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神枪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6520 2021-04-04 23:37

  墨兰现今挂的就是仗势欺人的嘴脸,因对方说她仗势欺人,如果她真不在这里仗势欺人,变成让对方愈得意了。

  几个女人极不甘心,一个个咬着嘴唇绞尽脑汁。忽然,有一个像是在舷板上望见了谁,脑中闪过一主意,瞬间愁云顿去眉梢带上奸猾的笑意,说:“卢女士,我听说你曾经还是aida的经纪人。我们几个姐妹呢,正好都是aida的粉丝。如果你能帮我们要几张aida的签名,我们几个姐妹自然会感激不尽。不然,如果楚氏的楚总经理听说你到了这里没有与老相识aida打招呼的话,说不定是个失礼,毕竟皇后与aida也有合作的意向。”

  今晚楚昭曼没有来,但是楚文东来了。墨兰可不能让楚文东抓住半点破绽。aida?她的目光轻轻地飘过去,能见到一个像是禁欲的黑袍男人站在舷板上,戴着墨镜的侧脸拥有完美无暇的弧度。

  几个女人看着她一个人,目中都是看好戏的成分。没有错,她们料定以她这样的资历不可能会是aida的经纪人,况且真未听说过aida有个经纪人是她,即使aida周身一直笼罩着层层神秘的烟云,绝不让外界人探知一分一毫。

  墨兰早已料到有这么一天要面对。她潇洒一转,向着aida走过去。

  话说aida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舷板上,却是没有人敢上去与他攀谈。这个人站在了演艺圈的顶峰,是王者,是不是王者都注定是孤零零的?

  听闻到靠近的脚步声,aida静静地将脸侧向了她到来的方向,墨镜盖着他的眼,但是他的目光似乎能穿透了墨镜与她望到了世界的尽头,嘴角便勾出了一层浅淡的笑纹。

  “aida,好久没见了。我们两个在洛杉矶一别,该有几个月时间了吧。”墨兰微微自信地一笑,将说话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几个女人竖起耳朵,准备聆听aida的回答。只要aida的回话有一点点的破绽,她们马上可以在墨兰面前宣告胜利,给足墨兰一个下马威。

  然aida并没有出声。墨镜遮去了他大部分的面孔,使得他的表情都隐没在墨镜的黑暗里,唯有嘴角的平直,代表他没有任何的表态。这,可真是让人急死了,不知道他是什么含义。几个女人几乎要跺起了脚。

  这时,墨兰稍微走近他一步,对他些微低声地说:“那边几位姐妹想要您的签名,如果您愿意帮我这个忙,不,我想aida不会对一个有求助的人视而不见的,aida在粉丝们心中就是个这样热心的人。”

  “笔,和纸。”轻柔的海风吹来,他胸前的十字架哐啷啷响,使得他的声音变得模模糊糊有一种朦胧美。

  墨兰才不管他怎么想,只要他答应就好。掉身,向那几个女人伸出手。

  他答应了?竟然答应了!几个女人呆若木鸡,似被雷击中,久久无法从震惊的神情中解脱。或许不迷恋aida的墨兰不大清楚,她们几个作为aida的粉丝对aida的每个习惯却是了如指掌的。aida从不当场给人亲笔签名,以至于他的签名海报经常被媒体称之为伪造。即使是可能伪造的签名海报,依然火热脱销。这一切证明了aida的亲笔签名属于世界珍宝级别。不然,她们也不会故意拿这点来刁难墨兰了。没想到,她竟然办到了……

  “不要是吗?”墨兰微微撩起眉梢,睥睨的神气可以让那几个女人立马又低一等,“既然是几位姐妹亲口说的不要,以后就不可再来为难aida了。”

  不!要!她们当然要!想要许久了!但想到要给墨兰再低头,几个女人左右摇摆的肢体像风中摇曳的枝条。

  可惜墨兰没有想法与她们再耗下去了。刚刚出来教训她们,只是不想让她们继续拿她在船上说事。她不是介意这种小虾米能怎样,但不能否认谣言可畏。何况,今日见到了听到了却不出手,不立定脚跟,以后被别人欺负的份儿只会多不会少。眼看把人收拾完了,她便没意思与她们耗下去。比起这群小虾米,如果费镇南他们动手牵涉到蕙兰姐的事儿要严重多了。

  这么一想,她是迈开脚步甩了她们几个,再也没有必要看她们一眼。她们要与她斗,明显差了个等级。几个女人完完全全受到了打击,心里骂kao,早知道拉下脸皮央求她给她们拿aida的亲笔签名了。结果这会儿等她们醒悟过来,想围上去找aida要签名时,aida老大已经把脸转了回去,浑身罩着的孤寂与宛如深渊般的沉默,足以吓住任何一个欲靠前的人。

  aida望着像是平静无波的大海,左手按住在了纯色十字架上,忧郁的嘴角浅勾起一个柔和的微笑:九年后,她终于是出现了。根本不用想,不用看,不用听,只要是感觉,她走过来的感觉,站在他面前的感觉,他一下就能辨清独属于她的那份傲然——她是独一无二的49。可是,她今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艘游轮上呢?没有错,他派人潜进去基地,得知她与费镇南会在k城出现,并可能会在拍卖会露面,他才来与她会面,探知她来路。所以,她是与未来的费省长来这里做什么呢?这只是一场费省长初次露相体恤民情?他原先也以为这样,但是,在看见她和费镇南分别从房间里出来,便以为不大像是了。

  “aida。”他那个身材高大与他如是如影随形的经纪人fase,悄然无声近到他背后,恭谨地说,“教皇和女祭司似乎也来了,在这艘游轮上。”

  “是吗?”aida脸上的神色变得愈模糊不清了,双目透过墨镜望着这黑暗的海面,“他们中有几个知道,今晚飓风会接近这里。”

  “或许我们该先下船。”

  “不。这拍卖会肯定有秘密。”

  “有人在等着一网打尽,有人在伺机而动。总之,aida,这里不是我们该插手的地方。我们没有必要与这里的政府部门发生冲突。除非,你是在想那个孩子吗?”fase说到这里,稍微压不住嗓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着紧那个孩子!”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命只属于她一个人。如果她死了,我会很麻烦的。”aida轻悠悠的声音似悠扬的笛声,能在这个海面传到那天涯海角。

  “aida!”fase的声音在压抑中颤抖,“原因!说明原因,如果你不说明原因,知道她存在的人都会想把她杀了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你。”

  “为什么你们不想想,也有人不愿意失去她呢?像我,就是没有办法失去她。”aida始终望着海,以一种类似遥远的声音说,“在她把枪对准我的那一刻说会先毙了我,我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中,只有她一人,与我是最亲近的人。”

  “如果你的决心是这样,请允许我们,让她与你单独对话。”fase说完这话,对着aida一个深深而敬重的鞠躬。

  aida知道他想做什么,并不需要动手阻止他,只轻飘飘地说:“我以为你们该先考虑好,她现在身边的人,可都是九年前与我们战斗过的军队。”

  fase并没有因他的话有半点退缩,粗浓的眉毛一耸,眉梢带了不屑:“九年前,如果我有出战,绝不会是这样的战果。凭我魔术师的名号起誓,必定会将她带到你的身边,aida。”

  墨兰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在快要走到拍卖会现场时,忽然眼前一亮,是台上的闪光灯聚焦在了拍卖商品上。因此她在黑暗中走到了门边,伫立着。她并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费镇南的警卫一直在暗中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守着她。第一件出场的商品,是某位艺术界大师打造的陶器,起拍价200万。随着竞价牌的举起,竞拍价一直攀升,直到了一千两百万成交。第二件出场商品,是一幅某现任艺术博物馆馆长亲笔绘制的墨水画,起拍价五十万,同样竞拍价以不可思议的幅度热烈地上升,最终是两千两百万成交。

  主持人以激情的调子形容:今夜拍卖会能得以如此成功,应该说是归功于宾客们对于慈善事业的热心。

  墨兰不是不知道拍卖会惯用的一些伎俩,比如有意安排一些枪手抬高价格,导致竞拍价走高,最终诱使竞价宾客中招。但是,今夜的拍卖商品,远远超出了实际应有的价格成交。想到费镇南说的危机,她双目蓦地一沉,幽幽地闪着抹凌厉的光。楚文东坐在竞价的宾客们中,基本没有举过一次牌。至于傅鸿烈她那群愚蠢的叔伯们会有什么动作,她是连看都懒得去看的。最终,注意点放在了蕙兰姐的背影上。

  傅蕙兰不是没有在她进场时发现她。毕竟她那么瞩目,与费镇南同时出现的。所以,蕙兰更不能对她有任何一点神情上的关注了,愈发变得安静,在肖庆生身边就像个不发一言的陶瓷娃娃。

  墨兰的胸口某处在化成炙热,逐渐在体内注入了一股蓄势待发的态势。因此,当费镇南走近到了她身旁,把手落在她肩头,感触到她肩膀微微的细哆,便是压了嗓音说:“我已经和你说了,在房间里比较安全。”

  “三少,还记得我逃生时与你说过的话吗?我不会复仇,但是如果要我看着我重要的人出事,是我万万都办不到的事。”说着她两肩一缩,便离开了他温暖的大手。她是个情愿落入地狱的人,只要她看重的人没有事。

  他一只手便是在她欲离开的腰肢上一带,使得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双手里,嘴唇在她耳畔呼出一口严厉的气息:“我绝不会让你去。我已经错过了一次,绝不会再错!”

  “三少!”

  “我知道我再说任何话,你都不会有任何所动。”

  她的心,便是因他这句话,忽然划过一丝冰凉的疼。

  他的手,轻轻地抬起了她尖细的下巴颌,墨目对着她:“别忘了。今晚你是我的妻。”

  今晚她是属于他的人,他的妻,必须与他并肩同战,听从他的命令行事。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他再疼她,也不允许在关头上她有丝毫的违抗。其它时候,他可以尽可能给予她宽容,只是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行的,因他的特殊身份牵涉到了很多很多,她不能因一人私利毁坏大事……

  这些都是她在他决定一切的目光中所读到的,十指微颤着,紧紧地攒着。如果因大事就得准备牺牲掉她的家人,她能同意吗?

  他轻轻地搂着她,往外走。

  “三少,死也得死的明白吧?”她最终仍是无法接受他的这个决意,像是偎在他怀里问。

  “在部队里,有一项叫做保密原则,就好像你们商人有商业秘密一样。如果说了,是违背命令,你想我被杀头吗?”

  这个时候了,他还在说冷笑话。墨兰浑身一冷,撇撇嘴:“那允许我猜一下吗?拍卖品里面参有真品,走私的国宝真品。”

  他搁在她腰间的手蓦地僵住,继而愈发紧地搂住她:他情愿她能糊涂,什么都猜不中。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些人能这么放肆?受邀的宾客中,不是有官员出场吗?”

  “所以,只要我们这几个不知隐情要被拿来当替罪羊的客人,忽然表现出怀疑或是洞察的一点迹象,马上会成为活靶子。”

  “三少是抓走私客还是?”

  “抓走私非我们的事,是海关总署的事。”

  “三少要抓的是涉及此事的官员,作为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而很可悲的是,我的姐夫成了三少的第一个靶子。”

  “华儿——”

  “你抓他没有问题,但不要吓到我姐姐。”她细哆的声音,宛如一只蜷缩的猫咪,发出可怜的哀求。

  他心头不软就怪了,可是,这与他的原则相违背。

  这时船一个摇晃,一个波浪打在了行驶的船板上,黑暗的水花溅在甲板,船员们四处走动起来。游轮在拍卖会开始的时候,便是离开了港口。如今,距港口有一段不远的距离。按照拍卖会组织委员会规定,在拍卖会进行期间,游轮是不可靠岸的。这个原则,是为了避免有拍卖会宾客在竞价后无故离开,造成拍卖成交失败。此次拍卖会商品的竞拍,因是挂了慈善的标榜,但具体在成交金额中有多少比例会交给慈善组织,拍卖会组织委员会并没有公布于众,其实,真正来参加此次拍卖会竞价商品的宾客多少都有点儿内幕消息。所以,游轮不可靠岸,应该说是组织委员意图防止黑吃黑。

  “飓风,今晚在附近海域经过,说不定会靠近游轮行驶的区域。”费镇南眺望渐渐波涛起伏的海面,神色严峻地说,“如此一来,那些人想借飓风逃逸,不是不可能的。”

  天时地利人和,敌我双方都有过严密的分析透彻。谁输谁赢,谁能笑到最后,难说。跟费镇南上游轮的兵,除了与他们共同出席的费海楠与黎立桐,也仅有几个警卫兵。凭他们这几个人,要与游轮上不知潜伏了多少个的敌人徒手相博,不知是大智若愚还是自取灭亡。

  对此,费镇南不是没有防备,与她所讲那样,说好了,游轮上有一条救生艇是特别为她准备的。

  “你也别想那么多。可以的话,我们只捉拿证据,不会想引起骚乱。”费镇南将她带到了二楼的餐厅,亲自夹了一块三角蛋糕放到她嘴边,“你今晚出发的早,还没来得及吃。”

  墨兰低下头,乖顺地咬了一口蛋糕。

  他的指头便是沾着她嘴角的蛋糕屑,望着离他们几步远的黑袍长发男人。

  发现他在看的是aida,墨兰像是随意提起:“三少,你认识这个天皇巨星?”

  “他那么有名,我怎么可能不认得?”费镇南的指头触摸着她的嘴角,指尖带了挑逗的。

  墨兰不明白他这突如其来的情绪从哪里来,嘴角被他的指尖轻轻地抚弄。她略是想退缩避开,他的指尖捉起她下巴颌,一个急促的吻从她微张的小口深入进去。

  三少?她的眼睫毛飞眨着,感觉他这个吻既是不像刚才在房间里的逢场作戏,又不像昨夜的挑逗,是粗暴的,牙齿啃得她唇瓣生疼难忍。然他的手固定着她,就是要当着某人在她身上留下印记。她脖子上垂挂的项链被撩开,露出了白皙的皮肤,他的头伏低下去,在无人碰过的领域里火热地烙下。她的手推不开他,脑子里忽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真的会想就这样要了她,当着aida的面。

  “aida。”fase在后面实在看不下去了。偌大的长条餐厅里,由于拍卖会火热进行的缘故,现在出现在这里用餐的宾客,也只有费镇南和他们共四个人。费镇南当着他们的面这样与女人亲密,含义可想而知。

  “他们知道我与她接触过,所以他才这么针对我。”aida轻轻摇曳酒杯里的红色液体,并不急于品尝美酒,只是闻着香气,待听见了后面传出女人一声细小的呻吟,带着强烈欲求的糜烂,又是如夏日芒果的青涩。如果是一般男人,恐怕早已无法忍受了。但他不是一般的男人,只是听到是她的吟声,仿佛便能看见她在某人底下承欢的热情,他美丽的睫毛似是垂了下来,搁下酒杯,掉身往餐厅外走去。

  一袭黑袍消失在餐厅门口,然餐厅里的那对男女并没有停止纠缠。

  事实上墨兰觉得事情有点儿超乎她想象的常理进行了。压在她身上的费镇南身体火热,舌尖在她口里不断地索要着,手指头粗暴的动作弄得她近乎有些疼。等到aida离开,他并没有停下动作,并且把手探入她的裙里,试图滑入她两腿间时。她猛然意识清醒了,眼睛睁得大大的观察他充满迷离的神色,左手抓到了就近餐台上的一杯液体,浇到了他脸上。

  冰凉的液体落入眼眶里,眼睛的刺痛使得费镇南猛晃了下头。接着他便是从她身体上迅速离开,手撑着额眉的地方用力揉着,喃道:“酒——”

  “你刚刚和谁喝了酒?”墨兰取出条帕巾,帮他擦拭额头的热汗。

  “我都没有和任何人对酒过。只是在离开你房间后,与立桐见面时遇到有人经过,就随意从服务生手里拿了杯酒,喝了两口。刚刚手指一摸到你的嘴唇,这酒就开始发效了。”费镇南回忆着,寻找关键线索。

  不是酒的浓度,他是个拥有好酒量的男人。所以,是这酒被下了药。而且,这些玄机在他上船后一直都是存在的。他防了再防,还是不免中了套。

  “幸好我来找你。不然,就要出事了。”费镇南稳住心神,服下她小手里塞进他嘴唇中的一颗胶囊。正是他交给她保管的费君臣给的药,或许能一时缓解一下体内的燥热。

  “我看四少这药,也只能是起到一定镇定作用。说不定还有副作用。”墨兰扶紧他服药后微晃的肩头,忧心忡忡的。

  “副作用?”他靠在她肩膀上,敛紧眉色,不得不考虑一些最坏的结果。

  “是,头晕耳鸣。在船上尤其明显。”墨兰边说边夹起他腋下,“我先扶你到房间里躺一躺,再让黎少过来。”

  提到黎立桐,费镇南头更疼了:“我喝两口。他喝了一整杯。必须,先和他们两个汇合!”接着他先走到门外先向过来的勤务兵吩咐:“马上去找黎参谋他们两人。”勤务兵遵照他的命令火速去行事。墨兰只身扶着费镇南,来到一楼甲板,欲找回房间的路。结果,刚走到舷梯口,眼前的一幕让他们两人大吃一惊。见几对男女在甲板上纠缠,火爆的场面表明了在现场上演三级片。于是他们两人才意识到:这下了药的酒,不是针对费镇南一人下的。所有游轮上的宾客,恐怕无一能逃脱。

  沿途听着男人女人糜烂的呻吟与喘息,aida伫立在船舷上,遥望渐渐起了波涛起伏的海平面,让海风将自己的长发大力吹起:“路米今晚也在这船上。fase,我们可以不惹官员,但是路米得带回去。”

  “路米的事我早已让人去办了。既然他今晚来到,就是个机会,当然不能放过。”fase点点头,还是小心地问了他一句,“aida,刚刚那酒你没有喝吧?”

  “酒我没有喝。这酒我一闻,就不对。”aida低下头,注视船板下的水花,想的是费镇南中招了,她呢?他希望她没有喝,不然,她对于费镇南的迎合不是她的意愿,这会促使他想从费镇南手里马上把她带走。

  墨兰没有喝酒,至少在今夜的游轮上滴酒未沾。她扶着费镇南继续往下舷梯。迎面遇上了慌慌张张像颗小肉球跑来跑去的小安。

  “裕华姐。”小安看见她,就仿佛是看见了天神,喜极而泣冲过来,也不管费镇南在不在场,因为对于自己最重要的路米不见了,“路米刚刚从拍卖会里面出来,说是要去透透风,出来一会儿马上失去了踪影。”

  “你说是,路米不见?”墨兰心里不免一惊,如今船上可能都乱成一团了,只是没想到这乱里面都牵涉到了自己的人。话说,她今晚都没有亲眼见到这小鬼,也不知道今晚这小鬼穿了什么衣服,有没有闹别扭。

  “路米今晚来的时候,情绪就有点怪了。总是口里喃喃着,这回真是要与aida见面了。”小安详细描述路米今天的异样。

  没听说过这小鬼与aida有什么关系。墨兰一时也不知从何入手去思考这些问题。

  小安这会儿从她后面望见了甲板上惊人的场景,目瞪口呆的:“有钱人真开放啊。”

  “拍卖会现在里面怎样了?”墨兰遮挡住她的视线,谁让小安还是蛮单纯的一个人,问。

  “我进不去。但是,好像一直在竞拍。”小安道。

  “你进不去?”墨兰揪住她口里的疑点:她哪怕是借口见路米,也是可以混进去的,怎么会进不去。

  “大门从里面锁了,就路米出来后不久。”小安比手划足,“听说是里面在展示今晚最高价值的商品,不能让不进行竞价的人看见。”

  费镇南这时能渐习惯药的副作用了,从墨兰肩上站直了腰板,听小安这么一说,知道事态到了危急的时刻。他对小安说:“你叫小安是吗?”

  “是。”小安睁着小兔子般的眼睛看着他,在她眼里,每个人都说他是鼎鼎大名的费省长,一个省长这么温和地与自己说话,令她感觉置身于梦里。

  “路米你要继续找。但也要相信他。”费镇南握紧了她肩膀,说。

  从他的话里,墨兰听出了有内幕。

  小安大声答是,兴致勃勃一路继续寻找路米。

  “三少?”墨兰等小安离开后,小声疑问。

  “你不用太担心。白烨有找人跟踪路米的。”费镇南揉了揉眉间,睁眼时恢复了惯来的冷静与肃沉。

  再问下去,应该他也不会再透露一句。墨兰低头沉思着。

  “我要去见肖庆生了。他应该和主席在一起,在拍卖会后面的监视室里。”费镇南一边望表,一边衡量现有的情况。黎立桐应是也出事了,他不能再指望黎立桐,因此,本来计划去船长室与船长谈判操控游轮的事,该由谁来进行。

  墨兰观察他的神色,似乎能一眼洞察出他心里想的,说:“三少是担心游轮再往外行走,会出中国海域,离开中队的控制范围吗?”

  “是,我本是想让立桐去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费镇南倒不惊异于她能猜到,只是在继续考虑合适人选。

  “三少如果信得过我,由我代替黎少去船长室。”墨兰言语坚定的,“三少不需担心。我会灵活应变,绝不会与船长硬抗。如果不行,会马上撤出,另寻法子。”

  她去,自然是个主意。不,现有的情况来看,真是得由她去了。毕竟她是他的太太,进到船长室,与船长说话,都有身份在那里撑着,一时船长也不敢拿她如何。然而……费镇南闭了下眼睛:疼,心里面为自己要下的这个决心很疼很疼。如果他允了她去,他必须给她枪,才能在最大机率下让她保全她自己的性命。因为她是49,是他见过里面最有天赋的枪手。只要aida不出手,相信没有人能与她的枪为敌。但是,如果他这么做,将意味的是,她是不是会忆起……

  “三少?”墨兰不明,他似乎能下定决心了让她去,为什么还牵着自己的手不放。在这个关头上犹豫,绝不像是他费镇南干净利索的作风。

  费镇南艰难地吐出口长气,霍地,右手探进自己的西装里面,在暗藏的内层里头摸到一把小型手枪。

  墨兰看见了他的动作,惊愣。知道他可能会带枪,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会儿把枪露出来,是因为什么。

  费镇南四处寻找着,看见边上有人丢下的一个拎包,拿过来打开,背对监视器镜头将手枪迅捷放了进去,交到她手里。

  “三少。”墨兰被他强硬塞进了拎包,感受到了里面携带武器的冰冷,不能肯定地细声问,“你是要我帮你保管?”

  他贴近了她的鬓发,轻声又清晰地说:“不。该用的时候就用。”

  “可我——”她没有碰过枪啊。

  “别怕,很简单的。子弹我已经帮你装好了。拉开保险栓,瞄准目标,扣下扳机。”费镇南嘴里含了丝苦涩的,九年前他教49时,她完全不用他们教导,拿起枪,一嘣一个准,让他们惊叹着她就是天生拿枪的人。现在,她竟然和他说她一点也不会用枪。但是,他相信,只要她拿到枪的那一刻,便会摇身一变,成为为枪而生的49。因此,他此刻复杂的心境,唯有他自己清楚。曾经,他是多么希望她不再拿枪,现在,却希望她拿枪。他违背了老爷子的愿望,这是由于他的想法始终和老爷子不同,她不是个懦弱的女人,或许需要他保护,但绝不会懦弱。如果他认为懦弱,反倒是侮辱了她……

  墨兰心里头正为这把忽然交到自己手里的武器怔疑,他忽然离开了她身体,大踏步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甲板。

  在这样的情形下,是没有时间继续蹉跎的。

  墨兰掉身,往船长室快步走去。她的任务是,让船长命令游轮返回港口靠岸。

  挂名船长室牌子的房间前面,墨兰走到了门前,哒哒两下敲门。

  “是谁?”四十六岁的凯斯船长,是美国人,脾气不是很好。

  上船时,墨兰见过这个外国船长一面,只以为他站在猴子脸主席旁边,体重是猴子脸主席的几倍,啤酒肚,粗毛,却始终不发一言的,令人感到可畏。

  “是我。三少的太太。船长应见过我一面的。”墨兰清脆的声音传进去。

  “三少的太太?”凯斯船长重量级的脚步声到达门口,门咿呀打开。待看见费镇南的女人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粗糙的浓眉皱了一皱:“进来吧。”

  墨兰跟着他走进了室内。室内亮了一盏白炽灯泡。她环顾四周,见是个小小的居室,一张办公桌,一张铁架子床。办公桌上摆了瓶洋酒,开了口。凯斯船长坐回相对他身材狭窄的沙发椅子里,问:“卢女士要不要也来一杯。威士忌,二十年的酒龄,我从美国一家庄园带来的。”

  “我今晚不喝酒。三少说,不喜欢我喝酒,会不符合做他太太的身份。”墨兰微笑,在他对面的一张木椅上坐下来。

  “你们中国官员的太太就是这么有趣。换做在我们国家,总统的太太肯定比总统更要会喝酒。”凯斯说,嘴巴咧开,露出缺了颗牙齿的前牙。

  凯斯船长的胡话墨兰只能听三分,倒是能闻出他身上些微的酒气,然他两眼的神智十分清醒。他是喝了酒,但喝的自己的酒,所以没有中招。也是,如果一个船长连自己船上发生什么事都一无所知,那是不可能的。

  “船长,三少是要有话让我带给船长听。”墨兰说。

  凯斯的粗眉又皱了一皱:说句实话,他不喜欢和中国官员打交道。如果不是因为有丰富的酬金,他根本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来。

  “什么话?”凯斯粗气地问,“我的雇主是华裔老板和拍卖会主席,与三少没有关系。”

  “但你的船现在是在中国的海域上,如果船长是想与中国海军为敌的话——莫非,船长不知道三少是中国海军的司令?”

  凯斯抬起了粗大的脑袋,在她微微洋溢神秘笑意的嘴角上,捉住的是一抹凌厉的气息。她的表态,即是费镇南的表态。难道,费镇南今晚来这艘游轮上是知道了什么?不大可能,主席亲自向费镇南发的请帖,恰是为了让这艘游轮的航行变得更加合法化。哪怕是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在未来省长大人的眼皮底下发生的,费镇南难逃责任。所以,除非,费镇南是故意上船的。

  墨兰与凯斯面对面,她尖锐的眼睛在凯斯起伏的眉毛之间捉着凯斯的思维。一时间,她是将手抓紧了拎包。

  “费镇南是中国海军司令的事,无人不知。”凯斯船长站起来,“但是,这艘船是由我在主宰,费镇南做不了任何决定。三少太太。”

  墨兰是不想与这个粗大的男人硬对硬的,或许她该先撤退。

  哒哒,哒哒。船长室的门这一刻又被人敲打。

  凯斯船长粗厚的嗓门吼出来:“谁啊?”

  “我是来找我家嫂子的,船长。”站在外头的费海楠报了家门后,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推门进来了。

  凯斯忽见又有一个与费镇南有关系的人走进来,心里头愈是不悦,挥挥手:“你们都可以走了!我已经说了,这艘船只有我一个人能主宰。”

  然而,当费海楠从门口的阴暗处走出来,走到了亮处,将手中高举的枪口抵在他的额门上。凯斯连连退后,肥大的身躯靠在了办公桌上,再也不能退后。

  “海楠。”墨兰立起,对于她的突然出现,有意料,又没有意料。

  “参谋长让我过来的,因为他不能执行计划了。我在门口听了会儿才进来的。”费海楠双眼眯紧,握紧扳机,“这样的人,不挨一颗我们军队的子弹,就不会知道我们中国领土不是他人可以为所欲为的。”

  “不不不,不要杀我。”凯斯两颗眼珠子集中到中间,慌张地看着抵在额门的乌黑枪口。

  “那就发出命令,马上让游轮返回港口!”费海楠将手中的枪口在对方的额门上狠狠地再一抵。

  凯斯喉咙里吞了一大口口水,指头颤抖地指向电话那里:“我,我得先打个电话,中国海军小姐。”

  “什么小姐?我是海军尉官!”费海楠一听就来气,往他小腿处狠踢一脚。

  凯斯发出杀猪般的痛叫。墨兰已经把话筒举到了他耳朵和嘴边。费海楠的枪口抵在了他脑干上。凯斯被枪抵到了致命处,冷汗涔涔地对着话筒里说:“依照我命令,船,现在返回港口。”

  “可是,船长,不是说要离开中国海域吗?”

  凯斯的耳朵里清晰地接收到手枪扳机向后卡的声音,便对着话筒臭骂:“我的命令你们不听了吗?!”

  听对面传来了句“是”。墨兰将话筒挂上。

  “能放开我了吗?小姐。”凯斯可怜巴巴地哀求费海楠,“话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这枪要是走火就不好了。”

  费海楠往他膝盖头下又踢一脚:“都说了,是尉官,你还叫什么小姐!”

  墨兰并没有就此松口气,感觉脚底的地板在倾斜,正要出声提醒:“海楠——”

  凯斯忽然趁船倾的时候,一个猪掌打飞了费海楠手里的枪。费海楠因穿的是礼服裙,行动受到了限制,趔趄了几步才能站稳。凯斯趁此机会,是拉开了办公桌抽屉取出自己的手枪。

  嘭——

  凯斯左肩中弹,坐在了地板,不可思议地看着小型枪口的冒火来自于另一个女人。同时间,船长室的门被撞开,几个举枪进来的黑衣男人,未来得及看清状况。嘭嘭嘭,只闻耳边三声枪响,一个个手里握的枪便飞了出去。

  费海楠整个人愣在了墙面上,看墨兰瞄准一个想继续摸枪的男人的手扣下扳机。嘭,那男人即将摸到枪支的指尖一弹,被火花擦出了道血。墨兰用脚迅捷将地板上的枪支踢到了角落里,对目瞪口呆的费海楠说:“把枪的子弹都退出来,我来掩护。驾驶舱的人可能发现了,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去驾驶舱!”

  她却不知道,现在船长室内包括费海楠,所有人看着她一系列宛如神奇特工的动作,脑瓜里只能闪过一个词:见鬼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