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姐 你终于也有这样一天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399 2021-04-04 23:37

  费君臣接完电话,走到费镇南那里,说:“她今天去了楚氏?”

  “是。”费镇南听出他话里有话,问,“什么事?”

  “应该是在她离开后,罗婷婷进了公司,结果代替她陷进了楚雪虹的圈套里了。”费君臣扶扶镜片,“楚雪虹现在在医院里抢救。罗部长打电话来让我过去一趟帮忙。”

  费镇南与坐对面的墨兰对了一眼,两人皆对此事感到十分惊奇。

  墨兰接着起身,说:“楚昭曼可能会去医院,我必须比她先赶到那里,才能先发制人。”

  “嫂子。”费海楠跟着起身,有点儿担忧的,“你一个人去行吗?”

  “当然得我一个人去。”墨兰回答不假思索。

  所有人看着她一个,均以惊异居多。不久,曼青叹出一声:“像她妈的脾气。我可以理解老爷子为什么不让你接触这么多事了。”

  “她没有团队合作精神。”费君臣说话向来毫不留情面。

  墨兰向来对这只货没有好感,也就将他的话自动过滤。

  “阿容。”白烨的爷爷叫容吉阳的父亲容向堂,问道,“你是怎么看法?”

  “她受训的时间不长,所以组织观念也不强。”容向堂答道,“如果镇南同意的话,我想让她接受一个人的训练。”

  墨兰看得出来,现在这群人里面的主心骨是容向堂,一是他的年纪刚好在老一辈和年轻一辈的中间,既是没有老年人的年迈体衰,又没有中年人的发福,身体是从军队出来时的硬朗,一双鹰目精神烁烁。同时到了他这个年纪也不会再有年轻人的冲动,说话得体,该说的也绝不会多说一句。墨兰进来时就发觉这个男人不会沉默寡言却发言精炼,绝对是个官场老手。二是他的资历在同辈里面,比起一直只在部队工作的黎少卿,各种社会经验丰富得多,人脉宽广,在最危机的时候可能只有他能找到最可靠的人脉,成为五个家族的中流砥柱。

  但是,他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让她受训?她有什么时间去接受部队的训练?

  “她的实战经验需要快速提拔。她需要最可靠的能生死与共的同伴一起进行工作,而不是一群只能听话的部下。因此她需要的是一个能给她积极建议并获得她信赖且仰慕的人。”容向堂眼睛看着她审视着她,目中既有长辈关怀晚辈的慈爱,也有一种近似于上级对待下级的批评指导。

  “让谁?”曼青听完这番话,却是大有赞同的感触,问,“让少卿训这孩子合适吗?”

  “我因为她妈妈的关系,对她的心太软了。这点老爷子早已批评过我。”黎少卿首先否决了自己,微笑着摇摇头,“不然我就不会当年把她交给镇南去训了。”

  “镇南没有这个空训她吧。而且夫妻之间也太容易放水了。”曼青论眼下情况不同以前。

  “让君臣怎么样?”白烨的爷爷问,“不然我那个孙子,或是立桐?”

  黎立桐听扯到自己身上,立马摆手敬谢不要:开玩笑,这个女人已经陷害过她一次了。如果把她训哭了,下次她再报复,他难保不会连层皮都被她剥了。

  费君臣代替其他大苦大悲的兄弟,笑吟吟一句话推拒了白烨的爷爷说:“白爷爷,你就不要为难我们这几个了。俗话说的好,朋友妻不可欺。你让我们训她,我们会一天就训得让她哭三回。这不是让镇南难做吗?”

  “是不合适。”容向堂是心有主意,所以站在了费君臣他们几个这边。

  墨兰听了他们的话,没有插言,没有因费君臣挑衅的话跳脚,静默地沉思。她不是个鲁莽不接受任何批评的人,只要是有建议性的意见她都会收听。容向堂的话,现在听起来是有几分道理的。她几个部下金等人,能力是不错,能遵照她的命令行事,能顺利完成她下达的任务。但是,终究都得她一个人盘算、计划,仍是显得孤军作战,一旦她倒下,这个团队随时可能崩溃,计划只能终止得到半途而废的结果。她有想过将金作为在她不在的情况下替她决策的人,可是金的决断力与远策力远远达不到这个层次。话说,能去哪里找这样一个相当于古代宰相之职的人辅助自己。如果容向堂能帮她解决这个难题,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只是,费镇南微耸着眉尖,似有踌躇之意。莫非,他对容向堂心中的人选不满意?

  “裕华,你想去医院看看情况可以。但是,我希望你能暂时听从君臣的指示。”容向堂对她语重心长地说,“然后,我会让那个人去接你。”

  听从那只货的指示?墨兰心有不甘,但仍答了声“好”。接着她拎起拎包,向几个长辈辞行。

  等她离开后,几个长辈对于她今日的初次见面都显得若有所思的。曼青率先表达出一些歉意说:“老白,还有阿容,少卿,这孩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望你们多多谅解。”

  这话指的是,墨兰见他们几个,知道他们的名头后,依然是波澜不惊的,完全没有一般小辈的谦虚和局促。说句好听点,这叫做大方。说句不好听点,这叫做目中无人,过于狂妄自大。总之,曼青认为孙媳妇今天的表现似有些失礼了,固然墨兰对长辈们都是有礼有貌有敬意,然就是太过镇定气场太过强大。

  黎少卿先断了她的话,说:“不要这么说。她妈妈连几国的总统总理都见过。我们这些官儿,算不上什么。”

  “是。她继承了卢家人的血统,这个反应很正常。”白烨的爷爷掳起白色的胡须,笑呵呵地说。

  容向堂就更宽容了,道:“年轻人,就得有这种不卑不亢的想法,不能学官场上的阿谀奉承。我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陆叔看着墨兰一路走来的,早就当成自家人护着:“奶奶,卢同志那不叫初生牛犊,叫进了自家门槛的人,她不把我们几个当什么陌生人的官看,自然是说话亲近,不论生疏。”

  相比之下,曼青的阶级观念貌似强了些,于是语毕。但费镇南和费海楠都能感觉得到,曼青虽是脸上没有任何表示,但嘴角的愉悦表现出能在几个家族长辈中获得对墨兰的肯定,老人家面子上很有光彩,对这个新进门的孙媳妇再满意不过了。

  墨兰与费君臣赶到陆军总医院,在门口见到了罗铮。看到罗铮,墨兰兀才想起,他交给她的那颗胶囊后来他让她寄还给他,也不知他收到没有。

  “你好。罗部长。”费君臣向罗铮简单敬个礼,然后与其握了握手。

  罗铮向他点头:“麻烦你了。君臣。他们说情况不是很好。伤者的父母也都在赶过来。”

  “我进去看看。”费君臣给他一句信心话后,先进了医生办公室向同事了解具体情况。

  墨兰与罗铮在急诊室门口对立着。墨兰心思,他们都叫他罗部长,他究竟是什么部门的部长?

  罗铮静静地看着她,好像希望能在她脸上寻找到什么,就一直专注地凝视着。

  墨兰反倒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咳了一声说:“好久没见了,罗先生。”

  罗先生,这句话听起来是那么生疏。罗铮嘴角扬起平复,舌尖稍含苦涩:“上回谢谢你了。裕华。”

  没有称呼她卢小姐,直接叫了她的名。墨兰内心里一小惊,有些不习惯。

  罗婷婷从急诊室里走出来时,见到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和49在一块的场面。眼看父亲好像脉脉地看着49,而49也语声亲切地与父亲说话。加上自己今天的遭遇都是因49的缘故,她满腔的怒气便是径直走过去,朝着墨兰大吼一声:“你来这里做什么?!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婷婷。”罗铮眼见女儿还要过去向墨兰发怒,忙拽住女儿,劝道,“你这是怎么了,孩子?你从来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墨兰看着罗铮一副慈爱的慈父目光向罗婷婷流露,忽然是心里头某处犹如青芒涩涩:真想自己和弟弟也有个这样的父亲,对儿女无私无悔地爱护。

  “爸。”听见罗铮温柔的声音,罗婷婷这才能稍微平衡了情绪,向着父亲哭诉起来,“这个人,就是这个人。爸,你不知道,我是为了调查这个人,才进那间办公室的。哪知道那个狡猾的女人,在办公室里面设圈套。我根本就没有伤害她,是她自己拿刀子割伤自己的,只因为她知道我也在三少的未婚妻候选人里面。”

  听当事人这么一说,墨兰才具体了解到了这件事的原委。当时,她在楚文东的办公室门口伫立的时候,楚雪虹早已在里面伺机而动了。所以,门是没有锁的,一推就可以开的。可是,费镇南一通电话,让她收了脚折出了公司。要调查她的罗婷婷进入公司后,趁着职务的方便,一路快速杀到了楚文东办公室门口,想一探究竟。门一推自然打开,罗婷婷向来傲气凌人,不会多想是圈套,走进了办公室里面。结果,门哒一响自动关上了。

  楚雪虹从黑暗里走出来,看见不是墨兰,本也略感吃惊。因为她是打探到了墨兰会来。这间办公室是楚文东的办公室,但有外间和里层之分。里层是完全楚文东一个人的私人空间,机密物品都在里层。外间是楚文东与人洽公的地方,楚雪虹经常出出入入,因此楚文东给了她一套备用钥匙和密码。她躲在这里,想好了,若不能得到费镇南,便要与墨兰同归于尽,反正不能便宜了这个女人。然而,墨兰没有来,来的人是罗婷婷。但也一样。她近来听说了很多,说是曼青择中的媳妇是这个高官的女儿罗婷婷而非墨兰。即是很有可能,费镇南会遵循长辈命令娶罗婷婷而不要墨兰。所以,她举起了刀子,向罗婷婷杀了过去。

  罗婷婷是个受过部队训练的官员,还是有几分练家子功夫的。楚雪虹那点必杀技,哪能杀害到她。于是,楚雪虹就嚎哭起来,拿刀子伤了自己后,又打开门向外面的人喊是罗婷婷伤了她。

  事情闹大的缘故在于,是在楚氏公司内发生的伤人事件,受伤者又是楚氏的小姐。楚文东的办公室里不设有监视器,隔音设施以及安全设施都十分完善,因此办公室内当时发生什么事只有里面的两个人清楚,外面的人一概都看不见也听不见。罗婷婷只能一个人承受楚雪虹的指控,不能拿任何有效物证人证为自己辩护。再有,楚雪虹本来伤不重,但是到了医院就突然癫痫发作了。

  墨兰思摸着:看来,楚雪虹被她再三打压之后,抑郁症很严重,想必离疯子这一步也不远了。最好玩的是,本来想黄雀在后的罗婷婷,替她背了这个黑锅。俨然老天爷也不打算放过这对恶人。这两人,都是应了费镇南的话,自取灭亡。

  罗铮担心楚雪虹的情况纯属正常。虽然有张士浩的话作为参考,但是,要他随随便便怀疑一个自己养了将近九年的女儿,不符合他这人做事为人谨慎宽容的原则。如果楚雪虹真的出事,罗婷婷肯定是要遭些罪的,所以他才放下面子无论如何恳请费君臣来一趟。

  等了一阵,费君臣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与他说:“罗叔。”

  “你说。”罗铮听出他口气不是很好,大可料到情况不善,面色沉重。

  “听说她的家人正在赶来。我希望罗关长最好回避一下。”费君臣向罗铮语带双关地暗示。即是说,楚雪虹的情况很不乐观。然后,他又返回了办公室。

  接到提示的罗铮开始劝说女儿回避。

  “我没有必要回避!”对此,罗婷婷愤怒地抱着手,要性子桀骜的她受这种明摆着的委屈,可能吗。回避了,不是等于自己承认错误!

  墨兰一眼就可看出罗婷婷的选择,但是,并不以为她是单纯的负气在作怪。想必没有十足的底气,这位海关公主,也不会到了此刻仍是这般的盛气凌人,在这个影响仕途的关键问题上。

  “婷婷。听话,回避,只是一阵子。”罗铮再三劝说自己女儿,担心对方家属过来后情绪失控,对女儿有威胁。

  “爸。这事我能自己解决!你不必来插手!”面对罗铮的软势,罗婷婷又大有发怒的倾向。

  “婷婷?”罗铮疑惑着,女儿这个自信从哪里来,女儿应该明白他是绝不会出面维和这个事的。

  “爸。我知道你不能出面。我也不会为难你和我的单位。反正,这个事你放心,马上就能解决。”罗婷婷搁下这话,掉身就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在这个时候,楚雪虹的母亲先是赶到了,一来劈头就问:“谁是杀人凶手?”

  罗铮走出来,代替女儿向受害者家属弯腰请罪:“我是那孩子的爸。事情现在虽没有调查清楚,但已经请医院在全力抢救伤者。”

  “你女儿能代替我女儿那条命吗!”楚母几个拳头冲上来,劈头盖脸就朝罗铮砸了下去。

  墨兰实在看不过眼,在旁马上拉了罗铮一把,使罗铮避开了楚母的拳头。几个医院的保安同时上去,拦住了楚母。

  “罗叔叔,你没有事吧?”墨兰将罗铮拉到离开楚母一段安全距离后,关切地询问。

  罗婷婷打完电话,出来看见了这一幕,眼里再次闪过了阴狠的目色,高声喊道:“爸!”

  罗铮抬起头,刚好见楚母在见到罗婷婷出现时红了眼睛,冲开保安的防线。他没有多想,跑过去,双手张开护住女儿。楚母高举的鞋子本要砸到罗婷婷的脸上,便是变成砸到了他额头上。尖利的鞋跟将他额头砸出了道血痕,瞬间,鲜血四溅。

  墨兰看着血流从罗铮的额头上顺着鼻梁流下来,胸口蓦地宛如地震般的摇撼,完全没有想到罗铮会为女儿做到这个地步。

  “看我再砸你,砸死你!”楚母的鞋子继续往罗铮头上身上砸。

  保安们冲上来,好不容易将她拉下去,可是罗铮身上已经挨了几下,连同额头那块斑斑的血迹。见楚母退后到了安全距离外,罗婷婷这才从罗铮后面走出来,递出电话机,对着楚母:“你老公的电话,你自己听!”

  楚母凶悍地瞪了她一目,夺过话机,想摔在地上踩的粉碎。然而,手机里传出的声音,还真是自家老公的声音,她惊疑地贴到耳边听了之后,就颓势了。

  罗婷婷傲睨着她,哼道:“马上把你女儿带走!”

  墨兰一边听着罗婷婷与楚母的对话,一边撕下条止血胶布给罗铮的额头贴上,说:“罗叔,你对你女儿真好。”

  罗铮听出她这话其实不满罗婷婷的做法,勉强笑了笑:“我欠了我这个女儿很多。所以,这是我该还她的。”

  墨兰不想打听人家的家内事,尤其还是罗婷婷的。

  罗铮这时看着她,实在因张士浩的话作祟而忍不住吐出了口:“裕华,你爸呢?”

  墨兰一时没有想他为什么问这个,只是想:韩贵浩那个畜生都不如的家伙,枉费她和弟弟叫了那么多年的父亲。

  “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从小是我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墨兰淡淡地答。

  罗铮为她这话心头一动,微眯的眼睛里觉得她的脸与记忆中的某人似乎完全融合成了一体,因此手就此伸了过去抚在她的手背上。

  感觉到他伸来的手像是家长一般地握着自己,墨兰心里又是疑惑。

  “没事。肯定能找到的。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声。”

  罗铮温柔的声音在墨兰听来,就像是黎少卿对待自己一样,有父亲的味道。对于这个有一副热心肠的大叔,墨兰当然地怀以感激说:“谢谢。我也这么以为,总有一天能遇到的。”

  “爸。”罗婷婷不冷不热的声音再次在他们中间响起。

  罗铮只得悻悻地缩回手。罗婷婷马上揽住父亲的手臂,好像很关切地看着父亲额头的伤,说:“赶紧找个医生看看。这条止血胶布这么简单怎么可以止住血,肯定得换掉的。”

  墨兰听着罗婷婷的冷嘲热讽,只是冷静地站着。

  罗婷婷见她纹丝不动,心里更是恨极了:总有一天,我肯定要揭穿你,49!你等着!

  墨兰目送他们两父女离开,想着罗铮偶尔露出的古怪神色,一时刻也是蹙着眉头不能展开。那边,楚母不知收到罗婷婷什么可怕的威胁后,竟然要马上将病重的女儿转院送走。因此,当后知后觉的楚昭曼赶到医院时,楚雪虹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送离本市。按照费君臣的说法,这一去说不定就是去精神病院一辈子了。楚昭曼虽然见不到病重的侄女,但是遇见了墨兰,倒是松口气的样子说:“公司里的人说在这里看到你。我就想可以宽一宽心。”

  “总经理,五小姐的事我帮不上忙。”墨兰可是一点都不会同情楚雪虹,那女人害的人不少吗,这个下场完全是活该。

  “这个事,有时间再说。”楚昭曼现在自身疲惫不堪,哪还能顾得了侄女家的事,“我想和你说的是,卢小姐,你这段时间,除了盯着那个工程的事,我还想你帮个忙。”

  “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总经理尽管吩咐就是。”墨兰目中发光,等着楚昭曼把所有东西交出来的一天。

  “是这样的。皇后传媒近段日子都在和aida进行合作。因为经纪人fase不是本地人,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并不熟悉,因此对于aida在这里的工作开展有一点点的困扰。aida向我要求,希望你能做回他本人的经纪人。出于对公司发展的着想,再说了aida与路米一直在合作——”

  “我明白了,总经理。”墨兰打断她的话,是没有想到aida竟会使出这一招,因为上次的不期而遇吗?虽然aida表面温柔绅士,但这是个多可怕的男人,只要看他对蕙兰射出的那一枪就知道了。

  “你怎么想?”楚昭曼揪紧她问,如果能抓住aida这块跳板,皇后传媒完全可以到达国际娱乐界的前列。

  “我会为公司着想的。”墨兰说出这句半答应的回复,是由于见着费君臣出来站在门口,对于她扶了扶镜片似在暗示什么。

  “看来是两个巨头之间起了争执,然后楚文东的父亲落败。”费镇南在电话里听了费君臣转述的情况后,做出了判断的结论,“所以就此可以肯定,罗婷婷应该是与某个巨头有密切的关系。”

  “罗婷婷有这个动静的话,海关那边的人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后来赶到宴席的白烨补充说明,“这么一说,关家里的人也有问题?”

  “不排除这个可能。”费镇南果断地判断。

  “如果这样,事情会很麻烦。”白烨摸着下巴颌,忽然转了问题,“她知道罗铮是她爸了吗?”

  “不知道。如果知道肯定打草惊蛇了。现在是靠着罗铮和张士浩在牵引敌人。如果罗铮和张士浩演戏不够真,事情会愈变得麻烦。”费镇南眉间动着隐忍之气。他也想尽早告诉她这个真相,让他们父女尽快相认,但是,一切都还不是时机。

  “话说,张士浩接触的那个卢大队,真不是一个普通人。命是aida救下来的,却还敢背着aida做事。”白烨说这个,当然不是夸奖卢大队,而是借卢大队肯定会在aida手里死的很惨痛的下场,来引出那个男人aida的话题。

  费镇南十分沉默地嗯了声。

  白烨不得不在他肩头上拍拍:“兄弟,你真能忍!”

  “容叔也是别无办法。他们提出的合作要求,始终只有这一条。”

  那就是——墨兰在听了费君臣的说明后,疑惑重重的:“你不是骗我?”

  “我只是转述容书记的话,给你介绍了你的老师。当然,你的老师说了,如果你做的好,他一个军团会借给你用,只给你用。如果你能做的更好,他本人愿意当你的军师,并且二十二个军团都给你用。”费君臣悠闲地说着这些,甚至带了点儿戏的语气,固然他说的全都是事实,“老实说,我们都很期待,你是半途就放弃呢?毕竟以你一点都没有团作精神的细胞而言,这种情况百分之九十九会发生。”

  墨兰不会受他挑衅,更多的是带着疑惑抬起头。在窗前伫立的aida转回了脸,在她面前第一次取下了充满神秘色彩的墨镜。那一双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原来是像猫眼一样的绿钻,镶嵌在这张完美无暇的脸上,使美人的诱惑力达到了惊天尤人的地步。无人,能对着这张容颜没有一刻的心慌心乱。

  因此有关aida的传说有许多,其中有一条最不可思议的是,说死在这人的枪下其实才是登上天堂的阶梯。

  墨兰以为,在aida这双眼睛面前,好比面对的是天父的审视。说一句谎,就得面对下地狱的下场。所以,跟这样的人有多“惨痛”,还是当他的学生?可想而知。

  路米在旁边抱着肚子幸灾乐祸的:“姐,你终于也有这样一天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