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三个月后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760 2021-04-04 23:37

  三个月后费宅。

  “有说是什么时候回来吗?”费家老奶奶曼青在晚上家庭用餐时,问了三孙子一句。

  费镇南没有停下吃饭的动作,反过来安慰奶奶说:“她说回来,肯定回来。”

  “都三个月了。”曼青搁下筷子,筷子磕在碗沿哒的一声响,清脆地回响在她心里边荡起惆怅。知道两人领证了而且这个孙媳妇为人绝对信得过。因此,她担心的是孙媳妇有没有遇到危险,要是像傅尚惠那样……

  “奶奶。”费镇南主动夹了块菜肴放进奶奶的碗里,深眸里富含了寓意说,“有什么事我都看着的。”

  曼青只觉得这个三孙子愈来愈似神仙,让人捉不着了。为何这么说呢?费镇南每天拎着公文包到单位上班,在公众面前除了那次为妻子挽回身份,低调得像是遁入了无形中。但是,只要提起费省长,却是家户喻晓的。因为只要那一次的露脸,足以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省长是个爱妻的清官。所以,本来费镇南能借此机会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的,结果变成了默默无闻。

  就这天,还有一个电视台的记者对费镇南穷追不舍,想为费镇南做个独家专访,认为费镇南的个人魅力无可抵挡。

  “费省长,只要打扰你一点的时间。”女记者在费镇南要进入省政府办公厅门口时,直接把话筒搁到了费镇南的面前。

  费镇南回过来的俊脸,呈现出平日里完美的缄默特征,默默中蕴藏着骇然的肃气,一个眼神扫过去便是不言而喻。

  那女记者再厚脸皮,遇到他这种杀气一样的眼神,也不得狼狈地退了两步。

  费镇南在电视镜头面前笔直回头,带着素来稳健刚毅的军人气息,大步踏入了省办公厅。

  在这三个月内,他在新任的岗位上成功组建了只听命于他个人的工作团队。这个专门为他运营的小组成员,全部是白烨为了他专程从军队借调过来的,都是他所悉心了解的部下。

  这些成员在见到他时,不称呼他省长,而是直接敬军礼,充满敬意地喊:“司令!”

  他们知道,费镇南终归有一天是回部队的。在他们心目中,费镇南只能是一个铁血汉子,嫉恶如仇的铁血汉子,无论是去到哪里。费镇南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召集他们来,就是为了扫除恶势力的。

  费镇南走到了办公桌的最前面。他如山一般屹立着。长桌两侧,军官共有五十四名,身着笔挺的海军陆军空军作战服,军衔最高达到校官级别,最低也是个尉官,他们脸上的每一条线纹,与费镇南一样犹如刀刻出来的削挺。费镇南鹰鹜的目光,在这一张张铁铮汉子的脸上掠过,在他们富含生气的眼瞳中留驻。在长久的静默中,犹如大海酝酿着一场风暴,最终,他一声宛如雄狮低吼的命令从肺腑深处发出:“在此我宣布,六省政府与六大军区联合打黑行动,正式启动!”

  “执行上级发布的命令,完成任务!”齐口的声浪,如掀起的巨涛,击打悬崖,发出千钧重的回响,在室内长久的余音未尽。

  一架私人飞机从美国西部海岸跨越了太平洋,在到达中国大陆时,先抵达了首都北京。

  专机不是在首都机场抵达,而是在首都的军区机场放下了起落架。

  墨兰撩起了窗帘,从机舱窗口里望出去,见到了五星红旗展风飘扬。近来在世界各处飞行,每次看见自己祖国的国旗,总是会想着一些人。所以,要看五星红旗,回到家看,是最幸福的。

  “到家了,姐。想家吗?”路米坐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双眼微睁,含着的小心如摄像机一样摄录她脸上的微妙情感。

  “不想就怪了。”墨兰一只手还是撩着窗帘,两眼凝视窗外的动静。

  既然是隶属于军区的机场,武装部队整齐排列在机场四周戒备。军区出动了防恐装甲车以及武装坦克,在机场周围的沙地上待命。一辆越野军车从机场入口进入。看见驾驶座旁坐的男人,墨兰在心底里叹息:生平最不想委托这只货办事。只是现在没有办法——

  他们之所以被迫在这里降落,是由于一个病人。这个病人身份比较特殊,不能在十圣心里进行医治,所以只能送到费君臣这里来。

  看到了该来的人来了,她放下窗帘,回身,对那卧榻在飞机沙发上的老人用流利的英语说:“张伯爵,已经回到祖国了。马上,会有专业的医生为你医治。”

  “谢谢你,傅小姐。”两鬓银发的老人,睁开炯炯的眼睛看了她一下,疲乏地何时眼皮。

  墨兰接下来命人将老人抬下了飞机。

  跟着费君臣过来的部队救护车,打开了后车厢。跳下来的军医里面,墨兰一眼就看见了以前自己的教官六六。六六也看见了她,简单含个头示意,护送担架上了救护车。

  墨兰便是走去与费君臣交流几句。

  费君臣倚在越野军车车门上,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上沾染上的路上风尘,低着头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奶奶在问话了。”

  “我暂时没有办法离开十圣心。因为aida——”墨兰说到这,止住了口。

  “如果十圣心里面的医疗部队没有办法,可以让他到我这里来试试。”费君臣还是低头拿布擦拭眼镜,声音里压了丝严厉的责备,“但是,你不该让镇南等太久。”

  “不会等太久的。”墨兰语气轻轻而坚定。

  “行。你没有这么快赶回去吧?到军区喝杯茶再走。”费君臣戴回眼镜,打开车门。

  墨兰没有办法拒绝,因为路米也被赶下飞机了。两人简直是被强迫着上了越野军车。墨兰便想:幸好跟来的不是其他人,不然要拔枪大干一阵了。路米这小鬼,好奇心大,遭到如此绑架似的行为,还左右观望,时而哇哇叫:“军区。平生第一次进贵区。”

  越野军车出了机场,在平直的大道上奔驰,迎面来都是带沙的风,迷煞人的视线。

  墨兰眯着眼,在这风尘滚滚中不免回忆自己这三个月来的行程。

  那一晚,aida说必须先去解决一个人。结果,在去往机场的半路,aida和fase下了车,由其他人护送她和路米先到达机场。她和路米,在车内可以说是坐立不安。因为aida和fase去的时间太长了。

  路米一向乐观的小脸蛋这会儿皱成了一团纸,不停地像老鼠似咬着牙齿,望着车内滑过的表针骂道:“都过去两个小时了。等老哥回来,我要揍他一顿。”

  然而,首先是要他们平安回来。不知为何,墨兰每想到傅老太太的悲剧,总是挥之不去一团阴影。她甚至想,可能在自己上次去病房探望老太太时,已经有人盯紧她和丈夫了。所以,自己有危险,丈夫费镇南同样也有危险。两个同样深陷危险中的人是不能时刻在一起的,不然,敌人一动手,这边就是全军覆没。她也不能,时刻靠丈夫来支持自己,最少得有力量能自己保护自己。所以才终究选择了aida。可为什么aida突然间说是要去收拾掉一个什么人呢?还必须是她前往他们家园之前?

  机场夜里的风,冒着酷热与寒气交融的错觉,再加上此刻焦虑的心境,宛如陷入了地狱的水深火热中一般。

  墨兰与路米等到后来,都走出了法拉利跑车,站在无人的机场周围沙地上,远远眺望着路的尽头。等到了半夜两点钟,一辆黑旋风出现了。不,不止,是十辆。

  十辆宛如幽灵的顶级跑车没有亮起车灯,墨兰只能听见发动机风雷电掣的啸声。它们在路的尽头出现,像咆哮的大军向他们迎来。

  路米看见这样庞大的阵容,真真是吓了一跳:“出了什么事?亲卫队都出来了?”

  “亲卫队?”墨兰没有真正接触过十圣心军团,对于这样的阵容自然也是吃惊的,并带了疑问,“什么亲卫队?”

  “我老哥的。”路米跳着脚,慌里慌张的,“我老哥很傲气的。从不让亲卫队出现在别人面前。现在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不会亲卫队都跑出来了。”

  “会出什么事愚者的亲卫队才会跑出来?”墨兰追究仔细,毕竟自己此次就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十圣心,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当然是愚者自己本身出事了!”路米在第一辆黑旋风抵达的时候,狂奔过去。

  然后,是一架庞大的飞机,浑身外壳漆黑,表面为特殊军用装甲,也犹如幽灵一般降落在了机场外周。

  墨兰立在原地,暂时没有动,因为她这个现在对他们来说还是外人的人根本无法插足。

  飞机降落后,机舱门打开。几乎是同时抵达的九辆黑旋风围成了个圈,中间的那辆毫无质疑承坐的是愚者。墨兰看着路米冲到了那辆车前面,打开车门,要钻进去。可是在前座的fase也下车了,绕个弯,拎起了路米的领子,道:“冷静点。国王。你这样会让愚者更担心的!”

  “眼睛触及不明镭射光线,现暂时看不清楚东西。但没有生命危险。”fase简明概要地说,也是不想说太多让小朋友担心。

  “皇后呢?”路米呼吸吃紧,好像回忆到什么而全身周瑟。

  “在给愚者看伤。你不要太担心,你这样会让愚者更担心的!”fase不断地重复这些一模一样的安慰,说明了他自己本身也是被突来的意外给吓到了。接着,他只能把路米狠狠地搂在怀里,抚摸小朋友的脑瓜:“别担心。事情没有到最坏的结果。最少他没有死。你不会想起你爸爸死的事情。”

  “可他的眼睛——”路米没有办法摆脱这种悲伤与愤怒交集的情感。要知道,眼睛是一个杀手的生命。如果aida不能恢复失明,aida的职业生涯也将到此结束。他便是抡起了拳头在fase怀里捶着,用尽了全心的力气。

  fase一直搂着他,搂着他到渐渐息气,接着忠贞不二地说:“不用担心。我们对aida的忠心不会改变的。aida能领导我们是用他的心灵,而不是职业技能。我们崇仰他,也是因为他的心灵,不是他的职业技能。”

  墨兰当时走到了他们旁边,聆听他们的对话。

  fase抬头看见了她,向她慎重地含了下头:“aida说了,要你也不用担心。虽然他这次眼睛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不过,敌人也不好过。”

  “我不明白。”墨兰蹙着眉尖,“为什么你们决定突然要单枪匹马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不能和海军联手吗?”

  “你肯定没有试过狙击一个目标。杀手与杀手的对决,属于暗中的决斗,大规模的部队是无法参与的。”fase道,“海军是没有办法收拾这些人的。只能我们自己动手。”

  “究竟是什么人?让你们突然下这样的决心?”墨兰再问,“你们今晚这样的行动目的是什么?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fase大概没有想到她会突然以这样质问的口气发出一连串的问题,且是针对他们的行动计划。fase一时沉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些。虽然她是要加入他们中间了,但是,大家还没有完全接受她。她对于他们十圣心的种种,可以说是基本陌生的。说了,她能理解吗?

  “fase。”aida的声音从车里发了出来,还是平平静静的,没有一丝感情起伏,也听不出受伤后的焦躁与虚弱。

  路米的八爪马上从安慰自己的fase身上离开,直扑从后座出来的兄长:“老哥,你怎么可以让我和姐担心呢?”

  aida出来后,甩开弟弟过来搀扶的手,自己在众人面前站立着。他的眼睛,此刻又戴回了平常的那双墨镜,因此,基本上没人能洞知他是不是眼睛受伤。

  众人对此相当吃惊,简直以为他是没有受伤的。因为他能准确判断每个人的位置,并将脸朝向对方说话。

  然而,当路米怀了希望问:“老哥,你真的受伤了吗?”

  aida的手迅捷地挪了一寸复位,移动的速度快得是一般人不能发现的,才能准确搁在了弟弟的头顶上揉揉:“是的。以后,你必须自己学会照顾自己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