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结婚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910 2021-04-04 23:37

  “前线部队怎么了?师姐,我们都是报考军校的学生,是立志当军人的人!”林凉冲口说出这话,纯粹是不解师姐何时变得这么懦弱了。

  “你知道什么?他那是真正的前线部队!和真正的恶徒短兵相触!如果一旦发生战争,他的部队绝对会被拉到最前线!仅去年,他的部队就牺牲了两个兵!所以,才没有女兵肯去他的部队,因为他对待女兵一视同仁。女兵同样必须去到火线上!一个命令,就得上去挨枪子!”庄雁落杏目圆瞪,对着她怒喊。

  林凉眉间撇过一丝纠结,咬了咬唇,实在是不大相信师姐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拍拍师姐的肩膀,以图和师姐心平气和讨论这个问题:“前线部队我是知道的。我爸爸就是前线部队。实不相瞒,我小时候是在兵营里长大的,因为我妈妈改嫁了,没有亲戚愿意抚养我,我在我爸的部队呆过一阵,由叔叔们养大。我爸爸,是在前线作战时挨了九枪才死掉的。抬回来时,听说尸体已经惨不忍睹。”

  庄雁落皱皱眉:“既然是这样,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话了。”

  “不对。我当军人就是崇仰我这样的老爸。虽然他死的太早,都没有给过我一丝温暖。可他作为军人的形象在我心里是有的。况且,我弟弟立志要下部队了。我可能也会——”林凉推心置腹与师姐谈心,“如果师姐也下部队的话——”

  “玩笑!不要拿你和我一概同论!”庄雁落猛地将她的手甩开,起来说,“林凉,你真让我失望!你既然能考到了许多人羡慕都来不及的胡志修的博士生,为什么要抛弃大好前途跑到战场上去,你太虚伪了!”

  林凉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师姐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被质疑起了人品,把嘴唇咬咬,才忍下骂回师姐的冲动。毕竟,以前自己受过师姐很多的照顾。

  “要进部队你自己去!我绝对是不会去的!”庄雁落这一刻不见失恋的悲伤了,反倒是坚定了不进部队的意志,捏起拎包截了辆出租车离去。

  林凉目送她的背影,心思:也好,这样师姐不用为那条狼寻死了。这样一来,她本想也拍拍屁股就此走人。往身上一摸,不对,挂包遗落在包厢里了。都怪师姐冲的太快,让她来不及反应。

  怎么办呢?只得折回包厢找呗。想着那条狼也该走了吧。林凉这一路走得挺快的,一脚踏进包厢里头,兀然发现那条狼没有走。

  费君臣坐在原位上,指头捏着个茶杯,轻轻地放在洗杯的铁盆子里滚着。做着这样像是毫无意义的动作,他像是沉入了自己的世界一般,使得额纹深陷,双颊没有了平日里笑吟吟的柔和线条,严峻而苛刻的脸廓骨线一样完美,飚显出的是凌厉的刚气。

  本来以为这人就是个软虾子的团职干部,没料到也有这样的铁血汉子表情。林凉眉毛一撇,踏步进去,拎起放在他前面椅子上的挂包。

  “她走了吧。”

  勿想到他会问话,林凉想到师姐那副伤心欲绝的面孔,不会有好的口气,说:“是。被你说跑了。”

  费君臣薄薄的嘴唇里吐出长长的“嘘”。

  耳闻这句“嘘”有鄙夷的神气,林凉心里大不爽快,对向他:“你嘘什么?!”

  “你知道是什么,才让她走掉的。”费君臣这时这刻没有与她寻仇的念头,给部队征兵的事占满了他的心事。他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找不到一个巾帼女英了呢?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在变革的问题?

  “你是说你那个当三年兵吗?”林凉想到了师姐庄雁落死活不进部队,不由地冷笑一声,“什么三年兵?你这是歧视女兵!”

  “我歧视女兵?”费君臣皱皱鼻子。

  “三年兵那叫什么兵?是铁打的兵!我爸说了,只有当上十年的兵,才叫做钢铸成的兵。你想刁难女兵,开的条件也忒低了吧,好歹得十年以上才能算数。”林凉是把庄雁落惹自己的那把火,直接往外洒了。

  听到这个与自己意料的截然相反的答案,费君臣在一怔之后,嘴角一弯,笑意从肺腑里头慢慢地流溢出来。

  “你笑什么?”林凉冷冰冰地藐视他。

  “我笑,你这么说,有谁能做得到?”费君臣这会儿真是与她实话实说,“我见过的女人不少。一听说要在前线当三年兵的,没有一个不逃之夭夭。”

  有这么多不希望下部队的女兵吗?像师姐庄雁落一样?林凉固然能理解庄雁落想留城市的念头,但不意味着没有一个女兵愿意下部队的。她自己就想,特别想。

  “怎么了?哑巴了?你与她们一样,还说什么三年十年的兵。”费君臣看着她默声,不知为何,有一种期望变成失望的直接打击感,嘴角一勾,忍不住嘲讽就出口了。

  林凉之前已被庄雁落看轻,这会儿又有一个看轻自己的,还是一个她早先看轻的人。眼见他一副鄙夷的眼神瞟过来,她嘭地将挂包甩在了他前面的桌上,面对这双忒讨厌和狡猾的金丝眼镜,一字一字吐出来:“把你的话收回去!不要随意鄙视一个你不了解的人!别说三年,十年,除非我死了,我才准人家把我抬出兵营!”

  费君臣看着她,眉路愈深,虽隔着镜片,却能感觉到她那股认真的劲头不是在说瞎话的。

  “你进过兵营吗?”不知不觉,他问出了口。

  “废话。我是我老爸的兵养出来的女儿。我老爸是什么人?一个在前线上挨了九颗子弹才死的烈士,虽然他只是个连长,是连个营长都混不上的兵。”林凉说到这儿不得不换口气,免得再提到那个早早抛下她的混蛋老爸,会忍不住地眼眶酸涩。然后是,够了,与这种白眼狼扯什么呢?扯了也没有结果。她掉身就走。

  蓦地,一只手在她手腕上一握,力道大到足以将她整个身体拉了回来。她用力一甩,甩不开,只得郁闷地回头看他:“你又想怎样?”

  “我们领证吧。”费君臣紧握着她的手腕儿,以绝不放手的姿态吐出这几个字眼。

  林凉想挖挖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是说你当三年兵十年兵都没有问题。我的部队刚好征兵,你进我的部队,也好证明你的誓词没有撒谎。”

  “我凭什么要进你的部队证明给你看?”林凉简直以为这人是蛮不讲理了,甩他手,怎么甩却是甩不开。

  “凭我见过了这么多拒绝我的女兵。然后你说你不是。我无法相信你的话,除非你实际行动做给我看。”

  “我可以进其它部队?而且,为什么要和你领证?”

  “怎么?你怕了?因为我的部队是最前线的部队。领证,是担心你没干到三年,就溜了。”

  “你说我会溜?”林凉忍无可忍了,一个回头直逼到他面前。

  这回凑得更近,他能清楚地见到她那张嘟嘟的小嘴唇,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一张一合的。而有关这张嘴唇的美妙滋味,他在游泳池边上因一口人口呼吸已经尝试过了。所以说,不得不承认,凑这么近很诱人犯罪的。

  扶扶眼镜,他清楚地听见自己喉咙里渴望的干咽,勉强地弯了弯嘴角说:“你不觉得,我们这个姿势有点儿危险?”

  “谁,你说谁危险?”林凉狐疑他怎么突然冒出句不着边际的话来。

  “当然是,我。”面对这张显得对此事为一张白纸般的面孔,费君臣打从心底感到了犯罪的愉悦感,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林凉顺他指头的方向瞟过去,见的是几个服务生可能想着客人走了来收拾包厢,结果对眼前的男女危情场面露出一张张惊愕尴尬的表情。问题是这些表情写明的是:不是他上她,是她要上他?因此,个个很有兴趣地想看下去,赖在门口不走了。

  林凉捏了捏拳头,要不是碍着这么多人在场,已经一个拳头揍下这条白眼狼。不,是这个自以为是林黛玉美人的娇弱男。

  “算了——”几度慎重思考之下,林凉还是决定撤退。可是,甩不开手,而且这么多人看着。

  费君臣不时撩撩眼镜,表出一副:你别想跑,你必须对我负责。

  “你无赖!”林凉蹦出痛杀的字眼。

  “我怎么无赖了?是你自己说要去前线当兵的。我只是抓住一个逃兵。”费君臣撩下眼镜,不痛不痒的神态。不,他很享受此刻被人骂的感觉。原来被女人骂无赖也能这么高兴的。

  林凉看着他这副不罢休的面孔,突然是眼神有丝怪异起来,咬了下唇,问:“你没有结过婚吧?”

  “小生尚未婚娶,从未有过私生子女,这你绝对放心。”费君臣听出她口软了,马上抓住时机将她双手都握住,“如果被你抓住有桃色新闻,我可以任你痛打。”

  “行。领证吧。不过,我先说清楚了,领证和当三年兵是两回事!”林凉先声明清楚了,与他领证只是为了这三年兵约定。

  一听她松口,第一个冲出来的是一直躲在暗中观察军情的金秀和费洋。

  “儿子,快!写恋爱报告和结婚申请,你老爸马上找领导帮你今天就解决掉这事。”金秀赶紧将预备了多年的纸笔文书递出来给儿子和媳妇。

  林凉被“吓”得不轻:他的父母怎么急成了这样?难道这条白眼狼真是这么凄惨,一直都讨不到老婆?想想,有可能。他自己不肯放低要求,而且只是个团长,像她师姐庄雁落肯定是要甩了他的。

  一时间,林凉的脑袋里又转了个弯儿:自己算是稍微拯救了一个剩男吧,虽然自己也是个剩女。

  不过,真没想到他的父母办这事的速度能快到火箭上空。恋爱报告和结婚申请,他的父母当场利索地拟完稿子,他和她照抄一份。接着他老爸一个电话,就把某位领导叫了过来,大笔一挥,带来的印子一盖,批了。然后照相馆的十五分钟速成相片各一张,上民政局不到十分钟,已经各领了一本红本本出来。

  林凉这时再望望表,不到一点钟,在两三个钟头内,她骤然晋升成为了人妇。不由摸了下额头,对着天上射下来的炎热光线: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刚好,吃顿饭。”金秀十分满意能在几个钟头内自己荣升为了婆婆,因此巴不得马上宣告给全世界知道,中午就摆喜宴。

  林凉“额”:能听出他妈已经把她完全当成真正的媳妇了。

  费君臣马上给老爸一个眼色:别让到口的大鱼跑了。一边,自己则走过去拉了母亲进行悄悄话:“妈。这喜宴的事哪有抱孙子的事重要,对不对?我先赶紧给你弄孙子去。以后,再来办满月酒也不迟。”

  金秀一听儿子保证很快就有孙子抱,笑不拢嘴,使劲儿捏着儿子的手:“你给我动作快点!我明年就要孙子。”

  “是。儿臣遵令。”费君臣说着赶紧将父母送上车,真怕父母太急会将自己刚拐来的媳妇给吓跑了。

  林凉在他送父母时,开始往公车站溜。然他的车很快开了过来,停在她身边:“上车吧。别误会,只是顺路。”

  只是顺路,搭个顺风车而已。林凉可以接受这个理由,开了车门坐上他的车。他这车其实真的一般般,是淘汰的夏利款。看得出,他这个团职干部当的真的很一般。他那个部队肯定很艰苦又没有钱,所以没有女兵愿意进去。

  听见她枕着额头长长的叹息声,费君臣扶了扶眼镜:“后悔了?”

  “不是。我是说你和你的部队怎么混的?怎么能混成这个样?”林凉以十足同情的口吻说,“没钱对不对?没有补贴津贴对不对?评不到先进奖对不对?更别谈上级批什么科研经费给你们了,对不对?你作为领导真得好好反省反省,把一个部队带成这样,别说女兵,男兵也不愿意进去。不过说回来,与我老爸那个部队差不多。我老爸那个连队也是最没钱的,所以我才打算毕业后到那里免费支援他们。”

  费君臣听她说了这么一通,别过脸,想笑,又为她说到的那个连队感到心里涩涩的。

  见他默了,林凉当然以为她说的都是猜中的,便是一本正经地说:“你那个是炮兵团吧?什么番号?你先带我去部队看看。我准备好见面礼。团里的人喜欢吃什么?烧鸡好吗?还是家乡特产?”

  “这样吧。今晚八点,在学校里我们团弄了个征兵的宣传讲座。你过来看看,毕竟是你要进的部队。具体地点我再通知你。”<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