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一日夫妻百日恩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841 2021-04-04 23:37

  今晚这架飞机上,似乎聚集了太多的大人物,令人们应接不暇。

  先是那位清瘦谦和的清华学子吴梓阳,以清新一代的高等学子风貌获得男女老少的仰慕。接着是头等舱客人终于登机。女人们芳心雀跃,是因听说了天皇巨星aida与亚洲小天皇路米从美国飞来后,要临时在这里转机。男人们津津乐道,是由于某位女皇室人员突然决定也在这里临时转机。

  但是,在墨兰看来,似乎这几位让公众为之沸腾的大人物,都比不上她身边坐的这位中年男士。这位大叔是在头等舱客人上机后,作为最后一位登机的乘客姗姗来迟。为此,空姐与乘客们没有不抱怨的,因为他差点延误了飞机起飞的时间。

  “听说本来是要退票的,但因为是特价票退不了,所以赶来搭飞。”有人说着这话语气里不觉含了丝嫌恶的穷酸气。你穷没有关系,但是你穷不要连累人家。

  蕙兰是被四周蚊子一样的人声吵得有些头疼,靠在座椅上的头左右辗转不宁。墨兰一时也没有办法,只能将披在肩膀上的外衣拉高,帮蕙兰挡一挡光和声。再看看身边这位大叔,不怀半点愧疚,一靠上座位竟是打起了轻微的呼噜。疲倦,使得他睡的时候眉纹仍紧皱着,下巴颌生了青色的胡茬。除去倦容,一双英挺的剑眉极富魅力,至于微微翘起的嘴角,令她忽然想到弟弟均世一样的孩子气。

  飞机从机场起飞后,进入了正常航线。乘客们松开了安全带,有人开始看书的看书,听歌的听歌,拉开餐桌享用机上餐点的也有。交谈声,不会少也不会多。此时夜色渐浓。墨兰不知为何,伸手拨开窗帘眺望了下机窗外面,眼前蓦地浮现出费镇南的眼睛。他的眼,犹如这浓郁的墨色,是苍笔一挥的水墨,充满了敬畏的力量。她不免想着,他如今是在家里做什么?总以为他是个习惯忙碌的人,永远不知疲倦的人,大概是在看书不然就是沉浸于工作吧。

  她失神地望着窗外,殊不知旁边的中年男士已是悄悄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灯下略带弧光的侧颜,英挺的眉毛渐渐地凝成了郁结不散的云。

  费老爷子的病房里,费镇南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见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老人家一个坐在灯下,慢慢地翻着膝盖上的书本。费老爷子纵横沙场多年,性格刚烈,然则十分爱书。费镇南这会儿看着老人不禁想:自己那么多地方都像爷爷,哪怕是说话和看书的习性。奶奶曼青责骂他的话就是这一点说中了。他是爷爷一手培养出来的,像爷爷是理所当然的。

  费老先生只闻声音便知是他,头没有抬起来,喏了声:“坐吧,镇南。”

  费镇南站着,并不急于坐,走到医院的床头台子边,给老人家的口杯里斟满开水。汩汩——汩,一会儿急一会儿缓的水声,泄露了他不宁的心事。

  “怎么来晚了呢?我本来以为你应该一个小时前就到的。”费老先生开了声,问。

  那是小陆和陆叔出发的时间,与人接回来的时间,费老先生自己琢磨着,哪怕曼青再刁难,路上再塞车,也不应该花去将近三个钟头的时辰,况且,这医院离费宅实在不算远开车来回半小时时间,陆叔的办事能力他又信得过。

  费镇南把开水壶的盖子栓上,道:“陆叔在急诊室里。我们来的路上不小心和一辆小货车挨上了,小陆的额头受了点擦伤。”

  “就这个事?”费老先生曼声的柔和地问。

  费镇南于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满脸心事即使躲在黑暗里,也能被老人家睿智的目光洞察个一清二楚。

  “你对你奶奶失望了,是不是?”费老先生手里撩着书页,一手扶扶老花眼镜,“还是怨我,说了是要帮你解决所有问题的,却搞成这样,让你大失所望。”

  “爷爷,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费镇南听到后面一句,马上佯声气了。

  “我不是不想帮你。可是人家华儿说了,与你奶奶的这个事她自己能解决。”费老先生言语之中,透露出与墨兰通电话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为此,费镇南似讶异的,在黑暗里头皱了皱眉,哑着声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就之前一天吧。好像是立桐他们向她神神秘秘地不止一次提到你奶奶的动作。她也不是想故意问我的,只是略微一提,我就照说无误了。当然,我向和你打包票一样向她也打了包票,说结婚报告的事马上能办成,没有我也有你黎叔在操办。她便问了我一句,这结婚报告受阻的事儿真的是你奶奶在作祟吗?”费老先生说到这里,又神秘兮兮地撩了撩老花眼镜。

  费镇南忽然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不,或许黎立桐他们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些大老爷们都不能察觉到的事情,就她一眼发现到了呢。

  “镇南。真不是你奶奶在作祟。你奶奶也动不了这个手脚。结婚报告审核这个事,是最上层的领导在管,你奶奶虽说人脉很广,但是论实权绝对管不到这个份上。再说了,她若真的是明目张胆在众人面前插手了,不就是做得人尽皆知被人笑话吗,说她连自己家内事都管不了。你奶奶性子是很傲的!”费老先生说到这里,嘴角衔了一丝笑眯眯的。

  “那会是谁在插手我的结婚报告?”费镇南问出了这话以后,又觉得不对劲,就老爷子的口气来说,貌似这阻碍他结婚报告的人,也不全是坏他好事。因此,他问了老爷子没有马上答,他也就没继续追问这个,而是替想自己解决曼青的墨兰忧心起来:“她怎么能这么自信呢?”瞧,今晚曼青可是连他都打上了。她是曼青的眼中钉,如果一条直线走到曼青面前,能保全尸骨吗?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费老先生扶着下巴,凝视着书页上的一点,“却是,镇南,你真的对你奶奶失望到绝望了吗?”

  “老爷子。”费镇南深吸上口气,才按住到口的激动,“我是个晚辈,所以对长辈绝对会是尊敬。只是,爷爷,奶奶这次真的是做错了。她偏执,听信一方的话。”

  “但你奶奶一直来能获得众人的尊重,也是因为她品德性格上的某些优点,像光辉一样不会消失。没错,你奶奶是个性格爽快的人,黑白分明,憎恶分明,或许有时会有鲁莽,然而当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爽快地承认。”费老先生扶了扶眼镜,似在掩盖眼角处流露的情绪。

  “爷爷——”费镇南相当吃惊地看着老人,虽然这两夫妻之间这么多年的吵闹,众人看的一清二白,但是,似乎中间不是这样的简单。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镇南,你是要结婚的人了,更是要记住这话,婚姻中没有什么会比夫妻之间的信任更重要了。”说着费老先生摆摆手。

  这场爷孙俩的谈话到此结束。费镇南走了出去,心里念着老人家的话,心头仍是乱纷纷的,在想与墨兰婚事的同时更挂心两个老人的婚姻。在走廊上遇到了从急诊室过来的陆叔。

  见他仍满腹心事的,陆叔不禁问:“三少,老爷子说了什么吗?”

  “没有说什么。只是我担心奶奶——”费镇南稍顿了下后,吐出,“陆叔,你是不知道,今晚奶奶又说要与爷爷离婚了。”

  “哈哈。”陆叔听完后,哈哈大笑,仿佛他是庸人自扰,“三少,你奶奶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她说要和老爷子离婚,这话一年能说上百次,说了几十年了,有真的实行过吗?还有啊,你别忘了,她这回说什么是来看你,其实是为了老爷子才放下北京的所有公务跑过来的。之前在北京,你老爷子开刀的时候,不过是个小手术,她在手术室外的坐立不安,把医生都给吓到了。怕老爷子没有出手术室门,就她先需要急救了。”

  费镇南听陆叔的说法,整整有一刻的时间只是拧着眉。

  “我听小陆说,裕华要提前回来,是不是?”陆叔的话点到即止,大概是觉得多说无益,而且以费镇南的能力会想不通的事情吗,便是关切地问起墨兰的事。

  “是的。今晚十一二点到达机场的飞机。我想去机场接她。”费镇南道。

  “这样啊。”陆叔点头,望着表说,“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和你一块去接她吧。”

  “老爷子的病——”费镇南迟疑着。

  “小陆在这里陪着。反正他今晚也得留院。我和医生都说好了。”陆叔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说。

  费镇南便与他一块下楼,坐上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一路上,陆叔又与他商议,是将墨兰和她姐姐暂时安排在哪里住宿。貌似,蕙兰的夫家也不会接纳蕙兰回家。提及蕙兰的事情,费镇南更迫切与容书记对话。因为肖庆生的问题,直接关涉到政府部门内部的公关问题。然而,所有这些事,在想到要与她相逢后,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为什么,忽然会有这样一个强烈的念头,只要见到她,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难道,自己还真的信了她能自如地面对奶奶曼青吗?

  到了机场大厅,大屏幕上闪烁飞机起飞到达的时刻表。费镇南又望了下表。陆叔比他更急,跑到服务台那里询问飞机到达的确切时间,跑回来时与他说:貌似受到天气影响,会晚点。

  因此,两人是在机场大厅的长条椅子上坐了下来等候。

  飞机遇到了气流,使得蕙兰的伤口受到颠簸,蕙兰气促着,胸部起伏不定。墨兰摸着她额头,又帮她将潮湿的额发拂开,轻轻拍打她的脸,担心她会失去意识。

  身边那位大叔开始说话了:“是不是病人?”

  墨兰第一次听他声音,发觉是低沉醇厚犹如男播音员的嗓音十分悦耳舒适,由是撇过头朝他看一眼,发现他睁开的双目如星子一般,既让人感觉遥远的仰视又有种亲近的舒适。一种敏锐的感觉,在她心里头蓦然浮起。见他固然是匆忙上机,仍衣冠楚楚,那西装里打的领带,绝对是专业的打法,皮鞋擦得黑亮,俨然是个十分习惯于注重衣着礼仪的人,至于那公文包,一直没有离他身。一切都表明了,这人是个成功人士。但不会是商人,因他手上脖子上,都没有昂贵饰品,身上没有香水,所以,很有可能是政府官员。于是那些笑话他寒酸的人,肯定是有眼无珠。

  大叔看她一时目不转睛的,明亮的眼睛笑了笑:“是不是看着觉得我眼熟?”

  眼熟,似有一丁点儿的。但墨兰想不起会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如果对方真是官员,她在电视或是报纸上见过对方的相片也不奇怪。

  “请问先生怎么称呼?”出门广交朋友,既然对方有意提起并露出热忱帮助的样子,墨兰便客气道。

  “鄙人姓罗,单名一个铮字。”他说话倒是爽快,听她问,马上答。

  “罗先生,有幸认识你。”墨兰简单含了下头。

  “两位小姐怎么称呼呢?”罗铮问,有来有往。

  “她姓傅,算是我金兰姐妹名蕙兰,我姓卢,名裕华。”墨兰道。

  “蕙兰,裕华。”罗铮念着这两个名字,仿若嚼了诗句不觉押着韵,“都是很好听的名字。”

  墨兰因此快要认定了:他就是个播音员,而且是中央电视台的名嘴儿。每说一句话,都能把声气语调都恰如其分地拿捏,出口的声音简直能令人从头舒畅到脚。

  “你姐姐需要什么帮助吗?”罗铮听着蕙兰喘息的声音,肃紧了眉头问。

  墨兰摸摸蕙兰的额头与脉搏,摇摇头说:“她只是因为飞机的晃动感到不舒适。”

  “你是医生?”罗铮像是对她另眼相看,上上下下打量她。

  上机匆忙,又要一路照顾姐姐蕙兰,墨兰今天仅一身十分干净简单的裤子与短袖衬衣,鞋子穿的还是那天与费海楠在k城买的便宜球鞋。因而看起来十足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姑娘。她对任何不熟路人答话都是不咸不淡的:“不算是。学过一点皮毛。”

  罗铮一刻没有言语了,只因他感觉得出她一点也不爱说话。

  在这个时刻,头等舱的门挪开条缝,一双乌亮狡猾的眼珠子在经济舱里头骨碌碌地旋转着。

  “路米,是路米在看这边。”某个女孩欢悦地叫着,害羞地低下头。

  墨兰听见,眉头一打结:这小鬼,真是作恶多端。好好的不在头等舱享受帝王服务,在这里瞎看什么。不过,没想到他真与aida在一起了。如此一来,在报纸上看到的,说是aida打算与他一起进行环球演出的报道,应该不是讹传。只是,他与aida究竟是什么关系呢?那晚在游轮,aida那近乎神迹的一枪,又是怎么一回事?

  路米其实只要一眼,就在众人中锁定了她的存在。因此他兴高采烈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向坐在对面的aida炫耀似地说:“果然,她是上了这架飞机。老哥,不然,我们把她绑架了吧。”

  “我不会做任何勉强她的事情。”aida靠在椅子里,手上翻阅的是黑色皮的厚重圣经。他戴着墨镜,旁人也不能洞察出他有没有阅读到圣经里的字样。

  “老哥,你不抢的话,她就要被人家抢走了。我听说她这次回去,是要与那个人结婚的。”路米用力地怂恿他。

  “你不如说是你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aida不为所动,甚至把怂恿的机会握回自己手里。

  路米眯眯眼,在他胸前的十字架望着,然后目光一飘,向着机舱右侧偷窥他们两人的皇室小公主习惯地展露一个金灿灿的天使笑容。小公主激动地红了脸蛋儿,两手局促地抚摸烧辣的脸颊。

  aida不动声色见到这里,不得不提醒弟弟:“注意公众形象。”

  因此在瞟到同样黑色黑裤宛如正经生意人模样的fase,路米几乎在心里头扯淡一声:切,都是杀手,还装什么正人君子。谁规定杀手就不能钓马子了。

  但是,还真有杀手装得很像杀手的。眼见在经济舱那边,忽然有两三个男人站了起来。墨兰就此感觉到身边的罗铮全身一绷直。她正觉稀奇,罗铮已经低声与她说:能帮我一个忙吗?边说的同时,他已把手中的胶囊暗地里交到她手里边,嘱咐:如果我出了事,请务必将这个胶囊交到省政府的容书记。

  墨兰在一怔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绪,拉住了他袖口:“我不明白。”

  是很重要的,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的东西。他的嘴唇无声地这么说,眼中那抹坚毅的义无反顾的神色,让墨兰一下子联想到了费镇南。

  那几个男人走到了罗铮的座位旁边。空姐见他们几人在机舱内肆无忌惮地走动,急忙过来询问并要求:有什么事吗?现在飞机遇到气流,机长要求所有人必须留在自己座位上并系好安全带,这是为了乘客们的安全着想。

  一个人便是粗鲁地将空姐推开去,另有一个男人,霍地拔出不知藏在哪里带上机的刀子,搁在了罗铮的脖子上,阴森森地说:“这个人,盗了我们的东西。”

  于是机内开始有人尖叫。空姐在跌到地上时,立即按了警报到达驾驶舱。

  “起来!”对方的头目大声叫罗铮起立。

  罗铮小心翼翼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尖利刀锋,一点点伸直膝盖站立。他刚站稳,马上有两个男人搜索他全身上下。搜了十几遍,几乎是把罗铮的内衣内裤都掏光了检查,就是不见有自己想要的物品。

  “我想,你们认错了人。”罗铮淡定从容的脸上甚至浮现出的是一丝无心无肺的笑。

  头目将他脸上的笑脸打量一眼,眼睛在四周环顾一圈,眉毛一挑,对着他身旁坐的墨兰与蕙兰:“将这两个女人拉起来。”

  墨兰在对方动手伤到自己之前,只好扶着姐姐蕙兰站了起来。

  “你们与他是什么关系?”头目问。

  “没有任何关系。”墨兰道。

  “我见到你刚刚还和他谈话。”头目不信,是把她一拉,给拽到了机舱内的过道上。

  因此,机舱内又有人站了起来。

  “你们放开她!”开口的吴梓阳,解开安全带,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当他快要走到墨兰这里时,自然有一个男人挡在他面前,邪恶地挑衅道:“怎么,想英雄救美?”

  “你们想要多少钱才愿意放开她们两个?”吴梓阳面无改色地迎着他们,说道。

  蕙兰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在他的脸上扫过一眼,又在低头的墨兰头顶扫一下。

  “我们要十亿!你付得起吗!”那男人便是在吴梓阳简陋的衬衣上弹着指甲灰,语气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只是要钱,当然能给得起。”吴梓阳低眼在对方那肮脏的指甲上蹙眉看着,又像是哧一声嘲笑地说,“只要放了她们,我这辈子肯定能赚够十亿给你们。”

  “我们现在就要!”那男人因他讽刺的神貌受到刺激,伸手就将他推一下,“滚蛋,穷小子!”

  吴梓阳退了两步才站稳。这时,几个男人已色迷迷地要在两个女人身上搜身。罗铮的目光变得愈来愈冷,却是在头目扫过来视线时露出气定神闲的笑眯眯。

  墨兰很不想,但没有办法了。在一个男人将手伸过来时,忽然扼住对方的手腕过了自己的肩头然后猛地一拉。咔,对方的肩膀脱臼,耷拉着像是废掉的手臂痛叫。同时,她已是把对方藏在裤带里的手枪拔了出来,当着这几个男人的面潇洒地拉开保险栓。那娴熟玩枪的动作,让几个围上来的男人全部望而止步。他们惊悚的眼神都写着:这女人是从哪里来的?

  可是,毕竟在飞机上,墨兰是绝不敢随意开枪的。便是有人先要抓蕙兰为人质威胁她。蕙兰身体虚弱,走一步软一步,眼见两个男人冲上来要抓自己,她几乎是要闭上了眼睛咬舌。这时一个人影飞快地护在她面前,把她扶住并快速撤到了厕所里头的同时,手臂被挨上了一刀子。蕙兰摸到了他手臂上淌流下的热液,睁开眼睛,惊疑地看着保护自己的吴梓阳。

  “该死的!他们把门反锁了!”见抓蕙兰的机会落空,几个绑匪愤怒地叫喊。

  墨兰依然不敢乱开枪,与他们在机舱内僵持住了。为了拖延时间,绑匪们开始决定劫机。有绑匪寻找前往驾驶舱的路行,发现要经过头等舱,便是在头等舱外激烈地砸起了门。

  紧闭舱门好像只图自保的头等舱内,十二三岁的皇室小公主吓得快哭了。小公主的六名保镖严密以待,一边是骂起了航空公司与此地的政府与治安。因此路米刚要去打开头等舱舱门,小公主的一名保镖立在舱门口,要把他推到尽头远的地方。

  “你们不去外面帮忙吗?”路米只退一步便站稳,挑着眉问,“外面坐的人可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你们如果不帮忙,肯定会出人命的。”

  “所有人的命,都比不上公主殿下重要。”保镖义正言辞禀明皇家立场。

  路米甚觉无趣的,歪着脖子回到自己座位上,又开始怂恿aida:“老哥,你如果再不去救人,她会死的。”

  当自己这么一说,舱门外真是发生了女人受伤的尖叫。路米刹那变了脸,敛起的天使笑脸犹如魔鬼一般的沥青脸色,让谁看了都不寒而栗。别说小公主被他吓得惊叫,就是那些比他更身强体壮的保镖们,都是被他乌青的脸吓住了。

  “路米。”aida轻轻一声,阻止弟弟再往前走出舱门。

  “老哥,你上回还不是亲自救了她姐姐吗?”路米几乎是不耐烦了,为了自家那个闷骚老哥急。

  “现在能比那时吗?现在多少眼睛看着。”aida没有答话,是fase先心急以唇语代替aida向路米解释。

  这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路米就是眼睛高傲地看着老哥:“我和你不一样。哪怕是从此在公众面前消失,也绝不想袖手旁观。”

  “可是——我不能答应。”aida将圣经书合上,fase接到他的暗示,忽然一个快步走到路米面前。路米眼睛刚一个大睁,脖子后突然一个重击落下,身体当即软了下来。aida看了看弟弟,还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地翻读圣经。

  经济舱内,那些人砸不开头等舱舱门,又抓不住躲在厕所里的蕙兰。墨兰举着的枪,让他们无法对机舱内的其他人动弹。飞机的机长在得到警报后,以最快的速度准备着落于机场。当然,也通知了机场人员有关本机内发生的暴力事情。

  等候在机场大厅内的费镇南和陆叔,听说墨兰的飞机被人劫持,可以说是相当的吃惊,继而都不禁提心吊胆起来。

  “好像说是飞机内有乘客与劫机的歹徒进行对持。”陆叔来来回回地跑着,四处打听消息。

  听见了消防车的声音,警车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陆陆续续进入到机场,在飞机降落机场前待命。

  费镇南在犹豫了一刻后,要大步前往机场的指挥台。陆叔突然拉住了他:“不要这么做,三少!如果你一旦介入,得想想后果。”

  那是,如果他介入的话,会对自己今后在这里的工作造成不小的困难。因为未正式在所有省委面前露面上任,不算是正式就职登台,这时如果动手,只会是越权,给底下人造成动用特权的印象。可他能怎么办?想了一想,他无法就这样无动于衷。总是,能想到为她做什么的。因此,当他在来的刑警人员中发现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时,快步地走了过去。

  张士浩看见了他,应说他的身影本身就魄力十足,他的所在有种不可言喻的气场令人忽视不得。于是,张士浩马上认出了他是那个在墨兰病死的那家医院里见到的男人。

  “你好,张队。”费镇南心知张士浩必定是能认出自己的,因为据他调查过这个刑警不仅有一双好眼力还有一副热血心肠。

  “费司令吗?”张士浩伸出手,面容刚毅,目中有所思索。

  费镇南握住他手的同时挨近他身边小声说:“想请张队帮个忙。”

  “军区的司令员居然要我一个小小刑警帮忙?”张士浩虚晃一枪,似是打探地一笑。

  “张队,公安与军队本来就是两套系统,不分大小。”费镇南一边敷衍,一边是慎重地再低声说,“我是想求张队让我走在前面进入飞机营救人质。”

  “我不明白费司令的意思。就如费司令所言,我们刑警与军队是两个独立的部门。现在是我们的工作任务,费司令即使在军队里是个指挥千军万马的人,我们也不可能让费司令冒这个险。”张士浩铁果地拒绝。

  “如果,我说我太太在飞机上呢?”

  张士浩狐疑地扫他一眼,看得出他不是在撒谎。莫非,他口里现在说的太太,就是那天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一个女人?

  费镇南简单果断地含了下头。

  张士浩在心念一转之间,拔出了自己的手枪:“装了实弹的。”

  费镇南快速接过手枪,把它暗藏在了自己的西装里面。张士浩带着他往前走,要穿过机场外围拉起的黄色封锁线。

  一辆路虎急刹车在机场大门面前,不顾机场保安人员的怒骂,车内跳下来的罗婷婷跑上了楼梯,在一眼看到人群中费镇南的身影时叫道:“三少!”

  费镇南听到她的声音本想置之不理,也根本无暇顾及,就不知她怎么得知消息跑到这里来的。然而,曼青的声音也分秒不差地杀到了,向着他像是命令式地说:“镇南,婷婷的爸爸在飞机上!”<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