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我是很爱我太太呢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8146 2021-04-04 23:37

  林凉顺弟弟的指向,回头,与老公的视线撞了个正着。老公那张脸,刚训完江茹雪本该是怒气有余,可是望到她这边来,却自然地变成了温情脉脉。薄薄镜片后面的眼睛,像是一汪深潭,要把她的魂魄给吸过来一般,所以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这里。

  “奇怪了。我怎么觉得费政委今天老望着我们这边啊。”谭美丽刚才对江茹雪的话没有一句评语,现在反倒出声了,“而且,这眼神愈瞧愈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林凉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了,“他瞧我们这边,是因为有你这个美女吧。”

  谭美丽立马一个指头戳她肩膀上:“我怎么觉得,他是在瞧你这个人呢。”

  “瞧我?怎么可能?”林凉干巴巴地笑两下。

  “奇怪奇怪。你看看,费政委都开始笑了。感情他刚才骂江茹雪的事根本没有占在他心头上,他是一门心思都在望我们这边。”谭美丽分析。

  林凉是见到老公优雅的嘴角开始往边上勾了,划出一个诱人的弧度,表明他真心是在笑。

  所以如谭美丽说的那样,费君臣根本不把江茹雪当一回事,他骂江茹雪等于骂所有与江茹雪一样可耻的人。而且他经常教训兵员,习以为常了,江茹雪在他眼里不是个女人,只是个兵。但媳妇就不同了。当他骂完江茹雪把视线挪回媳妇这里,忽然发现心情马上拨开乌云见到了阳光,望到了一片海阔天空。媳妇那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睛,充满灵气飞眨的睫毛,肉嘟嘟的脸颊,翘嘟嘟的小嘴,让他马上回忆起了游泳池边那口美妙的人工呼吸。

  深深地吸口气把喉咙里的那股咽下去,费君臣才把神魂到罪恶边缘的精神拉了回来,重新回到了正题上。嘴角衔起一抹似笑非笑,他道:“谁能代替江同学回答我的问题?”

  席上一片安静中,忽然一个女高音爆了出来:“我!”

  林凉一怔:这声音分明是从自己背后传出来的。

  于是谭美丽响当当地站了起来,第一句话就说:“费政委。听见您转述您太太的话后,我这个心肝儿直蹦,心想,您太太也太迷人了。您太太是真正的巾帼女英,花木兰穆桂英也不过如此。”

  林凉在无语中感觉三颗冷汗从额头淌了下来。什么时候起,自己在室友的心目中变得如此伟大了?

  眼见自己的老公津津有味地听着谭美丽说话。

  谭美丽继续叹:“费政委,我说这话绝对不是奉承您和您太太。我是实话实说。花木兰穆桂英之所以有那样骄傲的成绩,只是因为她们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兵。您太太一样,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军人。所以,比较起来,我深感汗颜,我这个作为军人的觉悟,比不上您太太,也比不上我的一个室友。”

  席上一片安静,似乎都和费君臣一样被谭美丽的话给吸引住了。

  谭美丽感觉得到所有人注目在自己话里,愈发得瑟了:“我这位室友,号称拼命三郎。这还是那年我们被拉到外面野战训练时候的事了。当时我们跟着一个连长进行军事训练,与另一个连队进行对抗,目标是对敌方阵地进行偷袭。连长要我们在一声号令之下全部冲上敌方阵地。明白只是演习,但我们个个都很紧张,因为都是女兵嘛。被子弹射中了或许不会死,照样会疼啊。所以,就连那个发号司令的连长,把烟雾弹扔过去后,发了一声‘出击!’。可是那烟雾弹居然哑了,连长自己也没敢爬出战壕。就我那个拼命三郎的室友一个人,听到出击命令时拿着枪冲上去了。”

  “然后呢?”有人迫不及待地问。

  谭美丽舔舔说得口干舌燥的嘴唇,得瑟得不能让得瑟了,因为看着费君臣与他一帮部下也都在入迷地听自己说话呢。她咳一声,继续得瑟:“然后,我们连长,我们,都呆呆地看着我那个室友冲了出去。紧接,啪一声枪响。接着,我全身热血上涌,与我两边的女兵,扔下我们还在发呆的连长,都跟着我们那个室友冲出去。那天,我们偷袭成功,我们取得了难以想象的大胜利。连我们连长都说,哎,自己败给一个女兵了。”

  谭美丽这个显得稍长的故事一说完,立马有人吹起了口哨。

  谭美丽就此将头一扬,得瑟到了顶峰:“如果您不是有了太太的话,费政委,我觉得您真该与我这位室友见见面。”

  林凉在谭美丽开始讲述这个n年前以自己和她为主角的故事时,已经预感有危机要砸到自己头上了。

  “你这位室友现在在我们这里吗?”费君臣似乎能猜到谭美丽要说什么,毕竟进课室后这个女兵与老婆的小动作,他是一直看在了眼里。当然,他相信老婆肯定没有把他与她结婚的事告诉这个女兵呢。所以,他要是不把这么一件有趣的事儿追问下去就怪了,特别是在听说了老婆居然在过去有这一番丰功伟业之后。

  林凉在谭美丽的指头扫过来前,十分明智地把头一低,避开了。

  谭美丽一愣,接而好笑:这个小呆瓜那么怕出名吗?

  “这位同学,请说下去。”费君臣面对面,当然把老婆躲避的动作见得一清二楚,嘴角再一勾。

  谭美丽咳一声嗓子,意味深长地说:“费政委,我想您应该是认同了我的观点了。”

  “是的。”费君臣毫不犹豫的,在听完老婆这个令女兵都能热血沸腾的故事后,自己作为男子汉不表态就太对不起今晚的良辰了,“我是很爱我太太呢。就因为她一番铁血豪情,是个真正的女军人,让我对她一见钟情。我在这里向她承诺,我一定会让她成为全军最幸福的女人!”

  最后一句话,紧随他沉着有力的醇厚嗓音,充满了浓浓的深情。较起江茹雪那莫名其妙霸王硬上弓的爱情表白,他的表白,才叫做真正的既有深度,又是手到擒来的自然流露。

  席上在一片惊艳的抽气后,口哨声、掌声如狂风暴雨般响起。

  “费政委,让我们见见您太太!”

  林凉固然听了老公当着几千人面的公众表白后,厚厚的脸皮火辣辣地在烧。然关键头上她仍不放松警惕,向着老公扫去一个凌厉的目光:如果你敢在这里把我暴露了目标的话,你就是欠收拾的——

  费君臣接到了媳妇的眼神,就如那天媳妇扫他一巴掌的眼神,所以他是万万不敢的。毕竟,他还没爬上老婆的床呢。

  于是,他身边的兵聪明着,同样接到了林凉不悦的神色,马上出来维持秩序:“都安静下来。嫂子现在不在这里,等下一次有机会,会让大家见见的。”

  林凉感觉是从死里逃生了一场,浑身从水里打捞上来似的汗流浃背,几乎虚脱地把头磕在了桌上。吴平安拿手在她眼前挥挥,谑笑道:“林凉,是不是被政委的表白感动死了?”

  “是快死了。不是被感动死,是差点儿被吓死了!”林凉恶狠狠地驳着他,简直要骂起老公是个大笨蛋。老公这么一说,将来对她嫉恨的人不是更多了吗?毕竟有弟弟那个前车之鉴。

  “别担心。政委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的。如果他要说出去,他早就说了。”王子玉插进来说。

  那也是。林凉嘘一口长气:看来这个老公聪明不够但不至于完全愚蠢。

  王子玉和吴平安就此互对笑眯眯的眼色:看得出来,她今晚的心是被费君臣给搅乱了。这是进展的好现象。

  既然有了老婆的威吓,费君臣不敢过多宣传自己的太太了。再说,他好歹是个敬业的军官,不敢怠慢自己的征兵行程。接下来,他是边说边开始翻阅起了一沓表格,是每个进来听讲座的学员要填写的调查表:“我们454是什么样的部队,相信大家在我们的征兵过程中都对我们有了一些了解。但我还是想听听大家对我们的看法。——对了。我征兵这么多年,终于被我看到了第一个勾写了不愿意进454部队的人。”

  林凉“额”:老公是火眼金睛吧。几千份的调查表,居然被他一翻就被翻到她那份。眼看,老公用手指遮了调查表上的姓名,当着几千人的面,举起来当做壮举地晃了晃。她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的字迹。她弟弟和吴平安也认出来了。

  “林凉。你这是和政委今晚上对台戏啊?”吴平安往好的方面想,“我明白了。这叫做夫妻情趣。”

  林凉从桌台下面踢他一脚,瞪目:我这是真的不愿意。

  费君臣自然是掠到了她那双杏圆的美目,笑吟吟地宣布:“这样。请这位勾写不愿意的同学在讲座结束后留下来一下,我们有意对其虚心求教。”

  林凉听老公这么一说,马上斜目过去。

  费君臣接到媳妇又一个警告的眼神,这回可没有让步,半哄半迫说:“请这位同学不用担心。我们454是谦虚求教,绝不会为难你半分。我们不会拒绝任何一个给我们提出中肯意见的学员。我费君臣绝不是不允许反对声音的小人,只要你是有理。”

  林凉拿指头敲敲额眉:也好。反正今晚过后她是要找他算账的。他这是给机会她教训他呢。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问问那些愿意进我们部队的学员,对我们454的看法。”费君臣是认真地把心思从媳妇那里再次收回来,回到公务上面,“有谁愿意主动说一说吗?”

  “报告政委。”这回站起来的是个男兵。

  谭美丽又在林凉后面做直线转播了:“这个就是我本想给你介绍的第二才子,汪天龙。名字好记吧。我们都叫他天龙八部。”

  “然后呢?”林凉注意到了她话里的“本想”。

  “他和王子玉是死对头。既然你都攀到了第一才子,这第二才子你还看得上眼吗?”谭美丽瞥瞥她。

  “我和他只是我高中同学的同学关系。”林凉重申,在公众面前死活捍卫与弟弟的界限。

  “如果你真是这样想,讲座过后,我就帮你约他了。”谭美丽眉头一挑一挑地挑衅。

  “不必了。”林凉把眉毛挑回去,“你不是要我把目标订高一点吗?我想,如果他超过第一才子,我再来考虑。”既然和她弟弟是死对头,她怎么可能和这种人有交集?

  不过,这个死对头还真的是无论什么场合的缘分。就像她和刘雨烟,到了哪里总是死对头。

  汪天龙敢于率先起来,当然是一心想先给费君臣一个好印象,朗朗声说:“费政委,我感到很荣幸能在同一个专科向您学习和请教。”

  “你是——”费君臣眯眯眼问,因为对这个人没有半点印象,部下也从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过这个人。一般来说,他征兵的次序是,由部下先挑自己喜欢的学员,再报到他这里来过目。所以,就像王子玉,是被他的部下六六挑中报到他那儿来的,没有林凉他也听过王子玉的名字。有了林凉后,多了层小舅子的关系而已。

  “我是这个军医大外科系的学生,现在是心外专科。”汪天龙报出自己的姓名。当然,他不了解费君臣的征兵次序,以为费君臣不知道自己很正常。

  费君臣望了眼自己的部下。挑选心外医生是六六的活儿。六六走上来,在他耳边耳语两句:“外科系第二,但是,差王子玉不是一大截。”

  就是说,差距是不止一大截的大大截。费君臣想要最好的兵,当然只要第一不要第二。他便是对着汪天龙说:“你的论文答辩在你们系排第几?”

  汪天龙心头忽起种不妙的预感,磕巴着答:“第二。”

  “排第一的同学今天也到我们讲座来了吧。我很有兴趣听听第一和第二对我们部队的看法有什么区别。”费君臣说这话,其实是借题发挥,很想听听小舅子的意见。

  听出姐夫言语之下的意思,王子玉当仁不让站起,回答:“费政委,是我。”

  林凉眨眨眼皮,看着弟弟与老公对目,两个都是穿着军服显得特别英俊挺拔的男人,看起来旗鼓相当,相当养眼。只可惜,对她来说,养眼的背后都是她想远远离开的两只欠扁货色。此时席上是十分安静的。林凉能听见谭美丽咬指甲的声音,外带唠叨:第二与第一对抗的好戏,肯定要看。

  “你们说吧。是什么看法。第二先说。”费君臣不是不给汪天龙机会,既然人家那么有勇气毛遂自荐,他是很想看对方有什么料子。

  汪天龙一听有戏,兴致马上高昂起来:“费政委。454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因为你在454里组织起来的心外小组,号称全军最强的心外小组。我作为一个攻打这方面专科的学生,一直立志于成为这个小组的成员。”

  “就这样,还有吗?”费君臣对于这种千篇一律的答案,当然是乏了。

  汪天龙不知道费君臣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回答也没有错啊。于是沉默着。

  费君臣眉毛一紧一松,把头转回了小舅子那里,重点对象重点提问:“王子玉同学,你是为了什么想进我们454,能否说一下具体的看法?”

  林凉其实也想知道弟弟对于454是怎么想的,眯起了圆溜溜的眼珠子等弟弟开口。

  王子玉接到她与众人充满期待的眼神,却是笑着使了个花枪:“费政委。有关这个问题,我在最终面试关时会告诉你。”

  费君臣勾了勾嘴角,明显第一的答案比第二的答案引起了他更多的兴趣:“你认为你一定能到最终面试见我?”

  “不。我认为我一定能进454。”王子玉英挺的眉毛轻轻地扬着。

  林凉无语了:知道自己的弟弟又是犯了王子病。只不过,怎么自家老公听了后没有批评反而像是高兴地笑了起来呢。

  “这个第一和第二的差距,我总算是听明白了。”费君臣边笑边说,甚至有些笑不拢嘴的,可见得他对于小舅子的欣赏不是一点点,“第二说是立志。第一说是一定能进。我喜欢这种狂妄的真正有自信的人。王子玉同学,你的师兄当时跟我还没有你这么狂妄。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狂妄的人。毕竟,你两年前就当上了法洛四联症的主刀,第二到现在还当不上一助吧。”

  被这样一比较,汪天龙简直是被打进了地洞里,输得不是一丁点儿,是天壤之别。

  林凉忍不住和谭美丽对上一眼:这个第二,不是普通的可怜啊。就是因为上面有个王子玉压着。

  “和王子玉同一期的人实在太凄凉了。”谭美丽拿指头拭了拭眼角,为小学同学第n次的挑战失败哀悼。

  林凉无法安慰任何人。弟弟的优秀,那是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压着所有同辈人。所以,她作为王子玉的姐姐,一直感到无比的压力。然后呢,现在再来一个比弟弟还要优秀的老公,让她怎么能顶得住呢?<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