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飞机上他那是吓唬她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805 2021-04-04 23:37

  侦察兵的要素是:看得准,听得多,装谁像谁。

  墨兰从费镇南身上体会到了这三点。所以,别看这个人经常沉默寡言的,但是,心里边装的东西恐怕能填满一个太平洋。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指的就是这样的人。

  费君臣走进来顺便带上门。费镇南让了自己的位置给他,站起来脱掉外套,卷了卷两边白衬衫袖筒,站在了落地窗前望着那伸到二楼的芒果枝。一个个半青半黄的芒果,在斜日的照耀下反射着亮眼的弧光,令人感受到夏日的青涩。

  墨兰从他的目光望到外头耀眼的晴天,有点不可思议地说:“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会下雨。”

  “这倒是应了景。”费镇南回道。

  墨兰即领会到他这话指的是傅家人给她办的葬仪。

  费君臣将边角桌子上搁的药箱拎到了这边,笑着问:“你们俩在说什么?有什么喜事?”

  墨兰总算明白了,这四少说话喜欢带刺的。她回答道:“没什么。不过是亲人想为傅墨兰办葬礼。”

  听她说得这般轻描淡写的,费君臣不免多看她两眼,一手打开药箱取出几瓶药罐子,忽然敛了平日的笑脸说:“我知道你学过医。我这人,也不是医生出身,形象点说,是军人家庭出生,习惯了发号司令。不听话的病人我不理,已经接手的病人没办法,必要时刻采取非常办法。”

  一个没办法,一个非常办法,费君臣念得特别有韵味。墨兰仿佛能嗅到恶魔的气息四处飘散。

  费镇南也禁不住回过身说话:“人家是女孩子,不是你经常面对的兵,连女兵也不是。”

  费君臣侃侃而言:“你不是拿过枪指过她额头吗?”

  “那是模型枪。”费镇南受不了了他一再拿这个说事,气急时声音有些粗矿。

  墨兰微张了口,飞机上他那是吓唬她吗?!竟然拿一把玩具枪吓唬她!

  费镇南从费君臣扶眼镜的动作,领悟到自己说漏嘴了。其实,费家的人没有一个能逃得过费君臣设的陷阱。所以费老先生常挂在嘴头上的一句话是:让君臣这孩子去学医,一是暴殄天物,二是祸害苍生。造孽啊!

  墨兰见费镇南的眼睛对着自己闪躲,便知道他们这会儿说的话没错的了。但是,她并没有想过继续追究这件事。

  费镇南自己却是十分不好意思,难得的一张脸有些黎红。他举起拳头佯装几声咳嗽,向费君臣说:“你给她看病。我去外面陪老爷子。”说罢,他迈大步走出了小客厅。

  嘭的门一声轻响。

  墨兰可以听出他起伏的情绪。

  费君臣两只指头搭在墨兰手腕上诊脉,按了会儿,另一手捏捏下巴颌带丝惊奇的:“你的脉搏有些快耶。”

  墨兰蓦地将手急抽回来,从门那边收回来的双目瞪得有点儿圆。

  费君臣若无其事的,旋开几瓶药罐子倒出药丸子,搭配好药方用白纸包成了几包小便药,说:“这个药每天服用一次,睡觉前服用。主要是帮你将上次服用的药物尽快代谢掉。应该吃完这几包药就没事了。”

  “谢谢。”墨兰用一只手在暗地里搭自己另一只手的脉搏,尴尬地发现真的有点儿快。

  费君臣盖上药箱,道:“那么就这样吧。我不经常回来的。有什么事,镇南会联系我。”言外之意是,你有什么事和费镇南说就可以了。

  见他起身,墨兰仰起头追问:“三少不用回军区吗?”

  “他暂时应该不会回去。”费君臣扶扶眼镜,“况且,对于你这个事在没有解决的一天,他都不会安心的。”

  “我的事?”墨兰可不愿意因自己的事一再连累费家人,说,“我的事能自己处理。”

  费君臣像是奇怪地望了她一眼,说:“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的事我们既然掺和进来了,就不可能只是你一个人的事。”

  “所以,我会做到不连累你们。这个我和三少也说清楚了。”墨兰坚持道。

  “镇南答应你了?”费君臣一只指头敲打敲打额头,好像在揣摩自己兄弟是什么心思。

  “他答应了的。”墨兰点点头。

  “我不知道他怎么答应你的。”费君臣将手捏往下巴颌,说,“但是,你要知道你得罪的是些什么人!”

  墨兰的脸色瞬变,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对方的来头肯定出乎意料,不然不会敢在监狱里弄死她。

  费君臣话到这里,不愿意多说了。或许是怕多说了会吓到她。所以,他和费镇南出的这一招装死逃狱的险棋,可以说是被逼到迫不得已。既是以他们费家的势力不是能一刀解决的事情,方才出此下策。即是说,他们的这步棋再晚一点儿,说不定她就得死在监狱里了,哪怕之后会真相大白。然人如果真是死了,那真的是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人命可贵。这是费老先生常念叨的话。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军人,杀过的敌人不计其数,也正是因为这样,特别珍惜和平时代下人的生命。因为军人们所有的努力,不正是为了让大家在和平年代生活得更好吗。

  费镇南在大厅里与费老先生接着下棋。他脸上的心不在焉很快被老爷子发现了。

  老爷子说:“镇南,在想什么呢?”

  “不明白。为什么为了一件衣服就能想到害人。”费镇南簇着眉头,手里抓的棋子从他宽松的指头缝里快掉了下来。

  “要看是什么样的人。”老爷子一语指出。

  费镇南想,如果自己当时不救她出狱,她如果死了,自己会不会伤心。这一想,他心里咔嗒了一下。难道,自己在意她吗?

  费君臣从二楼走了下来,招呼兄弟:“镇南,你过来一下。”

  知道是要避开老爷子,费镇南起身,走到一边。

  费君臣表情少有的严肃:“今天我问过老爷子的主治医生了。在老爷子病情趋向稳定的这段期间不能受到任何刺激。卢小姐这个事儿你看着点。”接着他往兄弟肩窝口捣了一拳。

  费镇南接了他这一拳,低声道:“知道了。”

  “她要去参加她的葬仪,你打算陪她去吗?”费君臣继续拷问。<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