡计,竟然让林家两老同意她女儿嘉方当艺璇翻身的工具。

  林薄温拿把蒲扇给老婆扇风息怒,将事情原原本本道来:“艺璇不是和容少的婚事不是吹了吗?而且容少说是要投资林凉的部队。爸妈这不气疯了吗?艺璇上次败阵了,爸妈不大放心。所以让嘉方也去。不是支援长房,爸妈是希望嘉方也能干出一番成绩来。让那些人好看,林家的女儿不是被人瞧不起的。”

  “林凉和她老公那是有人罩着呢。我们嘉方乖乖顺顺的性子,能斗得过林凉吗?”

  “我们教育嘉方,不像我兄长那样教育艺璇,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可以了。没人指望嘉方去斗林凉,只要嘉方自己干出成绩来,一样有目共睹。而且,嘉方这次是去进修,进修完,回本单位的,不会没有后路。”

  说漂亮话谁都会。林家两老哪会不知道二房的本事。二房是比大房低调,那是由于大房没有生出儿子而二房生出了个儿子。为了避免大房使坏,一早二房把这晚年得到的宝贵儿子偷偷送到了云霞娘家里养着。但有了这个超生的儿子后,这对父母肯定得付出点代价的,两人在单位都被降级,没有了仕途前程后未来全寄托在两孩子身上了。林嘉方平日里低调,但是,论成绩不比艺璇差,毕竟她选择了女外科医生这条最艰难的路。

  如果说林艺璇只是在林家里面看不起林凉。林嘉方内心里,是连林艺璇都看不起。不过,她绝对不会有任何表现出来。常人看到的林嘉方,是个低着脑袋好像很自卑的女孩子,连林艺璇想要捉弄她的心思都没有。

  那晚上,林艺璇被林凉斗败的场面,让林嘉方内心深处忽然起了一种渴望。如果哪天自己也突然揭开面具,是不是有一个同样的黑马王子给自己护驾。

  454有许多俊男,包括454的首长们。林嘉方想:林艺璇被容少抛弃了,少不了会趁机在454里找个比容少好的。自己绝不能在这一步上落后了。不过,她不会和林艺璇作对,相反,她要在454大放光芒的话,必须用尽所能地利用两位堂姐妹林艺璇和林凉。

  林艺璇出发去454那天,看见林嘉方出现,因为有听见风声并不感到奇怪,对嘉方说:嘉方,以后我们两姐妹互相竞争,共同努力吧。

  林嘉方怯怯地低着头:艺璇姐,我什么都比不上你。我爸妈说了,到了部队,一定要听艺璇姐的话,艺璇姐一定会照顾我的。

  林艺璇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一眼林嘉方低下的小脑袋,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二十六个进修生,几乎是在新兵到达兵营的同时抵达了454的驻扎地。

  费君臣走进指挥所,收到了进修生名单。

  454经常接受到其它部队派员过来进修的任务,一年到头接收的进修生,多则上千,少也有几百,都是分批来的,参加的全是短期培训,最长不能超过一个月。这些兵员在454进修时,服从454的技术教育,有自己的领队,不接受454的领导。即是说,454不对其负责任。因此每一批的领队都不同。比如这次是某集团军派出了26名自己部队的医务人员到454进修,领队是这个818集团军的一名少校,姓卫,叫卫家鹏,集团军野战医院技术科副科长。

  “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啊。”林队在见到卫家鹏走进指挥所时,在这个年轻的高瘦的小伙子身上打量一眼后,发出低低的喟叹。率队来参加进修的领队,一般要么是中年稳重的非技术官,要么是这种技术好的年轻军官。454的头儿们都认为,非技术官率队比较好,因为稳靠,出事机率小。818这次派出的这个卫家鹏,鼻梁上戴的眼镜,可不像费君臣那是伪装的,是两百多度的近视。

  费君臣扫眼手上的这份进修生名单,一眼扫见了三个熟悉的人名,包括林艺璇。说明,这次454征兵与时俱进,不甘心的人居然这么多。进不了454,都打算曲线救国了。

  “行吧。卫队长,照老规矩,会拨一个单独的帐篷给你们。然后,有关进修的计划安排,我们会派个人负责跟你们接触。”奉书恬接到费君臣遣人的旨意后,向卫家鹏说。

  卫家鹏向他们三位首长敬了个礼,转身出去。

  “虽然年轻,但看起来还好,没有毛毛躁躁,听说自己本身是个搞研究的外科医生。”林队评价卫家鹏刚才进来出去时都没有说一句多余话的表现。

  费君臣甩下了手里的这份进修生名单,给他们两人看。另两人看了一眼后,与费君臣一样,耸了耸肩膀:“不死心的人真多。”

  “与新兵同一天到达,预计会很热闹。”奉书恬竖起耳朵,能听见指挥所外那些老兵们的熙熙攘攘。

  “进修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费君臣道。

  “报告!”六六走了进来,请示,“新兵是不是开始进行分班?”

  “赶紧吧。都快开中午饭了。”林队望了望表后,第一个站起来说,“如果让新兵们第一天饿肚子,又有人说我们454是全军伙食费最低了。”

  听到林队这句打趣的话,六六和奉书恬都不厚道地当着费君臣的面笑了。

  费君臣只记得叮嘱六六:“你们嫂子的事,我们自己人知道就好了。其他人来问,一律都说不是。”

  六六点着头,笑道:“政委,这个事不用你吩咐,兄弟们都心知肚明,不会说出去的。”

  所以,林凉只在454第一天当猴子被自己人观赏了一番。而且,一开始除了454一小部分军官外,很多人都不知道她与费君臣的关系。包括她一心一意想进的营养供应班的赵班长。

  赵班长今年四十几了,是名老兵,性子比六六还憨厚,有事没事整天笑呵呵的,仿佛天塌下来都不能让他生气的顶好脾气。他班里连他算在内,一共才六个兵。如费君臣等人议论的,是招兵任务最艰难的一个班,由于人力不足,经常需要其它班派人支援。

  等了三年一次的新兵到来。22个班长齐聚在指挥所隔壁的一帐篷里,等着和新兵们来个见面相亲会。赵班向来不喜欢引人注目,姗姗来迟。然而,另外21个班长,年纪最大都要比他年轻上一轮,个个都敬重他,见他来到后,都给他让出了位子,道:“赵班,我们都一致商量好了,这次的新兵理应由你先挑。”

  赵班拿起围在脖子上的毛巾抹抹额头的汗,苦笑着说:“我先挑也没有用,如果他们不填我的班。再说了,来的都是志向远大的年轻人,服从分配到我那班里的确委屈了点。”

  “政委在火车上已经说了。你这个班是队里最缺不得的。人是铁,饭是钢,一日不吃饿的慌。天下民以食为天。没有你赵班长,我们队里的人都得饿死。”说这话的是1班班长程永生,跟费君臣在火车上的两名军官之一,人称1班长,不敢给取外号,原因在于这个皮相不错的小伙子可惜了个子矮了,为22个班长里头个头最矮的,1米74,但是,技术是检验病理班1—3班的总头,一点都轻视不得,可以说是所有班长里头的老大了。

  既然老大都这样表态了,其余班长纷纷附和:“是。赵班,我们没人敢和你争的。这么说定了,新兵过来后,你第一个挑。这次你最少得挑一个走。”

  赵班干巴巴地笑着,心里头怎会不知道这些班长们打的如意主意。多一个新兵填到他那个班,其他班可以借口不用天天派人支援他的22班了。不过,他赵班是一路兵途并不顺利,很懂得新兵的苦,不会做这种老兵欺负新兵蛋子的事。

  费君臣等三个领导进了帐篷里头,22个班长竖立,敬礼:首长好。

  林队摆摆手,让他们不用多礼,然后招呼跟在他们后头的六六:“让新兵们都进来吧。”

  因此林凉他们一排新兵下车后,在沙地里顶着日头站了将近一个钟头,没有受到老兵们的热烈欢迎,遭受的是老兵们近乎苛刻的挑剔。最悲催的是,连后来到达的进修生都能对他们进行评头论足。

  谭美丽在望见进修生里头几个熟悉的面孔时,惊讶地飞起眼睫毛:“他们几个不是被刷了吗?还有脸追到这里来?不知道是来这里做什么,报复吗?——我看到你堂姐了。”

  林凉不止看到了林艺璇,还发现到了躲在众人后头的林嘉方。如果说林家里头最起眼的人是林艺璇,最不起眼的不是她风评最差的林凉,而是林嘉方。因为林嘉方经常默不作声,躲在所有人后面,以一双孤零零的眼珠子看着周遭的一切。林凉每次接触到林嘉方的眼珠子,总觉得像蛇一样的冰凉诡异,一点好感都没有。因此当每个人说林嘉方谦虚到自卑时,林凉从不以为林嘉方有什么好自卑的?成绩不比林艺璇差,是某部队医院新晋的女外科医生,部队医院重点培养的青年骨干,虽然不是林艺璇进的301,但比林艺璇稳当竞争不激烈,前程一片光明。相貌不比林艺璇差,与林艺璇一样留了一头长发,但是,发尾比林艺璇更长,像童话故事里的长发公主,垂到腰间,梳起一条大辫子,配着一张清秀可人的脸,有张艺谋电影里面清纯女主角的味道。两个父母不比林艺璇的父母差,装的一样是满腹子心机,时时都想找机会胜过大房。

  故意躲到了林艺璇后面的林嘉方,在收到林凉嘴角勾起的顽皮时,油滑的眼珠子转了转后,甩一甩长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相比而言,林艺璇大方多了,向林凉的方向微微一笑: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过往烟云,两人从今天开始又是相亲相爱的堂姐妹。

  林凉自从老公后,装的技术提高了一层,与这些蛇蝎心肠的人很客气地装。

  卫家鹏从指挥所出来后,指挥队里26名队员进属于进修生的帐篷放下行李。因队员们都在议论454的新兵们,卫家鹏也跟着眺望一眼。这一望,和吴平安偷偷转过来的眼睛对了个正着。吴平安一怔之后,向身旁的王子玉道:“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谁?”王子玉听他声音里一丝异样,问。

  “卫家鹏。”

  “卫家鹏是谁?”王子玉反问,一脸的迷茫相。

  吴平安赶紧要拿手捂了他的嘴。耳听这风刮的方向是卫家鹏那边,难保卫家鹏听见了王子玉的话。

  卫家鹏是高王子玉两届的同系师兄,当时在外科系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才子,但后来不知怎的,突然报了其它军校的博士生导师,并且提前离开军校进入了工作岗位。吴平安所掌握的情报是,听说王子玉的导师一直在等王子玉来报,不愿意接收卫家鹏,所以卫家鹏一气之下做出了这种举动。可以说,王子玉自从定在外科以后,打击的外科生不止同届,同个军校上下的师兄师弟们同时被打击的不在于少数。卫家鹏是这些可怜人的其中之一。偏偏,王子玉对于这些次于自己的人,一个都是记不住的,这让将王子玉当为终生敌手的对手们情何以堪。

  “进修生们的领队。”吴平安耳听四面八方后给了王子玉这个答案,心想,最少王子玉这回能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你记进修生领队的名字做什么?”哪知道王子玉开始教训他了,“多记记我们队里的师兄,才是正道。”

  吴平安无话可说了。王子玉说的也是个理。

  卫家鹏赶着队里的人进帐篷后,是发现了吴平安身边的王子玉。这两个曾经同是一所军校的师弟,在学业上给过他很大的压力,尤其是王子玉,让他是一辈子都记住了被导师拒绝接受的耻辱。既然是“熟人”见面,多少得打个招呼吧。他走到站在新兵们前面的值星军官那里,提一提眼镜说:“同志,我是818集团军的,可以和你们的新兵打个招呼不?”

  见卫家鹏走到近在眼前的距离,谭美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眼睛里的光一闪,向林凉马上报告情报:“你弟弟以前的死对头来了。”谭美丽听说卫家鹏与王子玉的冤家版本是,卫家鹏以前在军校里追求的一个妞儿,拒绝卫家鹏时直接说了,只喜欢王子玉那一款的。

  从小到大,弟弟因这种事被同类嫉恨的男生多着呢,林凉听了只想拿小指头勾勾耳洞:无聊。

  454的值星军官这时答了卫家鹏:“你认识哪个?”

  卫家鹏这人能坐到现在这个官职,肯定聪明,知道王子玉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姿态,也知道吴平安与王子玉自踏进军校以后是一腿的,眼光扫到谭美丽的脸上发现面孔有点熟悉,便指着笑道:“两个师妹,我当年军校里的。”

  谭美丽正踌躇着要不要礼貌地敷衍一句:师兄,你好。

  林凉出口了:“我不认得他。”

  她这是实话实说,全军校那么多学子,她能认到全部男生吗?哪怕谭美丽这会儿向她提了,她也不认得的,就是不认得的。既然是不认得的人,而且对方与她老弟有过冤仇,她干嘛和对方套热乎?

  谭美丽一跺脚,要拧她一巴:你这丫的,趁一时痛快说了,我呢?怎么办?如果说我认得他你又不认得他,我这不是自降身价吗?

  “怎么办?她们俩说不认得你。”值星军官像是一表正经地与卫家鹏说。

  卫家鹏笑容僵了僵:居然有两个女人不卖他面子?

  值星军官是454的人,如果不抓住时机捉弄人就怪了,继续对卫家鹏说:“兄弟,你看中我们队里两个妞,想勾,这手段也次了点。”

  他哪里是想勾这两个小妞了?他平常在自己单位里,倒追他的女兵一大把。这回带队来,26个人里面有8个妞,不乏林艺璇林嘉方这样的美女,眼前这两个……一个挺波霸的,一个像个假小子。如果是那个波霸女嫌弃他倒也算了,毕竟算是个美女。却是这个假小子开的口,令他失了脸面。在林凉脸上不屑地扫了眼后,卫家鹏笑一笑,道:“我以为是师妹,结果仔细一看,像是师弟。看走眼,看走眼了。”

  他这话出口,林凉没气,谭美丽、吴平安和王子玉一干人都火了。眼见谭美丽捏着拳头要为她出气,林凉赶紧把死党袖子拽了拽。她这个小动作被卫家鹏瞅见了,卫家鹏又笑一笑,道:“你看,这站没有站姿的。这放到哪个部队来你们这里看,都看不上眼的。你们队里这妞,缺了点档次,怪不得我看走眼。你们若不好好教育这妞,我真怕你们推销不出去这妞。”

  然而,454的人嘴头上从来不会输给外家人的份,值星军官淡淡一笑,回道:“兄弟,这你看走眼的妞已经嫁人了。你真是看上了眼,我们还麻烦了呢。”

  “嫁人了?”卫家鹏以为值星军官是与他斗嘴皮,压根儿不信,挑着嘴角,“她老公是谁?哪个部队的?眼光这么次的兵,拉来我瞧瞧,让我开导开导他。”

  一群知道内幕的人听到他这话,一个个的面部发生了几十度的强烈扭转,想笑不敢笑,一肚子笑憋得要死要活的。他想开导费君臣?不被费君臣一拳头打在地上已经很好了:竟然敢质疑他费君臣挑女人的眼光?!这小子不要命了,而且只是个少校。

  眼观六六走了过来,林凉喉咙里咳咳两声,提醒一众人。自己还不想因这事让老公火冒三丈,接下来她毫无遮身之地了。

  “你好,上校。”卫家鹏对六六尊敬地行个礼,再走开。

  六六简单回了礼,走到新兵那里,见到了一群人面部表情有些扭曲,不知是怎么回事,问值星军官:“你操练他们了吗?”

  值星军官连喊冤枉,因为这批新兵里头有首长的媳妇和小舅子,哪敢像以往对付那些新兵随意拿来戏弄,说:“卫队长说了个笑话,大家听着挺乐的。”

  “什么笑话?也说来我听听。”六六感觉这笑话应该效果很好,因为个个的表情都特别的有趣。

  谁敢和他说这笑话是说费君臣的?值星军官忙掩盖过去:“六六,有命令了吗?”

  想到接下来要办的正事,六六瞬间肃了表情,道:“新兵都跟我过来。”

  一排子新兵列队走进了帐篷里头,见前头是主席台,中间放了张桌子,后面一大片空地放的是一排排长凳子,看起来是个平常队里开会的地方。所以主席台那里是坐了454三个首长,一排排长凳子三三两两挨着坐的,是队里22个班长。新兵们站在了门口的那一侧,六六站到中间那张桌子那里,宣布:新兵与班长的相亲见面会开始了。

  于是每个新兵都被分到了一张志愿填写表。关于这,在火车上大家都私底下讨论过了,揣摩好了,各自拿起笔,刷刷刷很快填好,统一交到了六六手里。

  六六收齐这一沓志愿表,走回桌子那里,没有按任何顺序排列念读。

  不说这些新兵在进来之前会打听哪个班好,想进哪个班。那些班长们,对于有名气的新兵也是都先记在心里头,有计划要人。

  六六手里随意捏起的这第一份,是王子玉的,念道:“新兵王子玉,第一志愿是五班。”

  如果这个班长对这个新兵有兴趣,会举起手或站起来。如果没有兴趣,会坐在长凳子上对六六摇摇头或摆摆手。那么六六接下去会念这个新兵的第二志愿。

  在这等待的一瞬间,王子玉手里肯定是前所未有地捏出了层汗,454的人可不像外面那些小辈,一个个都是如姐姐形容的怪物。他王子玉还真是没有信心,这里的班长会不会肯要他。

  幸好,五班长小禄举起了手。

  掌声响起。第一个新兵正式落户到班。王子玉刹那感动得想流泪,自己之前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被身旁两边的战友推一把,他醒过神来后,一头向班长的方向投奔过去。

  看到弟弟被一个怪物收了后眼眶感动得都红了,林凉一时悲喜交集的:这个蠢弟弟,怎么都开导不了的?这会儿高兴,到时候肯定则有苦头吃了的。

  六六顺序念下去,应说这次的新兵相亲会,比往年顺利,基本上,新兵都知道自己水平到了哪里,不会乱填,因此被班长顺利领走的机会很高。念到这第七份了,还没有一个是三个愿望都落空的。

  林凉看着吴平安和谭美丽进了同一个班,十二班,不禁嘴角一撇:近来这两人,挺投缘的。

  死党落户后,频频往她这边方向看,当然是希望她也能进12班在一起。于是在六六念到林凉那一份之前,谭美丽先为死党向12班班长打通关系,道:“毕班长,我这个朋友很不错的,技术水平相当不错。”

  毕班长领导的12班整体班务水平在队里属于中等,不高不低,所以他虽然与5班班长小禄差不多年纪,却比小禄要务实多了。该要什么人,该要几个人,他心里都清清楚楚,绝对不会乱来。听到谭美丽的话,毕班长算是体谅她希望和朋友在一起的念头,但坚持原则,说:“我们12班这次只要两个人,你们两个外科医生已经够了。”

  “我们班不要麻醉师吗?”谭美丽全力为死党争取一线希望。

  “我们班有麻醉师了。虽然多一个也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是能力普通的麻醉师招进来,会显得多余。”毕班长实事求是地说。

  因此,这些班长知道林凉是费君臣的老婆,或许有一半。但是,一般来说,班长们不会想让首长媳妇呆在自己班。你想想,首长媳妇啊,责任多重大,哪一天首长媳妇在首长耳朵边在枕头边上一说,这官不知是升还是降,提心吊胆的。所以林凉是费君臣老婆这个身份,对于林凉没有一点帮助,这点林凉自己清楚。当然,不能说她老公底下的这群军官都是孬官,畏惧她是首长媳妇就不敢要她。毕竟这里是怪物集中营,这些怪物们只看中实力,哪怕你是首长的媳妇,你能力差,我照样不会要你,你能力好那肯定另当别论。因此现在一群班长们对于林凉的能力不知底细,都持有观望的态度。也为此,在这里能窥见这群班长们的能力高低了。

  顶级班的班长,如5班的小禄,肯定一早向队里跟首长们去招兵的人打过招呼了,这中间,小禄耍了些什么不光明的手段不细说,要点是,这到手的情报只能是他独一专享。而且,在队里当时组织几个班长去看新兵们技术考核的那场生死搏斗。小禄耍尽手段争取到名额,和1班班长,7班班长老七,8班班长,13班班长一同赶到了观看这场新兵的最终战役,这五人对于林凉的能力当然都是不同于其他人,心里有数。

  小禄把王子玉招进自己班,除了看中王子玉的能力,打的最终是林凉的目的,于是等王子玉挨到自己身边后,真心道:“你姐有没有说自己想进哪个班?”

  王子玉一听自家班长这么说,得意地想:自己挑中的果然是一流眼光的班长,他姐姐的能力,因为没有名气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伯乐才能相中。

  “我姐,在火车上与我们是有提及过,可能是想和她大学里的室友进同一个班。”既然班长问起,王子玉尽自己可能提供内部情报。

  小禄看看另一个女兵进了十二班的方向,说:“你姐的朋友,你的朋友,能力都不差。但是,子玉,你知道的,我们五班,是要做全队第一的班。”

  班长这点王子玉忒了解,小禄只想要最好的兵,小禄要他和他姐,说明他和他姐都是最好的兵。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另两个人,但是,对他们这群怪物来说,友情与好强就是私事与公事,并没有矛盾。公论公,私论私。

  小禄继续说:“我想,你都到我们这班上来了,如果你姐真要去那个12班,我和小毕先说说,说你们姐弟俩感情深厚,让他让出来。反正,小毕对你姐并不了解。”

  王子玉听班长这么说,但是呢,他对于姐姐林凉的心思研究这么多年了,还是能多少摸到一点的。于是与班长推心置腹地谈:“班长,你真要努力的话,12班班长就不用找了。”

  “为什么?”小禄问。

  “我想,我姐不会想进普通班,也不会想进好班,她想进的是——”

  六六这时捏起了最后一份志愿表,看到上面填写的那三栏志愿时,不由跳起了眼皮。<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