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你今晚吃不饱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991 2021-04-04 23:37

  墨兰没有被这双眼睛吓住,只因为对方的眼瞳出奇的纯粹,在灯下泛着一层温暖的黄光。她能从中感受到的,是浓浓的对家人的厚爱。她没有二话,用力地点下头:“四少,家里人说的话,怎么能说给外人听呢?”

  “是啊。”本来怕自己多嘴的陆大妈拍拍费君臣的肩头,尴尬地说,“四少,人家卢同志还没吃完面条呢。”要是因此让墨兰被责怪了,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你慢慢吃。”费君臣将眼镜抬回鼻梁上,又是笑容可亲的,算是给足了陆大妈的面子。

  这时,小陆在外头喊道:“三少,你回来了?”

  听见是费镇南回来了,食厅里的几个人都往门口望去。费镇南刚从外面回来,恐是没有带遮雨的雨具,穿在外头的夹克衫自肩膀处湿了一半,油黑的头发上沾了星星点点的水珠。

  “哎呀,怎么淋雨了!”陆大妈见他这个样子,气急败坏地斥道。

  连费君臣也说:“你这就是铁打的身体,现在也不是在外接受野战训练,何必淋雨让自己遭罪?”

  “爬了一趟山。”费镇南脱掉了外面湿漉漉的夹克交给小陆。

  陆大妈马上给他递上毛巾让他擦干头发,说:“我去给你放热水,洗个澡。如果被老爷子发现,肯定骂死你的。”

  说到费老先生,费镇南立马竖起指头贴嘴唇上警告每个人:“不要给老爷子知道了。”

  “知道啦。”陆大妈无奈地答应。

  费君臣嘱咐她:“先给镇南弄碗姜汤,再去放热水。”

  “热水我去放。”小陆让奶奶去准备吃的,自己跑上楼梯。

  墨兰一直在旁边看,瞅不到缝隙插不上嘴。等费镇南随意拉开她另一边的椅子坐下来,她就近看见他的脖子上仍挂着水珠,不禁提醒一声:“这里,也得擦一擦。”

  费镇南听见她声音,好像才意识到她在,问道:“岳涛有没有送你到家?”

  “岳先生应该是有打电话给你了。”墨兰想到自己之后又外出了一趟,有点儿心虚地答。

  “他是有打电话给我。”费镇南拿毛巾擦着脖子上的雨水,“但是,当事人怎么说,我也得听一听。”

  “莫非你不相信他的办事能力?”墨兰只是想避开他的追问,不由岔开话题。

  费镇南是什么人,早就听出她微妙的语气了。于是他停下了动作,从她轻轻别开的脸,到她跟前那碗面汤,疑问:“你今晚吃不饱?”

  这……可就太冤枉准备饭食的陆大妈了。墨兰难以启齿的时刻,费君臣在旁帮腔:“我过来时也觉得奇怪呢。按理说,我们家的饭菜都是以军队里的标准来配置的。好不好吃是一回事,但吃不饱就……”

  “军队里的伙食,首先是只管饱不管好吃。”费镇南同样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她到他们费家这么多天了,老爷子都在私底下夸过她说:是富家人的孩子,却一点都不挑食。

  “我今晚胃口不是很好,但是,到了现在突然又想吃东西了。”墨兰尽可能低调地回答,希望能敷衍过去。

  费镇南从她身上转到费君臣脸上:“你今晚什么时候过来的?”

  “来看看老爷子,顺便想怀念一下陆大妈的手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用完饭了。”费君臣扶着眼镜,“刚到二楼书房看了会儿书,就听见下面的车声。下楼来一看,她在这里吃面条。”

  费镇南瞅见了刚下楼便要躲的小陆,喝道:“小陆。”

  小陆乖乖地走过来:“司令——”

  “没有我的命令,你把车开哪去了?”

  墨兰绝不会想让勤务兵小陆因自己而遭罪,说:“三少,请不要责怪他。是我要他带我去银行一趟。我是想取点钱备在身上,毕竟,在这里住太久也不好。”

  “你要搬出去?!”端着姜汤走出厨房的陆大妈惊道。

  “我的真实身份始终是这里的客人,不可以长久在这里住的。”墨兰笑着说,“何况,我的家人也在等我。”

  众人见她表情,是真的要离开的。于是陆大妈紧张地噎起了口水,两个少爷不吭声,她也不好开口挽留人,只得寄望地往费镇南那边看。

  费镇南猛地打了声喷嚏。

  费君臣这才回过神来,半是责怪的:“知道要感冒了吧?”

  “感冒?伤风老子都不怕。”费镇南粗犷地应道。

  “什么不怕?”陆大妈叉腰,盯着他喝姜汤,“你忘了你小时候差点发高烧死掉吗?也是因为雨淋的。”

  费镇南不满的:“陆妈,那时我是小孩子,身体也不像现在。”

  “那时你身体比四少还弱。”陆大妈感慨着,“想不到,晃眼这么多年一过,你已经长这么大个了,就是还没结婚娶媳妇。”

  费镇南又猛打了个喷嚏:这怎么突然扯到他娶媳妇身上了。

  “不是我说你。你奶奶那边,已经在帮你物色人选了。如果你自己有喜欢的,赶紧说出来,让长辈们心里有个数。”陆大妈边说边挤眼色,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费镇南皱了皱眉:“你怎么不惦念君臣,就只知道念叨我。”

  费君臣似乎早料到会变成这样,脚底抹油,溜得没人影了。

  陆大妈气得身体打摆子:“我巴不得家里有个女人能治住四少那脾气。”

  费镇南捏着鼻子把姜汤喝完了,把碗一搁。墨兰其实也有脚底抹油要溜的念头,毕竟一她违抗了费镇南的命令,二她刚放出那句话。结果她没能像费君臣溜得那么快。诚然人家说了自己是军人出身,她不过是凡人出身,想在司令官的眼皮底下溜掉没那么容易。

  “裕华,我们到书房谈一谈吧。”费镇南见她要转身的背影,果断地下达了另一道命令。

  “可是,三少,你还是先洗个澡吧。不然感冒了,我会过意不去的。”墨兰说这话确实是替他着想,反正这些话早晚得说明白,明天再说也不迟。

  “那你在书房等我。我洗澡很快。”费镇南说完,把毛巾裹头上,顶着这个印度人包的白头上楼了。他走得很快,哒哒哒的皮鞋步声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三楼。

  墨兰看他留在地板上的脚印,沾有泥巴,想必他刚说的那句“爬山”并没有撒谎。谈什么公务,竟然要爬山越岭?而且,既然他自己有紧要公务在身,何必急着与她说话呢?还非得今晚说不可。以她自诩尚灵光的脑子,这会儿也想象不出他心里是什么主意。<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