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以后不要接近她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904 2021-04-04 23:37

  “我扶你。”

  这个声音,三个月前三个月后多了些疲惫,划出了一丝苍楚,却不失气魄。

  墨兰心头升起股麻麻的涩,心知道自己作为妻子太过任性,欠他良多。然而,此时真的不大合适。于是,她一心期盼着有人能来阻止这个场面发生。她一只手紧紧地攥了起来,很怕,如果自己与他面对面上,是不是会让面戴的假面具瞬间崩溃。

  他的手伸了过来,逐渐靠近,在快要握住她单薄的小臂时,忽然,是两人背后又响了一个声音:“你想对我表妹做什么?!”

  墨兰牙齿咬到下唇,一丝血当即冒出了唇口:最怕的结果到来了吗?

  安日晨大步走了过来,举态带的是公子爷的倜傥,木讷的脸顶着一股正气凛然。

  费镇南在妻子的手上便抓紧了一分,眸子里蕴藏了寒意看着这个男人。

  “放开她。”安日晨冷丁丁的目光从黑框眼镜后面射出来,傲睨地俯瞰费镇南的手。

  墨兰纵有万般不舍,也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错,心头带着股疼,用力一挣,从丈夫的掌心里脱出了小臂。

  费镇南忽觉手里落了空的刹那,心头某处也落了个空。

  “过来我这边,兜儿。”安日晨木头似的脸孔咧出了条让人不易察觉的笑意。

  然,墨兰对他的话宛似听而不闻,只一个劲儿往前走。

  安日晨的脸瞬间冰上几分,在费镇南那张变得木然的脸上深沉地掠过去,口吻冰寒道:“以后不要接近她!她是我的人!”

  费镇南的眼珠子动了,比对方要阴沉上几度的眸子射出了寒光,狂风巨浪聚集在面上的刹那,蹦出一句:“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她是我表妹。”安日晨依然纹风不动的,一只手指头伸到了费镇南上好的西装领子那里弹了弹,“你想接近她,需要经过我同意。”

  费君臣和白烨冲到病区,见的便是这样一个场面。

  安日晨白皙的指尖搁在他们兄弟的衣领上,宛如给乞丐施舍的帝王那般,把费镇南视如草包地弹着指头。这样的当众侮辱,谁能承受得住?哪怕真是个乞丐,也是士可杀不可辱的。

  但是白烨一眼认出了安日晨是谁,一个箭步上去,按下了费镇南挥起的手臂。在兄弟的臂上强压上重力,白烨咬着唇,对兄弟道:“这人是中行的安日晨先生。”

  费镇南迅速掠过白烨的脸,对上其眼神,明白到对方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眉间一个蹙紧,是在用尽心力压抑胸口滚滚的怒气。

  “没想到你的人竟然会认得我。”安日晨笑一笑,从西装口袋里拔出一张名片,掷到了他们两人面前,“如果不认得,现在也认得了。”

  费镇南愠怒间,全身绷紧如待发的弓,向前怒发的刹那,又被白烨紧紧地扯住。

  安日晨按了按沉重的黑框眼镜,对于他一脸的暗涌貌似很有兴趣,挑了挑眉:“怎么,被你抛弃的女人,现在她想抛弃你,你反而后悔了?”

  这个话……费镇南再一个错愕的蹙眉之后,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白烨对于安日晨忽然冒出的这句不着边际的话,也是面上晃过了一惊。

  “哼。”安日晨嘴角一翘,勾出一声冷意,转身去追墨兰。

  费君臣看着他去追墨兰,而妻子的身影已在拐弯口处一闪,只余留他一个回味深刻的影子。他心头闷闷的,那个抓起的拳头就此砸在了走廊的墙面上。嘭!响声似乎很大,却是无力地垂下。

  白烨担心他想不开,手一直按在他肩膀上安慰,道:“君臣也来了。”

  费镇南这才一转头,望见了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始终冷眼旁观的四弟,心头一个转思之后,起了另一股焦躁,便大步地向四弟那里迈过去。

  三个人是走出了医院大楼,上了费君臣的车,才敢讲话。

  “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费镇南压着怒气,从牙缝里挤出话。

  他明白,有些事情是军事秘密,兄弟因铁的组织规则可以不告诉他,他不该埋怨的,但是,如今他妻子是怀了孩子的。

  “我不知道。”费君臣一样与他蹙着眉头,不打一丝谎言地说,“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她出事,是因为她找六六,说被人撞了一下,担心胎儿有问题。但是,我现在到了这里见她,才知道六六说的没有假,她是易容了。她易容想做什么,她不说,我和六六什么都不清楚。哪知道她和那个什么安日晨在一起。”

  “她不止和安日晨在一起。立桐说她是关老头的小情人!”费镇南双手使劲儿挠了下头发,胸腔里头的那股闷气无法平息,“还有,你什么时候知道她怀孕的!”

  见兄弟一双饱含质问的目光凶狠地射过来,费君臣心里边真想骂tmd,就知道墨兰除了给他惹麻烦没有别的好事。

  “她说这个事她自己会和你说,不让我和六六告诉你。”费君臣一个拳头砸在车窗上,同样没有好脸色。

  费镇南见此,便是不好再责怪他了。

  “这个事aida应该知道。你或许应该问aida。”白烨见是时机了,插进来给兄弟提个最恰当的建议。

  “想联系到aida不是件容易的事。”费镇南眉头始终没有松开来,手指头揉着眉心,脸上清楚明白地写着此刻心情十分复杂。

  白烨也能体会到他现在肯定是心里五味打翻,一团乱,什么滋味都有。

  “如果你真想联系十圣心那边的人,我让书恬先透个话过去。”费君臣无论如何,还是站在兄弟这边的。

  “我下午才和书恬在中科院见过面了。”费镇南说到正事,似乎能稍微地冷静一些,“貌似,十圣心那边,已经很久没有任何动作了。可是,他们怎么能放她一人行动呢?这和我三个月前将她交给aida时,aida给我的承诺不同。”

  “你先别急!我可以保证,她不是一个人。”白烨持的是与费君臣一样的看法。费镇南与aida两人之间因什么原因气场不合,这是明摆的事情。所以,对于aida的为人,他和费君臣比较信得过。

  费君臣这时在用军用手机拨打部下的电话了,几声之后,道:“书恬,能不能现在让我与十圣心那边的人联系上,说想找愚者,有重要事情商议。”

  奉书恬倒是很快直接给了答复,说:“政委。下午我才问过他们的人,好像是说愚者秘密从瑞士出发了。愚者去了哪里,他们也不知道。现在暂时是联系不上的。”

  费君臣挂了手机后,对他们两人扶了扶眼镜,带了探讨的口吻问:“你们认为,aida是去了哪里?”

  “应该是奔这儿来了吧。”白烨道。

  “近来还有什么事发生吗?”费君臣眼睛看向兄弟费镇南那边,其实带了疑虑很久。

  按理说,费镇南作为省长,即使为代省长,也应该是日理万机。不会是突然无缘无故杀到首都北京来的。但是,近来北京并没有什么公布于众的大会需要费镇南参加。而他和白烨身为费镇南所在行动组的其中一员,也清楚近来行动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需要费镇南过来。

  “我来这边,探望一下新婚的海楠。做兄长的毕竟不能对妹妹不闻不问对不对。然后,下午顺便在中科院看一下你们研究的进展。”费镇南说着这些话,口齿不如往常的流利。

  白烨和费君臣马上听出了一丝掩盖的谎意,同时嘘出口气:“平常怎么不见你对海楠这么关心?”

  “就是因为平常做得太过火了点,现在想稍微对海楠补偿。”费镇南愈说都愈觉得自己在扯淡,小声到低下了头,脸膛上浮现一丝尴尬的恼。

  “还是你已经知道嫂子跑到北京来了?”白烨试探地问一声。

  “不。我不知道。”费镇南连称两个“不”。

  但他否定得太快,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白烨一手搭在他肩上,以抓到疑犯口供的语气吐出:“我知道了。”

  费镇南哀叹,双手在眉心上又揉了揉,说:“我是在报纸上看见了蕙兰要在北京结婚,想着或许她会来北京,毕竟这是她姐的终身大事。况且,即使她不来,我也得替她看着她姐,不是吗?”

  “傅蕙兰要结婚了?”这事儿与蕙兰接触的白烨当然是知道的,但是,他现在只能用大惊小怪的语气来符合不知情的费镇南。

  费君臣确是不知情的,坦白地问:“她要和谁结婚了?没有听说过啊。她原先的公婆同意吗?”

  “肖庆生的问题,我一直在帮她解决。这是我答应过墨兰的。”费镇南说起了此事的原委,“要是其他人,她公婆别说同意,直接把她扔进河里边去了。”

  “她公婆确实蛮不讲理。”费君臣回想起了那一次在医院里头,见着娇小的蕙兰一个劲地忍耐肖家那对母夜叉的暴打,没有人看了不会于心不忍。包括aida和fase。

  “但是,因为蕙兰的对象是这个人,她公婆一步步投降了。”费镇南深沉的眸子里又如暗涌,泛起了思潮的海浪。

  “是什么人?”费君臣好奇了。

  “吴梓阳。”费镇南吐出这三个字眼,是为妻子的心情担忧着关心着又愤怒着,复杂到了极点。

  费君臣无言。吴梓阳这种渣货,真是杀了都嫌手脏。

  “他们两人怎么好上的?”费君臣对于傅蕙兰的行为想法,感到深深的迷惑,不,如果傅蕙兰的举动让他迷惑,吴梓阳愿意和傅蕙兰好上的反应,同样能让人如坠云雾。

  “一开始,你知道的。吴梓阳为她负伤。然后,两人在医院里,一个养伤,一个照顾病人,就这样慢慢好上的吧。”费镇南的“吧”字念得特别的长,说明他心里对这个事根本没有底。既摸不着傅蕙兰的想法,对于吴梓阳那个渣货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把握。

  白烨是深知其中内情的人,面对他们两人的猜来猜去,根本不敢插上一句口,生怕自己泄露了天机。

  “我觉得,你还是需要和蕙兰谈一谈。”费君臣向兄弟提议。

  “我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登出的喜宴消息时,马上有打电话给她。可她不接我电话。”费镇南真的是在苦恼,认为妻子的姐姐与妻子有时候一样,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所以我想来想去,这不到北京来了,若真的无法与她沟通,打算在他们的婚礼上出声阻拦。”

  “抢亲?!”白烨不留意,叫了出来。自己和傅蕙兰,绝对没有想到费镇南会这事走而挺险到这个地步。

  “奇怪吗?”费镇南疑惑地向老二投去一眼,“他们在婚礼前,好像不领证。因为吴梓阳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比较信任基督教的婚礼模式,对于领证兴致缺缺。”

  “不。我是说,以你现在的身份,老三——”白烨拿手摸了摸他胸口,像是在给对方顺气,其实也在给自己顺气,提醒着,“你现在是公众中的官员了。你抢亲的话,不怕马上登全国日报啊?何况是在北京啊。”

  “我这不叫做抢亲。在基督教的婚礼中有个程序的,主持婚礼的牧师会问席上的观众,如果有谁反对这门婚事并且有正当理由,是可以让这门婚事作废的。”费镇南能说出这番条条是道的理由与白烨辩论,足以说明之前做足了一番准备功夫,也足以论证了他是一番雄心战略要毁掉这门婚事。

  白烨抚着额头:知道费镇南是那种关心家人到极致的传统好男人。但是,这个事不一样。他真的不知怎么和兄弟说才好了。

  “婚礼是在什么时候?”费君臣似乎兴趣盎然地欲插上一腿儿。

  白烨顿然睁开眼睛,急了,给他一眼:老四,你这是凑什么热闹!

  “这个周末,也就两天后的事情。”费镇南回答舍弟,没有半丝犹豫。

  “行。我带几个人去给你助威。”费君臣嘴角略一勾:这种好玩的事情怎么可以略过。

  白烨心想这绝对不是法子,一定得阻止。当然,他私心里听了蕙兰那个计划,是以为蕙兰不需要自我牺牲到这个地步。但是,他两个兄弟这样明目张胆地阻止人家亲事,同样是不对的。何况,如他向费镇南说的,以两个兄弟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事儿一闹,肯定大了。说不定会毁了之前他和蕙兰苦心所做的一切。

  “老二?”费镇南看见他一脸的愁眉,比自己更凄凉,不禁一愣,“怎么了?”

  “我说,镇南,你一心想着她姐姐的事儿,没想她本人的事儿,不是很怪吗?”白烨终于脑袋里一个闪光,想到了个声东击西的方法,马上脱口而出。

  “我这不要先找到aida吗!”费镇南可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转移了注意力的同时,怒气也被转移过来了。涉及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费镇南心头这股火,绝对是火焰山的气势。

  “你放心。书恬一有他们那边的消息,我马上和你联系。”费君臣这时,也只能为他做到这些了。

  主要是因为,他们这时如果贸贸然接近墨兰,把墨兰的身份给揭开了,不一定会反而给墨兰遭来危险。所以,最重要的是先搞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才能做出合适的反应。

  理智是这么想,可是,想到妻子怀着孩子奋斗在一线的战场,费镇南哪能安定下来。担忧,紧张,不安,在他胸头不停地涌动着,搅得他口里心里苦不堪言。

  “你还没吃饭吧?我听立桐说,他和海楠应该是在酒楼等你回去呢。”白烨安慰兄弟先填饱肚皮,才能继续干活,才能抢回媳妇。

  费君臣接到暗示,立马打了火,开车前往酒楼方向。

  费镇南其实想在这里暗中守护妻子一夜,但是,两个兄弟都不让,都说会打草惊蛇。因为对方是什么来历什么身手,都很难说。

  见着底下的军车驶出了军队医院大门,安日晨轻手将病室的窗帘垂放下来,折回床边。

  墨兰坐在床上,像是无聊地翻手一本娱乐杂志,嘴巴里嚼着颗话梅,牙齿间发出啧啧啧不雅的响声。

  安日晨拉张椅子坐到她前面,捏着兄长的口气问道:“那个人是什么人?”

  “他认错人了。”墨兰给他一个不耐烦的撇眉,“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突然间就在后面抓住我的手。我都怕得要命,赶紧把他的手甩开。”

  见她两个秀肩哆颤着,好像还在为刚刚那事惊怕不已,安日晨只得急忙收起了这个话题,抚慰道:“别担心。我在这儿呢。不是你孩子的爸,只是认错人,没有关系,他应该不会再找过来的。”

  “真的没有关系吗?”墨兰反而是一脸忽然变得认真的表情,对着他问,“我看他,穿得很体面。而且,他后来来的两个朋友,好像是军官。”

  “哎。没事儿。表哥说能罩你,肯定就能罩你。”安日晨打着包票,“部队里,表哥也有认识的官儿,你怕什么呢?再说,有理也都站在我们这边,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墨兰在听到他说部队里也有认识的人时,眼中闪过一抹光,转瞬即逝。她嘴角弯弯,像是得到了他的包票后雨过天晴,笑裂开了嘴儿说:“都听安大哥的。我和我的孩子都指望安大哥了。”

  安日晨这才起来,帮她倒水,又问:“医生有说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没有什么。很好。主要是我自己心情紧张。”墨兰一脸的轻松和懊恼地说

  “你的产检医生,怎么会是部队的医生?”安日晨将开水端到她面前,再问详细些。对于她的情况,其实他所知甚少。在于清吧的老板,也无法向他提供一些比较具体的有关她的情况。

  “我是个没文化的小百姓,哪会懂得哪家医院好嘛。人家都说部队的医院可靠一些,我们子弟兵可靠一些。所以,我来到北京后,就一心思奔着最好的部队医院医生看病了。”墨兰撒起谎来,如今堪称一流,不留任何破绽,“为了能让这位王医生给我和我的孩子看病,我那天晚上就过来排队,排了通宵的队伍呢。”

  安日晨听了她这话,只觉得她辛苦,不由手探出去摸了摸她的脑瓜顶上,说:“以后,不用这样辛苦了。想让哪个医生给你看病,告诉表哥一声,表哥马上给你安排。”

  墨兰“嗯嗯”地瞎应着,想:四少的人,你能请得动?

  “今晚我在这里陪你,你就不用担惊受怕了。等会儿好好休息。”安日晨又摸了摸她的头发,才松手。

  墨兰本想在他走后,赶紧给费君臣托个信儿,安抚一下丈夫。哪知道,他想留下来?

  “怎么了,不想我留下?”安日晨看着她皱巴的眉头,似有所想的,问了声。

  “我是怕安大哥辛苦啊。”墨兰似苦恼地点着头,“安大哥和我不同,是养尊处优的人。”

  “哈哈。”安日晨大笑两声,“没想到你会顾虑这个。”

  “我为什么不会顾虑这个?”墨兰提着眉梢,问,“每个人都会这么想吧。”

  “我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人。”安日晨指头在黑框眼镜中间压了压,眸子里流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气,“如果是,就不会被我父亲抛弃多年了。”

  “安大哥的父亲——”墨兰想,就此能不能探出点关于安元城的内幕呢,“对安大哥真的不好吗?不是说虎毒不食子吗?”

  “老人家当年为什么那样做,我们做小辈的不清楚。如今,老人家脑子里糊涂了,我们做小辈的想再继续追问,也问不出个名堂来。”安日晨墨眉中间清清淡淡地凝着一丝淡漠,提到自己的父亲那种晦暗的心态确凿无疑,倒十分像是一个被长辈深深伤过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阴影的孩子。

  这些话,像是表明,安日晨对于安元城的过去,似乎不想知道,也不会去打听,因着自己被抛弃的身份。

  墨兰理着这些头绪,该真正烦恼的是,一下子没有办法遣走这个人。

  今天晚上,安日晨应该是在这里留宿了。因此,她得保证不会露出任何马脚才行。为此,手机通话,要马上做一番处理。她便是上了一趟洗手间,迅速把手机内的卡换掉,将旧卡扔进了马桶里冲走。该记的电话,她都记在脑海里,暂且,不会有认识的人通过这个电话联系她,除非她主动打过去。

  当她走出来时,安日晨正在想方设法帮她搞一间单人病房住。

  本来,下午六六和王医生过来时,是打算动用关系给她搞一间单独病房,但她想着奢侈,不需要,便拒绝了。

  现在不同,有了安日晨在,她想着,应该搞一间单独病房比较好。清净一些,她好集中注意力应付这个人。

  安日晨人脉是有的,在与医院里的人磨嘴了半个小时后,对方同意帮她转病房。不过,得上去到有空病床的病区,去的是五官科。蹿科没有关系,反正王医生明早还会来给她检查一次,她也只是住一个晚上。

  转到了清净的病房,墨兰躺在床上,闲着闷着慌,抓了把瓜子磕着,顺便观察安日晨的动心。

  安日晨在单独病房外面的窗台走廊那里,走来走去,耳边贴着手机。因落地窗打开着,他说什么话,墨兰还是能听见一些的。

  他应是一通电话打到了关老头子和关浩恩那边,先向对方坦白并告知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

  关浩恩或许就婷婷的事说了他几句。安日晨只得兢兢战战地答复,并承诺自己的为人。

  等他收起电话走回来,墨兰借机开口:“安大哥,你和罗小姐是在谈婚事?”

  安日晨像是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的样子,在愣了些时候后,方是琢磨着唇口,说:“兜儿,希望这个事儿不会给你增添压力。但是,确实是老人家比较满意,所以,我现在是和对方在谈——”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墨兰眨一下眼球,心想罗婷婷这回能嫁出去是不是得高兴得疯了。如果为了罗铮的心情着想,她或许该不该去“关心”罗婷婷的好事呢。论私,她可以不计较。但论公,貌似很难不计较。毕竟罗婷婷不是被楚昭曼曝出过有贪污历史吗。

  “这个要看长辈安排。”安日晨见她这么热心于自己的婚事,不禁惘然。

  “我是想看盛大的婚礼。人家都说,有钱人的婚礼特别好看,能吃很多好吃的东西。”墨兰说着这话,心里倒是涩涩的,是想到自己和丈夫的婚礼一延再延。于是,她脸上的那丝苦涩,看起来很真。

  安日晨却是理所当然误以为她被男人抛弃,连婚礼也没有,安慰道:“如果你想看婚礼,我周末倒是接到了一份朋友婚礼的请帖,我可以带你过去看。”<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