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Aida的求婚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396 2021-04-04 23:37

  “君臣。”费镇南透过隔离窗,只能望见妻子的侧颜,妻子像是在睡觉一样,面色红润。

  “你放心。有很多人看着她,不止书恬,还有海楠。”费君臣答应完兄弟,示意推车床的人往前走,不要耽误手术时间。

  费镇南听完这话,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比妻子的问题大。他睁着眼,看着自己被送进手术室里。

  因为手术不需要全麻,手术全程中费君臣一边监视术中情况,一边与兄长谈话。

  “君臣,你老实告诉我,我这个手术后手臂能完全康复吗?”费镇南执着的双眼对着舍弟,问。

  “你不会残废。”费君臣戴着口罩,遮住了脸上几乎所有的表情,声音不高不低,让人也听不出底下的情绪。

  “但是,肯定有问题,对不对?”费镇南看不见他的表情,便是直射他那双金丝眼镜。

  “我们军人都是面对困难,迎刃而上。”费君臣反过来质问他,“你觉得,你自己知道有问题,能打算放弃吗?”

  费镇南吸口气:“君臣,你不要诓我。我当然不是那种知道问题就放弃的人。但是得考虑将来,毕竟我现在是有家庭的人了,不能只顾着我自己。”

  “我觉得在这方面你老婆比你英勇。她知道有问题,不告诉你,但从没有放弃过任何事情,更没有放弃过你。”费君臣难得当着别人的面表扬墨兰,扶一把眼镜有点别扭地结论,“在这点上,你该向你老婆学习。”

  费镇南不吸气,呼气了:“我从没打算放弃她。”

  “那就行了。”费君臣一句话打断他所有念头,“手术后,容书记说了,你还得照常回岗位上班。”

  提到容书记,费镇南稍微眯一眯眼:“这手术需要多长时间?”

  “怎么了?”费君臣没有放过他的表情变化,问。

  “白烨在这边吧。你告诉白烨,虽然我有派人暗中保护,但是,吉阳那边,可能得增派个人手。”费镇南交代。

  “你得寸进尺。”费君臣可不会老实照他的话去做,反过来把他刮了一顿,“你现在是伤员,在手术过程中,居然念着其它事情。你认为我这个做医生的会同意吗?”

  费镇南悻悻的最后,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就是防着你发生这样的事情。”费君臣毫不客气的。

  费镇南彻底无语了:“好吧。我不说话了。”

  不说话,并不代表不想事情。这一刻,费镇南终于可以静静地沉入思考了。这么多天来,看了很多事,他也想了很多事。只是,能像此刻这样在失去后想事情的机会,是很少的。遭受到挫折后的人,才会真正地懂得反省,尤其是像他这种一直进取的人。

  费君臣没有责怪他,没有一个家人朋友责怪他在这件事上的行为。这毕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意外。

  可是,费镇南不原谅自己。如果自己不尊重爷爷的意愿,先一步插手这件事的话,或许,能有些防备。

  有些事,始终是需要面对的。

  这一次醒来后,他决定,照自己的路走。

  “aida。”

  半夜时分。aida的宅邸,基本上众人都去睡了。

  罗铮刚在十二点钟的时间离开,称明天再来。傅蕙兰帮他们收拾完台面,煮了夜宵。

  路米吃完夜宵后,马上抱着睡枕呼噜大睡,梦中,还念念不忘fase和墨兰的名字。

  “aida,你不去睡吗?”傅蕙兰走进aida的工作室,关切地问。

  “你先去睡吧。蕙兰小姐。”aida头也不抬地答道,模糊的视线对着终端机,凭靠耳麦里的文字转变声波处理事务。在fase未找到之前,在墨兰未苏醒之前,要让他真正合上眼,是很困难的。

  傅蕙兰走到他面前,慎重其事地说:“aida。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你是一个对于我们很重要的人。如果你都倒下了,事态将会发生多么可怕的变化,是无法估量的。我选择帮助你,信任你,协助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明白你的意思。蕙兰小姐。也请听我两句话。我坐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是要身负重任的。而且,这个重任意味我一定不可以倒下。所以你的顾虑并不成立。”aida抬起了脸,在空气中搜索她模糊的脸。

  记忆中,她的脸是尖瓜子型,娇媚多姿,小鸟依人,很难让人不动心。与49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同样吸引人的注意力。

  他喜欢49,是因为命中注定。但他明白49始终不会属于他,就好像49的母亲始终不会属于他父亲一样。49是黑暗中的光,只能与光明的人在一起。他是光中的黑暗,只能与光中的黑暗在一起。他的父亲,最终选择了一个与自己类似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比不上49的母亲。

  在傅蕙兰身上,他看见的是光中隐藏的黑暗。从她的行动,也知道,她一早便是被安排成了舞台背后的人选。49,离不开她。光是在那次老太太去世后,能让49流泪的人只有她,注定了她同样是一个绝不可以倒下的人。

  他两次出手救她,更多是由于49的缘故。可能的话,为了49,他一辈子都会保护她的安危。

  傅蕙兰知道他眼睛有点问题,但是这会儿是怎么回事,觉得他那双清澈的绿眸像是穿透了她灵魂一般,一直看着她,直到她脸蛋烧成了红柿子,他都毫无察觉的,令她羞窘。

  “aida?”她不得已地轻喃,探问。

  清楚地听见她急促的呼吸声,aida心里面的想法愈加确定了下来,道:“蕙兰小姐,我知道你曾经爱过你那位已逝的前夫。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这个机会,能进到你内心深处成为你今后的支柱。”

  仿佛是一道闪电击中了自己。傅蕙兰四肢僵成了木头一般,对着这双清澈美丽的绿眸,这张可以令全世界女人为之尖叫的俊颜。有这个可能吗?成为天下女人们最想嫁的天皇巨星的女人?傅蕙兰觉得自己误听了,做梦了,纯属正常吧。

  “aida。我知道你不爱开玩笑,但没有想到——”

  “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想成为你今后的支柱,陪你走完这一生。因为,你对于我们同样很重要。”aida一向湉笑的脸,忽然变得严肃而庄严。

  听见他后面这句补充,傅蕙兰感觉被风一吹,一时热烘的脑子里变成了清明:他是因为要保护她妹妹,才决定和她在一起的。

  路米这时已经爬了起来,一直在工作室外竖起耳朵偷听。听到老哥突然对蕙兰求婚,本也觉得奇怪。现在,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是收起双臂挠起了耳朵,左右为难。

  “容我想一想,好吗?”傅蕙兰在许久之后,吐出了一口气。

  “嗯。你先去睡吧。”aida松口,但是在她转身之后,坚决地加上一句,“无论蕙兰小姐是什么想法,我是不会改变对蕙兰小姐的决心。”

  傅蕙兰周身抖了下,方是迈步,脚步略失惊慌地避回了自己的房间。

  路米躲着,没有被蕙兰发现,口里啧啧啧:哎呦,这老哥,没想到钓女人也这么有手段的。刚刚那句话一出来,还有哪个女人能反抗的。

  “路米。”aida带有警告的一声。

  被老哥发现自己在窃听了,路米佯作若无其事地走出来,走到老哥面前:“怎么了?”

  “你觉得她怎么样?”aida目不看他,问。

  老哥竟然娶媳妇会先问他的意见?路米受宠若惊,一怔之后高举双手:“我没有任何意见。老哥,你这么老了,是该要个女人帮你生个孩子。说不定,49生对双胞胎女儿后,我娶一个,你儿子可以娶另一个。”

  aida明显被他这话给震住了,过一会儿,唇角微弯:“偶尔,你有点儿小聪明。”

  “那是的。”路米能被兄长夸一句,乐得飞上天。

  “49本人的基因很好。她的孩子能遗传到她和费镇南优秀的基因,肯定是个很不一般的孩子。”aida是按照科学理论来佐证弟弟的观点,所以对于弟弟的倡议,他无论从情感上和理智上都能赞同。

  路米倒是没有想到用科学来探讨深层的因素,在他看来,只是老姐那么厉害,孩子肯定厉害啦。他路米呢,将来是要做最厉害的愚者,当然得娶一个和老姐一样或是比老姐更厉害的女人当老婆。

  “行了,去睡觉吧。”得到了家人的赞同,aida把弟弟打发去睡觉。

  路米蹦跶蹦跶跑出去。

  于是,在这半夜时分,aida迷迷糊糊地合上眼,构想着弟弟提议的计划时,终端机发出了一个飘渺的女音:aida——

  他马上听出是谁的声音。眉头微皱,aida坐了起来,按下键盘:“女祭司,你还想怎么样?”

  “aida,是你,是你还想怎么样?你已经把我的儿子教皇给杀了。虽然下手的人不是你,但如果不是你从旁协助,他们根本无法抓住我儿子。”对面的女声以着母亲丧子的悲哀,向他愤怒地咆哮,“你不要忘了,他曾经是你兄弟,曾经与你一同浴血抗敌。可你竟然这样对待他?!其他军团长如果知道你这个作为,绝对会站在我这边!”

  “那是不可能的。第一,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在对他下手之前,征询并获得其他军团长的同意。他违反组织规定,滥杀无辜,给组织带来很大的危险。组织将他除去,合情合理。第二,我给你们两人的流放期限已经即将到期,而你们一直没有悔改之心。我不止是要对他下手,还要对你下手。”

  aida平平静静、冷冷漠漠、没有感情的口吻,让对面的女声愈加狂怒。

  “aida,你等着!你别以为你能对付得了我。我能坐到女祭司这个位置,不,如果不是我放你们父子一马,你们父子能坐到愚者这个位置吗?”

  “我知道当年,你自认委屈了你自己在组织里面最优秀的能力排行第三,把愚者位置让与了我父亲,把魔术师的位置让与了能辅助我父亲的人。可是,我父亲能胜任愚者位置,不是因他的能力,而是他的为人。”aida依然冷漠,但条条是理。

  “只是德,是不能战胜的!在战场上,有只靠说话就能打赢的人吗,笑话!”

  “可是,德能使得众者团结,团结的力量大,还是你个人的力量大?”

  对方沉默了会儿,抛出:“好吧。那让我们来试一下,是什么的力量大!”

  滋滋滋——

  对方断了音。

  嚓——

  插入一个请示的声音:aida,需要反追踪她的来源吗?

  “不需要了。她不是个轻易能让我们捉住的人。而且,有关她的踪向,49已经有了头绪。”aida稍微垂低眼帘,似在沉思。墨兰在上机之前,可以说是有备而去的,给他也留了一封秘密口信。

  “可是49,未能清醒,实在让人惋惜。”

  “她会醒来的。”aida对于这点毫无疑惑,“没有任何人,可以比作为母亲的女人更坚强和伟大了。”

  罗铮从aida那里回家之前,先是去了罗卫下榻的旅馆一趟。

  罗卫在他离开酒楼后,打了不下数百个电话,罗铮都没有接。出于愧疚,罗铮马上亲自拜访小叔道明一切。

  “你可是想清楚了?”罗卫见着他,头一句劈头直问。

  “小叔。我知道这件事不是婷婷做的。”罗铮耷拉着头,答道。

  “你还想护着她?”罗卫感到不可思议。原先以为侄子那么决断地离去,应是想清楚了一切才对。

  “我不是护着她。她做错事,我肯定要训骂她。但这个事不是她做的,我不可能责怪她。我今天这样做,只是给她一个警告。”罗铮辩解着。

  罗卫“铛”一声,差点把手端的咖啡杯给砸了,脸上有些被侄子气得无话可说的样子:“我不明白,你始终护着她的理由是什么。她不是你女儿!”

  “可她是个孤儿,和我女儿在认我之前,一样的。”罗铮实事求是地道。

  “那你找aida是去做什么?”罗卫指着他,质问他言语与行动间的自相矛盾。

  “我找aida,是想尽我所能地帮助aida,阻止对方行动,避免伤害到我女儿。”罗铮坦承地交代。

  “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这个假女儿,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要把你的真女儿给害死!”罗卫说到恨铁不成钢,拍打椅子扶手。

  “所以,我给了她警告。如果她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肯定不绕过她!”罗铮抬起头,与罗卫正面对视,面色没有一点犹豫。

  罗卫认真地看了他会儿,发现他说这话是认真的,于是更无话可说了。侄子的逻辑思维与常人不同。所以,大概天才都是这样常人无法理解的思维方式吧。反正,他自己是想不明白侄子其中的道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帮助自己家人的原则。

  “如果有需要,随时给我电话。我近期都会留在国内,时刻专注你和你女儿的情况。”罗卫敲定道。

  “小叔。谢谢你!”罗铮不会拒绝他的帮助。罗铮的原则是,人多力量大,一个成功的大丈夫,更需要能屈能伸。

  听到侄子这句感谢,罗铮突然觉得,自己对侄子背后的力量一点都不了解。侄子去找aida,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他本想问,但是,想必侄子也只会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吧。

  “喝杯酒再走吧。我这次专程从法国朋友那里带来了一瓶纯正的上百年庄园红酒。”罗卫在罗铮要走之前,亲自倒了两杯香醇的浓酒。

  叔侄两人在这静夜中碰杯,相互笑了笑,都笑得高深莫测。

  之后,罗铮回到了家。

  在玄关脱了鞋子后,打开客厅的灯,兀然发现女儿还坐在客厅里面。

  “爸。”罗婷婷见到他回来,马上站了起来,问,“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不是要害我担心吗!”

  语气生硬,生气,但是充满了惊惶和不安。

  这些,罗铮都听了出来,在心里做个深呼吸后,说:“是,我回来了。”

  罗婷婷一听到他这句类似平常的话,心里头的不安,却是加深了。她深深地望着他,望着他越过自己,向房间走去,然后啪关上门,没有再和她说一句话。

  因此,她也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这次提起了行李箱,急速奔出家门。只是感觉,这个家,在他冷漠的态度下,变得令她窒息,仿佛即将溺死了一般。

  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重新夺回属于她的这片温暖,只剩下一个办法。

  安日晨的车子接到她电话后,在楼下等待她来到。

  “去机场吧。”罗婷婷把行李甩上他的车后,毫不犹豫地说。

  “如果她醒来,他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安日晨对于她的怒气冲冲,依然是笑容盈盈的,“不然,我们的婚礼与他们的同一天举行,怎么样?”

  “确实,如果暂时你不允许我对她动手的话,似乎这是你能唯一为我做到的事了。”罗婷婷没给他好语气,咬牙讽刺着。

  “你不要这样想。至少,费镇南,我还是能帮你收拾的。”安日晨笑一笑,推推眼镜。

  “你想怎么做?”

  “他手残废了,想要怎么做,不是更容易吗?”

  “他手残废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