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第六十六回:四将聚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8344 2021-04-04 23:37

  九年前,当一颗石子忽然倏地穿过了枝丫的密缝,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到他左脸上时,他作为十圣心排行第三的狙击手“教皇”,从未有过地感受到了侮辱。他迅速转移瞄准器,回扫到石子发来的方向,aida忽然发来了命令,道:撤,你不是她的对手。

  于是,他咬牙忍受侮辱撤退时,清楚地听见了一个童稚的声音:胖子,你过来干什么?

  49,你再喊我胖子,我就喊你瘦子。——48说。

  49吐掉嘴里咬的草根,望着跟来的48。比她编制前一个学员号的48是个胖乎乎的小伙子,体重应有她的两倍重,因此她随口喊了他胖子。

  说起来,48是与她同病相怜的学员,表现在经常受到指挥官的惩罚。不一样的是,她是爱与司令官抬杠,才被司令官惩治。48则是身材过重,被政委同志喝令减肥。两个学员在半个月的训练期中,天天晚上一块被惩罚跑步,自然而然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情感。

  48沉重的身体从草地上爬伏过来,把草屑磨得沙沙沙声响,足以吓跑四周的小动物们,看得49直皱眉头。然而这胖子毫无自觉性,爬上来还故作小声地问:“我见你在射弹弓,射到什么没有?”

  “射到了一个。可惜不是枪。”49惋惜地摸摸自己做的小弹弓。

  “明天下午要进行实弹训练了。”48道,瞅瞅她未发育完全的身材,倍觉她可怜的,“我说,瘦子,你能扛得起一支步枪吗?”

  “你明天下午看就知道了。”49帅气地扔下这句话,回身滑下斜坡。她两条腿刚在草地上站稳,忽觉一个小山般的身影笼罩在了自己的上方。立马,她一条胳膊举了起来,敬礼:“司令。”其实她在内心里边骂:这三更半夜的,你这司令官不睡觉跑到野外来干什么?

  费镇南自然一眼看出了她在想什么,脸色一黑:“你晚上不睡觉,到这里干什么?”

  即使是在黑咕隆咚的夜色里,48和49都能感受到费镇南头顶的乌烟在冒气。48想在49挨训的时候,偷偷溜回营房。当然,他过大而不迅捷的身体移动时,就宛如坦克车经过一样,能逃得了费镇南的法眼吗?

  “48。”费镇南喉咙里发出一个低音。

  “到!司令!”48喊得特别大声,生怕自己的教官没有听见赶来营救自己。

  因此,在半夜里被告知自己的学员偷溜出营房,继而四处寻人的六六和48的教官,听闻声响跑了过来。

  费镇南在48和49的脸同时扫过一眼,对48的教官说:“带他回去好好教育一下。”

  48获得了缓刑,离开前特别嘱咐49:“瘦子,你小心一点。”

  49摘下头顶上的军帽,开始扇风,表明已经习惯了。六六见她在煽风点火简直是要触怒到费镇南的龙须上,赶紧将她的袖子扯一扯。

  费镇南发现到了六六的小动作,深吸上口气,道:“49,我们到办公室谈谈吧。”

  “深夜谈话?”49大摇大摆跟在他后头走,阴阳怪气地说,“司令,你不会对未成年少女意图不轨吧?”

  眼看费镇南那快要杀人的目光扫过来,六六急忙捂了她的嘴,气道:“你能不能给我闭上嘴!”

  见大姑娘教官六六都生气了,49心里腹诽:这群军人真是不开化不开化啊,只不过是一点点的玩笑话就能紧张成这样?

  指挥所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费镇南今夜之所以会到营房四周巡查,是由于这几天侦查兵报告说,周近夜晚里有热源闪现,不排除是敌方的狙击手在趁夜间行动。

  推开办公室门进去,见黎立桐已经躺在一张军用帆布床上和衣侧卧。费君臣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一沓文件,俨然在等费镇南回来后告知结果。结果呢,这是带回来了谁?

  “没有搜到敌人,却是捉住了个自己的人。”费镇南解开衣领子最上头的那颗扣子,如今是近秋,夜里风凉,他走这么一趟,却能被两个偷溜的学员气得浑身冒热烟。

  费君臣好奇的是49左手里拿的那把小弹弓,问六六:“她什么时候做了这个东西?”

  “应该是夜晚我不在的时候做的。”六六也略带了不可思议的语气说。

  “有这个闲工夫做这个,夜晚不睡觉。”费君臣扶着教授的眼镜,点头,“怪不得你怎么吃都不胖。”

  “我不胖是因为我苗条。现在的男人不是都喜欢苗条的女孩子吗?”49在嘴头上的功夫向来不会吃瘪。

  黎立桐听到她声音,迅速从床上翻坐起来,一派头疼的模样:“我说,这是谁教她说这些话的?”

  “她认为自己魅力过人,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费镇南接上话道,继而给自己先冲杯凉茶灭火。

  众人听到他说出以他本人性格绝不会说出来的话,就知道他是被气到要中风了。

  49这时依然像是毫无自觉的:“司令,不是说要谈话吗?给坐吗?”

  “你先告诉我,你刚刚拿弹弓干什么了?”费镇南回过身来,问。

  “我拿它瞄准了个目标,击中了目标。可惜手里握的不是支枪。”49左眉往上一挑,答。

  当然屋子里没有一个军官相信她的话。

  “你怎么能确定它击中了目标?”费君臣看着书,眼皮子都不抬地问。

  “因为我听见了石子啪一下击中到了人脸皮上的声音。”49声色并茂,答道。

  “如果击中了目标,目标不回过来扫射你吗?”黎立桐瞪着她的这番“无稽之谈”。

  “这个,我想,对方应该是接到了命令,比如说,技不如我,撤!”

  军官们对于她的回答,不得不都露出惊诧非常的佩服,佩服这小鬼怎么能这般的狂妄自大

  黎立桐揉揉眉头,对六六说:“六六,你确定她没有发烧烧坏了脑子?”

  “你不如说她直接有幻想症。”费镇南将军用口杯重重地搁在桌面上。

  “你不睡觉不困吗?”费君臣比较实际,问她一个实际中能令人困惑的问题。

  “我有睡觉。不过作为一个士兵,不是应该时刻保持敌人到来时要清醒吗?”49答。

  “有哨岗轮流值班。休息对于一个战士也很重要。”费君臣扶扶眼镜,说。

  “好吧。那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吧,既然你们说睡觉很重要。”49接着他这话,抬腿准备开溜。然而,她转身走不到两步,领子就被费镇南的手揪了起来,并被拖回到一张椅子上。

  “六六,去抱床被子过来。今晚她在这里睡。”费镇南发令。

  49转回头,对着他微讶小口:“司令,你不会是今晚要我和你睡一张床吧?”

  “不,你睡地板。”费镇南一脸的铁面无情。

  49咬咬嘴唇,叫道:“你们真没有良心,叫一个孩子睡地板然后你们睡床上!”

  “你不是想当士兵吗?以你的资历,最多就是个小勤务兵。小勤务兵睡地板上很正常。”费镇南可不管她怎么叫,今晚就是给较劲了。

  看到他们两个一来一往的战火不灭,黎立桐赶紧插进来打和场:“49,你给我闭上嘴巴。我们给你安排张床。”

  “那我睡司令的床。”49今晚也给较劲上了。

  “49,你——”黎立桐四处找胶布,打算封了这孩子的嘴,不然今晚个个都别想睡了。

  六六没有抱被子,而是冲进来脸色骇然地说:“报告,哨岗挨枪击了。”

  之后有负责哨岗的指挥官进来描述,被袭击的哨兵位置是在刚刚费镇南走过的地方,也就是48和49滑下来斜坡方向射来的子弹。所幸这哨兵挨的枪子在肩胛骨,伤势并不严重,一条胳膊挂彩而已。但是,对于听说了49刚才那番话的军官们来说,这事儿就未免不是诡异了点。

  49这会儿洋洋得意的:“我没有说错吧?我就是击中目标了,可惜手里握的不是枪。”

  “你这是撞彩。”黎立桐一口否定她所谓的神机妙算。

  “那我回去睡觉吧。”49抬腿,又被费镇南的手揪了领子回来,“那我睡司令的床。”

  “睡地板!”费镇南无限的耐心都被她磨灭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这般的恼火。

  六六这回把床褥以最快的速度铺在了地上。费君臣亲手将屋里唯一的灯火拧灭。因此49只能悻悻的,被费镇南甩到了地板上自己的被窝里头。她拉着被子,听其余的人上床的声音,把小嘴唇咬得狠狠的:“为什么我教官也是睡床?”

  “你教官并没有犯错。”黎立桐在黑暗中打了个哈欠。

  “我犯什么错了?”

  “犯错的孩子总是说自己没有犯错。”

  “无辜的罪人就不能给自己辩护了吗?”

  “49,你——”黎立桐在黑灯瞎火里摸胶布,真是今晚不封了这孩子的嘴,全世界的人都不用睡觉了。当然,他的手只是假意在黑暗里摸一下,就不动了。正对他的那扇窗户外面,大约一千米以上的丛林里,似有几点幽绿的光幽幽地飘忽着。

  “发现了吗?”费镇南在黑暗中问。

  “应该是狙击步枪,但不是瞄准我,也不是瞄准你。”黎立桐暗哑道。

  “能穿墙吗?”

  “我猜是m200狙击,这个距离还是能穿墙的。”

  随着黎立桐这声答案,费镇南从床上摸黑下来。49一直在黑暗里听着他们细小的对话声,手将被角扯得紧紧的。忽然间,一个巨大的身影从自己的斜上方罩下来,她微睁大眼珠子,咬着的小嘴唇松开:“司令,你不是睡床吗?”

  费镇南的手伸过去,隔着被子将她的身躯搂在了自己的胸膛口,说:“你不是嫌弃我抛弃你睡床吗?那我就和你睡地板好了。免得你打报告说我们尽是欺负你一个。”

  她似乎在他宽大的怀里微动了一下,然后是微微喘息的声音压抑在被子里。费镇南隔着被子轻拍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她一样。到底,她还只是个孩子。这么一想,他心头愈是复杂起来。没有忘记,她莫名的来历,且与老爷子有关。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她的背,身体罩在她面前,是块最坚实的人肉盾牌。

  千米以外,趴伏在山腰上的教皇,举着改良过的m200狙击瞄准器,以这个距离,射出的子弹穿破墙击中目标绝对没有问题。只是,在她面前,有个男人横立在了子弹和她之间。其实,一枪扫掉这个障碍没有问题。不过是——

  一只清凉的手搁在了他肩头上,伴随着一个华丽而庄重的声线:“不要伤及无辜。我们是专业的暗杀者,不是屠杀犯。”

  “aida?”他吃惊,为什么aida会亲自指挥这次任务,并且现在是亲临了第一线。

  “这孩子差点就一枪结果掉你,很有天赋。可惜对方的指挥官也很聪明,很快就将她层层保护了起来。”aida举高望远镜,看着那一千米外的指挥所,带着的半张面具下薄感的嘴唇勾画出美丽庄严的弧度,“要是我,迫击炮不到三分钟内会打过来,所以我们也该撤了。”

  他们刚火速撤离到百米外,远程炮弹在他们伏击的地方炸开了花。

  指挥所里,黎立桐在黑暗中摸着电话筒指挥基地的迫击炮:“东北方向校准,继续炮击三。记住,不派部队跟踪,只炮击!”

  空,空,空。三声炮响。

  像费镇南这样参加野战的军人听来,并不觉得怎样。然而,他能感觉到掌心下方柔软的身躯微微地战栗。因此,这孩子是感到害怕了吗?他为这个发现,竟然在心中感到满意,几乎是要从肺腑里发出一声笑来。

  “司令,你在笑吗?”小脸蛋钻出了被子,乌亮的眼珠子在夜中描绘他的脸廓,闪过一抹狡黠的弄意。

  费镇南眼眉一皱,喝道:“不是让你睡吗?”

  “有个男人在我身边,我怎么能睡得着呢?”她无比委屈地咬咬小嘴唇。

  他的脸忽地伏低了下来,几乎贴到了她的鼻尖上,她的眼珠子于是蓦地瞪大一圈,晃动他的人影。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吹到了她的呼吸里面,让她小脸浮现出薄薄的一层虾红。结果他只是用呼吸轻点了下她的鼻尖,声音低低缓缓地说:“对于我来说,你不是个女人,只是个孩子。”

  她如烟的眉毛并拢在了一起,蓦地翻身。就在这时,倏——一枚子弹竟是从后面的墙壁穿透,他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用力压在地面上。他巨大的力道让她的眉毛产生了拧动,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望着他。从他的身体上淌流下来的一丝温热,溅到了她的小脸蛋上,她呼吸忽地吃紧,像是溺水的人一样痛楚地吸着气。

  “老三?”听到子弹声的时候,黎立桐焦急地摸下床,“该死的,你怎样了?”

  费君臣已是在此同时拧开了指挥所里的灯光。

  “我没事。”费镇南眉头皱也不皱的,回答他们。

  “什么没事?你胳膊都挂彩了。”黎立桐看见他一条胳膊上染红了一片血迹,气急败坏地骂他,“卫生员呢?”

  六六拉开急救包,从里面取出一卷绷带。

  费镇南动了动自己活动自如的胳膊,对六六说:“不过是子弹擦过皮肉,我自己都能处理。你先看看这孩子。”

  “司令?”六六怔疑,明明射来的子弹只有一颗,而且擦到了他身上。

  费镇南一手拿过他手里的绷带,一边坐起来。

  接到费君臣首肯的眼色,六六这才把注意力放到49那里。他拍拍49木呆呆的小脸:“哪里痛吗?”

  49木呆的小脸蓦然剧烈地扭动一下,喊道:“我,我的胳膊——”

  “你的胳膊怎么了?”不是也挨枪子了吧?听到她痛喊,不止六六,全部人都神色紧张地望向她,尤其是费镇南。

  “我的胳膊动不了啦。被司令刚刚给压断了,肯定是的!”49恨恨地咬着小嘴唇,说。

  所有人,除了费镇南,都愣了一下。费镇南一脚踹了自己坐的凳子,向她走回去。黎立桐急忙拦住他:“老三,不需要和一个孩子计较。”

  “我没有和她计较。她不是说她胳膊被我压断了吗?我这不要给她接上断了的胳膊。”费镇南以从未有过的认真态度说明。

  六六见黎立桐打手势,赶紧将49从被子里扯起来,带往屋外。

  49一路走,还一路捂着左边像是要断了的胳膊:“我的胳膊,可怜的胳膊——”

  “六六!”费镇南被黎立桐死命拦截,只好向屋外的人追喊,“你给我,不准把她断了的胳膊接上去——”

  六六把人带到外面后,马上关闭门,装作没听见费镇南的命令。49蹲坐在外头的草地上,听着基地的迫击炮向四面八方炮轰,阻绝狙击手今晚的夜袭。她的小脸皱巴巴的,好像真的很难受。六六取出条毛巾,帮她擦掉脸上的血迹,说:“怎么了?真是哪里不舒服吗?”

  “你说,如果一个人,不是生病,不是挨枪子,是怎么突然死掉的?”49仰着小脑袋瓜问教官六六。

  六六对于她的问题感到惊奇:“为什么会这样问?”

  “就这样,在这块地方。”49用小拳头砸砸自己胸口的地方,“忽然,连疼都不疼的,人就没命了。”

  “你这里疼?”六六皱起好看的眉头。

  “都说了,不疼。”

  “一点都不疼不可能有事。”六六是专业人员,专业解释。无论生病,意外,都是会疼的。接着他亲切地抚摸她的小脑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妈妈。”49说完这话猛地闭上口,因为瞧见了费镇南追出了门外,正站在他们两人后面听她说话。

  六六问:“你妈妈?”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在旁听见的费镇南等人十分想知道的。

  “我妈妈死了。”49眼皮子抬起落下,冷道,“一群没用的军队医生,连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六六赶忙把她拉起,远离战火。费镇南也就算了,如果连费君臣都犯上,她以后恐怕连骨头都不剩。

  “明天——”费君臣扶扶眼镜,看着那个被自家部下带走逃窜的49,下决定,“实弹训练的中间,我要安排一场试炼。”

  黎立桐听他这一说,知道他也被49惹毛了,哆嗦道:“你不是想让人伪装中弹,然后——”

  “只是中弹恐怕还不够刺激。最好是找几个专业演员,炸断胳膊腿的那种。”费君臣说炸断胳膊腿儿的时候,露出了“邪恶”的本色。

  黎立桐浑身发馊:“她只是个孩子——”

  “她是个孩子吗?看了50一枪被射穿心脏,面不改色,是个普通的孩子吗?”

  49确确实实不是个普通的孩子,还是在实弹训练的第一场的初露身手。

  每个学员在学习射击之前,要先学习装卸枪弹。这要看天赋了,有人学的快,一个上午能学会装卸并开始练习射击。有人学的慢,几天下来,第一步的装卸枪弹都学不会。因此,装卸枪弹的学习,是在射击场上同时进行的。

  一把完好的枪放在沙地上,首先由教官示范,将枪解体,再组装起来。

  费镇南举起望远镜,浏览到最尾,发现那里的官兵们神情异样。他便是走到了那里。49在装枪,而且已经是组装好了枪械,在上子弹。旁边一名士兵小小声地发出惊叹:才看了一次,就全会了。是天才吗?

  才看了一次示范?费镇南疑问地扫向六六。

  六六向他肯定地点下头。

  费镇南走近,见着她拿枪的手指动作灵巧敏捷,不由问了句:“49,你以前摸过枪吗?”

  “没有。”49始终埋着小脑袋瓜,答。

  对此,费镇南是不信的。看,一把步枪的重量大约是在4到5kg之间,对于一个身体单薄的孩子来说,未免不是负担沉重了些。49将组装好的枪把托在了自己单肩上。费镇南走近俯瞰她,感觉这把枪是将她的身体压沉了一半。但是,她伏击的姿态如一名野战士兵一样的标准。六六让开位置,他趴伏到她身边,微微地眯眼看着她瞄准的方向,再度发现她在没有人引导下她已经完全瞄准了靶标。

  “嘭!”

  她在没有任何犹豫的情况下扣动了扳机,这对于一个新兵来说,心理素质是过好了。她似乎一点都不会怀疑自己的射击能力。

  “嘭嘭嘭!”

  一枪过后,她连扣下其余三枪。

  在她射击过后,其他48名学员基本连枪都没有组装好。

  47听见枪声响,嚷道:“49的教官作弊!”

  费镇南之前也怀疑过六六有没有放水,但他现在是亲眼看着这个孩子射击,然后看着报靶的兵跑回来报告结果:第一枪七环,二三四枪都是九环。

  如果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受过训练的新兵的成绩,费镇南以为,这个人可以马上进国家射击队成为奥运会射击项目的种子选手了。

  “我真的以前没有摸过枪。”49面对众人富有压力的眼神,小嘴唇咬着说。

  费镇南像老鹰捉小鸡拎起她的衣领子,准备严加拷问。就在这时候,训练场上忽然发出一个女人高八度的尖叫。接着嘭嘭嘭,一些子弹划过风的声音。有些士兵应声倒下,鲜血四溅,场上立马惨绝人寰的叫声不断。49看着这一切,两只指头塞住两边耳朵窟窿,实在因47离自己太近,47高十度的嗓子可以穿破十个人的耳膜。为此,她瘦巴巴的脸蛋皱一皱:“这是谁在指挥演戏?”

  费镇南这才记起要配合费君臣演这场戏。

  49仰起脑袋瓜看着他,为他惋惜的:“司令,你这时候演戏太迟了。”

  这孩子为什么一直针对自己?费镇南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是在做戏?”

  “是。如果不是在演戏,你刚刚怎么不动的?”49向他咧开白闪闪的小牙齿。

  “太聪明不好。”费镇南实在不想与她有太多的接触,因这孩子太过特殊的身份,让他心里难受。

  49看了他近乎苛责的脸会儿,清凉的眼瞳里目光暗幽。她心里其实明白这男人矛盾的心境,但这有什么,被人讨厌的事儿她遇得多了。她也不是厚着脸皮赖他,只不过很想知道他在矛盾什么,与她有什么关系。

  某一天,当她知道了是什么关系时,是47告诉她的。

  “你是私生女吧?”47得意洋洋地在她面前炫耀她想藏起的秘密被揭开的瞬间。

  “不是。”

  “你有妈妈,可你有爸爸吗?”

  “有。”49冷漠地答。

  “不可能!”47尖声喊起来,“他们都说你可能是哪个军官的私生女!与咱们司令政委,或是黎参谋有关系!”

  49听完她这番话,猛然坐在草地上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47恼羞成怒地推她。

  “我笑,我虽然不喜欢我老爸,但他终究是我老爸。”49深深感到人言可畏地叹口长气。

  “你老爸是谁?”47依然不信她的话。

  “我不可能告诉你。就像你不可能告诉我你的来历一样。别忘了,我们都是被派往各国的第二类特工,才会到这里来受训。”49别有深意地反驳她。

  第二类特工,指的是那些以专业技术擅长的特工人员,在国外以学者的身份进行活动。主要任务只是搜集相关情报,并不执行其它任务。所以他们只接受最简单的能自保的军事训练。

  “他们其实算不上是特工,只能说是情报收集员。但是,他们起的作用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得知这些学员真实来历的费君臣,分析道,“比如,他们某些人,是某个学域真正的学者,那么,他在其它国家能获得的知识情报,对国家的科技发展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暗杀组织会瞄准了我们这一群人?”黎立桐百思不解,第二类特工的培训学员每年都不会少,偏偏就这一期给碰上了个棘手的敌人。

  “那是因为,这群学员都是调查十圣心的特工人员的幸存亲人。十圣心是想赶尽杀绝。”

  但是,十圣心自从射了那一枪擦过费镇南的手臂后,似乎没有动作了。不,简直是好像要已经撤退了一样。

  敌人的指挥官在想什么。这是费镇南他们等人迫切需要知道的。直觉,一种出于战场上的直觉,让费镇南以为,敌人根本就没有放弃过。他把窗打开,能看见48和49在操场上跑步。六六等两名教官陪着他们跑。48跑了两圈后就气有的出没有的入了。49仍矫捷得像只兔子,边跑边扬着眉毛叫喊:胖子,快,你都快赶上乌龟了。

  这孩子,不可思议。只要看到她笑,就觉得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随风而去。明明关系那么复杂……费镇南沉默地想着。

  嘭。指挥所的门忽然打开。走进来的人是?三个指挥官立马肃立。黎立桐道:“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九年前的这个时候,费老先生尚在军中任职。

  “我来不行吗?”费老先生拉把椅子自个坐下,面对三个将腰板挺成一直线的军人摇摇手,“都坐下。我是来了解情况的。”

  费镇南的第一个动作是把窗关上,窗帘拉上,原因是直觉里不想让爷爷看见那个孩子。费君臣给老爷子端上杯水。

  费老先生显得有丝焦躁的,拿指头敲打桌板:“我听说,那个49的孩子还在这里受训?”

  头一句话就提到49,这不代表了谣言没有错吗?这孩子果然与费老爷子有关系。费镇南脸色铁青,咬着牙:“是。还在这里。不知老爷子找这孩子有什么事?”

  “谁把她带到这儿来的?”费老先生好像没有看见孙子难看的表情,继续问。

  黎立桐一愣,答:“是我爸。”

  话说到这里,黎少卿忽然推开门冲了进来。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像是很急地从某处赶过来的。

  费老爷子看见他进来,猛地一巴掌掴到他脸上,指着他鼻子怒骂:“我怎么交代你的!要你找人将这孩子保护起来,结果你把她带到这里做什么!”

  “老爷子。”黎少卿被打,却也没有显得多少气愤和委屈,相反,他是甘心被打才没有躲开。他朝着费老先生的面前跪了下来,乞求道:“你让那孩子留下来吧。我没有办法拒绝她的要求。”

  “那孩子现在在哪里?”费老爷子连看都懒得看他,直接往训练场走。

  “老爷子!”黎少卿追出去,紧拉住费老先生的衣角,死死地揪着不放手。

  黎立桐被吓到了,因为他从没有见过父亲这个样子。费镇南在看见49有向这边走来的迹象,跑过去,拉起49的一只胳膊。

  “你做什么,司令?”49吃惊地咬着小嘴唇,身体被他拽着是往覆盖森林的山坡上走去。

  费镇南也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从没有这样的心烦意乱。

  “司令,后面有人在吵架。”49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要回头看。

  费镇南把她的小脸蛋扭了回来,对着她喝道:“不准看,这是军令。”

  49眨巴眨巴眼珠子,眼睛一眯,没有打算反抗他的命令。

  费镇南松开了她的胳膊,道:“跟我来。”

  49便是跟在他后面,爬上了山腰。

  “司令,司令——”看见他们俩个的影子,47从后面追了上来。

  49知道47爱粘着费镇南,因为47来基地的途中,是费镇南犹如天神降临救了她的命。然而,费镇南对于47明显和对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新兵一样,不会把47当成女人。

  “你跟来做什么?”费镇南转身,对于47皱起双眉。

  47被他一喝,脸蛋浮现彩霞般的嫣红,压根不觉得他是对自己生气。她就想引起他注意。49在旁边翘起双眉,有趣地观望着。费镇南看看他们两个,再眺望四周,忽然发觉自己走得有些远了。他折身往回走,然而49忽然擦过他的身边,像颗子弹飞了出去。

  “49?”费镇南一怔之后,转身要跑去追人。

  子弹声这个时候响起,倏——47的教官将47按倒,47仍被击中了一条腿。六六也冒了出来,刚想帮尖叫的47处理伤腿。费镇南向他喊:“六六,跟我来!”47不敢相信,费镇南竟然让军医扔下受伤的她,和他一块去追49。她猛地甩下头顶上的军帽,哇一声大哭了出来。

  费镇南从没有这样用尽全力地奔跑过,哪怕那时候在少年军进行越级考核,被亡命土匪追击,都没有这样心跳如飞。原来,最激发人的潜能,不是害怕自己性命有误,是恐惧一个装在了自己内心的人出事。六六跟在他后面,只觉得他像是要疯了一样双目赤红。

  “六六,你带了多少把枪?”

  “怎么了,司令?”

  “该死的,她刚刚盗了我的枪!”费镇南这话刚完,砰砰砰,枪声在前面的树林子里彼伏响起。然后,倏倏倏,子弹向他们这边横扫。费镇南和六六只得放慢脚步闪躲。他们后面跟来的兵,一个接着一个如稻草人扑倒。六六震惊地往后望,却没有办法跑回去救助战友。

  “都没有射中要害。”费镇南不用看就能断定。敌人精准的射击是在告诉他们藐视他们:不稀罕他们的命,要的只是49。

  49呢?费镇南一个跃跳,拨开了灌木丛,见暴露在他们前方的是一条深沟,深达几百尺,对岸的崖离他们站立的距离绝不是人可以跳过去的。费镇南浑身像落入冰窖一样冰凉。六六和跟来的勤务兵死命抱住他不让他往下跳:司令——

  回忆结束。

  “六六,我知道你认识49。你能告诉我吗?49做了什么傻事?”在军车上,墨兰向校官六六悄悄地询问。

  六六笑悠悠的:“你弄错了。我是知道有49这个人,但不认得49。”

  墨兰叹着气:“你家司令已经亲口向我承认了,他与49的关系。”

  六六不上当:“司令是怎么和你说的?我也想知道。”

  坐在前头开车的岳涛听不下去了,回头:“六六,你撒谎的技术能不能提高一点?”

  “你们既然都知道我不会说的,就不用问我了。”六六干脆耍赖。

  岳涛踩下刹车,见到前面出现的人,露出宛如见鬼了一样的神情。

  墨兰向前看,此时车已经到达了海军基地医院门口。前门宽敞的停车广场,停了三部指挥官军车。

  首先下车的是身着迷彩野战服的黎立桐,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喜爱耍嘴皮子,一条肠子通到底的情感脑子,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满腔热情,因此他经常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样,却得到了上下军官士兵的敬爱。

  相比黎立桐嘴角常常咧开的两个清朗小酒窝,与他同是前线指挥军官出身的费镇南要沉稳得多了,不知情的人以为费镇南要比黎立桐年岁大一轮,实际是费镇南比他小上整整一岁。费镇南因为今早刚从火车下来,穿的还是藏青色的海军军官服,一如既往的肃气,是士兵军官们个个皆畏的阎罗司令官。

  部队里只要提到阎罗司令,就不得不提到与阎罗司令并称的魔鬼政委了。于是从第二部指挥车下来的费君臣,一身海军洁白军装,十分符合他内敛的斯文气质。然而,部队里都传有一句话:情愿得罪阎罗司令,绝不可冒犯魔鬼政委。因为政委一句话出来,就可以让你十年翻不了身。

  这第三部指挥车下来的指挥官,应该是很多士兵们都没有见过的。他穿的是海军白色军服,头顶戴的却是藏青军帽。而且,他衣着白装,与费君臣明亮的洁白气质截然不同,浑身罩着一层近乎透明的苍白感,总之,看起来像是个相当诡异的人。

  岳涛缩圆唇吹了声口哨:“没想到,今儿能见到四将聚集在了一块。六六,你跟你家政委的时间最长,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这种盛况?”

  “九年。”六六随着这话,温和眯笑的目光一变,迸发出战场厮杀的肃冷气息。

  “真是可怕,时隔九年的一次盛会。”岳涛握着方向盘的手背青筋浮现。墨兰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临战的昂奋感。由此可以推断出:四将聚集,绝不是件好事情!<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