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让你尝尝死的滋味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312 2021-04-04 23:37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打开。几个人鱼贯而出。娇娇出来后,淡淡地瞥了眼路米。可能经常出入母亲的公司里,她对于路米这号人物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墨兰看来很陌生,她好奇地多打量了墨兰两眼:“你是路米的新经纪人?”

  “是的。小姐。”墨兰一直持续完美的微笑。

  “美玲没来吗?”娇娇吃惊的是这个。美玲近两年来可以说是路米的粘皮糖了,谁也无法从美玲手里抢过路米。

  “美玲从今以后,不是路米的经纪人了。”墨兰微微笑着,不多做任何解释。

  这个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看起来很谦卑却能赶走强势的美玲?娇娇从头到脚再打量她一遍:“你是?”

  “我是你妈妈楚总经理亲自应聘招进公司的。”墨兰微眯着眼睛,微笑还是微笑,“如果今后小姐进入演艺圈,希望小姐能给我一个为小姐服务的机会。”

  “我对演艺圈兴趣不大,但是我会参加国际钢琴大赛。到时候,或许会需要一个经纪人。你的情况,我可以考虑一下。”娇娇昂起头,给她一个大牌的姿态。

  墨兰马上再拍她两下马屁:“我想这个机会很快就会到来。”

  算你识相。娇娇哼哼,跟楚文东走在了前面。

  墨兰望着她的背影,目光逐渐森冷,直到掉入冰窖一般:是的,很快这个机会就会来到了。

  进入代言现场,路米上台表演。墨兰坐在台后,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娇娇或许无聊着,在艺人的台后准备区走来走去,像个上级领导到实地勘察指导。楚文东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竟然甩下公务,一心陪着这个小表妹闲逛。

  “娇娇,渴了吗?”楚文东殷勤地向小表妹讨好。

  “文东哥,你不要客气了。喝咖啡可以了。”娇娇嘟着小嘴唇说,“对了,雪虹姐姐有说她什么时候过来吗?”

  “你雪虹阿姨身体不大舒服。”提起自家妹妹在家里要死要活地要嫁给费镇南,楚文东那副斯文底下的冷酷无情表露了出来。就像楚昭曼答应楚雪虹的,如果楚雪虹真的非要费镇南不可,他作为楚家长子无论如何会帮助妹妹解决的。比如如果妹妹嫁不成,他会对费镇南动手。

  感觉到他脸色不大好,娇娇缩了缩肩头:“这样啊。那我有空去探望楚虹姐姐。”

  楚文东恩宠地摸摸她小脑袋瓜,走出去给她亲自端咖啡。

  是时候了。墨兰把手伸到地上,放出一个玻璃小球。小球只有掌心大小,但光体通透,反射着七彩的光泽。这只奇异的漂亮小球在娇娇面前滚了过去。楚娇娇很快发现了这只美丽的小球。跳下了板凳,追着小球跑,一路追到了末尾的储存间。当她走进去捡球时,忽然头顶的天花板灯光一灭,紧接身后的门咔嗒反锁了。

  “啊——救命啊——”娇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捶打不开门,开始发出连串的尖叫。

  这间储物间位于走廊不引人注意的末尾,再加上现在是表演时间,台上台下忙得一团乱,喧哗声很大,娇娇的声音不留意听的话根本没人能听见。

  墨兰挨在门板上,听着里面的女孩从惊慌失措的呼救,到害怕的哭泣,到呼吸急促起来。这些都证明了她得到的情报没有错,娇娇患有幽闭恐惧症。想咒她弟弟死吗?那就自己先尝尝死的滋味是怎样的!

  突然间,一道犀利的视线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撞击到她身上。墨兰猛一惊,把钥匙插入储物间锁孔,办完这事后,忽然向天花板望去。四处空空的,没有人也没有摄像头。她一刻怀疑自己多心了。因为这块地方涉及到艺人不会安装监视器。但不对劲,这么一道视线强大到似乎能把她全身上下从内到外剥得一干二净。她一时怒起来,没有人会喜欢被人这么看的。

  她霍的打开了楼梯门,楼道的落地长窗正对有另一幢高楼大厦,上面一排窗户紧闭。其中一扇窗户的幕帘提拉了一寸左右,露出一只端咖啡的手。那是一双漂亮的无以形容的手,使得她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仍一眼锁定它的存在。凭这样一只手,她能想象到主人何等的雍容华贵、清新飘逸。但是,喜欢偷窥的人,品行好不到哪里去。墨兰冷冷地把门嘭一下关上。

  端咖啡杯的手抖了抖,被厌恶了?

  “公爵。”他身边的人惊问。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惊动到他的情绪。他穿白衣的时候,就像块完美无暇的冰,绝不会有半点裂缝出现。

  “没事。我们这样的人经常被人厌恶。”他嘴上这么说着,浑身散发的冷意却越来越大,能让身处的办公间变成座千年冰封的雪库。

  他身边的人忍着哆嗦。只有他一人浑然不觉冷意,把冻成冰块的咖啡倒进冰霜的嘴唇里:“注意与路米保持通讯。”

  走廊那头楚文东一路寻了过来。墨兰假装成刚从楼梯爬上来打开门,迎向楚文东:“出了什么事吗,楚先生?”

  向来处事不惊的楚文东眉间冒出了几颗细汗:“娇娇不见了。”

  “会不会出去玩了?”墨兰把诧异的表情拿捏的刚刚好。

  “她的背包在凳子上放着。”楚文东见她惊慌,自己反而冷静了下来分析情况,“不可能一个人丢了包走。”

  “需要报警吗?”墨兰打开手机,故作拨打报警电话。

  楚文东按住她手臂,竖起眉:“等等,我听见了声音。”

  微弱的呻吟声从末尾的储物间传出来。楚文东走过去一拧门把,轻而易举打开了门。里面漆黑的一片,他按住墙上的灯光开关。啪,天花板悬挂的普通吊灯亮起来,黄橙橙的灯光笼罩住了躺在地上的人。

  娇娇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四肢发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嘴里喃的却着:“我要把那个人给剥了皮。”<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