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333 费君臣眼皮子眨了下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880 2021-04-04 23:37

  奉书恬果然如费君臣所料的,前天来到了这个城市里了,没有联系这边,是由于他双重身份,有双重工作。

  接到六六的电话,奉书恬开着车跑了过来。

  “总参!”见到奉书恬,杨科等人在敬礼的同时都露出了笑意。

  454三个官里面,林队年纪最大,最没有脾气。费君臣权力最大,脾气最刁钻,无人敢顶撞。所以上头后来专门弄了生性圆滑的奉书恬进来454治费君臣。这454里面,只有奉书恬敢在关键时刻与费君臣提意见,甚至叫板。因此在所有人都拿费君臣没有办法时,每个人只能想到奉书恬。有奉书恬和费君臣都在的时候,每个人就都安心了。不过平日里,奉书恬对于费君臣是很敬重的,一是费君臣是他的师兄,二是费君臣的军衔和官职都比他大,于情于理他都敬重于费君臣。

  “政委,什么事把我提早叫来了?”奉书恬拍拍杨科等人的肩膀,与部下们寒暄几句后,才走到费君臣这里询问。

  费君臣让他搬张椅子坐下,以谈公务的正式语气与他交谈:“我想让你去抽一个人的档案。”

  “谁?”奉书恬略感惊讶,继而是一如既往随和地提出问题,“政委,你没有忘了吧?我们进行提干的提前抽档时段已经结束了。而且这个提干抽档的开始与结束时间是向各单位院校公开明示的,各单位院校都知道的。如果过了这个时间我们再去抽档,没有正当的名义,一是不公平,二是不开明,各单位院校完全可以拒绝我们这么做。”

  一向抽档的工作都不是自己经手,今听奉书恬一讲,费君臣承认的确顾虑不周全,指头点在桌面上思摸着。

  杨科溜了过来,认为小师妹林凉这个提前抽档的时机错过,多少有点自己的责任,便和奉书恬商讨:“总参,你看,如果是我忘了报给队里面提干抽档的人选,现在想补充这个人呢?”

  “你?”奉书恬眯一眯褐色的眼珠子,神情略怪怪的。

  杨科被他看得心虚,主动承认:“是,是我的错。”

  “不。我的意思是,你提的人选,应该是胡老头的人吧?”

  “是。”杨科听这意思不是责怪自己漏报,讶异地摸了把自己胸口,感觉心惊胆战的,“有问题吗?”

  “今年我不是不知道胡老头有弟子出山了。还想着你没有报上来,对于我来说是件很幸运的事。”奉书恬边说边叹,嘴角还弯弯地笑。

  “为什么这么说,总参?”杨科听得可稀奇了。

  “我当年把你的档案从北大抽出来转到胡老头那里,还没有从胡老头手里把你的档案抽出来难。况且,你当时转到胡老头那里时可是先说好了你注定是454的人,只是委托培养。今年胡老头的这个弟子不是你这么回事吧,应该是军校里正常培养出来的学生。我们454拿什么去向胡老头要这个人?”奉书恬说到最后,眼睛嘴角都狡猾地眯一眯,“你别告诉我,你和政委现在后悔了,要向胡老头要这个人?”

  “这——”杨科边瞅着费君臣的脸色,先说自己,“我是后悔了。”

  奉书恬竖起指头帮他们进行罗列总结:“一是我们没有正当名义这么做。二,即使我们有正当名义这么做,胡老头那里百分之九十九是over。”

  “什么意思?”杨科斗胆帮费君臣问。

  “没门。”奉书恬摇摇头,“没有门路。”

  “一点门路都没有?我不信。”杨科甩着军帽,代替费君臣铿锵有力地质问。

  “除非,像你那样——”奉书恬咳咳嗓子,举出当年的例子,“这胡老头是会顾虑学生的想法的。除非那个人像你当年那样,在胡老头面前表示出非454其它都不要的赴死决心。”

  费君臣和杨科的面色都哗地惨变:林凉是截然相反,是非454其它都要的赴死决心。

  “所以说,这个机会还是有一点的。毕竟我们部队是热饽饽,从来没有人说不想进我们部队的,尤其是优秀的学生。”奉书恬自得地说到这会儿,发现他们两人的神色有点不对劲,不禁疑惑地问,“我这话有问题吗?”

  “总参,如果这人是不想进我们部队呢?”杨科拼死拼活再问一句。

  “你说那人不想进我们部队?”岂知道,奉书恬听了这话后,愉悦地笑了起来,笑得很欢畅,以至于杨科和费君臣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总参,我们不是在开玩笑。”杨科悻悻地说。

  “不,我只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人,很想见一见。”奉书恬立马把手搭到杨科肩头,道,“把那人带来给我见识一下吧。”

  所以说,454里的头儿和兵一样都是怪胎。一般人来说,听到这样的事应该是不高兴吧,而不是像他们这样首先感到的是有趣。

  杨科小心瞄着费君臣,接到费君臣冷冷的眼色后,答:“总参,这个恐怕不行。我那个小师弟,好像出门去了。”

  “你那个不是小师弟,是小师妹吧?”奉书恬眯足了眼缝,挑出他话里的疑点。

  “是,是小师妹。”杨科这个谎撒起来满头是大汗,两个首长都不是好应付的人。

  奉书恬左看看他,右看看费君臣,随和恬静的书生脸来个似笑非笑后,并没有追问下去。

  这时六六在接了个电话后折回来对两个首长说:“林队说想提早过来。”

  “队里出了什么事吗?”奉书恬立马问。

  费君臣也抬起严肃的脸。

  林队一向是在队里留守的最后一个首长,比谁都爱呆在队里。一般若不是出什么大事,他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六六看着费君臣有点难以启齿的,毕竟这事终究还是传到了队里,说:“说是想,提早来看看嫂子。”

  这话出来,奉书恬是被提醒了,便是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跳起来说:“对,对!政委,你那个嫂子呢?我前天听一个朋友说时,一时还不太相信。毕竟政委从没有向我和林队透露过这方面的迹象。”

  眼见奉书恬这么兴奋,室内早已知道费君臣结婚内幕的杨科等人,都苦拉着脸。

  “是真的吧?”奉书恬一手随意搭在了六六肩头,问。

  “是——当然是真的。”六六小心到不能再小心地答着,与杨科一样,两个首长都不好得罪的。

  “应该是真的。”奉书恬噙着抹微笑叹息着,是在回忆有关费君臣结婚的传闻细节,“政委都当着几千人的面宣布爱的宣言了。”

  可是,宣布后,老婆不领情。费君臣无奈地把金丝眼镜扶了扶。

  “政委,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嫂子?”奉书恬一个个逼问。

  费君臣咳咳两声后,为防止他和林队在考试评审阶段做出出轨的举动来,给了个时间:“六天后吧。”

  “周六,提干考试后啊。”奉书恬对这个答案若有所思的,“这么看来,嫂子应该是提干抽档里面的一个女兵了。”

  见着奉书恬误解了,往错误的方向奔进了,杨科等人却不敢出声提醒。费君臣有意让他误解的,这样一来,媳妇的普通兵征兵考试绝对是公平起见了。

  “好吧。既然嫂子只能在周六才能见上面,我和林队还是按照原计划来吧。”奉书恬望望表后,打算先撤退。

  费君臣点点头,以不变应付万变:“辛苦你了。”

  “政委,你这客气话说得我汗颜了。”奉书恬笑笑,“况且我也没帮上忙不是吗?你们要抽的这个胡老头的人,我觉得你们还是先从这个学生的思想工作入手比较好。”

  有关说服林凉同志进入454大队的思想动员工作,费君臣和杨科等人自认,是天天在做,全力以赴在做,全员动员,一点都不敢偷懒,只是都很可悲地被林凉打击得体无完肤。

  奉书恬不是没有看见他们一个个脸上的菜色,愈是好奇了:“我还真想见见那个学生。”

  “不用了,总参。”杨科接到费君臣递来的眼色后,阻止道,“这事顺其自然好了。”

  “行吧。”奉书恬点一点头,走之前不忘加一句疑惑的话,“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以我们队里人的个性,不是愈艰难愈是要不怕艰难险阻非要得到手不可吗?”

  总算把满腹子疑惑的奉书恬送走了,费君臣等人掉了一身汗。

  454普通兵的征兵考试安排是这样的:周二考试,周一进行准考证号抽签。

  林凉想着,有了上回征兵讲座的教训,提早一点去排队,也顺便给老公一个面子。结果,这周一要进行准考证号抽签,这周日晚上老公还发短信过来:周一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二点之间,历时四个小时。如果你晚了点,没关系,我带你补抽签。

  这排队抽签还要开后门?史无前例。再说她最鄙视走后门了。哒哒哒,发回短信给老公:

  费政委,你有空带我去抽签,不如先把哆来咪练习好吧。免得到时候连哆来咪都弹错了,三岁小孩都得笑掉大牙。

  费君臣见老婆志气高昂,非要把他整下去,一时不知道该是大乐还是大悲。

  周一早晨,林凉起的很早,六点钟便收拾好了。哪知道这谭美丽非要凑她这个热闹,听见她起床的声音时,也爬了起来,对她说:“我陪你去。”

  “有必要吗?”林凉给她一个白目。

  “我关心你不成啊。”谭美丽跟在她后面出了门,样子比她还兴奋,一边走一边说,“你一定要抽个好号码,砸死刘雨烟。”

  “这考试又不是烧香拜服,需要抽个好签吗?”林凉对于她无话可说了。

  谭美丽不管,今儿热闹瞧定了。

  “话说,你不用复习吗?”林凉被她这样黏着,还真是不习惯,问,“你现在天天不是都急着做454的备考功课吗?”

  “你这丫子,偶尔放松不行吗?难得姐愿意和你玩会儿。”谭美丽拿指头戳戳林凉的额头。

  林凉对于她的手指功一直很怕,急忙避开。

  一路两人说说笑笑来到抽号现场。天道勤酬,她们两人这么早来,结果到了八点钟正式开场时,只排到一百个人后。然而,逐渐加长的排队长龙不止壮观,也让林凉对于自己即将面临的对手人数有了进一步认识:“这,来参加考试的会有多少人?”

  “上届符合条件后进入笔试的是三万个考生。”谭美丽可以说是454常识的小百科了,给林凉一条条仔细讲解,“今年我预计,绝对超过三万,因为现在军校年年扩招嘛。”

  “怎么录取?”

  “分数从高到低取20个进入下一关。”谭美丽道,“算好的了。我们提干考试预计今年是一百个里面笔试从高到低取10个进下一关。”

  “你算数会不会算?三万取20和100取10,哪个容易过一点?”林凉挑挑眉。

  “你有没有搞错啊。提干考试里面,个个本来都是精英了。”谭美丽句句针锋现对。

  “或许,这三万多个里面的考生,比你这100个精英更精英的人还有呢?”林凉就是对这些天才看不过眼。

  谭美丽娇媚的细眉一提,手搭室友肩上:“或许这人是你?”

  林凉不语了:的确,为了老公那个哆来咪,自己是生平第一次有决心要拿个第一。

  抽准考证号的流程是这样的,先在一个室内递交毕业证号码审核准考资格,然后到另一个室内,自己抽出准考证号码和考场座位号码,都不需要登记。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避免有人走后门,意味着没有任何考官能知道考生的准考证号,而且批改试卷上只有考生的准考证号,连考生的名字都不会有。因此,这张准考证,等同于考生到时候认领成绩的凭据,十分重要。

  “如果有人知道你的号码,在成绩公布时,把准考证偷过来自己用,怎么办?”林凉问。

  “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你是什么号码。”谭美丽拍着她的脑袋瓜子耳提面命,但自己已经问了,“你这丫子,抽的什么号数?”

  林凉比了下三个指头,三次。

  谭美丽立马又把她的脑袋瓜拍一下:“你这小呆瓜,我有意考你,你还真的答我了?”

  林凉撇撇嘴:没必要嘛。给谭美丽知道了并不能怎么样,谭美丽是参加提干考试的,没必要和自己争。

  “别这么呆了啊!”谭美丽拉着她,像照顾幼儿园小盆友们一样,帮她准考证折叠好放进她裤兜子里。

  老公是考官,不会打电话来问她准考证号,但是弟弟来问了。

  “姐,抽到个幸运号码没有?”王子玉在电话里燎火地问,比较担心的是她有没有去抽号。

  “抽了,三个三。”林凉自己对于这个码数,还是挺满意的,主要原因是好记。不过如果能抽到三条一,就更好了,打牌绝对能赢。

  结果王子玉和谭美丽如出一辙:“姐,有你这么笨的吗?这准考证号可以随便说给别人听吗?”

  林凉火了:“你是不是我弟弟?别人听你这话,还以为你是来我这里做间谍的呢?”

  所以他这个姐姐,说傻又不傻,说不傻又有点说不过去。王子玉被姐姐骂了个狗血淋头后,自然不敢反抗,姐姐随之而来的暴力是很可怕的。

  费君臣从部下那里得知媳妇参加了抽号后,终于松了第一口气。紧接而来的哆来咪,他完全没有考虑。今年报考四万几名考生,也不排除有像王子玉那样的精英,所以媳妇想拿个第一,他觉得媳妇胜算的比例应该不到千分之一。他应该考虑的是,媳妇千万别被刷了。如果媳妇不幸被刷了,自己该怎样安慰媳妇呢?当然他这个想法是绝对不敢告诉媳妇的,媳妇都已经发出胜利宣言了:势必要让他弹哆来咪。

  杨科他们看见费君臣长叹短吁的,便知道首长自己又沉浸入爱情的幻想中了,不敢打扰。

  林凉考试前的习惯是,考试前一晚一定要睡饱,绝对不做任何临时抱佛脚的功课。她早早爬上了床蒙头大睡。谭美丽隔天不用参加考试,也早早爬上床。可怜了宿舍里面另外两个和林凉一样参加同场考试的刘雨烟和花安琪,翻书翻到了深夜两三点钟。一边听着林凉轻微的呼噜声在梦周公,相比自己,刘雨烟简直气炸了。

  周二早上考生提前十分钟进场后,考试准时八点进行,历时四个钟头,一共要答完两份考卷。

  费君臣作为评卷考官,不敢在评卷期间与媳妇接触,只好委托小舅子告慰媳妇考试辛苦了。

  王子玉接受了姐夫的密令,在考场外面等待姐姐考试结束的刹那。没想到,他提前二十分钟到考场周围等,还是迟了一步。姐姐在考试结束前半个小时已经交了考卷。

  “姐!”王子玉收到姐姐发来的短信,匆匆跑到学校大门外的小饭馆与姐姐见面,见上面后当然是忧心忡忡,劈头就问,“你不会是放弃了吧?”

  “放弃什么啊?考完不就交卷吗?考官同意给交的。”林凉道,“我没有违背考场规则。”

  王子玉当即有一分钟的傻眼:莫非这454的试题真的太容易了?

  林凉招呼服务生,点着菜,说:“这一餐你先请,预祝你姐姐拿第一。”

  “这没有问题。”王子玉搬张凳子坐下来后,还是感觉没有从梦里醒来。

  “我都说了,你姐夫这个考试是很容易的,你们偏不信。”林凉招着弟弟的魂魄回来,让弟弟不需要感到惊吓。

  “姐的信心很大?”王子玉小心的口气问,心里想的是如果姐夫知道是不是会受到打击。

  “废话。”林凉用热水烫着碗和筷子,轻松地说,“你姐第一次用想拿第一的决心来考试,有什么难的?”

  “姐想拿第一?”王子玉俊目烁烁闪光,的确,以林凉素不喜欢与人争抢的性子,能说出这话实属艰难堪称奇迹。

  林凉说到这,神秘兮兮,又略带得意地说:“如果我考第一,你姐夫就得弹哆来咪给我听。想一想,都热血沸腾啊。”

  王子玉周身颤了颤:原来姐夫是做了这么大的牺牲,才把姐给拿住了。

  “吃吃吃!快动筷子!”林凉催促弟弟拿筷子,自己已经开始大嚼了,不是因为考完三个半钟头的试卷饿了,而是考完后光想着让老公弹哆来咪新陈代谢加速早餐消耗过快。

  王子玉陪姐姐吃完,付账的时候付了两百多块的菜钱,惊讶的不是姐姐吃这么多,而是姐姐这么能吃代表信心无比强大。他速度地打电话给姐夫报信儿:“姐夫,我姐考的很好。”

  “她自我感觉很好?”费君臣捏一把下巴颌,在想当媳妇从高空坠落下来时,自己该以什么姿势抱住后安慰。

  “姐夫,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我姐的信心这么大。”王子玉好心给姐夫提个醒。

  “嗯。我知道了。”费君臣没有听进小舅子的提醒,对于自己部队的考卷难度,信心也很大。

  周三周四,杨科和六六等一批454的军官,都关在了一间小会议室,没日没夜地批改考卷。一共四万零几份的考卷,才二十几个人批卷子,工作强度达到了一秒钟扫一道题的速度。所以,字写得不好的同志就凄惨了,绝对是第一批被刷掉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杨科他们愈批愈是没有耐心,批前面几道题连错的话,卷子后面也就不批改了,反正肯定是蠢才。到后来,第一道题错的卷子,也不往下批了,直接在总分一栏打个零分。于是,批卷子的速度神速地加快,堪比我国列车的提速时代。

  到了周五凌晨,这批改卷子的军官,终于完成了任务,个个趴在一堆考卷上补充睡眠。

  到了十点钟,费君臣派了个人,进来把六六推醒了:“六六,是时间去火车站接林队了。”

  六六只得戴着两只熊猫眼爬起来,坐上其他人开的吉普军车,去火车站接林队,一路上吃着费君臣给买的小笼包子和豆浆。

  杨科等人一边吃早餐,一边开始围在统计总分排名的电脑面前。

  “这一次第一同分的有四十几个。”负责操作电脑的454军官说。

  杨科把这个结果报给了费君臣。费君臣秉持公平原则,绝对不参与到这次的考试评分中。于是,众人只能等着另两位部队首长到来。

  六六到了火车站接到了林队。林队在到军校的一路上,不停地与六六打听有关政委媳妇的事情:“六六,我们政委的媳妇长什么样子的?”

  “长得挺有灵气的。”六六实话评价林凉的相貌。

  “具体一点!”林队道。

  “林队,到了周六你和总参就可以见到了。我说也说不清楚。”六六为难地说,自己又不是搞文学的,不会描述。

  “周六政委的媳妇不是也要参加考试吗?我不能认不出来啊。”林队其实蛮清楚费君臣的目的,为了考试公平,肯定会向他和奉书恬把媳妇的身份隐瞒到底。

  “林队,嫂子心胸开阔,也最讨厌有人放水了。所以你和总参不用担心这点。”六六实话实说,林凉是这个要求。

  林队听完这句,却是捏了捏嘴巴,目光闪闪:“哟。看来是个好姑娘呢。挺有志气的,没有想到走后门。”

  来到军校,刚好奉书恬也到了,几个人事不宜迟,进到批改考卷的工作室里。

  杨科等人已经把同分的考卷摆好了,一列整齐排放在长长的会议桌上,只等着两位首长挑出状元。

  费君臣站在门口的地方等着,摆明了不参与。

  奉书恬和林队互对下眼神,心里有点疑惑:不是说这政委媳妇是在提干考生里面吗?怎么在普通兵笔试里面费君臣就开始忌讳了?

  有疑问,但是这个评分的事儿还得继续下去。奉书恬和林队两个人,慢吞吞地走着,在每份考卷上浏览。这些人能考到这个份上了,说明都是精英分子了。只可惜,他们只要这精英中的最精英。因此,作为最后判定是金子的考官更需要慎重对待。

  “林队,你先挑吧。”奉书恬风度地把首先权让给队里的长者。

  “我,只挑笔迹好的。”林队在454里这么久,能不被这些狡猾的才子感染吗,“你知道,我就书法上比起你和政委好一点。所以我挑笔迹好的,专业方面你来挑。”道完,他立马挑出了三份字迹最好看的考卷,笑嘻嘻地搁在了奉书恬面前。

  奉书恬皱褶眉,却拿倚老卖老的长者没有办法,在这三份挑出来的考卷中,仔细地扫了几眼后,拨出了其中一份。

  按照454批改试卷的规矩,只有得状元的考生试卷上,能得到454考官的评语。

  见奉书恬将状元挑了出来,全部人都围上去看。奉书恬先要在考卷上打评语,写:管窥之人,见的却是海阔天空。

  意思是这个考生,在两道“错”题上答的十分专业和精彩,都拿到了个九分,所以博得了头筹。

  为此杨科窥见了这份专业考卷是自己改的,意味着是与他同个专业的考生。

  “今年竟然是麻醉系的拿了个状元。”史无前例,所有人都有些惊愕地眨了眼。

  “麻醉系的不能拿状元吗?”杨科对其他人狠目扫过去,多少年了,他早就期盼着有个师弟或师妹为自己的专业出口气。

  “考生号多少?”所有人问。

  奉书恬揭开了考卷上面遮掩的准考证号码,见是:333。

  “三个三?如果是三条一,就更好玩了。”454的军官们看到这个号码,都乐得笑了。

  费君臣自始自终伫立在门口旁听旁观,今听到333这样一个略带诡异的考生号时,不知为何,眼皮子猛地跳了下。<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