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面见岳父岳母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050 2021-04-04 23:37

  明天要进行454的考试了,下午,居然在下午临时接到了教务处的通知,说是外科笔试要重新补考,在明天早上八点进行。

  哪个无聊人士搞的小动作,一目了然。看得出,林艺璇着急了。

  林凉无聊,深感这两人无聊。是她高估了对方的智商,还是近年来自己突飞猛进,早已超越了对方?现在问题是,这个事踢给谁处理?想暗地里处理掉,以老公的能力或是胡老头的能力都可以办到。

  如果想下手狠一点,给老公没有错。虽然很不想让老公涉及到林家这个事,但如果自己都献出宝贵初吻了,老公与林家人见面是迟早的事情吧……左思右想后,林凉放下了无聊中架起的长腿。

  正好在学校里与学校部分领导开座谈会的费君臣,接到了媳妇的短信通知:明天我要参加外科补考笔试,无法参加你们部队的考试了。

  小人作乱,老婆发来告知短信。

  费君臣把眼镜一扶,淡定回信:此事正在交涉中,若无法解决,我们部队会推延到下午考试。

  哦?老公是不想打草惊蛇?林凉抓抓下巴,可以强烈感受到老公对于周紫东的敌意之深。

  费君臣的确不想打草惊蛇,他和他部队的人,都习惯了潜伏最终一网打尽的作战策略。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需要与敌人太早发生正面冲突。

  学校开完会后,他立马通知下去,直到明天早上八点之前一刻,方临时通知考生改变考试时间,具体改的时间不通知,要各位考生在家待命,此将作为备战考核的一部分。

  于是第二天早上,当林凉悠哉地带了个笔盒上考场进行外科补考时,林艺璇在前往454考场的途中接到主考方通知后,摔了手机。

  “林凉和454的人好上了。这是肯定的。”

  周紫东接到林艺璇的电话时,站在外科补考考场外边的走廊里,能望见考试课室里面林凉优哉游哉在考卷上涂画的影子。

  “紫东哥,你没有更好的方法吗?”

  周紫东沉默地看着地砖上自己的影子。

  “紫东哥,你就不能和林凉再谈一谈吗?她那么喜欢你!”

  “艺璇。”周紫东开声了,“你明白的。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那你从现在喜欢她不行吗?她喜欢你那么久,又是我妹妹。我实在不想,如果这个事被家里人知道,尤其是两个老人家知道的话,林家人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你心里明白!”

  周紫东再度默了。林艺璇的话没有错。他和林艺璇动手,与林家人自己动手,完全是两码事。

  林柯怡站在酒店客房门后,耳朵贴在门缝上听着里面林艺璇与周紫东的对话,笑眯眯地合起门后,跑到外面打电话给家里人。

  林艺璇在收起通话后,一抹犀利的目光瞄到了门缝外逃逸的影子,嘴角阴冷地一勾。既然周紫东都没法应付,最好是把长辈们先调出来解决这个事。

  林凉考完试后,走出考场。周紫东迎面走了过来。

  “周老师,你好。”林凉中规中矩地打个招呼,越过他往前走。

  周紫东在她擦过自己身边时,疾步跟上,喊道:“等等,林凉!”

  “我现在没有空。有人在外头等我。”林凉马不停蹄,没有停下脚步。

  周紫东跟她冲出到教学楼外头后,看见了她的室友谭美丽。

  有关谭美丽的背景,他略知一二,清楚这也是一个不可以随意动弹的女生。

  “你这丫的,考那么久。”谭美丽念叨她让自己等的时间长。

  “这次考试不让提前交卷,我在课室里都快睡着了。”林凉解释自己不能提前走出考场的原因。

  谭美丽指指她后面,不解中:“他是——”

  林凉嘎吱咬咬牙。周紫东阴魂不散,到这会儿还紧跟着。

  暑假的风忽然一道打来,必定是逆风。

  周紫东轻轻地说了一句:“林凉,我们继续履行以前的婚约吧。”

  啊?!谭美丽当场被这句话震出了两颗眼球,扯住了林凉的袖口:“林凉,他是你的未婚夫?!”

  林凉掉过身,十分冷静地对着他:“不可能!四年前我已经清楚地告诉长辈们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青青白白,到此为止。”

  “如果我向林家长辈重新提出请求,他们应该不会拒绝。”周紫东沉稳以对,一样不会轻易退步。

  “你认为他们到现在还能操控我的人生吗?”林凉仰天笑了两声,凉薄地把嘴角一勾,“林家人没法逼我和其他人结婚,哪怕是他们现在想拿什么恫吓我?”

  听这对话完全不对路,不是什么浪漫婚约。谭美丽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了,铁定地站在林凉身边,敌视着周紫东。

  周紫东轻慢地瞟过谭美丽一眼,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进来。我知道你的家世,但是,有些人仍是你碰不得的,知道吗?”

  林凉在听到这话时真正地着火了,伸手挡住谭美丽,道:“周紫东,有些人也是你和林家人碰不得的!”

  “看来这几年你羽翼丰满,但是,你身边的人我清楚,与你关系最好的胡志修,论后台,也没有林家人硬。至于你在454里面的师兄杨科,常年在部队里,在社会里只能算是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小子,护不住你的。”

  “那你意思是说想逼我和林家人搞重婚罪吗?”

  周紫东怔住了。谭美丽也愣住了,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球看着她。

  “我结婚了。”林凉抛出这句话后,潇潇洒洒将谭美丽拉走。

  留下一个完全僵硬成木头的周紫东。

  或许是周紫东突然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反正没有来得及再次阻止。

  林凉顺利地参加了下午场的454考试。

  连同顶替花安琪的候补考生,一共30名,先是进行了抽签分组。林凉抽到了1组,与她抽到同组的,还有弟弟王子玉和高中同学吴平安,以及不认识的两位分别是影像科和检验科的考生。组内人员自我推举组长时,吴平安首先举起手说:“我选林凉。”

  林凉瞬刻白他一目:你把我推火坑里吗?

  哪知道弟弟也表示赞同:“我选林凉同学。”

  既然王子玉都这么表态了,另两个考生无一都投了林凉的票。

  林凉私底下要把吴平安的脚狠狠地踩。吴平安喊冤屈:“林凉,你得想清楚了,这组里面,能制得住你弟弟的人只有你!你不当组长,你愿意听你弟弟的话吗?”

  王子玉在学习和事业上有疯狂的潜质,难保不把全组的人都当奴隶使唤。因此吴平安这话多少有点道理。

  林凉作为一组组长,上前去抽取病例。

  主考官同时宣布考试规程:两周之内,每一组对一个择期手术病人进行围手术期治疗。

  “什么想法?”吴平安作为三剑客之一,问林凉和王子玉的意见。

  “我认为此次评分考官应该是病人了。”王子玉针对主考官发布454不担任此次考核评分的说法进行推理。

  “有道理。”吴平安赞同。

  林凉紧着眉,问他们两人:“你们该不会是想贿赂病人吧?”

  “我认为其他组员应该在筹备这项计划了。”吴平安指着其他组的蠢蠢欲动说。

  “姐,你是组长你表态。”王子玉把难题甩回给姐姐。

  “如果病人大开口,你认为以我们几个财力,贿赂得起吗?”林凉指出他们这组财力匮乏的实际情况,不是她不随波逐流,是没有这个资本。

  这时,另两个组员插口了:“要贿赂的话,我们两人多少能出点资金。”

  “怎么可能?!”眼看有考官眯着眼向这边扫来,三剑客异口同声坚决表态自己的清廉。

  另两个组员向他们三人点着头:“我们觉得我们组实力雄厚,不可能会输。两个笔试第一都在我们组,不是吗?”

  三剑客中吴平安唯一地再次被当成了空气,举袖哀悼:“以后再也不跟你们俩在一块了!”

  “看是什么病例再说。”林凉和王子玉再次忽略掉高中同学每天必要一次的自我哀悼,凑在了一块翻查病例。

  吴平安非要挤到他们两人中间,眯着贼眼对林凉说:“我听你室友向我打听了,你告诉了周紫东你结婚了?”

  王子玉缩圆了口:“姐,你总算承认姐夫了。”

  “他拿我当挡箭牌应付他爸妈逼婚,我拿他当挡箭牌应付那群恶心的林家人,就这样而已。”林凉打消弟弟向老公道恭喜的念头。

  吴平安贼兮兮地向他们两姐弟露出狐狸笑:“子玉,你慢了一步。这个邀功,我已经向费政委本人申请了。”

  林凉毫不留情往吴平安这个贼人的膝盖狠狠一踹。吴平安早躲着她这招,低头一见她脚上功夫杀来的刹那,逃到了五英尺远的地方,比了个手势:费政委要亲自向你了解情况。

  果不其然,这边抽完签,全员可以自由行动。老公电话杀到了。

  “我想先去拜访岳父岳母。”老公这电话是打给小舅子的。

  在林家人全面杀来之前,费君臣有必要先取得第三方的全力支持。

  “我马上联系我爸和我妈。”王子玉全力支持姐夫打赢这场战。

  五分钟后,林凉接到了母亲的暴吼:“你是不是要我抱外孙了,才让我知道你结婚了?!”

  从此可以推断,老公是以奉子结婚为由,向自己母亲和继父表明结婚现状。

  林凉懒得去找老公算这笔账了,因为老母和继父已经火速要赶来军校这边。不过,老公说不同意,要亲自上门拜访岳父岳母大人才合情理。

  两夫妇因此需要搭夜班车急速赶往另一个城市面见父母。此行静悄悄的,无人送行,是为了防止林家人察觉。

  林凉拎着个小行李包,与老公在夜晚七点钟搭上空调大巴时,感觉自己像在做贼一样。

  坐到车里头,将空调扇先对准媳妇,再对准自己,费君臣向疲惫的老婆和自己提议:“下次,干脆来个发表会,公布我俩的关系算了。”

  “你有毛病!”林凉瞪他一目。

  费君臣拿本杂志给火头上的老婆扇风:“你都向敌方说明我们两人关系了,其他人知不知道也无所谓了,不是吗?”

  “你想的倒美。他知道我结婚,可不知道结婚对象是你!”林凉严正鄙视老公的天真想法,“况且我们结婚,又不算是正常结婚。”

  在是不是正常结婚这个问题上,费君臣赞成老婆看法,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履行夫妻义务了?”

  林凉推开老公的手:“如果我进不了你们部队,我们协议也飞了,不需要履行夫妻义务。”

  眼睁睁看着媳妇在旁边总是吃不着,费君臣忍得很辛苦。今晚,与老婆同车。整整六个多钟头的车程,老婆靠在车窗上睡,也不肯靠到自己肩膀上。只得趁着老婆熟睡了,偷偷将老婆的头扶到自己肩头上,再给老婆身上搭上自己的衣服,才有做老公的感觉。

  望着车窗外的漫漫长夜,费君臣在叹息声中度过。

  抵达目的地,是在半夜两三点钟了。

  两人本想随便在招待所过一宿后,第二天大早再上门拜访家人。岂料到,王家夫妇等不及,竟是在车站守株待兔。

  林凉刚下车,便见着自己的母亲徐静冲了过来。眼看来不及后退了,徐静冲到她面前,伸手在她脑袋瓜顶上拍拍拍:“你想急死我是不是?”

  费君臣见老婆被丈母娘揍,忙着和岳父大人一起拉开两人,心疼地拿手抚摩老婆的头说:“没事。以后有我帮你挡着。”

  林凉当着自己父母的面不好对老公耍脾气,咬了咬牙齿。

  费君臣笑吟吟地走到岳父岳母大人面前,笔直鞠躬道:“我是费君臣。真是很对不起,到今天才向两位禀告我们两人的婚事。责任都在我头上,我愿意接受两位任何惩罚。”

  林凉抱着手在旁边看继父和母亲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继父王大为立马上前,扶起女婿,说:“快起来,不用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了。”

  “对。”徐静在旁瞪目的方向不是女婿,是女儿,“这事一想,都知道肯定是她惹的祸,绝不会是你。”

  林凉无语了:她这一家子,全吃里爬外的。

  费君臣只恐媳妇误以为自己使了什么阴招,使得岳父岳母这样轻易接受了他,一再向王家夫妇道歉:“不是的,这事真是我的错——”

  “好了。小费。”王大为亲热地搭上女婿的肩膀,说,“有什么事先回家再说。你们坐了这么久的长途班车,肯定也累了。”

  四人便坐上王大为开来的小汽车,前往王家。

  王大为因为部队和一对儿女的关系,经常搬家,这最近的一次搬家,是在八年前知道了儿女都考上了军医大。没有选择和儿女同一个城市而是选择了就近的另一个城市,是想在一定距离外放儿女高飞锻炼。

  现在女儿突然结婚了,王大为这个汉子感动得热泪满眶,向费君臣说:“小费,小玉说你待林凉很好,我和她妈妈听了心里真是高兴。”

  林凉听继父左一句“小费”右一句“小费”地称呼老公,心里怪别扭的。不止这个小费一词很让人容易联想起给付的小费,而且,很有可能继父尚不知道老公是何许人也。老公是有意让子玉隐瞒了这个事?

  费君臣是抓紧时机与岳父岳母联络感情,到了王家后,马上拎出储备已久的见面礼。一瓶茅台,一瓶红酒,两条中华,两瓶炒菜的橄榄油,上好的茶叶一盒,上好的人参一根,上好的燕窝一盒。诸如此类,摆满了一桌。

  林凉看得眼球都瞪了出来,最终咔咬了牙齿:原以为老公拎那么庞大的旅行包是塞满了衣服,结果全是准备用来贿赂她父母的。也不见老公平常买过什么东西给自己,连那餐马克西姆还是她点的,不然很有可能两人只是吃大排档过约会。

  这时候,凭良心说,她真怀疑,老公是要娶她,还是要娶她爸妈。

  不用说,王家夫妇看到女婿如此的礼重,一时都懵了。

  “大为,他真的是娶了我女儿林凉?”徐静一直以为自己女儿能嫁个中肯老实的胖子,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在车站时,第一眼见到女婿长得这般帅,误以为可能只是个长得帅的破落户。然而,此刻,女婿摆出了一桌价值连城的见面礼,貌似不是只长得帅而已。凭女儿那个剩女没人要的条件,有这个可能吗?徐静头上转着星星,有在做梦的感觉,掐了老公一把。

  王大为低呼一声,证实老婆和自己没有在做梦。本来从儿子那里得到的信息是:女婿对女儿很好。他和老婆都知道自己女儿条件一般般,挑女婿主要看女婿人品好不好疼不疼自家女儿,其它并不大重要,就没有向儿子追问详细。在车站看到女婿第一眼,也和老婆同种感受:这小子,貌似长得太帅气了点,不会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吧?为此,他心里预备好了倒贴嫁妆的准备,现在一看,完全不对啊。貌似女婿接济自己家还比较可能。

  “打个电话再问问子玉。”徐静感觉撑不住了,扶着脑袋,怕一朝醒来女儿这个美梦破碎了。

  王大为躲到厕所里头,拨打儿子的电话。

  幸好王子玉有先见之明,在宿舍里一直不敢睡等着父母来电。

  “小玉,你这姐夫是什么人?”王大为问。

  “爸,有什么问题吗?”王子玉遵守和姐夫的承诺,不敢轻易泄露天机。

  王大为道:“你姐夫看起来挺有钱的。”

  “那不是好事吗?”

  “可你姐长相一般。”

  “爸,有你这样贬低自己女儿的父亲吗?”

  “我知道你姐有你姐的优点,可是,你姐和你不一样啊。你姐自小到大没有人追啊。我和你妈很有自知之明的。”

  “爸,你和妈是在怀疑什么?”王子玉发出了疑问。一般的人来说,女儿突然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不是件好事吗?怎么自家父母都忧心忡忡的?

  “我和你妈怀疑,是不是你姐使了什么阴招,让那个男人上了贼船。我和你妈担心那个男人后悔啊!”

  王子玉直接倒头晕了,心想无论这话,千万不能被姐姐听见,不然姐姐还得跳黄河为自己辩白了。

  “小玉,小玉——”王大为听儿子那边哑了,刚好手机又没有电了,心思坏了,莫非事实真相真被自己和老婆料中了。于是急急忙忙走出厕所,向老婆使了个眼色。

  徐静马上给自己系上围裙,问女婿一个人:“小费,坐了这么久的车饿坏了吧?想吃什么?妈马上给你下厨房下饺子下面条好不好?”

  费君臣听见岳母大人首肯了自己喊“妈”,受宠若惊地站起来,立马乖巧地遵命喊一声:“妈,您不用忙了,我不饿。”

  林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下巴颌嘎吱嘎吱地咬牙齿,以为眼前这个状况实在太不对劲了。或是,俗话说的对,这丈母娘有了女婿后,都胳膊往女婿那里拐了,在她妈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

  “小费,和爸妈客气什么呢?”王大为过来帮老婆助阵,无论如何得为女儿留下这个好女婿,积极表示出接纳的热忱,“你妈的厨艺很好的,尤其是你妈做的面条,你一定得尝尝。”

  费君臣见岳父大人也首肯了自己喊“爸”,并且下了威吓令不能客气,岳父岳母的如此盛情,他再推却就不是人了。因此在记起老婆也应该饿了,便说:“林凉喜欢吃什么,我跟着吃什么好了。”

  在饿肚子时还只记得自己老婆喜欢吃什么?这种一品女婿上哪里找啊!

  徐静毫不留情给懒洋洋坐在沙发里的女儿一个训斥的瞪眼后,对女婿笑眯眯地说:“你等会儿,我马上给你下面条吃。”<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