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狱斗(下)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5052 2021-04-04 23:37

  “呀!”桑姐低叫一声,被吓得不轻,跌坐到地上用手捂住心窝口,“她们,她们不是说你——”

  墨兰翻身坐了起来,拍打拍打身上几下:“当年在学校里进过游泳协会,屏气功夫练得还成。”

  桑姐听她这么轻描淡写的一说,更显得里内深不可测,对她不由又敬佩了几分,低声道:“刚刚那群人,真是想杀了你的!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不知道。只知道她们不大像是狱犯。”墨兰眯眯眼睛说。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是,这群人的狱服上面没有打编号,而且明显这是一起有组织的行为,有头儿指挥,果断进来果断撤退。

  桑姐做起了哦米拖佛的手势,点点自己胸口:“上帝保佑你我。”

  求上帝,求老天爷,还不如求自己。墨兰心里盘算着:这些人一次害不死她,下次肯定还有动作。

  桑姐这会儿端详起她被人踹过几脚的腿儿,知道她的双腿不可能被踹了没事,只能证明这人很能忍耐。能忍的人,才能成得了大气候。

  “桑姐。”墨兰蹲了下来,与她脸对脸儿,对着她的脸看了许久。

  桑姐被她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珠子,看得心里头发慌发虚起来,问:“什么事?”

  “你没有病吧?”

  桑姐本来一张青白的脸蛋儿,蓦地涨成了红番茄子:“你是医生?”

  “我猜的。”墨兰笑盈盈的。

  桑姐忍不住骂了出口:“你这丫的,竟敢诓我话!”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墨兰敛起了一脸的和气笑脸,淡淡地道,“知道你还有几年的刑期,而且要出这个小监狱不容易,不如用装病得到假释。”

  桑姐听她一句话便拆穿了自个的算盘,气怒起来:“你既然不说出去,是想要挟我吗?我告诉你,我虽然是个犯人,一身骨气还在。”

  “桑姐,好歹我比你晚来,是个晚辈,怎敢不尊敬前辈。你想多了,我这个小辈的,是想帮助前辈做事而已。”墨兰依然语调不惊,好像天打雷劈也不能让她皱一下眉。

  桑姐面对她古怪的一言一行是完全犯疑惑了,却觉得她有力量能帮自己,一刻提起胆子问:“你是说——帮我——怎么帮?”

  “我能帮你出这个监狱进到医院里头。”

  “可你说了你不是医生。”

  “我不是医生,但没说过不能帮你把病装得更像一点。”墨兰打的主意是,借桑姐入院这个机会查探装病逃狱的机率有多大胜算。她抓起桑姐的左手,在手腕上搭了会儿脉搏。桑姐见她样子十足是个专业的医生,心里又确实想着要早点出去,不得先信了她。

  两人折回牢房。

  狱警见到她们两人出现,便骂:“解个小便去那么久,喜欢蹲茅坑里了?”

  “拉——拉肚子。”桑姐抬手抹抹额头的冷汗,另一手捂紧肚子。

  狱警从桑姐汗涔涔的脸上瞟过,锁住了墨兰:“你呢?”

  “我见她不舒服,不敢一人急着回来。如果她出了事,我也担当不起。”墨兰答,语气拿捏的刚刚好,不软不硬。

  狱警从她们两人的回答中搜不出疑点,只得放了她们归位。

  她们两个刚坐下,方姐又走了过来,趾高气扬的:“你们俩,完成不了任务,要怎么办?”

  “没到时间呢。”墨兰磨叽道。

  方姐知道她厉害,不和她顶,朝着桑姐发火:“我说的是你!”

  桑姐汗涔涔的,像是求助地望了眼墨兰。墨兰不冷不热地插一句:“她这是病了。”

  “她病了?她大病了有一个月了,还不死?”方姐嘴角噙嘲笑,好像巴不得桑姐这个拖油瓶快点死。

  “如果她真是死了,你们还能减刑吗?”

  “是。是。”桑姐急忙应着,“如果我死了,你们一个也逃不掉干系的。”

  方姐被她们两个激怒的,口不择言大骂:“你能死,我头摘下来给你当球踢。你还不是想活着早点出去!还有你这个新来的,别以为你杀了人就能怎样?我告诉你,我——”

  “你们几个无法无天了是吗?竟然在这里吵架!”狱警杀了过来,提了条电棍。

  方姐一看骇了脸色,抱头蹲墙角。

  桑姐也跟着搁下羊毛筷子转去面壁思过。只有墨兰,手里的活儿没停下。

  狱警走到她们三人前面,看看老老实实的方姐桑姐,再见到墨兰没事人似的表情,道:“给我转过去!”

  墨兰抬起眼皮子,目光在狱警那张脸上如钉钉子一般戳了个洞,记住了她警服上别的警察编号0824xx。之前,允了她和桑姐一块去厕所的,就是这个狱警。依照惯例,应该有个狱警跟她们一起去,防止她们逃狱,但没有。如果是对她和桑姐放心的一个心地仁慈的狱警,就不该会在这个时候来刁难她们。只能说,这里面有问题。

  默默搁下了羊毛筷子,墨兰背过身去。

  “你们三个今晚没饭吃!”狱警冷冰冰的声调从三人背后传来。

  方姐咒骂:“你们两个,等着瞧!”

  桑姐浑身像秋风里的落叶打摆子。狱警直接拿脚踹了踹桑姐屁股下的凳子,道:“我警告你,狱犯093423xx,你再继续装模作样,刑期会延长!”

  “报告。”墨兰举起手。

  “什么事?狱犯093918xx。”狱警厉声道。

  “狱犯093423xx真是病了。”

  “你这是准备和她一伙吗?!”狱警站到了墨兰身后,“狱犯093918xx,你现在是杀人嫌疑犯,如果在监狱里表现不好,在法官那里更不能得到同情,你死罪难逃。”

  “我实话实说。”墨兰答。

  “你——”

  扑通!

  桑姐猝然倒下,在地上弓成一团,手抓着胸口的衣物,冷汗涔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周围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包括狱警。

  “妈呀,不是真要死了吧?”方姐大叫,凄凉的声音好像在说,如果桑姐死了这里的人全得跟着遭殃。

  一时狱所里人声鼎沸。刘所长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见到的却是墨兰给病人做急救。

  “这是怎么回事?!”刘所长对自己的部下咆哮。怎么能让一个狱犯插手?!

  “我们这里没有医生。”狱警辩解着,“我们学的那点儿医学知识根本应付不来。她这是急性病。”

  “什么病?”

  “急性的,不知是什么病,但好像会死人!”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备车!”刘所长发怒地喊,“你们不是不知道,监狱里死一个人会怎么样,这人还是个经济犯!”

  墨兰边给桑姐进行冷敷,一边留意刘所长话里的意思。经济犯不比刑事重犯,如果是她而不是桑姐犯病,是不是这里的人也会难逃罪责。可能不会!

  车子很快备好。众人将桑姐抬上了担架,急速上车要赶往医院。桑姐在痛楚的昏迷中不愿意放开墨兰的手。刘所长在一刻犹豫之后,发令道:“狱犯093918xx也上车。”

  目的达到了。墨兰露出一副唯唯诺诺的表情,跟着上了押送犯人的警车。

  车子呼啸着,以飞快的速度下山,赶往最近的县城医院。结果,县城医院给病人一照x光和做完心电图,称接受不了这么严重的病人。刘所长一听冒冷汗:一直以为这个病人是装病来的,现在如果上面下来调查,很难瞒得过去自己的失责。所以,车子又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往市里的军区医院。

  进了大城市的陆军总医院,众人将桑姐抬下车。墨兰在一名狱警的看押下跟着下车。终于能吸上一口充满阳光的空气,她眯一下眼睛。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站着,那张侧脸似曾相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