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有人要逃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251 2021-04-04 23:37

  热烘烘的饺子出炉了。一听说是政委亲自做的饺子馅,个个都来蹭吃的。造成的结局是,五百个饺子,全队的人都来抢,基本上只够每人分一个。这夹起的饺子咬一口,个个都惊讶地瞪足了眼珠。

  “我吃的是韭黄鱼肉饺。”

  “我的是猪肉大白菜。”

  “我这个是牛肉番茄。”

  “政委不止做了六种馅吧?”林队讶异地问六六究竟。

  六六跟着别人抢,最后只能抢到一个,而且不是韭菜的,火了搁筷子:“不好吃还给我!”

  “谁说不好吃了?!”所有人唏嘘,“又不是你做的。”

  接着几百双筷子往空了的锅里抢捞,当然是空空如也了。

  “政委,继续做吧。”几百号人像饥民们同声齐喊。

  费君臣在全军做饺子馅高手的名号,算是奠定了。与在钢琴上得到至高的造诣一样,都是被媳妇给逼出来的。可是,这回他真的没法感激媳妇,因为这个不同于钢琴,等于要在厨房做牛做马了。在饥民们呐喊的时候,他早逃回厨房去了。东躲西躲,后来发现,媳妇比他早一步溜了。奇怪,媳妇为什么溜,溜去哪里了?他皱皱眉,亏他专门留了一大碗,还弄了两双筷子,准备和媳妇头挨着头一块吃饺子,这样可以弥补他不能在厨房里给媳妇吸手指头的失望。想到没有能舔到媳妇的手指头,心里益发痒痒了,端着碗四处找媳妇去。

  林凉走进了13班的医疗帐篷,手里端的是两碗自己包的饺子,外加两双筷子,一面吹着热气一面喊:“谭美丽——”

  在全队去食堂包饺子的时候,只有谭美丽和吴平安没有去。一个是受伤了没有能去,一个是照顾伤员没有能去。

  吴平安是术后第二天醒了的。13班长陆隶毅亲自给开的刀。术后恢复一直良好。只是由于行的是开颅手术,剃了个大光头,现在裹了纱布又戴了顶帽子,被队友们取了个外号叫做“小熊维尼”。吴平安自我感觉挺衰的,你看,这么多人出任务,就他一人出了洋相。据闻,他是这十年来454第一个受重伤的。12班长小毕得知他没有事以后,都哭了,抱着他说:以后再有任务,绝对拿条绳子把他和自己绑在一块再出去。吴平安听了只能在心里头既感动又腹诽:班长,我不是狗,你不用把我当成遛狗。

  除了班长的关心,除了454首长们每天亲自过来的亲切问候,还有队里其他人常借着探病跑到他病房里偷吃零食。这里面吃零食吃的最凶的,居然不是他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林凉,而是他的主治医生13班长。好吧。这都没有什么,吴平安都能大度地忍了。唯一无法忍受的是,为什么队里派了谭美丽来照顾他。

  俗话说的好,男女之间要避嫌的。他第一二天躺在床上,病情不允许下床,大小便都是在床上进行的。给他解裤子,帮他弄大小便的,都是谭美丽。他一个男子汉,羞了个满脸通红不说,心里那个急啊,对着班长诉苦:班长,你就不能让个男兵照顾我吗?

  小毕说他做不了主,13班长也说自己做不了主。窥知到有隐情的他问:“谁做的主?”

  可是没有人敢告诉他,只对他说:兄弟,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来我们454养伤的弟兄,个个苦恼的,就是不像在地方医院里,没有漂亮的女医生女护士可以照顾他们,天天看的都是大老爷们,没病也能憋出病来。现在,你是唯一受到我们队里女兵照顾的人,你还不满足?

  吴平安拍床吼了,大方让道:谁愿意跟我换个位置?

  这话一放出来,所有大老爷们跑了,说白了,这些人压根没有羡慕过他。包括和他自小一块穿着同条裤裆玩到大的王子玉,拍着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其实,波霸也不错。至少,人家挺维护你的性福。

  幸福?吴平安听着这词只觉得哪里别扭,弄得他浑身毛毛的。

  不管如何,他的伤好得飞快,两天后完全可以自理了。

  13班长都说了:他这是奇迹中的奇迹。一般来说,有美女照顾的伤患,都是比一般伤患要恢复得慢些,因为可以借口被美女多照顾几天。可是,吴平安的这个奇迹是,本来十天的伤被美女一催,两天好了。

  美女。吴平安承认,谭美丽是个美女,只是美女分很多种的。他从小和林凉混在一块,自小的立向就是,找女朋友找老婆,千万不能找林凉这种。不是说林凉长得很一般,是说天天看着林凉拿拳头教训王子玉,后来又见林凉拿指头教训老公,看得他够提心吊胆的。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林凉能混成好朋友的,这个女的脾气可想而知。谭美丽这头美洲狮,早就被他列为绝对不可成为老婆的目标人物里。

  这绝对不是他一人的偏见。自谭美丽进454以后,美洲狮的美名不胫而走,不止454自己人,来454养伤养病的兵,都领教过美洲狮的厉害。所以,说句不道德的,追谭美丽的,多是一些看中谭美丽家世背景的。也是,谁娶老婆都想要一个温柔体贴的,谁想要一个有家暴的老婆?费君臣是怪胎,另论!

  反正他吴平安很正常,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因此,他针对的不是女兵来照顾他,而是,为什么是谭美丽来照顾他。当然,他这话不会问的。因为——

  老兄,我们队里一共才两个女兵,你不要谭美丽照顾你,你难道要政委的老婆来照顾你?

  说到底,他吴平安这回衰到底了,走进了死胡同,出不来。唯一解脱的法子,要么早点死,要么早点好起来。他奇迹似地好了起来。可是,无论他好得多快,这才是术后第五天,也不可能真的如被小仙女的魔法棒一点,伤一夜之间全好了。再说了,13班长那个大块头,怎么能是小仙女呢?

  “看你不开心不快乐还皱起眉头,你对我诉说着遇上了难决的问题,莎啦啦,莎啦啦……。”谭美丽坐在他床头边,拿着苹果刀削着苹果,嘴里哼着孙燕姿的幸福快车,心里头可幸福了。自从被费君臣钦点为照顾伤员的专人后,她完全是假公济私,明目张胆地追求自己的幸福。虽然嘴里头还吐不出那句爱的告白,但有什么关系,来日方长,现在今后他都在她的五指山中。苹果削好皮了,甜甜蜜蜜地递到心上人手里:“来,吃一个,才能快点好起来。”

  吴平安看着她手里的苹果,仿佛是看见了白雪公主的后妈皇后拿的那个毒苹果,完全不敢接:“你吃吧。我不饿。”

  “吃苹果是助消化,肚子不饿更得吃了。”谭美丽说着老师的教育良言,见学生不受教,干脆将苹果硬塞进他嘴巴里。

  吴平安“呜呜呜”被一颗苹果塞进了牙齿缝里,差点噎死,还得在咬了一大口缓过气后,内牛满面地说:“谢谢。”

  “不用谢。都是一个班一个队的,你我客气什么。”谭美丽笑开了一副白亮美丽的牙齿。

  吴平安因她这副美丽的笑颜有点晃眼,在美人和美洲狮两词之间稍微犹豫一下的时候,谭美丽的手指头在他一边脸肉上开始戳了:“有没有人说你和林凉有点像?”

  “我和她又不是兄妹,哪里像了?”吴平安的脸皮比林凉刚硬,被戳也没有多大感觉。

  谭美丽“嘿嘿嘿”地笑。

  林凉在外头喊了几句“谭美丽”不听死党回话,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急忙忙冲到里面,一看,恰是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这步子刚要撤出去,听到死党发出一句:“艾玛,你不知道你和林凉一样像小呆瓜吗?”

  吴平安的喉咙口被苹果噎到了,拿手捶着胸口,又指了指她背后。所以说他真的是好脾气,从小和王子玉林凉这对奇怪的姐弟在一块,被任何人说什么话,都见惯不怪了。说他像林凉,总比被和王子玉比当不存在的空气好得多。可林凉不同——

  谭美丽没有发现到危机,着急着给他捶背,一边继续像婆婆唠叨:“林凉比你好不了多少,你吃个苹果能噎,她是吃颗花生都能噎。”谭美丽补充上这句话,其实是想,男人都有自尊心的,不能太一再地贬低了,所以得拿个来比较,托出自己男人的高大。

  你尼玛!你拿人来比较衬托你的男人,干嘛拿我?!亏我还想着你和你男人是不是饿了,专门给你们端饺子。林凉把两碗饺子直接搁床头柜上,掀了军帽,火大:见色忘友,指的就是现在正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真实例子。

  谭美丽听着背后声音呼呼呼有阵凉风,回头,一笑:“你这丫的,竟然这么贴心,给我扇风,还给我端——饺子?”

  在对方要拿筷子时,林凉果断地打开她的手:“这饺子不是给你的。”

  “不是给我,给谁?”谭美丽推开她的手,“你不用别扭了。有什么好别扭的,你老公又不在,你又不是给你老公送饺子。”

  谭美丽这话刚完,吴平安刚吞下去的苹果又噎着了,眼见这会儿端着一大碗饺子进来的人是费君臣。

  费君臣听到谭美丽的话,再看到桌子搁的那两碗饺子,心里头当场那个苦逼啊。他辛辛苦苦端着自己包好的饺子担心老婆饿着四处找老婆,结果老婆端着自己包的饺子是送这里来了,心里压根没有他。不行,他还没有吃过老婆包的饺子呢?别人怎么能捷足先登呢?

  打仗要快才能赢,迅捷地杀进了中间,把饺子碗塞到了谭美丽手里,不容抗拒的命令口气:“你和吴平安吃这碗。”

  谭美丽一愣,对于费君臣的突然出现倒不怎么吃惊。队里的人谁不知道有林凉在的地方,费君臣随时突然杀出来的机率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所以,队里有点头脑的人,都会避着林凉走。她愣的是:费君臣的这一碗,和林凉端来的那两碗有什么区别吗?想来想去,不就是一碗和两碗的区别?

  还是林凉抢先道出了她说不出口的顾虑,一打老公肩膀:“你胡搞什么?人家两个人,吃一碗能饱吗?”

  “这个放心,我亲手包的,亲手数着个数下的,绝对够两个人吃的分量。”费君臣死活不会让他们把饺子换回来。

  这……?!谭美丽呆,吴平安也呆。这两公婆搞什么鬼,居然争着给他们两人送饺子?

  “政委!”杨科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声音叫得十万火急。

  就是林凉也被吓了一跳,忙问:“师兄,出什么事了?”

  “哎,别提了。”杨科屈着膝盖,喘着粗气,好像才干完一大架回来,“个个都等着政委包饺子下锅。”

  哎呦。老公的厨艺被自己训练出来的效果不错。林凉听到这个消息乐得快发癫了,意味以后家里的厨房谁主厨,可以定下了。她每次只需要坐着享用早中晚餐。

  不明来龙去脉的谭美丽和吴平安自然要问杨科:“为什么?不是全员包饺子吗?”

  “个个吃了政委做的饺子,都说,自己的太难吃了。这不,个个都饿着肚子。”杨科道。

  “老赵呢?”费君臣面临过多少风风雨雨,还是比较淡定的。

  “赵班长说要政委包,自己比不过政委。”

  说穿了,人家老赵干了这么多年的厨房工,终于找到一个比自己厨艺好可以赖的对象,乐得偷懒。

  费君臣当即心生一计,马上指着老婆下的其中一碗饺子:“先把这个端过去吧。”

  林凉立马意识到了老公的诡计,倒也不怕,对来端饺子的师兄说:“这是我包的,你确定要拿走?”

  杨科的手顿时像触了电缩了回来。精明如他,清楚着这个不能端,端走会惹大麻烦的。

  至于谭美丽和吴平安,在得知了别人只能分到费君臣包的一个饺子吃时,已经各自抢了双筷子,赶紧分了费君臣亲自给送的这碗饺子。两人头挨着头,呼啦啦吃得爽快,一边不停地念着“好吃好吃”。

  废话,能不好吃吗?这是他精心为自己和老婆包的,结果便宜了他们两个了。费君臣皱着一边眉,提着金丝眼镜,心里的不爽达到了顶点,不客气地对杨科说:“我今天不包饺子了。”管他们是不是饿死,反正,他有老婆包的饺子可以吃。卷起一边袖子,举筷子夹起老婆包的饺子,背过身咬一口。

  “费政委,我这饺子不是送你吃的!”林凉见老公一句话也没问,当着她的面偷吃,一个拳头捶在了老公肩膀上。

  费君臣一急,囫囵吞枣地吃完一个,吃不出什么味,赶紧又下筷子夹一个往嘴巴里送。

  杨科这边一看,首长是不打算回去包饺子了,可是他空手回去不是得被一群兄弟围打,算了,还是端一碗回去交差,哪怕不是费君臣包的,也比空手好。何况,是首长夫人包的,怎样都能算是交点差吧。

  于是,林凉顾着盯老公偷吃饺子的瞬间,师兄杨科已经端走了她另一碗饺子。她急着追了出去,喊:“师兄,我那碗有毒——”

  有毒?信了的人才怪!

  林凉也知道自己舌头打结了,只好无功地折回去。回到帐篷里一看,老公居然在这一瞬间内,将一碗饺子吃得见底了。

  “费政委,你饿死鬼投胎啊?”林凉问老公这句,更多是惊诧自己的厨艺有这么好吗。

  费君臣一口将碗里的汤喝见底了,才回答老婆的问题:“不是,是好吃。”废话,即使老婆做的没有自己的好吃,也得拼命说好吃,这样以后他才不用在厨房里做牛做马了。再说了,老婆亲手做的,忒难吃也是好吃,充满爱意嘛。

  林凉撇撇嘴,揽着老公的肩膀走到一边,讨价还价:“费政委,我想着,让你一人包厨房活,也不大人道。”

  费君臣捣蒜似地点着头:老婆,你终于有良心意识到这点了。

  “所以我想了一下,以后我们五五分。谁做饭,另一个洗碗。”林凉举出两个五指。

  费君臣一手搂住老婆的腰,一手与老婆击掌:成交。

  林凉把老公的手一推,装作苦逼地说:“可我还没有吃呢。”

  “我去给你下饺子。”费君臣立马接道,说完话眼皮子一跳,不对,立马又改口,“你包,我来下,我帮我们两个洗碗。”

  老公没能上当。林凉嘴角一勾,悻悻地要和老公结伴回厨房。

  迎面,这营地的空地里突然来了辆外面来的车。车一停,车上跳下来的中年妇女在看见林凉的刹那,大声喊着:“林凉,林凉——”

  林凉一抬头,发现是林嘉方的母亲云霞亲自降临。

  费君臣随着媳妇的眼光,也看见了云霞的出现,于是不满的目光扫向了带云霞来到的军官。这家属来探军营,一般都是需要提前打个招呼的。

  送云霞来的军官走来向费君臣报告事件经过:半路遇见的,说是自己的女儿在454当兵,顺道送了过来。

  云霞走到林凉面前,伸手抓林凉的手,口气有些急地问:“你嘉方姐呢?”

  人家爱女心切。林凉的手虽被抓得有点痛,但没有在意,说:“我带你去。”

  费君臣搭在老婆腰上的手一收:不让。

  云霞其实一下车,已经发现了费君臣的存在。想到女儿说的话透露的消息,也就是说,林凉嫁的这个军人,其实不是三无军官,而是个全军最富有的单身汉。她苦涩地看了眼费君臣那张英俊帅气的俊脸,同时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一种强烈的鄙视和蔑视。在费君臣冷冰的目光打到她握着林凉的那只手时,她不觉地感到畏惧而松开了五指,道歉的话不由自主说了出来:“对不起。”

  “小民,你过来!”费君臣随意见到一个走过的兵,喊道。

  小民小跑了过来,敬礼:“政委。”

  “你带她去见林嘉方。”费君臣简明两句吩咐后,带老婆走,一点都不想和这些人揪扯。

  林凉清楚老公对于云霞的不待见,是因为云霞哀求过庞云辉让自己女儿当逃兵,这种军人家属和当逃兵的军人没什么两样,都是让费君臣十分痛恶深绝的。至于云霞当年给庞云辉介绍过自己的母亲徐静,倒不能说是云霞的错。毕竟,云霞给庞云辉牵的这条线,正好也让徐静和林柏英见上了面缔造了缘分。于是一边和老公往厨房走,一边帮老公抚背顺气。

  云霞看着他们两夫妇离开的背影,心里某处像梗了块石头,咽不下气一样。林凉,林家倒数第一,现在,不一样了。是林家多少人都羡慕不来了,包括她自己的女儿。不知自己女儿怎么样了?这一想,她加快了脚步,尾随小民来到一个单独的小帐篷。见帐篷门前还有一个哨兵把守,她一惊:“这?”

  “林嘉方同志不属于我们454的兵,也不是伤员,所以不允许在我们营地里随便走动。”小民简单解释和声明。

  但是,云霞听得出来,她女儿这是被软禁了,心头当即又是一紧。匆匆进到帐篷里头,看见女儿坐在一张小桌子边,自己一人吃着一碗面条,背影说不出的萧条忧伤。云霞的眼泪哗地落了下来:“嘉方——”

  林嘉方身影一僵,好像不是很相信自己听见的,没有转过身来。

  云霞跑了过去,把女儿搂进自己怀里,哭着:“嘉方,妈来了,妈来接你了!”

  “妈?”林嘉方却是挣开了母亲的怀抱,一双眼睛惊疑不定,“你怎么会来?现在部队还在打仗,不可能让家属来探兵营的。”

  “你云辉舅舅去世了。我这不借着这个机会和娘家人一块过来,打听到你在454,顺道再来看你。”云霞说到庞云辉时断断续续,难以言语,因为是她亲手把女儿推到庞云辉那个变态手里,差点害死了女儿。

  “妈,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不争气。”林嘉方抓着母亲的手,“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经历过战争,已经懂得了生命的意义。今后不会再给家里添麻烦了。”

  “你懂得了什么?”云霞有点心惊胆战地问。

  “是。这场战打完,我就回家。我不会再做军人了。”林嘉方很肯定地说。

  “你说他们想除你的军籍?”云霞忧愁地叹口气。如果费君臣有意这么做,以他们家的势力恐怕阻止不了。

  “不,是我自己不当军人了。”林嘉方摇摇头道,“我当不起军人这个资格。”

  “嘉方?”云霞看着女儿这一刻的脸,忽然有种感觉,自己的女儿,真是哪里变了?

  厨房里,林凉吃着饺子,一边看老公自见到云霞后显得忒严肃的表情,拿手拍一下老公的脸:“你担心什么?”

  “周紫东有来电话吗?”费君臣没有被老婆这一拍化解开严肃的气氛。

  老公居然问起情敌的情况,是想怎样。林凉嘴里砸吧饺子,边若无其事地道:“没有你费政委费大人的允许,我敢和他私自通电吗?”

  “这样。你吃完,我和你回指挥所,你打电话给他,我在旁边听。”费君臣理所当然地接道。

  这话听起来当然超级不爽。林凉把汤咕噜噜喝完,摸了摸肚皮,对老公说:“可我现在没有兴致打给他。”

  “你没有兴致,可我有兴致。”费君臣正儿八经地说,顺便赶紧先帮老婆把碗洗了,好加快速度赶回去。

  “你能有什么兴致和他说什么事?”林凉搭着老公的胳膊头,问。

  “你不是搞了个借刀杀人吗?我想知道这事的进展怎么样了。”

  “是,我是借刀杀人。可是,费政委,借刀杀人,是不需要我们自己插手的。”林凉也正儿八经地和老公讨论这个问题,有个庞云辉让老公亲自动手,而且把他们两人都给牵扯进危险里面差点没有命,林凉已经觉得够亏了,因此,说什么以后都不能再发生这种事。

  难得老婆这么体贴自己。费君臣一个低头,把老婆的嘴唇啄了啄:行,都听老婆的。

  但是,不需要他们打电话过去,周紫东亲自给他们来电话了。

  “案件还没有调查出结果。”周紫东在电话里道,“只是,林老爷子可能要出国。”<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