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产检结果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396 2021-04-04 23:37

  “这事你老公没有和你说过。”费君臣瞥过她白纸一样的脸上一目,就能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你知道了也不迟。具体由你老公告诉你比较好。”

  墨兰垂着眉,手指头绞了绞:忽然的感觉是,自己的丈夫把自己拒远了一段距离。当然她这不是怨他,只是有些事如果他来不及说却由他人先提醒她了,心里总是有点儿不大乐意的。因此她踟蹰了会儿,启口道:“怀孕的事,我希望四少能尊重我,由我自己和我丈夫说。”

  “没有问题。”费君臣依了她这点,自然存有另一个目的,“你做了产检没有?”

  墨兰细细拧着眉尖,继续默了会儿声。

  “十圣心的人我想大部分都知道的了。aida肯定也知道。不然不会把你放到这边来。”费君臣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做产检。让你的教官帮你安排好不好?”

  墨兰到此才明白他为什么要求六六过来。

  “怎么,连六六都信不过吗?”费君臣偏扬了声调,指头在桌台上敲了敲。

  “信得过。”墨兰口气认真,眼神坚毅,“教官是为了我遭过罪的人,我怎么会信不过?”

  站在她对面的六六可以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六六。”费君臣对六六说,语气里带命令式的,“带她过去吧。”

  墨兰跟六六走出会议厅,心思早已转了几圈,在六六背后念了一句:“四少什么都知道吧。”

  “很少能有瞒得过政委的事情。”六六道,笑眯眯地望了望她,似乎能猜到她所想的,“包括你这次应该是秘密回来吧。”

  “是。”墨兰对自己的教官倒是不会有什么大的抵触,不像对费君臣那只货。

  “这样。”六六这会儿叹息了,“我给你尽快安排第一次产检。接下来你有什么行程最好告诉我一声,我好给你安排地点和人。产检最初最少也是需要一个月做一次的。如果有问题,还不止这样的频率。”

  “这些我都知道。”墨兰点着头,声明会服从安排。既然费君臣把孩子的事说得这么大了,她不会傻到自己作为费家媳妇却做出对不起费家祖宗的事儿。

  于是,那天晚上她在军区住宿,第二天早上在六六安排下与一位军队的女医生见面。这位女医生是个富有经验的中年医学教授,姓王,专攻妇产科专业的。是费君臣调遣来的人,墨兰当然能信得过其医术。

  王医生给她做了最简单的初步孕妇体检,抽了几管血拿去化验。检查结果要等一到两天出来。

  在这个期间,墨兰去了张伯爵的病房探望病人。

  “负责你这个病情的军医是我以前的教官。”墨兰希望病人能安心养病,说,“他性情很好,而且负责任,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与他沟通。”

  张伯爵咳了两声,见单人病房里现在四下无人,便是开口:“你妈妈的事我不知道你了解了多少。但是,在官方和军方你们卢家都是个很神秘的家族。”

  “是。我在我妈妈一个友人那里看过了我妈妈的一些手记。里面的记载大都是一些她个人的私事,涉及公事的极少。”墨兰回忆起之前跟aida去了瑞士,那里有十圣心前愚者安置的一座城堡。

  在前愚者最喜欢的这座城堡里面,放了她妈妈的一些东西。东西实际上很少,就两本书。一本是通用摩斯码解表,一本是母亲的手记,零零散散记载的都是母亲的一些心情,没有什么可参考价值。然而,她还是都把它们兜在了身上。

  相对而言,前愚者留下的物品,反而有让人可循的迹象。比如张伯爵这个事,母亲没有记,在前愚者的私人日记里却是记录下来了。当然具体是什么事件与过程没有说,但让他们能寻找到张伯爵这个人,并且得知了张伯爵与她的母亲、前愚者都有关系,是少数知道他们关系如今仍活在这世上的人。

  “我对你妈妈也是了解很少的。在于我和她不过见过两三次面。她给我的印象,与你给我的印象差不多。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却是很神秘。”张伯爵望着她,好像能从她的脸看到许久以前的影子。

  “即使哪怕是一点点,我都希望你能告诉我。”墨兰诚恳地请求,“我想了解她的过去,这是为了我和我丈夫。”

  “为什么这么说?”张伯爵以老一辈关爱的目光看着她,“我以为,如果你接触你妈妈过往的事情太多,反而会惹来危险才是。”

  “但是,现在是骑虎难下了。我和我丈夫已经卷进危机里了。”墨兰道这话,也是相当无奈的。确实不是她和他丈夫想找麻烦,而是危机一直跟着他们两人走。

  “嗯——”张伯爵思考着,白眉紧锁,似在仔细搜索记忆中与傅尚惠接触过的场景,“我只知道,你妈妈当时与一个人接触比较多。”

  “什么人?”墨兰一听有了线索,马上问。

  “一个叫做安元城的人。”张伯爵说到这个人还是完全没有自信的,“你妈妈可能只是因为银行交易的事情去找他。他当时是中国银行某家分行的行长。”

  墨兰却以为:这个疑点已经够大了。

  这边与张伯爵交谈完,她回去到王医生那里看检查报告。

  王医生翻着产检报告,表情稍显严肃地与她说:“有关你的情况,我和你教官、以及费政委都交流过了。”

  “我知道我自己怀孕后,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墨兰突然听医生这么说,心里不明有些着慌。

  “这些检查结果,你可以自己先看看。”王医生能听出她的慌措,将报告都递到她手里,慢慢解说并拍打她的肩膀安慰,“我听你教官说你自己也学过医,所以,应该能看懂一些。”

  “是。”墨兰边心不在焉地答,边是向着报告里面最重要的几项数值瞄过去,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由愈加怀疑,“王医生,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我个人的看法来说,你这孩子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但是据你教官和费政委的口气,貌似他们对于你怀这个孩子的危险性估计率会更大一些。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他们给你治过伤。”王医生细条慢理地说,一边仍是握着她手安慰着她。

  “可是论专科经验——”墨兰听得出来,王医生对自己的判断把握不大,反而倾向于费君臣那边,心里边肯定更着慌了。

  “费政委和你教官是军队里的医生。你可能不大了解这里面的区别。他们是那种真的四处跑的军队医生,与我们这些挂着军医名头但是整天坐在军医院里为病人看病的医生不同。可以说,他们的经验,尤其是遇到疑难杂症的经验比我们一般军医要丰富得多。”王医生大概是想让她能更安心一些,把理由都讲清楚些,“就说接生孩子吧,一般城镇里的妇女都会有一个良好的产检生产过程,危险性是极低的。我一年到头,能遇到真正难产,不是那种说普通难产只需剖腹产便能解决的孕妇,可能都没有两个。可是费政委他们的部队,每年出外接到的难产孕妇,就是那种真正十分棘手需要做急救的难产孕妇,不下几百例。”

  “王医生。”墨兰不得长长地吸口气,以平缓此刻心中的惊慌。因为听了王医生的说法,似乎是现在自己必须尝试相信费君臣本人的说法了。问题是,她一直以为费君臣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很“残酷”,她不以为费君臣的说法会有什么好消息,就王医生透露的消息来看。

  哒哒,办公室敲了两下门后,六六从外面走了进来,向王医生含了下头:“怎么说?”

  “我和她说了一些。具体的,可能得由费政委和你向她解释。”王医生回答道,“毕竟这方面我确实不在行。”

  由是六六向学生招一下手:“过来吧。”

  墨兰起来时,发觉腿已经有一丝打软了。她是学过医的,能多多少少从王医生的话的预知到一些,这怀第一个孩子有问题,说不定下个再下下个孩子都会有问题。那她该怎么办?丈夫是费家烈士的孤儿,负有更重大的生养责任。如果自己不能帮丈夫生孩子……哪怕自己丈夫不在意,她也会受不了自责这关的。

  所以来到走廊的时候,她走两步脚底趔趄。六六眼疾手快扶住她,迅速扫过她的脸色,说:“扶你先去躺一下吧。”

  “不用了。我不是病了。”墨兰吸口气后道。

  六六也知道,她这是由于心理压力造成的。因此,就此扶着她一路来到费君臣的办公室。

  费君臣见了她是被搀扶着进来,对六六说:“给她一杯水压压惊。”六六让她在沙发里坐下,马上去给她倒水。费君臣绕过办公桌过来,掌心里搁了两粒药片递到她眼前:“先吞了它。”

  “是什么?”墨兰以如今自己的情况,自是要问清楚了。

  “没有得到你或者我三哥的同意。我不会对你们的孩子做出什么事,这个你可以放心。”费君臣说。

  墨兰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气定神闲的,便接过他手里的药片,借着六六递过来的开水吞了它们。

  费君臣在她吞了药片后望了望表,像是以公事公办的口气说:“等会儿我要出去。我们长话短说,就一个钟头,看能不能让你心服口服。”

  “你说。”墨兰在吞完药片后,感觉喉咙干渴,将满满一杯开水都喝了下去。

  费君臣在她对面的座椅坐下,一手拎起勤务兵倒来的茶,抿一口,提起的口气却是没有王医生所说的那般严峻:“王医生的看法你应该听她说了。”

  “是的。她说我这个孩子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她没有和我说。”墨兰避重就轻,实在是很担心突然对方会冒出些什么令她感到绝望的话来。在这个时候她承认自己是脆弱的,作为一个初怀上孩子的母亲,而且对这方面感到措手无策的情况下。

  “那她有没有说,我这里是最专业的。”费君臣道这话时撩了下眼镜。

  “如果你这里没有办法,我会在世界上继续找这方面的医生给我看。”墨兰不会被这只货轻易压住。她是个母亲,当然无论如何要为自己的孩子找出条生路。

  “我可以摆明着告诉你不要做无用功。一是,在九年前你受这伤时我和我父亲联系过全世界最权威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二是,当时给我们送来救命药能把你的命救出来的人是aida,这个在九年后他亲口向我承认了这点。现在他都把你送我这里来了,你清楚他这么做意味了什么——他也没有办法了。”费君臣道完这话,轻轻地吁长气。作为一个医生,他知道有些话应该早说,有些话应该不说,有些话是到了这个时候不得不说了。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这些话对于一个病人的打击会是很大的。

  墨兰闭了会儿眼睛,如果把手摸到腹部,能感受到里面小生命的韵律,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可爱,而且是她和丈夫的未来,让她就此放弃怎么可能?!哪怕是世界上其他人都要放弃但她这个作为母亲的,绝对是不能放弃孩子。她再睁开眼时,已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沉着,问:“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你血液里残存有一种特殊的辐射物质,虽然不会经过胎盘。”费君臣喝着茶水,一边含着复杂的口吻剖开九年前的真相,“你九年前那个伤的后遗症。说句实话,你能活到现在,我和我父亲一直都感到不可思议。所以,你应该能体会到无论是我们还是aida能在九年后再见到你健健康康的,那种惊喜是无与伦比的。”

  墨兰听到是这个原因,心里却是莫大地松了口气,眼眶里快要高兴地流出眼泪来:“这么说,不是孩子会有问题。”<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