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娶个媳妇娶成这样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083 2021-04-04 23:37

  坚决不让他送到宿舍门口,在学校大门口下了车。

  “你中饭都没吃。”费君臣在她要离开前抓了下她手,如果娶了个媳妇让媳妇第一天就饿肚子,别说父母会教训他,他自己都过不了自己的关。

  “我本来就和我弟弟约好了一块吃中饭。他等着我呢。”林凉给他一个放心的说法。

  “你弟弟?”费君臣故意扬了扬调子,问。结婚结的这么快,他是连她一个家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是听她不停地提自己老爸牺牲了。虽然自己拿她的档案一查,肯定什么都知道,只是自己想从她口里知道多一点。

  “嗯。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弟,叫做王子玉,下次给你认识。至于我爸妈,就不用了。我爸你知道的,早逝。我妈改嫁了,我和我继父的关系好过我和我妈的关系。他们也都不在这个城市里头。明白了吗?”林凉爽快地将自己简单的家庭身世几句话概况明了。本来自己就是很平凡,不需要多加渲染。

  见都是这样了。幸好车里放了几张大学饭堂的餐票,费君臣马上全部掏出来塞到她掌心里,不准她退回来。想只是几张餐票,收也可以。林凉便没有与他推推搡搡了。

  目送她的背影在门口的人流中消逝,费君臣忽然摸一下钱包,发现自己今天基本一分钱都没有花到。连领证的手续费还是父母急着给的。娶个媳妇能娶成这样?他哑然了……

  林凉离开他之后,在大学校园里晃荡起来了。一时,自己突然结婚了这个事,还真的是不知道和谁说起好。老爸老妈,不想说。毕竟这婚只是三年兵约,又不是真的婚姻。于是对于同学朋友,都是不能说的。唯一只剩下那个答应介绍给他认识的弟弟了。

  会不会因这个事被她那个小老头似的弟弟念叨?

  林凉一想到弟弟念叨的口吻,就头疼。可是,真如向他说明的,她真是与弟弟约了吃中午饭。

  王子玉早就在饭堂打好了饭等着她来,迟迟不见她来,且不接电话只回复短信说快到了,因此对她怨言颇多。

  林凉走到与弟弟约好的那个图书馆背后的小亭子里。

  王子玉低头翻着复习的教科书,听见她的脚步声,冷一声:“饭都凉了。”

  “没事。我和人家拿了饭票。重新去打吧。”林凉把费君臣刚刚塞自己手里的饭票都掏了出来。

  “饭堂现在都关门了。还有饭打吗?”王子玉气话虽是这么说,仍是把教科书搁一边后,从塑料袋里露出了新鲜的牛奶和面包。

  “哎呦。我弟弟对我真是好啊。”林凉啧啧赞叹着,一坐下来马上啃起面包和喝牛奶,问,“你呢?”

  “哪能等到你来。早吃饱了。”王子玉重新把教科书掂上手,说,“你究竟早上跑去哪里了?想问你舍友,你又不让。”

  “她们不知道。我是被我那个庄雁落师姐抓去陪她相亲。”林凉一口一口努力啃着面包说。

  “她相亲带你去?”王子玉提起漂亮的眉梢,带了丝诡异所思的看法。

  “是,我也觉得奇怪。去到那里才知道她原来是去相亲。可是为什么相亲要带我去呢?”林凉偏着脑袋,对于庄雁落为什么带自己去相亲的问题到今刻还是想不明白。

  王子玉又冷一声:“你不是不明白,是心软。哪个不知道,只要把你带过去,不成对的事都能成。”

  林凉对于弟弟的一针见血“额”。是,说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比如说,一个女的苦苦追求一个男的,但是男的始终不答应与这个女的交往。可只要这个女的把林凉她带上,再去求那个男的,那个男的马上就答应了与这个女的交往了。所以,林凉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月老红娘下凡。

  “你陪她去相亲怎么去了这么久?”王子玉又疑问,以她向来当月老红娘的历史记录,一般来说,不用半个钟头就能帮人家搞定了。

  说到今天破了历史记录的这个事,林凉快要咬断了牛奶吸管说:“我没能助她相亲成功。不过,这不怪我,是她后来自己放弃的。对方都说了,只要在他手下当三年兵,就可以当他媳妇。可我这师姐不知怎么窝囊起来了,绝不答应。”

  “只要在他部队当三年兵就可以当他媳妇的男人?”王子玉开始搁下手里的教科书,以认真的眼神关注她说的这个事。

  “是。你说这人奇怪不奇怪,明明都讨不到老婆,还出这么刁难的条件。他自己本身条件差,不过是个团职干部,他那只炮兵团是没钱的部队。我师姐愿意与他相亲,他应该感动得痛哭流涕才对,结果他还鄙夷我师姐贪生怕死。”林凉说到这里,忽然觉得那条白眼狼真是有点儿可怜,不过是自找的可怜,与她老爸像啊。

  王子玉对于她绘声绘色的描述是英挺的眉毛一耸一挑的,忽然小声问:“姐,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林凉歪了下脑袋,还真的是一直没去问那厮叫什么名字。不过,没有关系,红本本上有他的大名。于是手往挂包里一掏,将红本本递给弟弟,指道:“这,上面有他的姓名。”

  王子玉疑惑地打开红本本后,第一眼扫到的是她的名字,惊悚道:“姐,你今天结婚了?”

  “不。这不叫结婚,叫领证。我和他说好了,只是三年兵约的证明。”林凉赶忙解释,“这事,你千万别和任何人说,包括老爸老妈。”

  熟知自家老姐的性格,但是,王子玉此刻自认愧对老姐,就是背过了脸,用拳头使劲儿捂住了嘴巴。

  林凉见他肩膀一抖一抖的,然后是整个背都一抖一抖的,担心地拿手抚着他的背说:“小玉。你怎么了?感冒咳嗽了?”

  王子玉知道自己再不把笑声给吞进肚子里,保准得被老姐暴打一顿,只得忍成笑伤转回头,继续问:“姐。你知道姐夫是哪个部队的吗?”

  “知道。他自己说了,是炮兵团的。”林凉边答,边是纠正,“他不是你真正的姐夫。你不用叫的这么亲密。而且,他这人没钱。你要叫,也得等你姐找到个有钱有权的姐夫你再叫。”

  有钱有权的姐夫?这军队里有几个年轻将领能和那个叫费君臣的男人一较高低权势的?王子玉又眯眯地笑了:“姐,是姐夫自己说的是炮兵团?”

  “你不信?”林凉反倒觉得他的一再质疑很可疑,“为什么不信?我那个庄雁落师姐也说了,他只是个团职干部。”

  “姐夫还有说什么吗?”

  林凉提提眉,聪明的老弟怎么这会儿犯浑了,屡教不改,对于一个陌生的没钱的团职干部拼命亲密地叫起了“姐夫”。算了,她懒得一再纠正,老弟要叫就叫吧。反正到时候两人见面,叫一两声姐夫在礼节上也该的。她便答:“说等会儿会打电话给我。他们团在我们大学里今晚开征兵宣传讲座。”说到这会儿,她脑子里忽然开塞了,咦道:“他们炮兵团跑到我们军医大征兵?是征什么兵?给他们团招几个卫生员吗?”

  王子玉咳一声:“我只知道,近来到我们学校征兵,而且今晚会开征兵讲座的只有一个部队。”

  “哪个部队?”林凉抓住了稻草根子追问。

  “454。”

  “454?”

  “姐,你没有听说过?”

  “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就这几天晚上,我们宿舍的人天天都在谈454。虽然我第一次听,还以为是和502一样的粘合剂。”

  王子玉“咳”,足以为费君臣等人感到呕血了。454=502粘合剂?不过,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以老姐对于部队番号完全一个都记不住的奇特记性,确实也是别想记得住姐夫的部队番号呢。

  “怎么,这个部队有什么了不起吗?我听我们宿舍里那个系花校花富婆全部都报了名,都说冲着什么魔鬼政委的征婚广告。小玉,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林凉反正愈来愈感到这事儿蹊跷,以弟弟今天的诡异态度来看。

  王子玉平复了下呼吸,嘴角仍是盖不住一丝笑意说:“姐,这事儿由姐夫今晚亲自告诉你,就行了。既然姐夫都这么开口了,肯定是想今晚给你个惊喜。”

  “你姐夫的炮兵团与454有关系吗?”林凉直冲着问题的中心点奔去。

  “总之,这事由姐夫告诉你就成了。”王子玉拎起课本,准备走人,不,是怕到时候姐夫被暴打的时候自己一同被连累。虽然今晚这个讲座自己也必定会去的。

  “哎——”林凉只得追起了弟弟问个清楚,同时把红本本赶紧塞回挂包里藏起来。

  两人刚走下小凉亭,在前往图书馆的那条路上遇到了一个久别重逢的人。

  “这不是子玉和林凉吗?”向他们走来的小伙子固然长相没有王子玉帅气,但是穿着一身笔挺的绿色陆军服,英姿焕发。

  “吴平安?”林凉对于遇到毕业已就业的同学,十分惊奇,“你不是毕业后进了部队医院吗?回学校探望人吗?”

  “获得单位的同意,过来参加454的征兵。”吴平安笑哈哈地把手在王子玉的肩膀上拍两下,“怎样,我们这回可以一起进部队了吧?”

  吴平安是她和王子玉同一所高中的高中同学,比她大一级,因为子玉是早一年读书,所以与她同级。吴平安住在王子玉家的比邻,于是他们三人关系从高中起一直很要好,一块立志上军医大学。不过,林凉这时不满地撇起眉毛:“你们两个早就约好要下部队了,怎么都不告诉我?”

  “林凉,你应该不下部队吧?”吴平安先错开了她的问题。

  “我打一开始就决定下我爸那个连队当卫生员的。”林凉鄙视他孤陋寡闻。

  “是吗?我一直以为伯母肯定不同意你下连队,所以你不用指意了。”吴平安毫不留情地一一反诘她,“还有,你既然决定了下连队当卫生员,为什么还考麻醉系的博士生?”

  对于他说中的痛点,林凉滋滋滋地咬牙齿。就是因为母亲一直不给放行,她只得在军医大学里一考再考。管她的,这次她毕业后直奔部队去。

  “林凉。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吴平安对于她脸上的执着泼冷水,“伯母那股执拗劲,肯定能闹到学校部队所有人都知道。你爸那个连队本来就对你爸的牺牲怀有愧疚,哪敢再收你。”

  “我不进我爸那个连队,也有其它部队进去。”林凉狠狠地瞪他一目。

  王子玉这时插口了,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意:“她是有部队要邀请她进去了。”

  “是吗?哪个部队?”吴平安对于王子玉脸上的奇特表情比较感兴趣,贴到老同学耳边细问。

  林凉早听到吴平安悄悄的问话,以为这个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替子玉答了他的问,说:“一个炮兵团。虽然听说条件很差,也没有钱,但是看在人家诚恳邀请的面子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炮兵团要一个麻醉系的博士生?!”吴平安猛眨眼皮子,宛如听到了世界奇迹的语言,“他们要你做什么?当团部卫生员?这不是大材小用?部队的上面领导肯定不批吧。”

  听吴平安也这么说了,林凉愈是感到这个事疑点愈多了。莫非自己被那条白眼狼骗了?问题是他骗她去哪个部队?难道是比那个她想象中的炮兵团更凄惨的三无部队?不行。迅速打个电话给那条白眼狼问个究竟。她便是走到一边,快速拨了电话过去。

  吴平安趁这个时机将王子玉也拉到了一边,说:“快告诉我,是哪个部队邀请她?我一直以为即使你妈同意,你也肯定不同意的。”

  “这个部队不一样。所以我同意了。”王子玉衔着嘴角一丝淡淡的笑意说。

  “能得到你同意的部队,只能是你认同的部队。”吴平安扫过他脸上诡异的一抹光,惊道,“莫非是你唯一想进的那个454?”

  王子玉一个警告的眼神要他立马闭上口,低声道:“她还不知道。被费政委亲自拐的。”

  吴平安这回惊得拿手捂着口轻轻地说:“你说是费政委亲自拐的?那么,她师兄杨科肯定知道了。”

  “我都怀疑她连她崇拜的师兄都见过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是谁。”王子玉充满笑意的视线从姐姐的背影扫过,“不止如此,我想她连我们崇拜的六六师兄等人也都是见过了的。”

  “我妒忌她”,吴平安用力地咬个牙齿,“你姐真好命。这些传说中的大人物,我们每一个都想见很久了,却是一个都见不着!”<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