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今晚要征服媳妇的心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8455 2021-04-04 23:37

  “你准备进哪个部队?”傍晚,林凉在凉风习习的小凉亭里与弟弟用餐,拿着勺子往饭盒里挖饭的时候,问弟弟。

  除了他们两人,吴平安因为一个下午与王子玉呆在一块,晚上自然与他们一块用餐。听见林凉的问话,他嘴里塞满了饭粒,抢着替王子玉答:“他和我一样,准备进454。”

  “454?那个狗眼看人低的部队?”林凉郁闷的,以弟弟的成绩,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吗。

  “454狗眼看人低?”吴平安一口把饭团吞进肚子里,吃惊地瞪着她说,“我从没有听说过454狗眼看人低。”

  “不是吗?”林凉竖起指头数落谭美丽列举的征兵条件,“这叫什么?巴不得人家都进不了他们部队,不是吗?”

  “那是因为人家有本事这么傲气。”吴平安套用了王子玉下午的说法。

  “什么本事?”林凉撇一撇眉,不大信。

  “你弟弟,成绩这么优秀,但是,比你弟弟更优秀的师兄,都在这个部队里。还有,你不是崇拜你们系的那个师兄杨科吗?他也在这个部队里。”吴平安与她长话短说,举出实例比较有效。

  师兄杨科?说起来,林凉在系里面是唯一崇拜的人确实是这个师兄。不是因为他和她同门。而是她在胡志修收藏的资料档案里看过他做的论文和研究,不是普通的博士生水平,完全可以当硕士研究生导师了。而且,过了这么多年,她这位师兄肯定是教授级别了。只是胡志修从来没有和她提过师兄的事,以至于她没有想到原来师兄是进了部队里。

  “他,和一般学生不大一样。”林凉纠结着眉头,迟疑地补充着,“我听说,他是越级读书的。无论是从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基本都是跳着读。比如胡志修的博士生,他只读了两年就提前毕业了。”

  “对。你知道这些,竟然不知道他进了454?”吴平安指着她的额头,不可思议地叫道。

  “我怎么知道?我能知道他的这些事,还是因为发现了胡老头收藏他过去的资料,胡老头没有他毕业后的资料啊。”林凉实事求是地说,为自己辩解。

  相处这么多年,能不知道她在某些事情上少根筋的习性吗。吴平安无语了,恨恨地拿筷子搓饭粒:不明白454的人是怎么看中她的?

  “可是,师兄成绩这么好,为什么要进这个部队?”林凉依然十分怀疑,454能有这么神气吗?454的神气根据从哪里来的?

  “你今晚听了讲座再说吧。”一直在旁静默的王子玉插了嘴巴,只怕她胡思乱想继续想歪了。

  林凉狐疑地在他一张诡异的俊脸上再度扫过,扬了扬眉毛问:“你们两个不去听454的征兵吗?听说454也是今晚征兵。”

  “去——”吴平安接到王子玉递来的眼神,只得改了口,“但是陪你比较重要。”

  “不怕失去机会吗?”林凉故意地一问再问,想套出他们的话,“既然你们都把它说得这么神气。”

  王子玉立马“啪”,把饭盒盖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吃饱了。去夜修吧。到八点再说。”

  林凉不是傻子。到了这个地步,她以为弟弟今天的表现绝对是有问题了。于是,她望望表:“才六点,急什么?刚吃完饭,坐会儿歇会儿再说。自修室人多,还不如这里凉快。”

  吴平安本来就没有吃完饭。离开了大学一年,他无比想念这里的饭菜,想慢慢仔细地品尝回味。听林凉这么一说,马上举手附和:“等我吃完饭后再过去也不迟。你们在这里看书吧。”

  “你,就知道吃吃吃!”王子玉拿手把他的头一扫,怒瞪道:这笨猪,没有发现他姐起疑心了吗?

  吴平安不管他,顾自吃了再说。俗话说的好,天大事大都没有吃饭大事。

  王子玉看他们两人都铁定赖在这里了,只好随之坐回来。打开书包,拿了本书搁到膝盖头翻开来看。撩了几页书纸,发现坐在对面的林凉翻开了书页像是看书,却是一手拿出了手机摸着摁键。他狡猾地勾一边嘴角,懒洋洋地衔起嘴角说:“姐,想打给首长就打嘛。他再忙也得接你电话。”

  切。谁想打给他了。打给他,他这不得逞吗?林凉火速将手机兜回裤袋里。

  这样。等吴平安吃完饭是六点半。吴平安肚子吃得太饱,喊走不动,赖了将近十分钟。林凉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到七点了,当机立断站起来发号司令:“走。去听讲座。”

  吴平安与王子玉还没反应过来,见她的身影已是直线冲下了小凉亭的台阶。他们两个只好慌慌张张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跟上去。三人不到五分钟内便走到了第一教学楼,完全是由于前面林凉像超音速飞机把步子迈得飞快。

  “林凉。我刚吃饱饭啊——”吴平安在后面追赶她,边捂着肚子喊。

  林凉对他们的声音充耳不闻。刚到教学楼的大门口,见着人山人海的场面,把她一惊。在教学楼门口犹如千军万马的人群势头,她只见过一次,是国家领导同志来学校视察的时候。当时,也像现在两边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分散人流,不然会发生踩踏事件。

  因此,他们要前往102课室的路,是被堵住了。

  “我就说了,得早点来嘛。”吴平安抱怨,“就我那单位,一早都有几十个提早出发的。何况每年他们只在最后一站征兵时,费政委才会亲自出来面对公众说几句话。想亲眼见见费政委的人,太多太多了。”

  “费政委?”林凉其实在来的路上,终于记起把老公安在结婚证上的名字拿出来仔细瞧清楚了。

  “是。费君臣。”吴平安可不管王子玉在旁怎么使眼色了,因为都到了这个关头上了,“全军,极少不知道他大名的。”

  林凉事到如今,不得承认:这条白眼狼好本事,装可怜是吗?她倒是要看看他装到了什么程度。

  到了这个地步,想拆穿他的把戏那是不难的了。林凉只要稍微踮起脚尖,竖起耳朵,旁边多的是议论她老公的人声。

  “听说费政委前几天就到我们学校了。”

  “不过,都没有人在军校里见过他。听说他行事向来诡秘,只有在那天和学校领导们开座谈会时出现过。我们一般人根本是见不到他的。”

  “听说他长得一表人才,谈吐风趣优雅。军人之中,极少有他这样刚柔并济的。不要说女人迷他,男人迷他的也一大把。”

  林凉“额”:自己的老公,原来男女通吃。

  “他底下的兵,听说也很不错,一个比一个帅气。所以想进454的女兵,听说今年光是递简历的,就有一万多份。”

  林凉撇撇眉:他不是没有女人要,是倒追他的一大把。而且以他的条件,能绰绰有余的挑。对了,说到这里,他不是三无部队的官,是454的官。

  “454,堪称全军最有钱最有权最有势头的特殊部队了。级别是军级,直属中央军委,虽然只有454个人,但是里面每一个兵,除了刚进的新兵,都是尉官以上。随便一个班长,都是校官级别的。”

  林凉冰寒的目光扫向了弟弟那张装作无辜的俊脸上。

  “同名同姓。”王子玉挤出一句早已想到的辩词为自己辩解。

  林凉跺跺脚,想折回头了。实在是单就教学楼大门口已经挤了太多人。他们想再前进一步都不能。排队进场的势头,恐怕到了讲座开始还轮不到他们。所以不是她不履行约定。

  看见她要走,王子玉和吴平安马上像抱住了佛腿一样拦截她。王子玉抢了她的手机急速拨打姐夫的电话。

  费君臣在教学楼二楼,学校为他和他的部下腾出了一间可以暂作休息的办公室。此时,他在做讲座开始前的最后准备。今晚与众不同,是要和自己的媳妇正面对话。他势定要在今夜征服媳妇的心,因此能感觉到掌心微微地发热发汗,是一丝拔剑弓弩的紧张。他第一次拿枪上战场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随意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嘭嘭嘭震动,他一看来电是媳妇,马上接了起来。

  “姐夫。我是王子玉,你应该听我姐提过我的。”眼见事态紧急,老姐要抢回手机,王子玉赶忙三句话并成两句说,“姐夫,你赶紧让人来接我们。我们进不去,我姐要溜了!”

  费君臣一个箭步杀到了窗前,躲在窗帘后面偷偷地俯瞰下方。教学楼前面的人海势头,令他蹙了蹙眉尖,道:“子玉吗?不用担心。你告诉我,你想让谁去接你们?你喜欢的六六师兄可以吗?”

  一句话,明摆了姐夫从六六那里打听自己了。王子玉马上在心底里盘转起了小心思:这个姐夫精明,已经想着先讨好他这个小舅子了。因此,他一摸下巴:自己狮子大开口应该没有问题。

  “姐夫,可以的话,我想让六六师兄和我姐崇拜的杨科师兄一块来接我们。”

  “没问题。”费君臣对于小舅子的第一个要求答应得十分爽快,“你带你姐到教学楼后面的草坪。我让我两个兵去接你们。”

  瞧。咱这姐夫多威风啊。他们这些小辈崇拜得要死的人只是他的两个兵。王子玉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林凉从他手里抢回自己的手机,瞪着他:说什么了呢?你这吃里爬外的?

  王子玉给吴平安一个眼色,两人各拉起她一只胳膊,往教学楼后面走。

  “喂。你们俩?!”林凉咬牙,不能太大声动作。这四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何况自己弟弟也是出名的公众人物,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

  正这么忧愁着,前面果然走来了认识的人。王子玉和吴平安只好先放开了她的手。

  “林凉。”刘雨烟第一次看见她与男生站在一块儿,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立马拦在了她前面。

  “我和你说过的,我那个高中同学吴平安。”林凉嘻嘻哈哈,心底里则流着泪又得开始表演了,拿手指着吴平安说,“他说他要来这里看看热闹,所以就抓了我一块来。”

  刘雨烟在吴平安平庸的五官上,还是抓住了点什么,讶道:“没想到是林凉的高中同学。虽然,以前已久仰过师兄的大名了,三千比一的招聘单位师兄一个人就闯进去了。”

  吴平安搔搔后脑勺,能被女生夸心里固然高兴,但是这女生看起来不怎样。不是长得不怎样,是那一脸讨好的笑容令他毛骨悚然的。

  刘雨烟再掠到了另一边的王子玉,笑靥展成了怒放过盛的花儿:“林凉,这位是——”

  “我高中同学的同学。与我不熟悉。”林凉马上把自己和弟弟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王子玉极其无奈地在姐姐的脸上,瞟过一眼。

  刘雨烟十分恼怒的,简直要骂林凉呆子了。因林凉这一说,她想通过林凉去巴结王子玉是不可能了,又不能要求吴平安帮她巴结王子玉。

  “就这样。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林凉向她摆摆手,赶紧溜人。

  吴平安和王子玉两步追上她,然后又拽起她胳膊往教学楼后走。

  “你们做什么呢?”林凉忍无可忍了,朝着弟弟低吼。

  “去见一个你想见的人。”来到教学楼后的草坪,王子玉松了她的手臂。

  林凉站住,看见不远处一棵老槐树下面站了几名现役军官。其中有两个甚是面熟,仔细一想:貌似在老公招待所房间里见过的人。

  “和六六师兄并站的那个,应该是杨科师兄了。”吴平安按照军官肩上的军衔标志分析,“都是上校。”

  林凉望清楚了吴平安示意的那个军官,“额”:想到自己曾骂崇拜的师兄是冒充的江湖郎中。不过,这不能怪她?谁让他和她老公一样隐瞒自己身份。即使如此,她还是有丝尴尬地把脸往后转,低下眼眉,眼见杨科向他们走了过来。

  “子玉是吧?我听六六提过你,外科系的才子。”杨科走过来后,先是亲切地在王子玉肩膀上拍了下。这是政委媳妇的小舅子,打好关系是十分必要的。

  “师兄。久仰各位师兄的大名,今日能见到各位师兄,是我的荣幸!”能被景仰的师兄亲切问候,王子玉带着无比的得意与敬意向两位师兄敬礼。

  林凉在这个时候,自认很不厚道地开始往后撤退,预备着拔腿而逃。她确实没有办法在自己景仰许久的师兄面前丢这个脸。可是当她退了一步,准备退第二步被弟弟的手拉住了袖口,只得低喊:“你干什么?”

  “姐。他们是来接你的。”王子玉提醒她,当着师兄们的面甩人不大好。

  “你胡扯什么?他们是来接你的。”林凉怒着继续低喊,要扒开弟弟的手。

  杨科和六六互对下眼神。想到政委警告过他如果媳妇溜了要他负责,杨科赶忙咳了声,说:“嫂子,政委在等着你呢。”

  一声嫂子,把这里面唯一不知情的吴平安直接震飞了:“林凉,你什么时候爬上了费政委的床?”

  “什么!”林凉高八度叫,不撤了,清白要紧,“吴平安,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林凉,你不用辩解了。费政委最得力最亲密的部下都喊你嫂子了。”吴平安捂着胸口,感觉被这句“嫂子”震得不轻。他和林凉这么熟悉都能被震到,何况其他人呢。说到底,那是因为,他在林凉的五官上扫了两目:“林凉,你用了什么手段对不对?不然,费政委怎么一个美女都看不中,光是看中你这个人了呢。”

  “我这个人?!”林凉斜眼将他一瞪,简直要用眼光把他就地正法了,“你是说我长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抱歉,就是我长成这个样,把你心目中景仰的男人征服了。”

  “也就是说费政委的部下喊你嫂子这个事是真的了?”吴平安这会儿勾勾嘴,狐狸之相冒出了苗头。

  得了,连老同学都套她。林凉深感四面楚歌,总归决定快溜吧。然而,当她转过身去准备开溜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因为有人发现了教学楼后面有了动静,四处风声一走,渐渐聚过来围观的愈来愈多。现场有人指着她弟弟喊“王子玉!”,当然,人们随之发现了穿着现役军官服的杨科和六六,对此质疑的人就更多了。

  “这是怎么回事?454的人私下和王子玉说话吗?”

  “王子玉本事不浅啊。令454的人都先私下找他来谈话了。”

  林凉只得紧抓弟弟这根救命草了,道:“小玉,听好了。我的事绝对不能说出去。”

  “姐。那也得你听我的话才行啊。”王子玉抓住了时机,反将姐姐一军。

  林凉额头爆出三条黑线,嘴角一撇:“你们家政委在哪里?”<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