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知道费政委的老婆是谁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492 2021-04-04 23:37

  林凉醒来后,不久便发现了老公为自己做的事情。

  “你们教训了刘舍监?”

  “是——这——”王子玉底气虚,面对姐姐耷拉了脑袋。

  “我说,你们做事不用脑子想想的。这种女人,有必要闹这么大动静吗?”林凉一只指头在弟弟额头上敲了下警钟。

  “那你说怎么办?”王子玉英俊的眉头皱皱。

  “这种女人,至多,到最后忍受不了,弄点阴的。”林凉教会弟弟怎么耍阴谋诡计。

  总之,一句话,老公做的太明显了,基本宣告天下了。接下来,让她自己该怎么办。

  当务之急,先回宿舍要紧。

  她把伤腿站到地上,动一动,没有问题。

  王子玉跟着站起来,眼见姐夫与几位师兄去处理公务还未回来,如果他这样放了姐姐走,姐夫回来的话他怎么向姐夫交代。他头一瞬间大了。

  “姐。姐夫说了,你醒来后喝点粥,等他中午回来。”王子玉左思右想后,为了姐姐这桩美好的婚姻,说什么都得拦着姐姐。

  林凉觉得,是时候该和弟弟严正讨论这个姐夫的问题了:“小玉,你认为你姐夫好在哪里?”

  “姐夫对姐姐很好啊。”王子玉搬张椅子坐下来,也是很认真与姐姐讨论费君臣的问题,“而且,符合姐姐心目中有钱有势的条件。”

  “我一开始不是因为他有钱有势才和他领证的。”林凉努力纠正弟弟的错误观点,接着教训,“按我来看,他和你犯的是一样的毛病,王子病。这种犯了王子病的人,我向来觉得头疼。”

  王子玉为自己和姐夫叫屈了:“犯王子病怎么不成了?我和姐夫那是有本事。”

  “是。你们有本事,但是,我的性子和你们不合。”林凉一泼凉水直泼到弟弟骄傲的头顶上,也泼到了站在门外正准备进门的费君臣心头上。

  费君臣从小到大,极少有姑娘对他说不喜欢的,有也大都是嘴皮子硬,口上说不喜欢其实心地里喜欢着呢。可是,他娶的这媳妇,对于他个人貌似排斥到了极端。看来,要征服媳妇这颗心,真是比登天还难。

  他几乎要叹气了。

  王子玉斜眼一看门口有影子,便知道姐夫回来了,急忙让开位子:“姐,我去帮你拿吃的。”

  “什么?”林凉来不及叫住弟弟,王子玉飘出了门口,立马换成了老公进来。

  费君臣慢步进来,坐在了王子玉那种凳子上,刚要把身体往媳妇那边靠一靠,媳妇一双乌亮的眼睛瞪着他看。他只好停下动作,问:“早餐吃了吗?”

  “昨晚一觉不知怎么回事,睡到了这会儿才醒。你说呢?”林凉故意撩了撩口气答。

  昨晚安眠药下多了吗?还是自己媳妇的体质,对于安眠药比较敏感?费君臣拿手捏住下巴颌,严正思考这个问题,关系到下次用计的标准。

  林凉上下瞄瞄他忽然变得严肃的面容。老实说,他这个样子挺吓人的,有某人必要倒大霉的迹象。所以说,这个老公太狡猾了,能把她都给骗到手。如果换做寻常,她肯定要距离这种男人远远的,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可是,现在连结婚证都领了,她该怎么做?

  看着自己媳妇的小脸蛋也变得严峻起来,费君臣纳闷了:“不舒服吗?是不是脚还疼?我看看。”

  “不疼。一点都不疼。”林凉按住他要撩她裤管的手。

  被她冰凉如玉的小手摸到手背上,费君臣周身一僵,感觉某处又在反应了。看来,这个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实在很不好受。

  林凉毫无所觉,见他不松手,开始帮他掰手指头,一根根地掰。这个动作,简直令费君臣想倒抽气。

  “林凉,既然我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以后你在我这里住好了。”费君臣以丈夫应有的口吻请求妻子同居。

  “怎么可能?”林凉掰到最后一根指头,听到他这话当然是一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还没有从学校里搬出宿舍呢。”

  “你都已经毕业了。”费君臣以正当理由说服媳妇。

  “我忘了告诉你。我是麻醉系毕业了。但是,我的第二专业还没有修完,还没有补考。不然,我怎么要继续住在学校里呢。我又不是像小玉他们想进你们那个部队,才故意留下来的。”岂料,媳妇拒绝的理由比他更正当,“还有,我和你那个领证,一开始说好了的,三年兵约,和其它挂不上钩。”

  “可是你不是不愿意进我的部队吗?”费君臣扬起了秀气的眉。

  “那是因为你诓我。”林凉也觉得这个事愈来愈复杂了。本来简简单单的三年兵约,现在,貌似是被他骗去卖身了。

  “这样吧。昨晚上我和我的部下也就你提出的异议做过了一番讨论,一致认为,这个问题,只有你进到我们部队里才能解决。因为部队里不管怎么说,都是同甘共苦的战友,不会存在这种妒忌报复的事情,尤其是在我们454部队里,那是绝对不允许的。”费君臣诚挚地表明心迹,顺便把媳妇犹豫的一只手抓在掌心里解解饥渴。

  “可我对你的部队不感兴趣。”林凉正儿八经地再次回绝他的邀请。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的部队。”费君臣有了昨晚的打击后,遭受抗击的能力升级了,粘皮糖的潜能被激发了。媳妇再来千万句拒绝,他都不会感到肉疼了,因为他死活都会把媳妇拉进部队里,用尽坑蒙拐骗。

  “我知道你的部队。有钱,有权,有势。不是三无,是三有。”林凉认为从老公身上已经能看穿老公部队的本质了,除了三有,就是阴险狡猾到极致。

  “下一周,我们部队就要进行征兵考试了。这样吧,你看一看,再说。”费君臣立誓将长久战打到底。

  “我要补考呢。”林凉揪着的眉头,说明自己没有撒谎,不是推辞。

  “你要补考什么?”费君臣问。

  “外——”林凉后面的话,在瞭到费君臣闪着光芒的金丝眼镜时,适时地收回了肚子里。

  “外科?你修的第二专业是临床医学吗?”费君臣果然追着问。

  “不是!”林凉坚决否认,虽然她清楚之后他一调查也知道,但现在能藏多久就藏多久。从昨晚上他一眼就看出她伤疤是汽油弹伤的,她便知道他的本事确确实实配得上费君臣这个名字。但是,即使她要找人帮她温习,肯定也不找他这种,就像绝不会找她弟弟王子玉那样,会自讨苦吃的。

  费君臣听得出媳妇在躲什么,不逼着问了。

  接下来,林凉坚持要自己回宿舍里。大白天的,想着也不会像晚上那样出事。费君臣与小舅子商量了下,让吴平安来一趟,送她回去,想必这样她也不会拒绝。

  吴平安当了这个差事,一路扶着林凉,一路哀叹:“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是有价值的。”

  “不出名不是很好吗?”林凉反诘,“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看我,就是被名人连累的典型例子。”

  “算了吧,你!你这伤是自己磕的。”吴平安念叨她,也是为了她好,“我看你应该每天烧香拜佛,这样霉运能少一些。”

  “我身上挂着平安符呢。”林凉气痒痒的,拍拍衣襟内的挂坠。

  吴平安的确不知道怎么说她这个天生的命格。

  “我可能要外科补考。”林凉斟酌着向老同学开口。

  吴平安“哦”了一声。

  林凉学的这第二个专业,是在第一专业本科第三年才递交申请的。结果,因为半截学校改革,说不给麻醉系的学临床,她这第二专业修了两年后被耽搁了。等到她考上了胡志修的博士,胡志修知道了她学习临床医学,对此很感兴趣,偏要帮她打通关系,让她继续修完这个科目。因此林凉只得努力地继续考。现在,考到了最后一年了,只差那门最难过关的外科。

  “你外科是什么没有过?笔试吗?”吴平安问仔细了,才能帮到老同学,“你定科没有?”

  “我本来不需要定科的。谁都知道我肯定是麻醉科的。”林凉挺烦恼地说,“可那个胡老头,帮我打通关系不说,要求我必须在这第二专业定科在外科,说这样可以帮助我增加手术麻醉经验。”

  “听说你那个杨科师兄,在胡老头那里毕业时,能做普通外科手术的,有外科医生的执业照的。”吴平安挺能理解她的苦处,只能说,这叫做能者多劳。

  “所以,我这个定科可就辛苦了。”林凉觉得还是吴平安这种平凡人才能了解她,不像弟弟王子玉那种欠扁的天才,“胡老头给我的要求是,最少能单独做个外科手术。”

  “阑尾炎手术吧。最简单的出科项目了。”吴平安替她出主意。

  “你以为我和你们专门学外科的一样吗?能有时间整天泡手术室跟导师锻炼吗?”林凉苦悲地说,“再说了,我外科临床老师,又认不得几个。一个都不熟悉。”

  “让子玉帮你打通关系,不是很简单吗?现在,子玉的面子,谁会不卖?那些老师,个个都当子玉是宝贝。”吴平安继续提出最寻常的建议了。她身边有个外科天才,带一带还不容易的事。

  “别说小玉了!”提到弟弟,林凉一副咬牙切齿的,“他一听说要教人做阑尾炎手术,给我哼哼哼的,说那是他多少年就嫌弃的小手术了。要我做什么腹部肝胆手术,我差点就想直接拿手术刀把他宰了。”

  吴平安对此可以表示深切理解,道:“不然,让政委帮你?”

  “我干嘛要他帮?你不是不知道,他和小玉是一类的!”林凉想到比弟弟鼻孔要高出一截的老公,压根只想叹气。

  “可我能帮你的有限。毕竟我不是我们军校教学医院的人。”吴平安有点儿爱莫能助的。

  “你有导师在我们教学医院,不是吗?”林凉开始抓住老同学的手苦苦哀求,“平安,你帮帮我吧。虽然我是毕业了,但是我的学位证书在那个胡老头手里扣着呢。除非我第二专业修完毕业。”

  吴平安眉头绞了绞,忽然想到什么,叫道:“你宿舍里,不是也有学外科的吗?我看昨晚上那个叫做谭美丽的,对你就挺好的。不然让她帮你,不是更好吗?”

  “她人是挺好的,可是她和小玉一样是名人。”林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看中自己的朋友都是名人。

  吴平安听到这话,不是含沙射影吗,恼了:“林凉,你意思是说,你的朋友里面,就我一个是草根,是不是?!”

  “不。平安,我们是同甘共苦的战友。”林凉答。

  “得了吧,你——我才不要呢!”吴平安誓言要出名,才不要和她一样当凡夫俗子。

  两人一句拌一句,是走到了女生宿舍门口。

  刘舍监的值班房紧闭着。那些开着窗、走下楼看见林凉的女生们,都用惊讶的语气说:“林凉,怎么不是454的人送你回来呢?”

  果然,老公把小事化大了。林凉与吴平安对一下眼后,道:“454的人日理万机,哪能顾得上我。我同学把我接回来的。”

  “可是,听说费政委一定要亲自帮你把伤治好,不准其他人帮你治伤,说是要补偿你。”

  林凉“呵呵”干笑:就知道她那个狡猾的老公不会这么快放过她。

  没有刘舍监这只看门狗,吴平安直接把她送到宿舍房间。

  宿舍里,刘雨烟和花安琪不在,唯有谭美丽像是等着她回来一样,见到她进门,立马喊:“哎呀,我的林凉姑奶奶,听说你昨晚上差点被劫色了?”

  这个谣言越传越诡异了,人言果然可畏。林凉被扶到宿舍里的椅子上,更正:“不是,是遭抢劫。不过,对方没有得手。”

  “可怜的。你这是英勇抗匪,受了一等功伤。”谭美丽撩起裤管,帮她看了下伤口,说,“费政委亲自帮你处理的?”

  据说是这样。老公非要帮她亲手拔出玻璃,清理创面。林凉想了下,挤出了个词汇:“首长对晚辈都很爱护。我盛情难拒。”

  “费政委是很好人,可惜,有老婆了。”谭美丽点着头,附和她的话,“这样天下第一的好男人,还能上哪里找呢。”

  无意之中,还给老公增加了声望。林凉嘴角抽了抽,眼看吴平安跑出门口大笑去了。

  “不过,有人说,知道费政委的老婆是谁了。”谭美丽神秘兮兮地向舍友透料。

  不会吧?她煞费苦心,这么快就露馅了?林凉微眯起乌亮的眼珠子。<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