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看谁笑到最后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568 2021-04-04 23:37

  今天是第一天看病人的日子。

  病人是极好相处的一位大叔。病人家属那位千金小姐方玉莹,却不像吴平安形容的那般花痴姑娘,长得窈窕淑女,举止文静,据闻在某军政处担任文职记者,有知识有涵养,端得起官家大小姐的姿态。只不知道怎么回事,方小姐一双杏目总往她脸上看,对方凉飕飕的目光,使得林凉简直要摸起自己的脸了,看自己脸上是不是长了什么东西。当然,知道自己脸上没有长东西,这方小姐对自己的疑神疑鬼只能代表另一回事。等检查完病人,借口与其他组员们分开,果然,这方小姐正候在一处等着自己。

  “嫂子。”方玉莹客气的声音飘出来时,带了股刺骨的冰寒。

  林凉站住脚跟了,心思莫非她是从谁口里听说了?有这可能吗?如果有这可能的话,老公也应先告诉自己。况且方书山似乎并不知道这事,照刚刚她进病房时方书山对待她的态度来看。脑子里盘转了不下一会儿,决定先装傻。擦过方玉莹身边,向前走,故作没听见。

  方玉莹在她背后又不凉不热地抛出一句:“我昨晚都看见了,并没有打算向四少本人确定。”

  原来如此。昨晚泄了天机。如果自己在这时候向对方承认了,岂不是给了对方有机可乘的机会。林凉愈是打定主意装聋卖傻了。

  方玉莹见她淡淡定定,无作任何反应,眉头一簇,返身回了病房。

  这一幕落在了一直观察这边动静的林艺璇眼里。林艺璇虽然听不到她们之间做了什么交谈,但看方家大小姐这样子,貌似已被林凉得罪。事情的走向,果真像她向周紫东所说的推断走。这正好是推波助澜的好时机。周紫东不济,父亲未到,但她切不能放弃这绝好的机会。至于怎么接近方大小姐,她有的是办法。

  方玉莹在病房内给父亲削苹果。方书山看她从昨晚回来后神情萎萎,问:“玉莹,昨晚没有追到四少吗?”

  “嗯。”方玉莹瞎应一声,心烦意乱。其实她早知道费君臣对她毫无男女之间的感情可言,只是,在真正见到了费君臣对待女人的另一面后,心里怀有一丝不甘纯属正常。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吗?”方书山问。

  “没有。”方玉莹稍微振作,鼻子里暗自冷哼。想的是如果那女人真的有那么好,她也就认了这个嫂子。如果没那么好,要她认,不可能。

  方书山见女儿一问一答似乎自己心里有主意,不好插问,只得说:“玉莹,如果你是担心爸爸的手术,那是不用担心的。我看这来的几个年轻医生,都挺好,挺可靠的。”

  “爸。”方玉莹是在军政处做记者的,做记者的最讲究要有自己的观念,是个极有自我主张的姑娘,驳斥父亲,“有关这些人的医术可不可靠,我还需要找些人问问。安心吧,有女儿会帮你妥当安排。”

  “我相信你,当然也相信四少部队选出来的人才。”方书山多提醒一句女儿做事不要忘了场合和分寸。

  方玉莹没有答应父亲,把削好的苹果递到父亲手里,笑一笑:“吃吧。”

  等父亲吃完水果躺下休息,方玉莹走出了病房,走出了医院。父亲说该找费君臣的人商量回这个问题,如果是往常,她会比父亲更信任费君臣的人。但是,现在不同了。林凉是负责父亲的主治医生,而对林凉这个人,她尚摸不清楚是什么来路。毕竟之前费君臣身边出现的女人之中没有听说过有林凉这个人,在京城社交圈里也从未听说过哪个出名的名门小姐叫做林凉的。这个横空出世的女人,能轻而易举夺去费四少的心,可见手段不一般。她哪能把父亲性命攸关的手术随意交给一个来历不明且诡计多端的女人呢?为此,她已委托了不少人去打听林凉的背景家世。

  医院外的咖啡厅里,方玉莹委托的人带来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小姐,道:“这位是林凉小姐的堂妹林柯怡。方小姐有什么问题大可以问问她。”

  林柯怡在来之前,接到林艺璇的电话,于是不敢穿太过爆火的衣服,拾了套保守的,摘掉了大耳环只戴了两颗小耳钉,不敢化妆,上了层防晒膏,拾掇得整整齐齐过来。使得方玉莹第一眼望过去,这位林家小姐或许气质不够,但是端得得体,也算是个出身良好的小家碧玉。

  “姐姐好。”林柯怡欠了欠身,坐在了对面,招手服务生点了杯泡沫奶茶。

  方玉莹搁下手中无聊时翻阅的杂志,端起咖啡闻闻香气,道:“妹妹是哪一家林家?”

  “老家在京城,家世没有姐姐家大,但是,姐姐家认识的朋友里面,有不少是在我伯父婶婶门内经常走动的。”林柯怡稍撅着嘴道,对于方玉莹这种喜欢摆高姿的大小姐见得多了,反倒很好处理。最怕林艺璇那种明着热络实则倒把的。

  “哦?你伯父婶婶是——”

  “在京城土地局。”林柯怡边说边想起林艺璇交代的,猜得到林艺璇这步棋想做什么,正好,她喜欢隔山观虎斗,最好林艺璇和林凉斗得两败俱伤,她能看得热闹,“姐姐可能不知道。我另一位堂姐林艺璇,恰是我伯父婶婶的大女儿,也是这次454征兵考试晋级的考生。”

  “林艺璇?”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挺熟耳的。方玉莹揣摩着对方提起这人的原因。

  “方姐姐是记者,理应是听过我堂姐的名字。我堂姐之前在301工作,军委政治部的报纸曾通报表扬过我堂姐是最年轻有为的女麻醉师。”林柯怡报出林艺璇有史以来最光荣的一次褒奖记录。

  方玉莹记了起来,掌心磨着咖啡杯,内心里小小地惊异。在军队里,女人要出人头地可难了,尤其是女性并没有占到多少优势的领域里,比如这医学领域。全军麻醉师,男性可以占到百分之九十九点几,女性寥寥可数。所以,如果能出一个女性麻醉师,且看起来年轻有为,军报肯定抓出来报个新鲜。至于实际能力到达何种程度,或许报纸稍有夸张,但应该也不敢拿次的来报道。何况本身能力能进到301了。

  “你姐姐在301工作了多长时间?”

  “我姐姐是跳着读的,在小学中学都是跳着读的,进军医大是保送生,研博连读,进了301工作有一年。现在被454看中了。当然,以我姐姐的能力被454看中是迟早的事情。”

  方玉莹虚应着笑一声:“看起来,你很崇拜你这位姐姐。”

  “是。她在我们林家向来是所有姐妹们崇拜的对象。比如林凉吧,她一直跟随艺璇姐姐的脚步走,可惜能力远远跟不上艺璇姐姐。”

  听这话,林凉貌似是个跳大梁的小丑角色,在很多人眼里很低贱。方玉莹不以为有关这些评价以费君臣的才智会不可能知道,如此说来,这位林家小姐有可能在抹黑自己姐妹。捧一位姐姐,抹黑另一个姐姐,只能说明这几个姐妹之间并不和睦。换句话说,林凉在女人中的人缘不好。

  方玉莹思索着这些,一时在心里边左右为难。一方面很想相信费君臣的眼光,一方面觉得谣言不会空穴来风。

  同时间,方书山的初步手术方案已经出来。林凉不会在乎方玉莹的目光,只管做好自己的。再说了,即使在乎又能怎样,做医生的最关键是治好病人,其它无关紧要。下午约好了病人病人家属三方会谈。听说要采取小切口美容手术,病人和病人家属都感到很有兴趣,但是,在麻醉方面,由于是林凉作为麻醉师,方玉莹保持了待商酌的意见。

  会谈结束后,病人家属称要考虑几天才能签字。

  王子玉和吴平安等家属走后,拉住林凉:“林凉,你认得她吗?”

  方玉莹针对自己的眼光,不仅自己一人看出来了。林凉对于自己的弟弟倒不隐瞒,道:“她是你姐夫的干妹妹。”

  “姐夫知道这事吗?”王子玉问,比较担心姐姐因这个事受到欺负。

  “小玉,我们现在是在考试。你姐夫能插手吗?”林凉给弟弟一个瞪目,警告他别随意捅到费君臣那里。她不想老公难做人。

  王子玉低下头,思索着,琢磨着。

  吴平安出馊主意了:“子玉,我看她第一天看到你时很有兴趣,不然,你私底下贿赂她。”

  “你让我出卖色相是不是?问题是我不知道怎么讨好女人,我不把她给得罪光已经很好了。”王子玉不是吝惜自己身体,担心的是自己的脾气把事情进一步搞砸了。

  “你们两个尽是说这些丧气话。”林凉向他们两个挥挥手,“瞎操心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他们两人对于她这样的气定神闲却是怀有另一种看法:“林凉,你不会是想借此机会被刷吧?”

  林凉被他们这提醒,忽觉是个好主意。在技术上打败林艺璇以后,故意让病人家属对自己不满意,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地被刷了。

  不过,貌似病人家属首先质疑的是她的技术。

  方玉莹在父亲的手术麻醉方面走访了不少知名麻醉师。因为林凉根本不喜欢出名,一直默默无闻,所以麻醉师们大都不知道林凉的存在,听说是个刚毕业的学生,都为方玉莹担心。再有,这小切口手术的麻醉方式,可以采取全麻或是局麻。现在有不少医院采取了局麻的经济方式。但这种胸部手术的局麻不容易,一般麻醉师不敢操作。因此,基本所有资深麻醉师都认为,以林凉这种刚毕业的学子,还不如给病人给予全麻,好过不恰当的局麻。

  刚好,那天她走访的麻醉师家里,有林艺璇在场。

  那位麻醉师便说:“年轻一辈的女麻醉师里,我认为,可能只有林医师的技术能满足你父亲的局麻手术要求。”

  方玉莹离开时,与林艺璇并行,因为攸关父亲的性命,琢磨着开了口:“听说林凉是你妹妹,而且与你同个专业领域。我想你对于林凉的技术应该也有了解。”

  “很抱歉。方小姐。我和舍妹并不是同个军医大毕业的学生。而且我和舍妹有四年没见面了,有关学术交流这方面,我和舍妹相谈甚少。”林艺璇微低着头,饱含了歉意道。

  听她这话,倒没有一点想抹黑自己妹妹林凉的意思,有点像是要置身事外的悠然。方玉莹对于林艺璇的好感顿然上升,而且近来走访这么多人,个个对林艺璇的技术为人也都赞赏有加。为了避免得罪费君臣,方玉莹轻握住林艺璇的手请求:“这样吧。在我父亲的手术讨论会中,我希望你能参与。你毕竟和林凉是姐妹,你开口,或许林凉能接受。”

  “方小姐。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林艺璇轻声道。

  由于考生大多是刚毕业的学子,454为了防止出手术意外事故,规定了最后一次各小组手术讨论,454军官和学校教研组领导要进行旁听。

  林凉的一组是第一个进行讨论的小组。在会议室里,一侧坐的是小组成员,另一侧坐的是病人及病人家属。至于旁听的首长和老师,通过监视器在另一间办公室内进行讨论。

  在见到林艺璇随病人家属走进会议室时,王子玉等知情人都不免皱起了眉头。林凉却想得到她这个堂姐必定是要兴风作浪的,并不以为奇怪,坦坦荡荡地答应方玉莹的要求:“没问题,既然她是作为病人朋友进行旁听。”

  周紫东作为教研组代表,在首长办公室内旁听,看见林艺璇出现,不由稍微一小惊,眉宇轻挑。在他对面,坐了454的好几个军官首长,包括了费君臣本人。费君臣看见是方玉莹带着林艺璇进会议室的,也是稍微一个蹙眉。

  “看来,今天是有戏看了。”杨科暗地里对六六使了个眼色。

  “迟早要出事。”六六叹气。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看人好戏的炎凉心态。

  1组的手术讨论会开始。

  小组成员为各自负责的部分进行解说。关于手术前诊断,手术操作方面的情况,方玉莹从很多名师口中得知王子玉第一才子的响亮名号,对于王子玉当然是很信得过。固然这个看来骄傲的小伙子在第一天出口便得罪了她,但是人家有天之骄子的能力,她并未放在心上。轮到林凉解说手术麻醉方面的准备,方玉莹一个举手,抢先打断对方:“实在抱歉,关于林医师提出的麻醉方案,之前我已经走访请教了多位业内著名的麻醉医师,可以说,我对林医师的技术信不过。”

  病人家属这句话一出口,可以说是切实地打击了。

  王子玉和吴平安的脸当场有些黑,怒瞪着林艺璇。这事始作俑者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谁。

  六六瞥见首长费君臣的眉色稍带了层忧云,向杨科说:“你看,要不,你出去给你小师妹撑一撑台面。毕竟知道你小师妹是胡志修学生的人很少。”

  杨科是很想马上出去为小师妹撑腰,只怕小师妹不领情。

  众人忧愁耽耽,林凉却是身在其中,莞尔一笑:“方小姐所言有理。那么,方小姐是想请另一位林医师为病人施与麻醉吗?”

  林艺璇和方玉莹因她的提议,都为之一惊。

  “这样吧。在手术的时候,我和林艺璇医师互调组吧。”林凉详说,“三组的胆石手术肯定是全麻。但是我们一组的病人,可以选择全麻或者局麻。方小姐不信任我的局麻技术,又想让病人尝试局麻。因此,我和林艺璇医师调换组各种为对方病人进行手术麻醉,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如果你这么做,3组的病人能同意吗?”方玉莹簇紧了眉峰,道。

  “不然把3组的病人叫过来问问?”林凉说。

  林艺璇在心里考虑的是换组对于自己的优势。无疑,1组的王子玉比自己组内的那两个外科医生技术,要强悍多了。

  吴平安见此,悄悄捂了捂嘴巴向王子玉说:“你姐姐看来是势定要把我们两个抛弃了。”

  王子玉咬咬牙:对于要与林艺璇这种人配合,一点都不开心。

  因今天各小组的讨论会要在同一天内进行完,3组的病人及病人家属肯定都在。

  不会儿,3组和3组的病人家属被邀请进来了。3组病人是一位中年妇女,据说是某幼儿园老师。来到会议室后,听到这个建议,这位四五十岁的阿姨爽口应道:“没问题。”

  轮到方书山的脸蓦然一黑,相比之下,他像是贪生怕死的,输给了这位女中豪杰的女病人。见父亲面色不好看,想到父亲之前提醒的话,方玉莹提醒这位阿姨:“李阿姨,你真的确定可以?你原先的麻醉师,是这些年轻医生里面医术最高明的。”

  “是吗?”李阿姨却是两眼炯炯只盯着林凉看,“这位林艺璇医师的技术如何,我不是很清楚。我只信任我接触过的医师。所以林凉医师我比较信得过。因为一,她曾经给我刚出生的孙子作过麻醉医生,给我孙子的手术全程护航,取得我们全家上上下下的信任。二她是我一位前辈的丈夫培养的博士生,我这位前辈的丈夫,听说是军医大很出名的麻醉学教授,十年收一次徒弟。你说林凉医师不厉害,我一点都不觉得。”

  方玉莹听完李阿姨的解说,内心里的震动完完全全表现在了脸上。

  “就这么说定了啊。千万不可反悔!”李阿姨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起来拍案定论。人家都说,麻醉师比手术医师还重要,是手术全程护航的大人物,抓住了林凉这个宝,说什么都不能放手。

  情况的突然急转直下,不仅令会议室内的人吃惊。在负责监听的办公室里,费君臣是侧过脸暗自里笑个不停:媳妇果然厉害,根本不需要他出马解救。默默无闻又怎样,医生讲求的是医德,不是虚浮夸张的造势。医术好不好,经由百姓口中传播,比媒体大肆宣传,要实在多了。想来,方玉莹这会儿应该悔得肠子都青了。

  周紫东是事后走出去,打了电话给林艺璇:“为什么这么做?”

  听出了对方淡淡之中像是有责备的意味,林艺璇先是叹长气:“紫东哥,这事不怪我。我原先是好意。方玉莹会找上我,纯粹是因为她去请教业内的行家,我的那些前辈向她引见了我,仅此而已。我答应,也只是因为我的前辈们都说林凉不可靠。”

  “即使她真的不可靠,你也不应该舍弃自己的病人,不是吗?”周紫东责怪她的是这一点。

  “紫东哥,你刚刚应该也听见了。是病人不要我,不是我不要病人。”林艺璇苦笑。当然,她不认为自己在这场战吃亏了。那个病人选择林凉,只不过是因为之前认识林凉,只能说林凉又走了狗运。手术麻醉固然重要,但没有最好的外科医生主刀,一切枉然。自己换到了王子玉那组,还会怕失败吗?

  被她这么一说,周紫东找不到任何其它责备她的理由,还得反过来安慰她:“林凉那是运气好,既然你的业内前辈们都这么说了。”

  “这样一说,首长们同意我们换组了?”林艺璇问。

  “两边病人和考生都同意了。我们这边当然不会有意见。”周紫东知道她这样急着问,是为了得到王子玉这个主刀,答应了会全力支持她。

  454那边见教研组表达了同意,也就像是勉强应同了这个安排。

  于是,整件事闹到最后的结果,最受益的反而是谭美丽。

  回到宿舍内,谭美丽拥抱着室友,高兴得快要流下眼泪说:“你这丫的,终于可以和我并肩作战了。你知道吗?我被指定为主刀。原先是林艺璇把我吓死了。”

  林凉“额”:感情舍友是把希望都寄望在她一人身上了。她只是个麻醉师,又不能帮她开刀。<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