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抢亲(不懂的看看)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7921 2021-04-04 23:37

  没有联系上aida。

  而且,听说fase离开aida去了其它地方,aida现在是一人单独行动。想到aida的眼睛,墨兰实在是担忧。

  fase听说她来找,通过越洋电话,告诉她aida没有她想象中虚弱。墨兰通过通讯辨析,发现fase在美国。fase说,自己是回美国帮aida取一些东西。十圣心在世界各处都设有隐秘的驻军地。aida在美国是鼎鼎大名的天皇巨星,肯定立有私人宅邸。因此墨兰对于fase的解释并没有疑问。

  第二天奉书恬打了电话给她,称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墨兰乘车按照他所说的地址去看了一下,见是北京北土城西路附近的一幢小区民宅,与他所说一样,靠近他工作的中科院研究所。除去这点,小区内环境优雅,购物方便,是个适宜休养居住的地方。

  墨兰却以为,这个事儿再听听aida的意见会比较好。不知什么时候起,她渐渐养成了要聆听aida的建议。于是,她一边答复奉书恬,需要时间整理物品,一边,等待aida的出现。

  时间一晃,便到了周末。

  安日晨这两天倒是没有来打扰她。说是与关老头子那边说好了,这几天她要在家里休养没有办法过去医院陪病人。到了周末,他出乎意料的出现,称是履行约定接她去观看朋友的婚礼。

  墨兰想着那天既已答应他了,临时拒绝不好。况且,看个婚礼而已,顺便可以当做调养情绪,或许可以借机再套到秘密。

  接近安日晨的计划,进行的出乎她想象。不,是接近得越多,这个男人愈是发出某种神秘的信息试图在吸引她。是什么呢?

  拎了个包,临出门口时,她再次交代路米:不要随意外出。因为这几天她发现了,这小鬼偷偷带卢巧巧往外跑。虽然她知道以路米的能力,一个十圣心军团长的能力,保护自己和卢巧巧绰绰有余。但小鬼始终是小鬼,总是容易令人担心的。

  路米拍一下胸脯:“姐,没有问题。ok。”

  墨兰听了他这话蹙了蹙眉,下了楼梯,心想早点让aida来接他们比较好。

  安日晨开了辆奔驰在楼下等了有一阵了,见她来到,绅士地帮她拉开车门。

  墨兰见他每次都开不同的车。这人与清吧老板说的一样,不是普通的有钱。就不知这些钱是不是正当途径来的。还有他这么明目张胆的炫耀,居然也没有人查到他头上?果然很匪夷所思。

  安日晨仿佛一眼看穿了她的神色,木木地按了按黑框眼镜:“赞助公司借开几天的车子。我本人没有车的。主要是难养。”

  “安先生真会说笑。”墨兰坐进这辆几乎全新的奔驰s60里,嘴角衔着讽刺客套一句。

  “我知道很多人不相信我。其实我很穷的。”安日晨类似哀叹地耸耸浓而不黑的眉头,替她关上车门。

  接下来,他们驱车前往市内的一家教堂。

  “婚礼是在教堂里举行吗?”墨兰问。

  “是。这位朋友只是我生意上的一个朋友。但是,他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位公众人物了,或许兜儿听过他的大名。”安日晨介绍说。

  “叫什么名字?”墨兰故意装作被他挑起了兴趣,“我娱乐报看得多,或许真是听过,是明星吗?”

  安日晨一路是把车开到了教堂。

  墨兰在车上,便是望见了教堂外面立着的婚礼昭示牌,上面有用玫瑰花围绕的新婚夫妇名字:吴梓阳傅蕙兰。

  心脏的某处紧缩起来,血液全数涌向头部,她的脸色一度绯红,嘴唇一度青白。然而,这只是很快的几秒钟的事情。当脑海里回想起姐姐在老太太葬礼上说的话,墨兰迅速冷却成一块冰。

  安日晨见她安静得像块木头,停车后帮她打开车门时说:“兜儿,进去之前需不需要在哪里休息一下?”

  “不用了。”墨兰一笑,笑容在她如常的脸上绽开,像带刺的玫瑰花儿。

  安日晨木讷地张张口,没有出声。从她身上发出是一股股的寒冰,傻瓜才会在这时候选择撞冰山。

  两人在门口签名到场后,随大众步入了教堂里。里边,花儿锦簇,圣洁的白布与粉红的丝带,妆点着神圣的婚礼殿堂,布置得庄严而美丽。来观礼的宾客,大都与他们一样穿着正式的西装礼服,气质不凡。宾席上偶尔有交头接耳,都是带有礼貌的声音,不会使得礼堂在婚礼开始之前像是菜市场一样喧闹。

  这是一个上流人士的婚礼,不容置疑的。

  墨兰低着头,像是静默地冥思着。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她没有和蕙兰有过联系。是想,丈夫会帮自己照顾到姐姐。结果是这样吗?

  安日晨两手安放在西装扣子上,向着堂上的神像,像是虔诚地注目,说:“这是一块让人忏悔的好地方。”

  墨兰望他一眼,接上话:“安先生认为自己需要忏悔吗?”

  “不。”安日晨微微闭了眼睛,道,“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他人。”

  墨兰冷丁丁的眼神便是瞟过他,来到了门口处。后来的宾客只能坐到了坐席的末尾。但是这个教堂并不大,明显位置不够。有不少人,或许听说了消息,来到了门口处,因没有请帖,被拦截在外头。眺眼一望,大多是带了摄像机的媒体。

  “好像有军人来。”安日晨顺她的目光,望到其中几个熟悉的人影,不由拉拉眼镜,显得一丝吃惊的模样。

  “军人?”墨兰故意问,其实她也看见了,看见了人群里没有穿军服的黎立桐和白烨。于是,她心里一时紧张了起来,嘭嘭嘭的心跳声震到了耳膜里。按照这样的情况,丈夫不来就怪了。

  “我觉得是军人,可能他们今天没有穿军装。”安日晨说。

  墨兰这时是把视线往四周的宾客席上放眼过去。或许,以丈夫的能力,是乔装打扮进来了。

  为此,坐在第一排的费镇南立马将头顶的小毡帽抓低一截。妻子和安日晨进来时,他便已发现了。可是在那天喝醉酒后,他向妻子吐了很多真言,以至于第二天酒醒之后,回忆起昨晚上说的话儿,深感惭愧。自觉不止没脸见妻子,也没有脸见兄弟们,毕竟自己把兄弟们的丑事都说了出去。果然是酒容易坏事。

  哎——在心底里长长地叹息,他想见妻子,见到妻子又怕自己会动手抢人。所以,只好忍耐着不见,忍耐着暂时不要说话。况且,今天他到这里来的主要目的,是要把傅蕙兰从那个男人身边带回去的。不然更愧对妻子了。

  以他一人的微薄之力,唯恐……。所以,他低头专注地表针上计算着,婚礼快开始了。

  完全捉摸不到丈夫的气息,墨兰郁闷地收回了视线。不以为丈夫没有来,而肯定是丈夫的潜伏能力高于自己所想的。

  婚礼在这时候开始了。

  主持婚礼的牧师登上了讲台。礼堂内陷入了宁静的气氛,婚礼进行曲奏响。

  在庄严的音乐声中,新郎在伴郎的陪同下从一侧走到了牧师的讲台边上。吴梓阳在今天是白色新郎礼服,打着花带,俊逸清朗的笑容望着四下的宾客。

  墨兰缩紧的小眼瞳在他虚假的笑脸上冷冰地扫过去,继而是全神贯注在门口进来的新娘上。

  记得几年前,傅蕙兰嫁给肖庆生时,在中国传统婚宴上着了一袭中国红色旗袍,娇艳不可方物。今天,衣着白色新娘婚纱的傅蕙兰,一样美得不可思议。

  席上的宾客们窃窃私语:

  听说新娘子是寡妇二嫁。

  听说她原先的公婆认为她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连她丈夫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

  吴学者有没有必要娶这么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

  总归一句:她姐配不上吴梓阳?

  呸。墨兰在嘴里差点儿唾弃出口:她姐姐是一个多么端庄秀丽心肠善良的大家闺秀。吴梓阳这个道貌岸然的虚伪男人,连伏拜在她姐姐的脚趾头底下都不够格。

  要不是感觉得到姐姐嫁给吴梓阳这事儿必定有什么玄机。墨兰早就冲了出去,一枪先毙了吴梓阳这个混蛋。

  因此,墨兰以为,姐姐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出色演技,令她足以深刻自省。

  傅蕙兰是两目专注地望着站在讲台边上的新郎,仿佛浓情脉脉,深陷于爱情之中。

  婚礼进行曲停止。新郎新娘同立于牧师面前。在牧师把手安放在圣经上,准备宣读结婚誓词时,安静的宾客席上忽然举起一只手:

  “我反对这个婚礼。”

  墨兰一听见是丈夫的声音,一边心里自然地加快了心跳,一边是更仔细地观察新娘新郎的表情。

  吴梓阳作为新郎的虚假笑容悄然浮现出了僵硬。

  傅蕙兰恰如其分地微张小嘴表示惊愕。

  主持牧师带了疑问,在新郎新娘那里都得不到答案时,只好问向了举手的费镇南:“请问这位先生,你是什么理由反对这对新人的婚礼?”

  “请稍等。我一个朋友马上就到。”

  随着费镇南这句意味深长的言辞,关闭的礼堂门“啪”一声响亮被人推开了。

  宾客们齐齐回头。紧接,女宾客们发出惊艳的叫声:“是aida!”

  aida因眼睛受伤暂时退出演艺圈舞台三个月,作为巨星的影响力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不,粉丝们因他不在,对于他的崇拜反而与日俱增。

  墨兰感觉是,aida的出现是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众人望着,aida穿着与新郎一样的白色礼服,却是全身笼罩着一层新郎远远不及的光辉,犹如从月亮上飘落下来的神明。于是人们在痴痴的晃目之间,aida已走到了神台那里,对着新郎。

  吴梓阳的面具在这一刻崩裂了。墨兰第一次看见吴梓阳露出这样的表情:阴沉的、无比广大的黑暗宛如黑风在他脸上迅速聚拢,阴暗的嘴角在勾起的刹那仿佛一把镰刀露出了森冷的獠牙,化身地狱之王的瞬间也不过于如此。这种感觉,这种无比黑暗的感觉,让她周身一个激灵,是想到了个人。那个拿枪对着她和47的杀手,戴着面具,被她伤到眼睛的时候,被aida喝令退下的时候,语气愤怒,充满的仇恨不止是对着她,也是对了aida……

  “你来做什么?”

  “我来带她走。”

  “凭什么?”

  “凭她爱的是我,不是你。”

  两个新郎快速简短令人感到晦涩的对话,让人们在应接不暇时,新郎吴梓阳忽地一个拳头晃了过去,直击aida的脸部。

  女人们尖叫:“aida!”

  fase在电话里说过:49,aida完全不像你所想的虚弱。

  墨兰交结的指头一个用力。aida的眼睛是看不见,动作却是仍如风一般的完美,人们只觉得像是在看神表演一样,aida瞬间便是由正面变成了侧身,吴梓阳的拳头连他的头发末梢都碰不到。

  打了个空。吴梓阳蓄积的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抢攻。

  可aida不会给他再一次机会。一如多年前说过的那样,机会他只给他们一次。

  噗!

  吴梓阳挥不到半截的拳头停滞在半空,忽地吐了满口鲜血。

  谁也看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只是见着当吴梓阳吐血时,aida已从对方腹部那里收回了手。

  全场落入一片可怕的死寂。

  傅蕙兰拿着手帕,着急着给未婚夫的嘴巴擦血:“梓阳,梓阳——”

  吴梓阳抬起脸见是她的小脸蛋刹那,一只手伸出去夺她细小的脖颈。

  墨兰用尽全身气力才忍住了冲动。

  她身旁的安日晨像是对眼前的这一幕变卦看得津津有味,说:“兜儿,如果今天换做你是新娘会怎么样?”

  墨兰冷声声地笑一声:“安先生,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谁愿意自己的婚礼发生这种事。”

  “那是因为抢婚的人,不足以吸引到你吗?我看那些女人都快疯了。”安日晨指着宾客席上连连发出尖叫的一些女人们。

  所以吴梓阳的反击自然再次落空。aida在把新娘一拽,拉进了自己怀里躲开对方的击杀后,是把新娘拦腰抱了起来,犹如下了凡间抢到新娘一般的神明,在人们晃目之间,飘飘然飘出了礼堂门口。

  负责保安的人没有一个敢拦住aida,不,是都不知道aida是怎么出去的。等他们反应过来时,不知从何处涌来了一批人,堵塞在了礼堂门口。

  aida停在教堂门口的黑旋风跑车,在接到新娘后,如电掣一般离开,余留下的是一个如梦的场景。

  如果不是在见到新郎吐着血坐在地上不能动弹,人们肯定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走吧。”安日晨率先起身。

  墨兰跟着他起来,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有了想法。在与安日晨同离开礼堂的时候,她的眼睛不禁地回头眺望,便是与始终站在原地的丈夫遥遥对上了一目。仅这么一目,她便明白了……

  低头,钻入到人群中,随之与安日晨登上了奔驰。

  在大批媒体涌来之前,奔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教堂。

  进入到安全的大道上,安日晨松松领结,嘘口长气:“幸好,幸好。虽然今天的节目大饱眼福,但是危机重重。”

  “安先生。”

  “哎?”安日晨吃惊的是,向来她都没有主动与他说话。

  “上次你说,如果我和我的孩子有问题,你一定会帮我们解决,是不是?”墨兰黑溜溜的眼珠子里蒙上了一层赢光,如脆弱得像是随时会破碎的玻璃。

  安日晨不由之间便是把车子刹住了,却是不大敢再看她一眼的样子,将领结再次松开,呼呼几口气之后,从口袋内抓出一张卡片递过去:“如果你做好了决定,来这个地方找我。”

  “不是中行?”墨兰接过他卡片上的地址,简单掠目。

  “我住处。”不再做任何解释,安日晨拉下车档。

  在婚礼发生变故的半个钟头后,傅蕙兰坐在豪华住宅客厅里,小脸蛋对着aida相当严峻,指着自己绣帕上沾染的血说:“这点血根本就没有用。我试过很多次想采他的血,包括让他割伤小指头。——你们为什么要阻止婚礼?或许接下来我可以以妻子的名义骗他到医院里采血。”

  “没有必要。”aida坐在她对面,素是十分冷静的,又是十分温和地抚摩身旁的小狗,“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的付出没有结果。你已经很好地牵制到他不向你妹妹出手。而且,也正因为这样,今天能上演一场完美的戏。接下来,应该很快能拿到他的血了。”

  “你确定?”傅蕙兰认真的小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那张完美的容颜。今天,算是让她大开眼界了。以前固然有听过他的大名,也听说是他在游轮上用一枪救了自己,但是亲眼所见他所为之后,果然是与众不同。所以,她不知为何,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足以让她和妹妹可以依靠的……

  “是的。”aida朝她温柔地笑了笑。对于49这个勇于牺牲自己的姐姐,他向来是带了敬意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傅蕙兰胸口起伏,呼出口长气,松懈下来后,额头脸上满布汗珠。她刚想用袖子擦擦,眼前递来了一条白净如圣洁的手帕,抬起脸望到aida一双荡漾着柔情的清澈眸子时,不禁脸蛋蹿红了一片。

  “谢谢。”迅速接过他手里的帕子,她低下头。

  aida模糊的视野里,见她这副样子显得若有所思。他走到了一边的立柜帮她泡茶,接着打开了通讯手机。第一条短信就是自己的弟弟路米的:

  “老哥。我抓到那个人了。那个害你瞎眼的叛徒!”

  所以,路米带着卢巧巧,这几天都是在广场的国旗下面晃荡。这个地方,是最受人瞩目的地方。每天,不知有多少媒体在这里取景。通过各大媒体画面,他能直接向四方各地传达信息给那个人:你的女儿在这里!

  哼。因此,谁说他是没脑筋的小鬼。他好歹也是一个军团团长。

  卢巧巧跟了他多日,逐渐习惯了成为他的小跟班。再说了,他是喜欢抓她小辫子玩,但除了这点,他对她其实挺好的,比她爸爸对她更好。他整天陪她玩,教她怎么玩,厨艺好,给她做的菜比外面店铺家的师傅更好吃。

  在小女孩的心眼里:他的形象与日高大,是她见过的最完美的人了。

  那是,路米向来以超越完美的老哥为目标。

  哄吓两个手段齐下,路米把卢巧巧握在了掌心里面。

  当卢大队偷偷过来,想把女儿带走时,卢巧巧义无反顾地举起起义旗帜:“路米哥哥,我爸爸在这里。”

  卢大队被女儿揭露,被抓了个正着,但是,他基本也是无路可逃了。

  被抓回到了aida那里,卢大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不是我要逃的。可是,他说了,如果我不逃,你一定会把我杀了的。没想到你会把我女儿救了。

  “我说过我救了你的命,你的命就是属于我的。”aida平生最痛恨“背叛”两个字,对于叛徒是无法忍受的极限,抓到一个必是要毙掉一个。

  “我没有背叛你,aida!我发誓!”卢大队挣着条老命在aida面前表明清白,“要是我背叛你,我早就投到他们的旗下了。可是,自从我逃跑以后,我并没有投奔任何人。在明知道女儿被你们的人利用来找我,我还是出现在你面前。”

  “傅老太太的死,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不清楚。我发誓!虽然我和教皇有接触,但是,我只是接受他的委托陷害49入狱,并没有帮助他干过其他事情。”

  “那他为什么让你逃?在傅老太太死了以后,第一时间让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卢大队周身的汗涔涔落下。

  路米忍不住了,在他腿上踢一脚:“你别以为我们是白痴。快招!不招看我怎么折腾你女儿?”

  卢巧巧接到路米递来的眼色,马上配合演戏,抱起了爸爸的腿哇哇大哭:“爸爸,爸爸,好可怕啊!”

  卢大队被女儿哭得心酸,他家里,只剩这个女儿了,一直是与自己相依为命的。

  “不是他们让我逃的。是我自己要逃的。因为傅老太太死后,我想,那个东西肯定是要浮出水面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把我和我女儿抓起来,问我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

  “两本书。49的妈妈留下来的两本书,里面便是十年前失踪的国宝。可我也只知道是国宝,至于是什么国宝,我不知道的。”卢大队抱着女儿哇哇大哭。

  看这对父女哭成这个样子,好像人间惨剧,可是都没有人惩罚他们呢,aida和路米面面相觑。

  墨兰搭着安日晨的车,一路是往安日晨的住所奔去。

  这个地方,恰是奉书恬工作的中科院的宿舍楼。安日晨住在其中一幢的三楼。墨兰跟他进去屋子的时候,发现出乎意料的干净齐整简单。

  安日晨随便指了客厅里的一张沙发让她坐下,称自己要先去冲个凉换套衣服。

  墨兰坐下来后,捡起搁在茶几上的一本杂志,一看,两眼定在了封面上不动。

  不会儿,安日晨便是换了一套衣服出来了,站在客厅玄关那里见到她专注的神态,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美国研究院的内部杂志。外面人是无法见到的。”

  墨兰闻声,抬起脸,看见他取下了黑框眼镜,一双眼瞳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湛蓝色,头发也换了个发型,一改木讷男的形象。而这个重新以全新形象站在她面前的安日晨,很快勾起了她记忆里的某个人。她“啪”一声合上了手里的杂志,深幽地看着他,并不马上出声。是在考验,他对她已经洞察了多少。

  察觉到她瞬间改变的策略,安日晨露出欣赏的神色,坐到了她侧面的沙发上,半倚着靠背说:“我既已真面目见了你,你是否该以真面目见我呢?你知道的,现在或许能救你和你的孩子的人,只剩下那个人了。”

  从今天的婚礼上,墨兰已经明白。伤了她的人是吴梓阳。按照费君臣的说法,她和孩子的一线生机在吴梓阳的血上。可是,吴梓阳那个阴险毒辣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让她取到血。也即是说,她姐姐傅蕙兰之前苦心留在吴梓阳身边,甚至想嫁给吴梓阳,都是为了拿到吴梓阳的血救她,可惜到今日为止,仍是失败了是不是。所以才有了今天aida的出手,将她姐姐从恶魔掌心里先救了出来。一切的迹象表明了,她如今只能寻找那个能制得住吴梓阳的人,是在美国的那个人……

  “安先生,贝朗教授是在中国吗?”墨兰没有犹豫,将脸上乔装的面膜在低下头的刹那,完美地撕落下来,露出自己原本清丽的容貌。

  “我很高兴,墨兰你没有忘记我和教授。因为教授是那么的喜欢你。”安日晨嘴角微翘,内心里仿佛充满了喜悦。

  安日晨,在美国研究院时,她只知道他姓安,是与她服务的贝朗教授是有业务联系的人,具体什么业务,她不清楚。没能马上认出是他,主要是他的乔装完美到无人能识破。

  “我知道贝朗教授对我有恩,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照顾我。”墨兰嘴角一勾,神情莫辩。

  那是,如果这个阴谋早在美国已有,而且,如果这个阴谋比吴梓阳的阴谋更高一层,是不是得说:螳螂在前黄雀在后。吴梓阳的小阴谋在教授的大阴谋里是不值一提的。当教授选择了取舍时,既然可以让她入狱,同样可以致吴梓阳于死地。所以,吴梓阳接下来的后果可想而知了。她,该同情一下吴梓阳吗?

  “墨兰。梓阳对于你的种种行为,教授在得知以后,非常伤痛和后悔不已,一直是想做出相当的补偿。所以,教授有一直托我能不能与你通上话,因为我常在中国。没想到,你自己已经先找上了我。”安日晨这番话基本是照本宣科。

  墨兰不是听不出来,冷冽地指道:“张伯爵那边的消息,也是你放出来的吧。”

  “我父亲和你妈妈之间是什么关系,我确实是不知道。但是,你既然在找你妈妈和我爸爸的关系,我不能放掉这个天掉下来的机会。”

  “你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你们与我妈妈有关系的话——”墨兰认定了是有关系的。

  “我想你忘了一点是,我的年纪与你差不多。有关贝朗教授这层关系,确实是我父亲介绍的。但是,不代表以前长辈的事情我会清楚。”安日晨一副诚挚的面孔说着,“你如果想知道始末,直接问贝朗教授不是更好吗?”

  墨兰才不会轻易上了他的当,总得先将一军,便勾着邪气的嘴角说:“我想知道的是,教授不是顺了吴梓阳的意愿想让我死吗?现在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吴梓阳让教授失望。”安日晨笑容懒洋洋的,并不以为在她面前低头是什么可耻的事情,顺着她的意说,“教授发现吴梓阳做的研究里面,许多是你在替吴梓阳做,所以悔恨当初。现在,教授是很需要你的,墨兰,请不要怀疑这一点!为了让你回来,教授愿意帮你取吴梓阳的血,救你和孩子的命。”

  “教授怎么办到?”墨兰微眯眼睛,连aida都没有办法办到的事情,他们怎么办到。这其中,说明了吴梓阳有利于她和孩子的血液成分,必定是要在特定条件下才能获取的。

  “教授有吴梓阳很多血。这是吴梓阳在给自己做深度催眠的时候,教授就已得到的。现在都好好地保存着。”安日晨轻而易举便解答了她的这个疑惑。

  墨兰忍不住地冷哼。

  安日晨了解她心中的不屑,拨一把卷曲的刘海,悻悻地道:“我知道这个答案你可能不够满意。但是,你要知道,吴梓阳的血液因他自身给自己做实验而不停地产生变化,所以,只有教授保留的血,才是你所需要的,你该感到幸运。”

  墨兰依然冷着脸:妄想用这点交易就打动她。

  “行。”安日晨举一下手,表示投降,“教授需要你。所以,如果你想让吴梓阳得到什么样的后果,你尽管开声。”

  “我想拿到他犯罪的记录,我想让他被执行死刑。”墨兰一个字一个字圆润冰凉地吐出。

  安日晨周身便是一寒,干哑地说:“你想让他死,多的是办法,何必大费周章?”

  “作为一个杀手,如果不是在战场上因为输赢死掉,而是被社会公众抹杀而死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死法。”

  “你想让他在死之前没有自尊?”

  “是。这是他欠我的。”

  她想看着,他怎么从一个受万人尊敬的学者忽然落入死囚的牢狱,剥掉了所有的自尊,受万人唾弃,最终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发疯,死亡。

  “你不怕有人在这过程中劫狱?”安日晨能理解她想法,但替她和自己担心。如果吴梓阳疯狂报复的话,也不是能马上摆脱的事情。

  “死刑有很多种。你放心,我这人不像他那么残忍,毕竟他是我学长,我会很‘温柔’地回报他多年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听了她这话,安日晨全身掉入了冰窖,四肢冰寒。他于是明白到她和47的区别在哪里了。47不过是个有勇无谋的草包,所以,只能当棋子用。她不同,教授一直不敢动她的原因也在这里。

  “有关他的罪证,你想让我传给谁?直接传给你吗?”安日晨咳咳两声后,问。

  “传给费君臣教授。”墨兰毫不犹豫地吐出那只货的名字。论整人,丈夫太仁慈了,只有那只货能办到她所想要的结果。

  费镇南看着妻子和安日晨一块离开,心中不宁。虽然早先是aida向他主动提出,自己要在傅蕙兰的婚礼上抢亲。他便以为,aida这个决定,不可能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必定含有什么秘密。

  他离开礼堂后,没有找白烨和黎立桐,直接寻找舍弟费君臣。

  打到费君臣的办公处,是六六接的电话。

  “政委出去办事了,司令。”六六仍旧尊敬地称呼他司令。

  “他关机了。”费镇南思摸着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

  六六对着他心虚,赶紧借口挂了电话。

  费君臣当然没有离开办公处,是坐在电脑面前接收神秘人发来的文件。

  六六站在他面前,小心多问一句:“政委,不和司令说吗?”

  “不说。”费君臣和墨兰一样,都认为兄长太仁慈。

  六六看着他嘴角勾了勾,而且勾成个得意的月亮状,便知道某人要倒大霉了。

  果然,接下来费君臣向他坦白:“六六,还记得九年前我在帮49处理伤口时说过的话吗?”

  首长每次问这个,肯定是指要狠狠地报复之类的语言。

  六六很是记得,因为那时候首长的表情与魔鬼没有两样,答道:“政委,你当时是说,要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机会来了。”费君臣优雅地交叉起十指,眉尖微耸,扬着抹喜悦,“虽然他是十圣心的叛徒,但我那晚上和aida说好了,这人要由我来处置。”

  “政委,你想怎么做?”六六在这时候理所是要满足首长的虚荣心,装作不懂的孩子问一问。

  “怎么让他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我在九年前就想好了。”费君臣谆谆教导孩子们,说,“首先,他这人被判死刑是肯定的。为防止有人劫囚,最好的死刑执行方式是注射死刑。然后,在死刑执行中的半途,突然再传个假令,说是特赦。把人送到手术室里,电击心脏。让他活过来再死去,让他死了再活过来。当然,最终是要让他死掉的这个结果是不会变的。”

  六六是军医,当然知道在费君臣描述的这个过程中,吴梓阳要经历的将是一场怎样恐怖的情景。只能说,吴梓阳的倒霉不是一点点,虽然没有直接与费君臣对上,却是被费君臣给盯上了。

  费君臣不会令墨兰失望,马上让人去做这个事。然后,他知道费镇南不找到自己是不会甘心的。可是,他现在不想和兄长说太多,因为任务已经不仅关系到墨兰,也关系到了自己部下的性命安危。

  驱车去到了费家在北京的老屋。这几天,费老先生由于要回北京参加会议,暗中回到了老家。这个事,还是奉书恬告诉他的,不然,他和一帮子孙与曼青,都不知道爷爷不在南方已经回了北京。

  “陆叔。”

  “四少。”负责看门的陆叔见到他,喜出望外,“我就说,谁都瞒得住,你肯定是瞒不住的。”

  “老爷子在上面?”费君臣边问,边直接上老屋的二楼。有些事情他必须问清楚了。所以,在楼梯口,他顿住脚,定定地望着陆叔:“陆叔,我问你,几个月前,那封寄给老爷子的神秘信件,你真的没有看见里面的内容吗?”

  陆叔不敢与他的眼睛对视。

  费君臣心知有鬼,却也不再逼迫他。反正老爷子近在咫尺,他今日便是要问出个明白。

  哒哒,门板两声敲打。

  “进来吧。”费老先生的嗓音略显干哑。

  费君臣听出老人家伤感的情绪,眉头微蹙,推开了门。

  费老先生坐在了床前的藤椅上,两腿披着条保暖的毛巾,在上面搁的还是那本散文集。他老树皮一样的指头翻着那页《灯》,沙沙的声音从肺腑里流出来:“是你,不是镇南,就好。”

  “这事我不会告诉他。爷爷尽管放心。”费君臣站在他面前,以军人的誓言发出。

  “我不是不告诉他。只是,怕他会承受不了。”费老先生说到末尾,喉头明显是梗咽着,“怕他,和我一样,一直想着寻仇。虽然我对裕华那孩子说了,千万别想着寻仇。”

  “爷爷——”费君臣低下头,看着老人家从袖子里拖出了一张照片。看来,那封信里的内容老人家根本就没有烧掉。照片里是四个人,两男两女。<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