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赌局明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7459 2021-04-04 23:37

  一辆黑色悍马,停在了咖啡馆门外。

  之前,费君臣派人在咖啡馆里安置的干扰信号装置,成功阻碍了林嘉方的短信发送。林嘉方和云霞看起来不敢随便撤,频频地望表。吴平安拖延的这个时间,掐的是刚刚好。

  “联系不上?”云霞向女儿悄声问。

  “是,已经快到约定时间了。”林嘉方连发三条短信都出不去,不得不承认今天撞到霉运了。如果她知道这个霉运是全体454成员造成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眼下,她只以为是只有吴平安这个霉头。因此,吴平安这个穷小子再怎么闹,她都觉得不足为惧的。

  “方先生来了,会不会——”云霞这个做妈的,近来反而不及女儿镇定,自从女儿声称要为某个男人怀孩子后,常常被噩梦惊醒。尤其是当得知这男人还是个穷小子吴平安,幸好,女儿坚称是不会嫁给这个穷小子的,而且,也有男人不介意女儿未婚先孕的身份,要娶女儿为妻。可是,即使对方——这位方志彬先生表达出了通情达理与对女儿的一往情深,云霞还是会担心如果被方志彬碰上了眼前这一幕,会不会改变主意,让女儿的婚事打漂了。为此,云霞再三嫌恶地在吴平安脸上瞪上几眼。

  吴平安见着云霞凶狠如狼的目光,摸摸心口:这女人,比面冷心软的谭师长险恶多了。所以,还是自家女朋友谭美丽好。

  费君臣接到了门外的人打来的手势,开始与老婆林凉一起用摄像机镜头,放大观摩从门口进来的男人。这男人开着辆悍马,穿真皮夹克,墨镜戴在头顶上,腕上戴真钻表,标榜的身价不低。就不知是哪里的成功企业家还是?

  男人走进来时,费君臣派出人伪装成一名服务生,决定来个前期侦探。端着盘子佯装成了服务生的某队员,擦过男人身边时,忽然故意装作不小心撞上去。男人却是非常警觉地一侧,逃开了这个攻击。无疑,这男人身手相当灵敏,居然能躲过了专业队员的偷袭。

  “这男人学过武术?”林凉学老公捏了捏下巴,做出福尔摩斯侦探的思考模式。

  接下来的发展,可以说是再次震撼了全场。

  新来的角色男,自称为方志彬先生。当他来到云霞和林嘉方母女面前时,云霞本是有些慌张,起来不想和他解说过多,想拉他往外撤。可那男人没有按着准丈母娘的意思撤走,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被戴了绿帽子仍豁达的态度,直接面对吴平安:“吴先生是吧?我叫方志彬,请不要再继续骚扰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一词,骤然间揭开了林嘉方神秘面纱的一角。

  原来堂姐死活不嫁穷小子,是傍上大款了。林凉哦哦哦,向着高中同学的方向打了个响指。好戏赶紧登场。

  吴平安不用死党提醒,也知道,现在是**到达了。于是挺了挺胸,向对方“告密”:“嘉方怀了我的孩子。”

  听到这话,方志彬却是笑了,长得很男人很性感的一张脸,笑得好比电影里的性格男明星,笑而无声,笑的时间长,更显诡异。众人看着他露出无声的笑容有将近十分钟,等得胃口都掉了。他忽然像大家闺秀一样慢慢地吐出一句:“我知道。”

  意料中的二男争一女的激烈场面没有出现,这个方志彬的演技明摆着更高一层。

  伸手挡住吴平安要继续上演的激情戏码,方志彬继续表现得礼貌又有风度:“你不用说了。我理解嘉方,我爱嘉方,不可能让嘉方和孩子跟你这种人过以后的生活。所以你再说什么,都不能拆开我和嘉方的。”

  一来就是当众**裸的告白?!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被白骨精下了什么**药,唯一肯定的是,现在唐僧是不信孙悟空了。不过,像这样不计前嫌要为未婚妻养他人孩子的男人,在现实社会里能有多少个?

  林凉他们不信也得信了:这世界上最雷人的,不是圣母,是圣男!

  吴平安站得最近,承认自己已被对方雷得内焦外嫩,想抱胳膊。

  形势突然一百八十度的逆转。方志彬以着完胜的雷人姿态,将未婚妻接出了咖啡馆。

  众人望着他和嘉方母女坐上悍马离开,久久,还未能从雷电中回过神来。

  林凉回神时,听到老公在打电话。

  老公这通电话,是在方志彬躲过了自己队员的偷袭时开始打的,可见老公对这个敌人的注意不同凡响。

  “老二,我想有件事你一定很感兴趣。”费君臣拨打电话过去的这位兄弟叫白烨,是自小在一个S区大院里玩到大的四兄弟之一,排行老二。

  林凉把手撑在下巴颌上听老公念着老二,对于这个老二是什么人,没有亲眼见过,但之前有听老公略是提过,说是在情报局工作的。耳听老公继续与做情报的兄弟通话:“我听这人的口音,不像是国内的人。悍马的车号我已经让人抄下来了。你赶紧让人去查吧。对了,查完有收获的话,别忘了告诉我一声,事关我和我老婆五十万的孩子学费。”

  咔。费君臣断了通话后,发现老婆听得津津有味,于是耍酷似地提提领子,道:“不用担心。这兄弟很可靠。我说了五十万他敢给我们打漂了,他得赔我们这么多。”

  “多少天出结果?”林凉问。

  这头,吴平安打了个败仗,因一个雷人圣男而没能洗刷自己的污名,跑到他们两夫妇面前禀冤屈来了,咬着嘴唇:四少,我,我——

  “没事,没事。”费君臣在部下肩膀上拍拍,“今天你的表现,令我十分满意。”接着,他向老婆、吴平安、还有着急跑过来的谭美丽等人打个保票:“这个赌局肯定得继续下去的。我保证,不出三天出结果。”

  然而,不用到三天,当晚,费君臣在宿舍里陪老婆吃饭时,消息到了。

  “嗯。嗯。嗯?”

  老公一连串的感叹词,令林凉在撕咬鸡腿的同时,情绪也跟着起伏。等老公打完电话,她刚好将整个鸡腿啃完,拿筷子敲敲老公饭碗里的鸡翅膀:“边吃边说。”

  老婆真是体贴,不会顾着八卦饿了他的肚子。费君臣拿筷子插了鸡翅膀,边啧啧咬着,边道:“弄清楚了。那人是间谍。”

  “我堂姐什么时候和间谍搞上了?”林凉不得承认,这林家人做出的事常常超出了自己的推理能力,可见有多雷人。

  “应该是在她战场上被俘的时候。”费君臣耸耸眉,“她这个问题,已不是逃队员这么简单了。”

  叛国?林凉的小心肝剧烈地蹦了蹦:太激情了!这林家人是一个胜过一个啊!逃队员当不上,直接当叛国贼了?

  “派人去抓了。很快一切都能弄清楚。”费君臣向老婆一五一十地汇报,“我们的五十万应该不会打漂了。这种事只是小CASE。”

  小CASE?以老公一眼洞穿对方是间谍的目光,足以说明老公以前经历的险境比这个厉害得多了。林凉不由问多两句:“费四少,你以前做过间谍?”

  “间谍没做过。分析间谍技术的事儿做过不少。”费君臣坦白与老婆说,口气没有一点炫耀的成分。

  老公突然的谦虚过度,真是让人不适应,只会显得老公的眼光又是高于天,因为这种对于常人来说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事儿在老公眼里却完全是小儿科。林凉叹叹气:“费四少,谦虚是自卑的一种表现,但你的谦虚是炫耀的表现知道吗?”

  “那——”老婆还不让自己谦虚了,费君臣脑子里真是懵了。

  “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谦虚。那只会让我很想像痛扁我弟弟一样痛扁你。”林凉警告,“还有,以后孩子出生了,也不准教孩子学你这个样。”

  “我,我这样子哪里不好了?”费君臣想拿面镜子对着自己照一照,怎么看都绝对是一表人才。孩子以后不照他这个版本教育,怎么能成才呢?

  “我要生女儿!”老公这个模样,让林凉再次坚定了生女的决心。周围都是天才自恋狂,再来一个小天才自恋狂模型,她得疯了。

  费君臣抽抽嘴角,知道老婆又在莫名的孕妇综合症气头上,但没有关系。这生儿生女又不是老婆决定的,从遗传基因学来说,是他这个做爸爸的决定的。所以,不需和老婆计较这种早已注定他会胜利的事情。

  晚上,送走老公,林凉躺在床上,床头柜搁着手机。到了半夜三更,手机嘀嘀嘀响。

  因吴平安今天受了挫败,谭美丽力撑男友抗争到底,陪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林凉担心是谭美丽打来的,睁开了睡眼,在黑夜里摸到手机拿起来接听:“喂,是谁?”

  “林凉,我是嘉方。”

  堂姐?!这三更半夜的?闹鬼了?林凉打个哈欠,边睡边问:“怎么了,你找我这个林家倒数第一有什么事?”

  “林凉,你就别取笑我了。你怎么还可能是林家倒数第一呢?我之前一直想找你说话,可是他们都不让。”

  电话里传出来的这哭哭啼啼的声音,唱的是苦情戏。林凉挖挖耳洞:“你不是怀孕了吗?哭对当妈妈的人不好。”

  “我那哪是自己想怀孕。我知道,我怀孕的事肯定是你捅出去的,不然不会有人突然要来查我。”

  这说着说着矛头又对到她头上来了。林凉冷笑:“有话直说。你和我的关系本来就不好。”

  “我说你真狠。把我舅舅整死了,现在也非把我给整死才开心,是不是?”

  “我整你?抱歉,我没有这个闲心思整你。”

  “你有没有整我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想告诉你,你终有一天也会遭报应的。”

  “我没有做亏心事,我不怕遭报应。所以,你说报应,是说你自己吧。”

  对面电话里,林嘉方粗声喘着大气:“你,你都不知道我经受了什么?你,你都不知道我真是喜欢吴平安——”

  林凉听到她这句,真是乏了,直接挂了电话,关机。这女人,她哪里都能忍了,唯独这个想当小三拆散她一对好友的好事,绝对不能让她容忍的!所以,林嘉方这个叛国贼是当定了。

  第二天来的消息很快,确定了林嘉方跟随X国的间谍向国外逃逸。

  “知道他们逃到了机场,还是没有能抓到人?”林队对这个战果感到稍稍的吃惊。

  费君臣和奉书恬一致保持沉默无言。

  相较有没有抓到人,吴平安苦于自己的清白。这点,情报科搜查到的情报倒是可以为他辩护了。

  “孩子不是你的。”费君臣转述情报科的话,“按照抓到的方志彬的手下审问得到的结果,本来方志彬是打算通过林嘉方为自己生孩子,来控制住林嘉方为自己在这国内进一步的间谍工作铺下基础。林嘉方和方志彬是打算拿你当烟雾弹。”

  也即是说,林嘉方的确是在被俘时受苦了,屈服了,在这时已经是被方志彬控制了。打完仗后,回到家,拿到了方志彬的精子,才开始人工受孕。可是,早在战场上时,在吴平安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有利用吴平安的打算。

  不管如何,赌局的结果是明朗了。

  吴平安胜利洗白的同时,五十万打进了林凉的口袋里。

  对此,林凉很谦虚地向各位捐款学费的师兄们表示感激道:“幸好师兄们都放水了,不然我还不能赢了呢。”

  “放水?”下注的众兄弟真是有点儿受不了这个不像夸奖的反语。

  “因为以师兄们的医学知识,也应该知道林嘉方想在战场上在454严密的监控下保存哪个人的精子,都根本是不可能的。”

  确实是,保存精子是需要一定条件的。林嘉方回来后在454的队营里是被软禁了,而且之前还被搜身,根本没有机会做这种事。

  不过,小师妹选择在这个时机说出这个话,摆明了居心叵测——要打击他们这群怪物的自尊心。就是费君臣,也觉老婆真是够狠:拿了人家捐出的学费,还这样削人家的?

  众兄弟不好对孕妇发作,于是都对向了费君臣:四少,你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和你老婆一块放烟雾弹?以你费君臣的知识,会犯这种傻吗?

  费君臣其实,凭良心话说,是受老婆放的五十万诱饵和老婆一块放了烟雾弹,只是,没有像老婆这么狠还要削人家罢了。但是,面对众怒,他死活都不敢承认这点,连忙说:我自己都投了一万的注,一样输了。

  “四少。”林队不得不提醒他,“你的钱落进你老婆的口袋,这叫做输吗?”

  费君臣不怕脸皮厚,只怕脸皮不够更厚,理直气壮:“你们可以去查新颁布的婚姻法,夫妻财产各自独立。”只不过是,这钱不是落进老婆的口袋,是落进他孩子的口袋里。他和老婆胜了~

  ------题外话------

  等会儿我会补够字数。在这里犹豫了犹豫了很久,主要在于接下来是跟着处理林家两老了,所以这几天一直更得少……(*^__^*)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