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机场相见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8734 2021-04-04 23:37

  那日,安日晨把她带到了关老爷子那里,开车放下她后,略带歉意说:“兜儿,今日我还有事,不能陪你。”

  “安大哥如果是和未婚妻甜蜜去了,兜儿当然不能阻碍安大哥的好事。”墨兰像是有意无意随口念一句。

  岂料安日晨面色稍硬,答:“兜儿,你料事如神。”

  墨兰也没有猜到自己料中了,一时装傻。

  安日晨走后,墨兰琢磨他这是和罗婷婷要去办什么事。坐上电梯来到关莫靖的病房里。

  刚好房内仅有关莫靖和关浩恩两祖孙在,见到她来,应是有安日晨的事先通告,并不惊奇。

  “坐,坐!兜儿!”关莫靖招手要她到床边坐,言语间的热情与脸上的关切不似虚假。

  墨兰依着病人意思拉了张椅子坐下。

  关浩恩亲自给她倒水。水杯递到她手里,墨兰谢了一声,把水杯拿在手里,并不喝。

  关莫靖嘴里头一直顾自说话:“兜儿。那天你在我这里出了事后,我便想,哎,等你好了回来,一定要好好跟你说句道歉的话。”

  “关爷爷。这事儿是我自己不小心,与你无关。”墨兰忙拒。

  “你在我这里出的事,怎么会与我无关呢。”关莫靖像个小孩子别扭地争辩着。

  墨兰露出一点愣怔的样子,继而掩嘴一笑:“关爷爷对我的好心,我知道。但是,我和表哥说好了,还是回家待产比较好。这个城市里这么大,真的不是我和我的孩子能呆的。”

  关莫靖听到她终于说出这个话,长长地叹息一声:“你家里有人照顾你吗?”

  “有。这个关爷爷放心。”墨兰顺手把没有喝过的水杯搁回桌子上,握住老人家的手真挚地说。

  关莫靖看了看她的脸,低头再望了望她的手,默然了。

  墨兰其实到现在为止,仍不知为何这个老爷子会关心自己。但既然都是要分手后不再相见的人了,她不会继续探究,起身说:“爷爷,你一定得保重自己。等我生了孩子,会回来探望您的。”

  关莫靖向她慎重地含了含头,老脸这会儿方是露出个笑脸来:“行。你来了,我要抱抱你的孩子。”

  墨兰离开病房前,向关浩恩稍微含头示意,算是客气地打个招呼。

  “浩恩。你送送兜儿吧。”关莫靖吩咐孙子。

  关浩恩不会违抗祖辈的嘱咐,送她出到病房门外。

  墨兰顿住脚,回头对他客气地说:“关先生不必客气了。我一人离开就可以。爷爷现在正是术前最重要的时候,不能有半点闪失,关先生留在这里照顾爷爷要紧。”

  关浩恩听了她这话,简单地“嗯”了声,深沉的眸子在她那张面具似的微微笑颜上似乎盯了一下,回了病房。

  墨兰这才一个人慢慢地离开这里。走到拐弯处等电梯时,感到口渴难抑,可能是近来治疗药物的缘故。刚好今日没有带水出来,她走到了护士站那里,遇到一个推着小车给病人送开水的阿姨,便问声要借口水喝。

  那个阿姨恰逢是上回撞到她的人,一下认出了她,马上应好,急匆匆不知上哪里找到了一个一次性水杯,帮她倒了杯开水。

  墨兰等着水凉了,刚喝半口,见久等的电梯门开了,心里一急,丢了只喝半口的水杯,匆匆赶去乘坐电梯。

  她心急自然是有原因的,在见了关老爷子后,是要赶着去机场。

  安日晨在送完墨兰后,到罗家在北京置的宅邸接罗婷婷上车。

  “肯定又是去讨好你那表妹了,安日晨,你这人当真是一点都不花心?”罗婷婷一坐上他的车,闻着他车内有一股女人余留的飘香,马上眉毛一扬,似是不悦。

  “我待我亲人好,不就是代表我将来对我妻子也很好吗?”安日晨像是没有听出她口中的讽意,一如以往的木讷表现说话。

  “油嘴滑舌。”罗婷婷仿佛羞恼地咬下贝齿。

  安日晨斜眼瞟到她这副娇羞的模样,心想: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之前,被他吓了一番后,她反倒之后没有怨他,倒真是像对他真是上了心一样。

  “我爸没有和我说,他叔叔来了。但是,我知道他们应该是在哪里会面。”罗婷婷感觉到他瞟来的眼神,得意地一扬眉,“这次如果事成,你是不是得感谢我?”

  “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安日晨一句怡然自若,像是世间事物都握在他掌心一般。

  “我不要你什么东西。要东西,我自己买还不容易。”罗婷婷说到这,话语一顿,眼眸一寒,“我只想要,你承诺过的。”

  “真的想让费镇南落马?你不是喜欢他吗?”安日晨推推黑框眼镜,再次飘过去的眼神写着:你这事可别到时候后悔了。

  “得不到的,当然是要毁了。”罗婷婷冷冰冰地吐出,接着笑脸一展,娇声娇气地说,“怎么,让你收拾掉你的情敌,你还不乐意了?”

  安日晨“呵呵”笑两声,笑声不明,就此敷衍了她。

  罗婷婷只觉这男人如条腹蛇,内心里阴暗无比,犹如无底洞穴。想到今后要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心里纵使有百般不愿,却也得靠着这人保全自己性命并达成复仇大计。她的脸一时冷一时热,望着车窗外街景如闪电般掠过眼前,似乎什么都抓不住。直到下了车,想到要见罗铮了,虚空的心头忽然被什么充实了一角。

  安日晨伸出一条手臂,她假惺惺地揽住他臂肘,一同登上了酒店大堂。

  罗铮与罗卫在酒店的咖啡馆里议事。

  罗卫今年快有六十几岁了,是罗铮最小的叔叔,罗铮称他为卫叔,晚辈们都称他为卫叔公。年纪不小的罗卫,精力在晚年却是愈加旺盛,投资的产业不断扩展。

  罗铮与罗卫感情不错,是因罗铮小时候曾有一段日子随这位小叔畅游各国,才习得一人精通十几国语言。罗卫喜欢这个侄子,也是看中侄子天资聪颖,孺子可教。

  但是,俗话说的好,有利益之争,朋友亲人都可以变敌人。所以,罗铮从来不参与这个小叔的事业。罗卫这几年看着小侄子官途上步步高升,除了捐一两部小车给侄子使用,在日常生活物品上给侄子一些照料,却是从来不干涉侄子半点公事。

  叔侄感情既是深远,罗卫每次到中国内地来,罗铮必是要亲自接待和照顾的。然而,罗铮不带女儿罗婷婷来见叔公。也不是说罗婷婷从没有见过罗卫。在她刚被罗铮接到家中后,偶尔是被罗铮带出去见过叔公罗卫的。可这是小时候的事了,等她进了官场,罗铮再没有带她见罗卫了。罗婷婷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父亲早看出她功利心大,担心她恳求罗卫帮她在官场上行贿,最后自惹麻烦,干脆不让她见。

  服务生给他们两人端上热腾腾的蓝山咖啡。

  罗卫手里端上一杯,说:“铮儿,你上回托我给你找的宝石设计师,我已经都帮你物色好了。你这是给婷婷办嫁妆吗?”

  罗铮摇头一笑:“不是。一个年轻的朋友,要和我一位长辈的儿子结婚。婚期应该是在近日吧,”他是听费家老奶奶曼青提过,三个月后,算算日子,虽然过了,但是应该不会推迟太久的。

  “可我看你找得这么辛苦。这个朋友肯定对你意义重大。”罗卫看着他的表情,似有所思地悟道。

  “我要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宝石吧。”罗铮还是笑一笑。

  “还说不是。”罗卫将咖啡杯一放,慎重地揭穿侄子的内幕,“你现在要的这套新娘首饰,是要找回当年你送你妻子的那个设计师设计。而你妻子当年物中的那个设计师,是你们两夫妇在行游路中无意遇到的顶级设计师莫可菲斯。莫可菲斯早已退出江湖,要不是遇见你们这对新婚夫妇,根本不愿意出手为你妻子设计这套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首饰。结果,你现在要找回莫可菲斯,有多困难你知道吗?不是价钱的问题,是找人困难。”

  “辛苦小叔了!”罗铮心知困难,所以实在无法,只得求助于罗卫。

  罗卫竖起指头,还要继续揭穿他,忽然见到咖啡馆门口走进来的一男一女,一愣:“这不是婷婷吗?你让她来吗?”

  “没有。”罗铮急忙一答,回头望去,见是女儿携了个男伴过来,心头一惊,交代小叔,“小叔,有关这套首饰的事,你千万别泄露了消息。”

  “是。是。”罗卫瞧着他紧张的模样儿,含笑答应。

  罗婷婷与安日晨走到了两个长辈面前。罗婷婷向着罗卫一个鞠躬,恭谨道:“叔公,好久不见了。”

  “婷婷。几年没见了,你现在越长越标致,与墨尔本新竞选出来的墨尔本小姐一样漂亮。”罗卫眼睛眯眯的,打量着她类似外国女人露肩露腿的艳色礼服。

  罗婷婷当是他在赞美自己,心里高兴,便是回了一个舒畅的笑容,得意地把未婚夫也带了出场:“爸,叔公,这是我近期有意要嫁的对象,安日晨先生。”

  罗铮和罗卫当场皆是一愣。

  安日晨向他们两人彬彬地行了一个礼,道:“两位长辈好,我是安日晨。”抬起来的眼光,是在罗卫罗铮两人身上速度地扫过。罗卫与罗铮两人相貌有些像,都是很会保养的男人,气质斐然。表现在罗卫年纪这么大了,一身笔挺西装,身体没有发福,满头银发烁烁,脸上皱纹不像一般老人下垂的脸皮,像是仍在战场上厮杀的武将,刀削出来的刚硬。罗铮自然不用说了,一个外交官员,平日里更要注重外表形象。

  罗铮是没有想到女儿会突然杀出这么一招。虽然他是有觉察到女儿近来与男人走得近,但竟是这样一个男人。怎么说呢?一个第一眼望过去像是中肯老实的男人,但是,望第二眼,忽觉一点都看不透。

  “都坐下吧。”罗卫代替有点发愣的侄子,招呼两个晚辈先坐下。他心里则一叹:看来,侄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刚开始就被人给弄个下马威了。

  “好的。叔公。”罗婷婷立马不客气地拉着未婚夫坐了下来。她自己坐到父亲旁边,未婚夫就坐在了罗卫旁边。

  罗铮见女儿反客为主,心头幽幽地不安。一般女儿这种动作,只能证明是有备而来。而且,冲着罗卫来的。

  “罗铮先生,罗卫先生,我安日晨都是久仰大名了。当然,在罗婷婷口中听到的,两位都是性情柔慈的长辈。”安日晨殷勤地想给长辈们倒茶,发现他们喝的是咖啡,便是招了服务生上小点心,推推眼镜说,“如果两位长辈不介意,接下来的午餐,让我给罗卫先生洗尘,顺便让我和婷婷孝敬两位长辈。”

  晚辈把话都说得这么白了,直接拒绝了不合情理。罗卫在罗铮开口前,先答应了,免得让侄子难做。当然,他一眼也瞧出来这小伙子是冲着自己来的,眯眯炯目,向着安日晨道:“不知安先生是在哪里工作?”

  “中行。”罗婷婷着急地出口,这样一来,可以让父亲知道,自己找的这个未婚夫,一点不会逊色于费镇南。自己不能嫁给费镇南,也就一点都没有掉了身价。

  从女儿的口气和神情都能听出女儿心头始终埋藏的情绪,罗铮眉间深深地凝紧,端了苦涩的咖啡抿上一口。

  “哦。”罗卫拉长了声音,却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罗婷婷再着急,被安日晨在桌底下一个猛拉给扼住了冲动。安日晨清楚,像罗卫这种角色,哪有那么容易拿下来。所以,这事儿,得慢慢悠着点来。

  “既然待会儿是要被晚辈请去吃饭,我得回房去换一套得体的衣服。”罗卫在慢悠悠把手里的咖啡喝完时,像是做了决定说。

  所以,其余三个人走到酒店门口等他换衣服后出来。

  罗婷婷一直揽着未婚夫的手臂,向父亲表示两人关系亲密。

  罗铮对于女儿有些孩子气的赌气举动,蹙着眉,走到了一边接私人电话。

  电话对头,是罗卫的声音:“铮儿。这人我知道是谁,你这个女儿心地不善,与最可怕的人勾结上了。”

  罗铮一时,无法回话,心头某处是急速下沉。

  “我会继续和这人周旋。但是,他别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伤害你和你的家人。”

  “这事,其实——”罗卫都把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罗铮愈是难以启口。

  “我知道,你受到政府委托,一直想在我这里找到一些线索。我不能说,就是不想让你惹上任何麻烦。”

  “我一直相信——”

  “我从无做犯法的事情。但是,论情报,确实我知道的要比你多。包括你妻子,你真正的儿女。我一直想等你开口来问我,可你一直不问。我怕你伤心,也就不敢说。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铮儿,你听我说一句,有些人你能保,有些人真的是你保不住的。你性情过于柔弱,我不想你因此受累了。”

  罗铮心知他指的是什么,垂下手“咔”断了通话。那边,罗婷婷像是与安日晨打情俏骂,欢快的笑声如黄莺出谷,一阵阵传来。罗铮便是仿佛想起了第一次,当罗婷婷来到自己面前,喊他那声“爸”的时候,那脸幸福的笑容,令他心头酸涩。

  哪怕她不是亲生女儿,但都是孤儿,不是吗?依着自己这份心软,他现已走到这个地步了。

  “哗”——

  手机一个短信过来。或许罗卫知道他听不进去话,只好给他发来短信。

  信上写的是:如果你两个女儿同时遭遇危险,我只能救一个,你希望我救哪个?

  罗铮的眼睛一下子直了。

  墨兰提拉着行李箱,坐上了的士,奔向机场。此刻,她的心跳如飞。是,这样一种感觉,就好像当年她初恋上吴梓阳时一样。

  路上如她所愿没有塞车,她到达机场,指头捏着机票,蹬蹬蹬的脚步声急入机场大厅。

  其实,她并不需要急,更不需要寻找。她的丈夫,就一直以坚毅不动的山一样,站在大厅进入的门口处等着她。

  费镇南早从奉书恬那里得到好消息后,昨晚一夜没睡,今天精神更佳。

  看着妻子窈窕的妙影从门口出现,一头乌黑发丝带着一股飘香沁入心间,他一个箭步过去,不顾四周人围观,双手一搂,把妻子抱了起来。

  “哎——”墨兰不禁一声低呼,哪知道丈夫忽来这么一个惊人举动,又羞又恼地拿起拳头轻轻捶打丈夫的肩窝口,低声羞骂,“放我下来,会吓到孩子的。”

  一听她这么说,费镇南慌慌张张又无比温柔地把她放回了地上,一手仍轻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抚在她像是一点点隆起的腹部,叹:“哎——终于摸到了。”

  墨兰“啪”一下打开他的手,羞恼地瞪给他一眼:他这话是什么话呢?人家听了,还以为他和她这是怎么了呢?

  费镇南手背被打得通红,却是不敢半句与妻子顶嘴。妻子现在是孕妇,他无论如何都得让着,护着的。<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