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走向老公这会儿乐啊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769 2021-04-04 23:37

  “报告,面试开考的时间到了。”一名士兵到时间走进了主考官的休息室提醒。

  费君臣始终坐在一边,双目斜视,不看对面的奉书恬与林队,表明了这场面试他要避嫌到底。固然他并不知道媳妇进了面试没有。

  “通知其他考官没有?”奉书恬与林队一边翻看着考生名单,一边问。

  “通知了。”

  听见这么回答,不需要做准备的费君臣先站了起来走到外面。走廊里头,远远能见到自己的部下杨科和一个女兵躲在角落里交头接耳。单从女兵的背影,他马上能辨认出是谁。原来,媳妇真是考进了面试。心头某处,稍微地像一条紧绷的弦丝拉了起来。负手走了过去,当然是要步履无声,偷偷走到他们背后,才能窃听见媳妇与自己部下暗地里在计划什么。话说,他当兵的时间比媳妇和杨科都要长的多,况且像小舅子说的那样最擅长打偷袭,一路警示哨岗都不发声的情况下,成功潜入到对方背后明目张胆地窃听,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眼前,媳妇的英眉一耸一耸的,根本没有发现他在自己背后。费君臣扶着眼镜,暂且先听听媳妇这么言情激动是在说什么。

  “师兄,你听我说,不是我病了。”答应了谭美丽不把事情闹大,林凉捉住杨科不让报到上面去,“真的,我只要买两颗便药,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你要药干什么?”杨科问,一样没有发现自家首长就站在两人旁边正儿八经地窃听,与师妹激烈地争辩着,“你没有病,拿什么药?你不要骗我,要是你真的病了的话,我替你瞒着会违背考场规则的。”

  “这人生病和考场规则有什么关系?”林凉愈觉得这454制定的规则没有一条不奇怪的。

  “当然有。每个考生进了我们考场,出任何意外,我们主考方都要负责的,包括考生突发急病。”

  “是不是考生突发急病的话,就丧失考试资格了?”林凉必须为谭美丽的远大梦想稍微考虑一下,虽然她本人认为454这个梦想真的一点都不伟大。

  杨科终于听出她顾虑什么了,有些气地教训她:“我们有这么不近人情吗?而且都是军医,会不体谅病人吗?再说了突发急病,这算是意外,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考生不会因此丧失考试资格,还会另外安排时间让考生进行补考。”

  “但是,你们会因此考虑这个考生的身体条件合不合你们部队的要求吧?”林凉稍稍把谭美丽真正的顾虑提出一点。

  关于这点,杨科的确是没有办法保证了。一般来讲,不说他们454考试,其他任何单位招聘考试,没有一个单位会想着招一个身体羸弱的员工进本单位工作的。因此,如果某个考生在考场里头突发急病,无论是什么急病,都会给主考方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林凉在师兄那张沉默的脸已经瞅出了迹象,于是叹了口气说:“师兄,这事还是交给我来办吧。我不认为那是生病,你给我两片药片,我想这件事就能解决了。”

  “你不认为是生病,要药片能解决问题?”杨科本人也是个优秀的医生,一听马上听出了名堂来,“莫非是——”

  “被人下药了吗?”

  突然插入来的话声,让杨科双目一怔之后,瞄见了在小师妹背后伫立的首长。为此,他浑身一个打抖之后冒起了热汗,一只手在小师妹的衣摆子下方扯了扯。

  可惜,林凉对于他扯衣摆的动作很是不屑,道:“师兄,你这话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明白。我都说了,这个事我来解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按照你们的程序办事,小事都会被你们搞成大的。这些事,是我们女生之间的小事儿,我们女生之间自己解决就行了。像上次我被抢劫那件事,本来事情不用搞那么大,你们把它搞大了,我还被人扯笑,知道吗?说我没有能力,告状了来以势压人。”

  原来媳妇对于他出手,这么耿耿于怀的。费君臣琢磨起下巴颌:可是如今这事貌似他一个人做不了主了,首先有关这场面试他已经全权交给了队里另外两个领导。其次是,现在这两个和他一样喜欢搞窃听的领导,正左右站在他两边,跟着听完了这场内幕。

  杨科手脚都发软了,而且,若不是费君臣有意发出那一句声音,他还真的就察觉不到三个领导全站在自己身边窃听。果然,领导就是领导,随时便能洞察出他们底下每个人的小动作。

  林凉见杨科默了这么久,而且师兄的脸色有丝难看,才察觉到了有敌情。迅速地一个转头,首先看见老公一张笑吟吟扶着金丝眼镜的脸。如果只是老公听见了还好,在于她再眺目过去,见老公背后两个军官模样的人,而且是不会次于老公地位的军人,在紧密协商:

  “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林队?”

  “我看,这事得严惩。给人下药是重罪了!”

  林凉算是镇定,没有方寸大乱,英眉耸了两下后,说:“那可以给我药了吧?”

  媳妇这副被窃听了被打偷袭了还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让费君臣欣赏地点点头:“给她吧,杨科。”

  这救人要紧。

  杨科立刻答:“是!”

  林凉马上尾随师兄溜了,一边溜当然要向师兄打听刚刚打她偷袭的是些什么人,以防下次再中招。

  “我们队里的另两个领导,林队和奉参谋长。”杨科其实挺诧异自己会被三个首长同时打了偷袭,道,“实际上,他们都很好人,一般不会做这样的事——”

  即是说,自己倒霉啦。林凉咬咬牙,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公先打了偷袭,不然不会引诱到另两个人过来。

  用钥匙打开考场的医务室,杨科从药柜子里取出一瓶肠道止痉药物,倒出两片,并没有马上给师妹,说:“你让那人先到我这里来。我得看一下病人情况,才能给病人。”

  看师兄的态度坚定,秉持军医的原则。林凉没话说,往回跑,找到了谭美丽,说清楚眼下的情况。

  “什么?上面的人都知道我生病了?”谭美丽这回不是病晕,是要急晕了。

  “你别着急。”林凉扶起她,一边走,一边说,“我和他们说了,你这不是病,应该是被人下药了。所以,他们不会怀疑你的身体条件。”

  “我被人下药了?!”谭美丽应该是第一次这么吃惊,以至于有一时的呆愣。

  “我问你,你是不是喝了宿舍里别人烧开的开水?”林凉问。

  “我经常这样喝啊。”谭美丽答,不以为有什么问题。

  “别急啊。吃两颗药片看看效果,我才能帮你断定是不是这回事。”林凉镇定如常。

  谭美丽见她能在关键问题上如此冷静卓然,对于这个拼命三郎室友,不免有了另一种想法。

  来到医务室,杨科先问了病人一些问题,比如有没有吃错东西,然后给病人量了脉搏和血压,最后抽了管血,才给了病人药片。这样的一个诊察断病程序,说明杨科支持师妹林凉的看法。

  服了两粒药片的谭美丽,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躺着,慢慢的,感觉到药效发生明显效果了,神色便大有好转。

  见病人没有剧痛了,林凉方是坐在床边安抚起病人的愤怒情绪。

  “你怎么知道我是被人下药的?”谭美丽两只眼睛瞪着白色的天花板,满腔愤怒,并且深感委屈。自己生平从没有做过坏事伤害过人,凭什么遭到报复?

  “因为你的症状,和我第一次到宿舍里被人阴的时候,很像。从那次起,我对宿舍里别人烧开的开水,是一口都不喝的。”林凉说。

  “你这丫的,你发生过这样的事怎么不说呢?!”谭美丽气怒的不止是林凉不替自己伸张正义,而且,害得她没有防备也中了招。

  “我哪有想到她们敢对你下手啊?你在这个宿舍呆了这么多年,有像我一样被别人阴过吗?”林凉说的是实话。的确,以谭美丽的家世背景,谁敢对其动手等于不要命,又不像她林凉是三无没人罩着,谁都敢下手。

  “你这话也说的有点道理。看来,如果不是你被阴过,可能我们大家都想着我只是犯急病了。”谭美丽扯叹着,真是吃一堑长一智。

  “所以你不用伤心了。像我这样,被人阴过几次后,现在是真金火炼出来的,百毒不侵。什么阴谋诡计,在面前,都像是小儿科,一眼就能像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看出来了。”林凉在室友的手臂上拍打两下,安慰的方式别具匠心。

  谭美丽瞪着她,有丝无语的:“你这丫的,有一次还不够,还想我被人阴吗?”

  “不。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想练到我这个级别,还需要一些实战经验。”林凉说到这儿,裂开嘴笑一笑,一排整齐的白牙像阳光灿烂无比。

  谭美丽承认,被她这话逗笑了,阴郁的心情一扫而光,道:“行啦。回头我和你一块,阴回她们。——不过,照你这么说,可疑性最大的,应该是走掉的刘雨烟吧。”

  “这我说不定。”林凉实事求是,“毕竟要讲求证据嘛。不过,反正这事我们也管不着了。”

  “怎么说?”

  “我师兄都抽了你的血去验明血药浓度了。454的首长们想亲自处理这个事。”林凉耸耸肩膀,爱莫能助。

  谭美丽没有想到自己这点小事会惊动到454的大官,因此和林凉一样,忧心忡忡。如果真是室友做的,454的大官出手,与她们两人出手的结果,肯定是截然不同。她可以预想到:某个人一辈子要完了。小女生之间的小纷争,如果造成到这样的后果,很像一个馒头惹来的惨剧。

  林凉看得出室友郁闷的情绪,说:“我和他们说了的,我们女生之间的问题自己解决。可他们并不这么想。”

  “男人的想法向来和我们女人不大一样。我们女人可以很狠毒,但是平常里,也没有狠毒到这个地步。你说,她们给我下的药,也就让我痛苦一下,并不会把我弄死。”话是这么说,但谭美丽和林凉也绝不会去想到给对方求情,只能说对方倒霉,活该。

  同时间,面试考场拉开了开场的帷幕。

  全部三十个考生,除了林凉和谭美丽未到,走进了考试会场,坐在考场空旷的大课室后面整齐一排的凳子上。

  考官一共七名,主考官三名坐在最中间,是454的三个头,另外四名辅助考官坐在主考官左右两侧,只负责打分,不能像主考官一样对考生发问。

  负责整个面试考试计时的军官,向主考官示意时间已到。主持面试考试的奉书恬向着28名考生宣布面试考试流程:“首先,我要向各位考生阐明的是,此次面试成绩只是一个参考分值,决定各位考生能否进我们454,最主要还是你们的笔试和技术考核成绩。所以,大家不用紧张,直抒己见。我们的面试考题也很简单,一共三道。一是为什么想当军人,二是为什么选择军医这个专业,三是为什么想进我们454这支部队。三道题,每个考生任选一题,在三分钟内作答完毕。至于考官在考生答完后提问不提问,由我们主考官自己决定,但是考官提问考生回答的部分,是不列入面试成绩里头的。所以说,这场面试也算是我们454的军官们与各位以后可能进入我们454的战友,进行初次交流,不需要紧张。”

  奉书恬向来以亲和著称,随和恬淡的书生笑容,能让任何人最大限度地降低防心消去紧张。

  但是,王子玉和吴平安心里紧张到了顶点,因为现在面试可以说正式开始了,仍不见林凉和谭美丽在考生中间出现。

  她们是不是出事了?!考场中考生直接不能说话交流,吴平安用眼神问王子玉。

  王子玉犀利的目光看向主席台上的姐夫和其他认识的师兄,不见他们有任何异样,尤其是姐夫,稳稳当当地坐在考官的最中间。这说明了姐姐林凉绝对没有出什么性命安危的事儿。于是他给了吴平安回话:放心吧。她们会回来的。

  面试开始,考生上场次序是这样的,由考生排名最后一名开始,普通考生两名中间插入预备干部考生一名。所以花安琪是第一个上场的,在提干考试里面考了第一的王子玉会是最后一名上场。而在他前面的,是姐姐林凉和在提干中考了第二的林艺璇。

  不过,关于这些考生的笔试排名情况,费君臣都不知道。他只能等着每个走上台的考生递上他的准考证,才能确定这考了第几的人是谁。于是,在他的猜想里面,小舅子王子玉应该是稳坐第一的宝座,至于媳妇,还真是不好说了……眼见,这一个个考生走到了自己面前,提交的准考证号,偏偏没有一个是考第一的333。费君臣缄默的眸子里逐渐浮现出了趋向严重事态的沉色。

  奉书恬和林队则一直留心着哪个会是费君臣的媳妇,按照费君臣本人透露的小道消息,嫂子应该是预备干部考生中间的某一位女兵。可是,这预备干部考生里面只有两个女兵进了面试关,一个是林艺璇,一个是被人下药现躺在医务室的谭美丽。如今,这谭美丽未到考场现场,排到了林艺璇上来递交准考证。可是,据他们观察,费君臣看着林艺璇走上来的眼神,与看着其他考生一样的冷漠无情,完全没有是嫂子的迹象。

  林队向奉书恬摇了摇头:不是她。

  奉书恬指向中间那张考生回答问题时坐的椅子,向林艺璇说:“请坐吧。”

  林艺璇微笑着点点头,走回中间那张椅子里。

  这时候,因谭美丽坚称自己已无碍,非要及时参加面试,便征求了454军官的同意后,与林凉一起走回考试会场。在快要到达考场门口时,林凉听见了考场里面的声音。这个听起来温柔又舒服的熟悉女声,分明是林艺璇的声音。林凉眉头一皱,听着林艺璇在向454的考官讲述自己立志当一名军人的理由:

  “我的一位叔伯是烈士,他是在战场上挨了九枪而阵亡的英雄。从小,我就听长辈们说这位叔伯的英雄事迹,可以说给我的一生造成了决定性的影响。”

  “这么说,你是追求你叔伯的英雄形象而志愿成为一名军人?”奉书恬问。

  “更准确的说,我认为,我是从追求我叔伯这样无数在前线上,为了保家卫国奋不顾身的普通一兵,才立志成为一名军人。我对军人这个职业的理想是,普通一兵。所以无论454的军官安排我到哪个岗位上,哪怕是最普通的岗位,我都会全力以赴做好普通一兵。”

  听到这里,林凉嘎吱咬了下牙齿。

  谭美丽听到了她咬牙齿的声音,不禁疑问地挑了挑眉。

  在考场里面的王子玉和吴平安听到林艺璇这番话,也是都大皱着眉头,面部隐晦。为此,费君臣因为稍有从小舅子那里听说林艺璇是欺负自己媳妇的人,对于林艺璇说这番话时的举止表情,扶着金丝眼镜观察到了细微程度。最终判定:如果这人真是在说违心话的话,这演技简直天衣无缝,的确是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林凉和谭美丽到达了门口。

  “报告,最后两名考生带到。”引领她们的军官向会场里面的主考官报告。

  于是,考生们和考官们都看向了站在门口的两个人。

  林艺璇此时已经答完面试题目,刚好站起来,听到报告声眼睛望过去,与门口的林凉四目对上。内心里当场一震,林艺璇向来在嘴角边始终微扬的微笑,说是礼貌待人,其实带了点自得的骄傲,然而在这一瞬间头有平了下去的痕迹。相比之下,林凉微翘起了嘴角,还是顽皮似的,像是漫不经心的。双目短暂的交锋之后,林艺璇立马避开了视线交集,稳稳当当地回到自己的考生位置。

  基本上,她们两人的眼光交集,是没有人能发现的。除了熟知她们之间关系有问题的人。费君臣捕捉到了林艺璇一闪而过的阴郁,明白了小舅子说的话真的没有假,至少这人对于他媳妇敌意很大。然后,他是一门心思全扑在了媳妇这边了,眼看媳妇的秘密要当场揭穿了。胸口里头这颗心跳,嘭嘭嘭,眼皮子跳跳跳,看来要向最糟糕的结果进展了。

  林凉和谭美丽一起走进考场。

  谭美丽在最末三个考生中成绩为倒数第一,因此第一个上来回答。向主考官递交了自己的准考证。费君臣扫过她的准考证不是333,双眼猛地一闭,指头用力地揉起了额眉。

  奉书恬和林队都在留意他的表情,见到最后一个可疑是嫂子的考生上台了,然而,费君臣的表情又不像是这么回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费君臣的神态,貌似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儿。谁不知道454的费君臣为一代骄子,向来只有他打击别人的份儿。

  “怎么回事?”林队小小声问奉书恬。

  奉书恬一样一头雾水。

  谭美丽更是一头雾水,面对三个主考官神情各异的表情。

  为了避免影响考试进度,奉书恬示意谭美丽可以回去坐到椅子上作答了。

  谭美丽选择的题目是为什么想进454,说:“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想到非要进454不可。毕竟454是很多人高攀不起的门槛。但是,在我听了费政委的那次讲座之后,尤其是听说了费政委挑选的妻子,是个不比穆桂英花木兰逊色的女兵,有一颗坚定不移为部队奉献的心。那时候我就想,这个部队是真正的部队,我是一名军人,当然要进最能体现出军人意志的部队,所以,目标454,绝不会变!”

  没想到这政委娶的媳妇,还能影响到其她女兵报考自己部队。林队和奉书恬听完谭美丽这番激情慷慨的言辞后,都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谭美丽下去,林凉走上来。话说,这个摸着333准考证走向老公时,一边走一边心里实在是乐啊。<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